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校园 > 熟人作案 > 13梦里梦外
    周停棹自渎的间隙里,撩起这火的人也没能好过。
    明明都已经都打算睡了,闭上眼又是他极力忍耐的模样,望过来的眼神里淬着与平时大不一样的火,薄唇紧抿着,透出那种属于少年人的性感。
    桑如不自觉蜷起脚趾,脚下仿佛还有他的热度,原来他那物什从这时候起就很可观……
    乱七八糟的想法悄悄钻出来,长了触角似的挠得人哪里都痒,桑如伸手下去,摸到一片湿意。
    这身体未经人事,桑如不敢伸进穴里去摸,只对着阴蒂和阴唇间濡湿的缝隙骚挠。毕竟有前车之鉴,之前第一次就是被自己拿玩具不小心捅没的。
    自慰了好一会儿,小小高潮了一下便浑身没了力气,然而饿了许久难以餍足,脑子里一下是这时的周停棹,一下是后来的他,到最后想着管是哪个能干人就行,又想着,现在再给她那样的境况,她不仅要拿脚去勾他,还要把他的裤子扒下来完完全全吃掉那根肉棒……渐渐带着杂乱的思绪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极不安稳,恍惚间好像置身在一艘小船上,跟着水的波澜上下起伏,说不上来是舒服还是被搅扰睡眠的烦躁。
    慢悠悠睁开眼,没来得及辨认自己在哪里,下身突然被狠狠顶撞一下。
    “嗯……”
    桑如情不自禁喘出来,这才发现自己正侧躺着,被人从后面抱在怀里操。
    她回过头去看,还没看清楚人,那人就低下头来与自己接吻。
    清冽的气味,带一点些微的烟草香,熟悉的气息令人安心,是周停棹。
    本欲推拒的手转而虚虚环住他的脖颈,桑如仰头迎上他的热吻,感觉周停棹好像顿住一下,接着轻轻笑起来。他低头,是更为热烈的亲吻。
    直到桑如觉得脖子酸了开始后退,周停棹这才停下,舌头扫过她的嘴唇,说话的声音低哑又性感。
    “醒了?”
    桑如还是懵懵的:“嗯?”
    “要多锻炼,”周停棹继续缓缓挺动下身,说话声音低低的好像带着笑,“被我干到昏过去了,没用的小东西。”
    ?
    桑如又开始晕乎乎的了。
    我不是在睡觉吗?到底哪个才是梦?
    周停棹没给她出神的机会,趁人现在软得不得了变本加厉地欺负。
    他抬起桑如的左腿,自己则插空让下身更近地与她贴合,肉与肉的摩擦间抬臀大开大合地动作起来。
    在人昏睡过去的时间里,他已经有一下没一下地干了许久,现下穴一片泥泞,又湿又软,越发方便肉棒从这里进进出出。
    “怎么睡着了还流水。”周停棹手伸到前头去揉她的奶,握在掌心里捏成各种形状,乳肉从指缝溢出,桑如垂头就能看见,看见了水就流个不停。
    她要的何止这个,何止这个。
    桑如抬手摁在周停棹手背上,半眯着眼同他一起玩弄自己的奶子,与此同时屁股往后撅着尽可能多地去吃他。
    “喂了一晚上了,怎么还饿成这样?”周停棹说。
    “嗯……不够,还要你操……”
    周停棹揉她胸的力度陡然加大:“骚得没边了,挨操了这么久还把逼往我鸡巴上套,是不是想被插一整晚,嗯?”
    “要……要一整晚都被插……”好不容易满足了便不想放过,头脑昏沉的时候不像平日里那样端着,桑如像褪去所有保护壳的幼体,蜷缩在周停棹怀里不停颤抖,发出的喘叫淫荡又惹人怜爱,“操死我呀……周停棹。”
    周停棹红了眼,发了狠弄她,肉棒整根没入又整根抽出,如此几个来回后,再给一下顶到最深处的操弄,随后埋在她体内急风骤雨般快速抽插。
    “叫出来。”
    受了鼓励,桑如当真越发无所顾忌地喘叫,最后要高潮的关头夹着他又哭又骂又是哀求,周停棹就一下下啄吻她的背安抚。
    “讨厌你。”
    高潮的声音也带着一股子湿意,周停棹再次硬起来顶在她腰后作为回应:“嗯,讨厌。”
    桑如说:“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吗?”
    “嗯?为什么呢?”他顺着哄。
    “你太烦了,不听话,以后做爱要听我指挥。”桑如闭着眼睛,说些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的话,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梦里是什么都可以说的。
    随后听见他好像在忍着笑,说:“好,听你的。”
    桑如脑海里一片混混沌沌的,忽然想到什么,又问:“那你知道我上学的时候为什么讨厌你吗?”
    周停棹这次没说什么,发出轻轻的一声鼻音,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又困又累的人这下把眼睛睁开了,转过身看他,像控诉似的:“你总是第一,我追得好累,你也不让让我。”
    这下轮到周停棹愣住了,半晌说:“就因为这样?”
    桑如吸吸鼻子:“就因为这样。”
    谁要做万年老二啊,烦死了!
    下一秒突然被他翻身压住,周停棹猛然间正面进入她,动作有些狠戾。
    再一次被突然填满,桑如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他俯下身,鼻息都洒在她脸上。
    他说:“你也不问问我愿不愿意把第一给你,就讨厌我?”
    “那你给吗?”
    周停棹沉默顿住,又继续干起来。
    “不给。”
    桑如手上更紧地环住他,心里觉得周停棹真是讨厌死了。
    泪眼朦胧间好像看见一片白色衣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