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裙摆 > 13.早恋
    最后还是没有坐公交。
    平时二十分钟就能到,梁月弯不太想回去,越走越慢,都到小区门口了还在磨蹭,薛聿也不催她,路边卖烤串的阿姨看着他们笑,跟人说着话,还时不时往这边看。
    “说咱俩早恋呢,明天会不会就传到吴阿姨耳朵里了。”
    “管她八卦什么,反正我妈又不可能相信,”梁月弯不怎么在意,“她卖的烤串特别好吃,尤其是烤鸡翅。”
    薛聿看着她的背影,无声叹了口气,收起伞上楼。
    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然而事实证明太熟了也不好,小时候在一个被窝睡过,彼此的家长都理所当然地默认两人之间是纯粹的友谊,就连她本人对他也毫无防备。
    晚饭是梁绍甫主厨,整日西装革履进出写字楼的金融精英开门时身上围着格子围裙,手里还拿着锅铲,即使看见女儿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也依然和这个处处都很普通的家显得格格不入。
    薛光雄本来要一起回来的,但临时有事,最后只是又往薛聿银行卡里打了笔钱。
    “月弯,想爸爸了吧,这段时间爸爸工作太忙了,没顾得上你,但心里是牵挂你的。高叁学习任务紧,宝贝女儿都瘦了,爸爸给你买了几套新资料,还有衣服,你试试看合不合适。”
    梁月弯脸上挤出笑意,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开心一点,“谢谢爸爸。”
    “小薛,住得还习惯吗?”梁绍甫在准备最后一道菜,他温和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
    “挺好的。”
    “薛总临时有个重要的客户要见,回不来,托我给你带了些东西。对了,我听你吴姨说,你经常给月弯补习数学,去年请的那个一节课收几百块的家教都没你教的好,月弯这次考试进步了很多,全都是你的功劳。”
    “是她自己努力,”薛聿在客厅喝水,余光总往梁月弯房间的方向瞟,“梁叔,这也年底了,你还要过去吗?”
    “哎,我也想留在家陪陪月弯,但是工作太忙了。”
    他总是有很多忙不完的事情。
    吴岚在看电视剧,梁绍甫儒雅温和的谈笑声和厨房的烟火气添了几分温馨,梁月弯看着桌上那张老旧的全家福,却体会不到应该有的幸福感。
    吃饭的时候,梁绍甫的手机一直在震动,他没接,背过身看了一眼后说是骚扰电话,就关机了没再理会。
    吴岚甚至没有多问一句。
    梁月弯习惯性去阳台,轻轻地敲了两下窗户。
    薛聿听到声音,拉开窗帘,把窗户推开。
    “爸妈睡了,我们溜去小吃摊买烤串吧,真的特别好吃,”她趴在窗台上眼巴巴地望着他,“两个人一起吃更香。”
    薛聿想让她开心,“你先去换衣服,我马上好。”
    “嗯嗯,”梁月弯轻手轻脚地跑回房间,裹上一件厚厚的羽绒服。
    她先下楼,薛聿几步跑下去跟上。
    梁绍甫的声线很有辨识度,他站得地方不显眼,但晚上太安静了,他打电话的声音其实能听清楚,好言好语跟电话那边的人解释着手机关机的原因。
    梁月弯早就知道父亲的心已经不在这里了,如今亲耳听到依然不能接受,以后亲眼看见该会有多难过。
    “有些父母和子女之间的缘分就是没有那么深。”
    薛聿的话把梁月弯拉回现实,他握住她冰凉的手往自己衣服兜里放,边往前走边继续说,“他们亏欠你的,会有其他人换一种方式补偿给你,比如说烤串,我们各种各样全部都吃一遍,也许最好吃的不是鸡翅,脆骨应该很不错,我先投它一票。”
    梁月弯想,薛聿和薛光雄始终都是不一样的。
    她忽然就不想和自己较劲了。
    免*费*首*发:ṕσ₁₈ṿ.ḉom [Ẅσσ₁₈.νɨ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