PO18 > 校园 > 熟人作案 > 14冷漠
    周一的早读已经开始有一会儿,身旁的座位还是空着,周停棹看着空落的座位不觉有些出神。
    前夜做了奇怪的梦,梦里他看见她赤身裸体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下身紧紧连在一起,连接处溢出暧昧的体液,男人一动作她就颤抖着喘。
    她好像在哭,显得单纯又淫荡。
    而自己一会儿好像是旁观者,一会儿又好像就是那个压住她操干的男人,要命地干她,然后轻轻吻掉她的眼泪。
    那些感受漂浮着让人难以捉摸,但又真切到他醒来发觉自己硬得过分。
    他不是没梦见过桑如,只是场面通常不会这样直白,估摸跟图书馆里的荒唐有关,他才在梦里开始肆无忌惮。
    早读过了一半多,桑如才从教室最后偷偷溜进来,没有老师在,算逃过一劫。
    昨天一早醒来以后才发现跟周停棹干了个爽的事完全是梦,那时候有多充实现在就有多空虚,桑如一边心里骂周停棹狗男人一边再次自慰了一把。
    之后的一整天都拿来复习高中全科——距离一模只剩一个多星期了。
    没睡好,桑如打了个哈欠,视线碰到周停棹的侧脸,哈欠也打不下去了。本来是准备跟他说早上好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开不了口。
    周停棹也差不多,一是图书馆里的事尴尬,二是想到在梦里把她想成那样就觉得有些愧疚,另外这两天一直有些……隐隐的躁动。
    她太危险,把自己也变得危险起来。
    两人默不作声地过了一上午,桑如跟历晨霏去食堂吃了饭回来,发现自己位置上已经坐了人。
    薛璐坐在她的位置上侧身在听周停棹说话,不时点点头。他们没发现她来,桑如走近了,能听见周停棹给她讲题的声音,耐心、温和,跟给自己讲的时候没有差别。
    历晨霏拽拽她的手,故意咳了两声:“你位置有人欸,坐我这里吧桑桑,反正杨帆还没回来。”
    桑如没说话,但薛璐终于发现她了,匆匆站起来说:“不好意思,你坐吧。”
    周停棹没什么表示,甚至没有转头看她。桑如坐下来,心里堵得慌,听到周停棹说的话后火气更大。
    “没事,去你那边吧。”周停棹说。
    薛璐愣了一下然后笑:“好啊!”
    两人去了薛璐的位子继续一个讲一个听,历晨霏坐过来,气道:“这两个人怎么回事儿!”
    “拍校园剧呢吧。”桑如眼皮也没抬。
    郎才女貌,搭得不得了。
    真有你的周停棹,不就隔着裤子碰了你那儿吗,不说话就算了,至于这么记仇看都不看我?行,真行!
    周停棹再回来的时候,桑如正伏在桌上睡觉。脑袋埋在臂弯,束起的长发撇到一边,露出细嫩的后颈。
    他也伏下来,她轻缓的呼吸便放大些,沿着木桌传至他耳边。
    喉间再度干涩起来。
    中午人还少,不走开就要单独同她待在一起,可与她待在一起就控制不住那些不好的念头。
    她今天也很漂亮,哪天都漂亮。无论做什么,总能让自己心猿意马,看见她的脸,他就会想到她哭着求人干进去,不清不楚地说要,一会儿又不要。
    这样下去会失态,只好逃开。
    下午有节自习,历晨霏那边传了纸条过来给桑如,需要周停棹递过去。
    他把纸条放在她桌上,一下午了,她终于从做题的间隙抬起头,漠然地望他,歪了歪头。
    “历晨霏给你的。”
    桑如这才拿起来,看完在上头写了回复。
    周停棹等她写完,随时做好了替她传回去的准备,却听见她的手绕到自己身后,打了个响指叫杨帆,把纸条给了他。
    越过他,给了别人。
    周停棹做题的手顿住一下,解题的思路彻底被打乱。
    原本就是这样的,她从前也是这样的。
    迎面遇到就视而不见,从没与他打过招呼,她同许多人都讨论过问题,可从来不找自己。
    他知道她讨厌自己,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不和。
    然而她突然会对他笑了,看他的眼里总有光似的,有时候也会像在撒娇,让选同桌,她写了他的名字,还会约他一起学习,更甚至他们有了更进一步的身体接触……
    人的欲望果真是难以餍足的,周停棹想。
    她只是变了那么几天,自己就好像再难以忍受她的态度回到从前。
    这就受不了了吗,周停棹。
    没什么好受不了的吧,他想。
    晚点或许能争取一章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