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言情 > 穿越當渣男 > 20.不共戴天
    直到出了蜘蛛洞一段距离,傅霏洛才敢问出口,「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里只是直视着前方,彷彿刚才经歷的惊险关头不过是稀松平常的小事,淡然道:「……没什么,栽进情关的母蜘蛛都是那副样子。」
    「情关?」傅霏洛促狭的看了他一眼,「那你就让她过了唄?她的情关不就是你吗?」
    闻言,胡里翻了个白眼,「不是。」
    「那她为何叫你情郎?」
    「她说的情郎不是我。」
    「不是你?」傅霏洛惊讶地扬眉。
    胡里深深的用鼻子叹了一口气,「她说的,是百年前一个叫墨情的人类男子。他们两人相识已久,亲暱无间,因此取后面一字,称做『情郎』。」
    傅霏洛被胡里给搞糊涂了,歪着头思索,「既然……不是你,那她为何会攻击我?」傅霏洛还以为梅琅喜欢胡里,所以才见不得胡里身边有异性。
    「……说来话长。简单说,蜘蛛是一种本能很强的生物,无法克制本能的她们一但坠入情网,往往会将最深爱的人吃乾抹净。所以不管是过了还是没过情关的母蜘蛛多半都疯了。」
    傅霏洛一边思索一边试图釐清条理:「这吃了爱人之后伤心欲绝,疯了还能理解……但为何没吃也疯?」
    胡里又用鼻子叹了口气,「因为本能的慾望太过强烈,所以神识不停在疯狂导致的幻觉与现实中切换,即便没全疯,也是状态时好时坏。」
    胡里的话让傅霏洛想起最后在梅琅眼底看见的那抹寂寥,不由得叹了口气呢喃出声:「怪不得…她是那种表情……」
    听见傅霏洛的喃喃自语,胡里只是撇了她一眼,像是也坠入了思绪,逕自向前行。
    快走回禹方时,天色已大亮。两人暂时在距离禹方不远的废弃庙宇中暂住。一进庙里,胡里就窝进里头的房间闭门不出。
    傅霏洛打理好环境后,猎了兔子回来,煮了个叁杯兔肉。然而平时放饭时间都准时出席的胡里并没有出现,让傅霏洛心中不禁有些担心,于是敲了敲门,出声喊道:「大仙,你还好吗?」
    然而没听见房中任何动静,傅霏洛皱眉,推门进去,却感觉到门后堵了一个东西,胡里的声音这才响起:「无事,你不是还要去给薛子逸做什么?一边忙你的去。」
    傅霏洛皱眉,举手想继续推开门,但又犹疑的放了下来,将话憋了一憋,还是忍不住开口:「可是我感觉你不太对劲。」
    依稀听见胡里在门板后嗤了一声,「……哪里不对劲?大爷我好的很。」
    「少忽悠我了,我又没瞎,都看见刚才你浑身是血,那还能坐视不理,我才真是狼心狗肺。」傅霏洛顿了顿,「我之前也和逸兄学过基础包扎,不如我给你包扎吧?」
    只听见胡里的声音又冷了几分,「不用,大爷我处理好了。况且就你那些皮毛?我看连蒙古大夫都称不上,你不怕医死人,我还怕被你医死。」
    「就只是包扎止血,缠起来不就好了,哪还能医死人?」傅霏洛发出抗议。
    「省省心吧。大爷我要睡觉,滚吧你。」门板传来摩擦的震动,似乎靠在门上的就是胡里的身体。
    「……不对。你真的不对劲。」
    胡里被傅霏洛叁番两次的质疑弄得无奈:「咋了?到底又哪里不对?」
    「我捧着叁杯兔肉站你房门这么久,你居然还不开门跟我抢?」
    「……」
    不知道是话语中的什么逆了胡里的毛,之后无论傅霏洛说什么胡里都不再搭理,即便傅霏洛使出浑身解数要突破胡里顶住的房门,最后仍然不敌拳头大,被法术轰出废庙,连庙门都不让她进。
    谁说为小人女子难养也?明明狐狸更难养……无奈之下,傅霏洛只能拍拍屁股出门。
    虽想帮胡里抓药治伤,但禹方只有一间医馆,正是薛子逸开的那间。虽然药房是另一栋建筑,另有聘人抓药和贩卖常见跌打损伤药品。但她只想能避就避,不想再回去,要是遇见薛子逸肯定又会被缠上。琢磨了片刻,才突然想到她现在是狐狸精,用变身术变成别人去抓药就成了嘛!只是去药房买个药,谨慎点应该不会有事。
    傅霏洛摇身一变,乔装成了一长鬚中年书生,在路边摊子捡了把便宜古朴的摺扇,碾鬚轻摇,儼然一副不得志书生的样子。
    确认过身上没什么破绽后,傅霏洛才朝禹方医馆徐徐走去。还尚未走进街市,前方就传来一阵骚动,只听见人群中有个人声音高昂颤抖,似是喜极而泣:「醒了、醒了阿!」之中参杂许多人不断道谢的声音:「多谢太医救命之恩、多谢太医救命之恩……」
    听见这声「太医」傅霏洛就心中暗叫不好,「刷」的一声,展开摺扇遮住自己的脸。在确认过周围没人注意到自己后,傅霏洛才将眼睛探出扇外,朝人群看去,果然看见薛子逸被许多人簇拥着走出了宅院大门,他向身后之人躬身,道:「大人客气了。只是顾先生才方甦醒不久,已经许久未进食,现下不可食固体,还望多多悉心照顾。」
    顾先生?莫不是先前坠湖后救治不及木僵的顾先生?原来还没放弃治疗阿……
    木僵,指的便是现代的植物人。傅霏洛本以为在这样缺乏医疗资源的时代,成为植物人就意味着死亡,没想到这个时代也有奇蹟。
    正当傅霏洛想抽身离开围观,未料一道疾驰黑影闪电般袭向薛子逸,电光石火之间,只听见纸板撕裂之声响彻天际。傅霏洛回神过来时,才意识到自己已跃出人群,以扇挡剑,在剑穿扇而过时,闔扇夹紧捏住剑刃。
    袭击薛子逸的人身穿墨云捲赤边的黑色短打,定睛一瞧,居然是一名只不过约莫十来岁出头的少年郎。即便大街上公然行刺,少年也依旧没有将面孔遮掩,带着讽笑的熟悉清秀脸孔倒映在傅霏洛瞳孔急缩的眼中。
    ——张昴!
    她记得她已差人将他送到相隔千里的禄洲善堂!怎会出现在这里!
    才刚思即此,就见来袭人后退一步,欲将剑抽回。傅霏洛也不恋战,扬扇转身,将剑带扇推送了回去。
    张昴见她收手弃扇,似是不愿再战,轻蔑哼了一声,勾起嘴角,反手一挥,将插在剑上的扇子甩回给面前男子,见男子抬手接住,他才抖了抖剑,道:「大侠为何插手?你可知……你身后之人干了什么好事?」
    那时傅霏洛根本可以与张昴称作第一抵达案发现场之人,怎可能不知道薛子逸做了什么。但她没忘记现在不过是过路人,于是只扬声道:「在下只见你欲行刺薛太医……久仰薛太医救死扶伤,实乃国之栋樑也。即便这位小兄弟与薛太医有什么纠葛,莫不也是先坐下来理论才好?」
    闻言,张昴瞇眼讥讽冷笑,道:「纠葛?哼。」举剑直指淡然站在傅霏洛身后的薛子逸,「岂只是纠葛?」眼中骤然迸出炽热火焰。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
    女主情敌终于出场,我把压箱底的都贴上来了(也太少
    估计下章就能嗅到一点点点点……香喷喷的师徒BL味
    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