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裙摆 > 番外3:情书
    学校每个月一次的例行大会,高叁年级也必须准时参加。
    下午两点半,阳光正好。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目光会不自觉地跟着她。
    付西也在最前面整理队伍,梁月弯站的位置阳光有些刺眼,她一只手挡着眼睛,薛聿朝她走近,两人低声说了句什么,在班主任看过去之前,薛聿摘了帽子扣在梁月弯头上,然后从人群穿过,走到他班级的队伍。
    校领导在台上滔滔不绝地讲话,话筒的回音荡在耳边,有些学生站着都还能犯困打瞌睡,付西也个子高,在最后面,树荫遮挡下,他看到梁月弯白皙的后颈,绑着马尾的发绳上有颗小草莓。
    他好像短暂地拥有过,又好像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失去了。
    “老班早上是找你聊保送的事吗?”乔南茜问他,“你怎么想的?”
    付西也沉默着,什么也没说。
    乔南茜轻声嗤笑,偏过头看向左手边相隔很远的少年。
    保送考试还早,但学校一般都是提前定好名额,薛聿的名字理所当然会出现在名单里,梁月弯在客厅晃了个来回才走到他房间门口敲门,想问问他保送的事,还想问……问他有没有收到秦悦的情书。
    里面没有声音,她又敲了两下,等了一会儿才推开房门。
    没开灯,只有电脑屏幕亮着。
    吴岚加班不在家的时候,他下晚自习回来会打几局游戏。
    去洗澡了吗?
    人不在屋里,梁月弯就先把果汁放到桌上,无意间碰到了鼠标,暂停的视频开始播放,她低头看过去,女人忽高忽低的呻吟声响起,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地揉着胸脯,男人跪在地上,头埋在女人双腿间,舔食的水声很大。
    意识到这是什么视频之后,梁月弯的脸蹭得一下烧起来,不知道往哪里看,几乎是跑着往外,刚到门口又捂着眼睛折回去点暂停,路上撞到了椅子。
    薛聿擦干手回到房间,坐在电脑前。
    一起打球的哥们说有好东西发给他,这个年纪的男生荷尔蒙旺盛,瘾大。
    他看了十分钟,也就那样,片子里的男女搞得激烈,他脑子里却不由自主地幻想着梁月弯的身体,细软的腰,嫩白的长腿,还有镜子里一晃而过的乳。
    女优叫得再娇也索然无味,在他准备关掉视频的时候,动作突然停顿。
    视频好像是被快进了几分钟。
    鼠标旁边放着一杯果汁,洒了几滴,他再回想,刚才房门也开着。
    吴岚不在家,进他房间的人就只会是梁月弯。
    啧,她看过了啊……
    薛聿走到梁月弯的房间外敲门,“梁月弯,你找我?”
    “对!”她反应太大。
    “没事了,我……我就是想去拿本书,”蹩脚地掩饰着什么,却又暴露地一览无余。
    “什么书?我帮你找。”
    她背靠着门,“不用不用,我要睡了!”
    “借我支笔再睡。”
    “你又不写作业。”
    “谁说的,”他笑得慵懒,“好学生都不早睡,要熬夜偷偷学习。”
    梁月弯小声吐槽了句‘假惺惺’,打开门把笔扔出去,薛聿接住,脚抵着门框,目光把她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最后停在红扑扑的耳根。
    他脚抵着门,梁月弯力气不够,怎么都关不上。
    “梁月弯,”他忍不住笑,声线低低的,“你往哪儿看呢。”
    “我我我我……”她一下子回过神,猛地挪开盯着他裤裆的视线,往屋顶看,往门后看,看墙上的贴纸,看灯,就是不看他的眼睛,脑海里却再一次闪过视频里香艳的画面和舔舐的水声,又联想到他去厕所干什么。
    他忽然低头靠近,她条件反射般往后仰,情急之下拽住了他的衣服,一起倒在地上。
    木地板,又有他的胳膊垫着头,倒是没摔疼。
    “这可是你先动的手,”薛聿轻声低喃,她可比数学卷子上最后一道大题难多了,保送哪有陪着她一起努力值得纪念。
    皮肤传来的湿热感,是舌头舔了一下她的脖子。
    梁月弯愣了几秒,反应过来手脚并用地推他,听到他吃痛的闷哼声,才知道不小心踢到他了。
    他声音都变了调,“梁月弯,你谋杀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连忙爬起来,跪在他身边,“你没事吧……很痛吗?你到底有没有收情书?!要不要去医院啊,我现在就打电话叫车?还是,你忍一忍?地上有点冷,你躺床上缓一会儿,还能起来吗?”
    “没有,”薛聿打断她毫无逻辑的碎碎念。
    梁月弯停顿了两秒,又继续,“你动一下试试,不会是摔骨折了吧……”
    薛聿闭了闭眼,无奈又好笑,“我没有收情书。”
    “哦,”她借着站起身的动作别开眼,用脚尖踢他,“快出去,别装了。”
    薛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