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浓情 > 快穿之攻略肉食男主(H、1V1) > 杨柳青(十一)
    陆景修看见她进来,还冲她笑了一笑。

    白真央虽恼他刚才故意调戏自己,可终究不敢做些什么。

    而且话说,她要到床的内侧,就需得跨过陆景修,她倒是不在乎这合不合规矩,毕竟刚刚陆少爷的举动也不见得多么合规矩,只是她自己觉得这般举动会很别扭。她跟他虽然做进夫妻之事,但彼此并不熟。不觉来到床榻边,白真央的脚步下意识的停了下来,脑子里两个声音在做着纠结的斗争。

    “央央还不困吗?”男人低沉带着磁性的嗓音传来。

    白真央抬眸,清亮亮的眸光撞入那深沉如星空的黑眸中,对着他假笑一声,抬脚上去。许是心中太别扭了,不留神被锦被绊了一下,就这么扑到了陆景修身上。

    感觉到锦被下的身体动了动,头顶一道灼人的视线投来,白真央更慌了,挣扎着欲爬起来,结结巴巴道:“对……对不起!”

    不想忙中出错,刚起来,一个不稳又摔了出去!这一回更加离谱,整个身子重心不稳,往右上侧一偏,身不由己摔到了陆景修的胸膛上。

    带着湿润水汽的柔软秀发,凉凉的贴落在他的胸口上,微凉如玉般滑腻的莲瓣小脸也撞到了他胸口的肌肤,娇躯软软,素衣婉约,沐浴后的馨香霎时侵入鼻中,清新好闻。陆景修心神为之一荡。

    白真央羞愤得恨不得晕过去!晕过去一无所知也省得尴尬羞窘!这人里衣扣子不知为何又解开了,她这是结结实实的撞了上去肌肤相触。这脸面丢大了!没准这人还当她是故意的呢!

    果然,还不等慌乱羞窘狼狈得不成样的白真央想出法子补救,陆景修已低笑出声,带着戏谑的声音磁沉好听,说出的话却那么欠揍:“央央这是投怀送抱吗?”

    白真央脑子里“轰”的一下给炸成空白。越是想要爬起来,可酸软的手脚和慌乱的心越是不听控制!

    她一边手忙脚乱挣扎着欲起来,一边脱口而出:“你胡说!我才没有投怀送抱!”

    陆景修一愣,哈哈的低笑起来,笑得十分欠揍。

    白真央愣了愣,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傻话,脸上红得如煮透的虾子,连耳根子都红了。

    陆景修双臂扶住她的肩膀,微一用力一提一倾一按,白真央低呼一声,身不由己的躺在了内侧。

    睫毛轻颤,一抬眸,对上正上方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和那放大的轮廓分明的冷峻容颜,白真央呆了呆,睁着眸子,有点儿发懵的同他对视着。

    不见他说话,极不自然之下她脑子一热,又冒出一句:“多、多谢!”

    陆景修眼底闪过一抹笑意。暗影倾压而下,白真央身子一僵心也忍不住揪起。

    他却只是在她额上轻柔一吻,不等她反应过来,他已回身躺了下来,稍显慵懒的声音道:“睡吧!”

    白真央轻轻“哦”了一声,这回是彻底的放下心来。很快便睡着了过去。

    陆景修偏头看向她时,细细的呼吸声已是香甜酣沉。陆景修勾了勾唇,竟有些自嘲。这个小女人,倒是有些与众不同。

    白真央这一觉睡得说好不好、说差也不差,做了个梦,倒也不算是噩梦,就是梦到大灰狼和小白兔说:“你想要胡萝卜可以,但你要让我咬你一口!”

    白真央醒来,身边的人早就不见了。卧房也被收拾干净了。她实在是有些经不起折腾,又在床上躺了片刻才叫水袖她们进来伺候洗脸穿衣。

    见白真央起来,两人上前唤“姨娘!”,脸上俱是笑意梦梦。有什么比主子受宠更高兴的呢。

    倒是早饭过后,端药过来的玉鸾,顶着两个大大黑眼圈过来时,倒是吓了白真央一跳。玉鸾看着白真央的眼神带着一丝幽怨,也不像往日那般故意讨好。

    白真央喝完药不久,杉清就提着裙子跑了进来。

    “姨娘,刚刚府里的掌事过来说今日一大早府里的地龙都坏了,近几日已经可能要烧炭了。”

    “怪不得我觉得今天没昨天暖了。那你赶紧找人把碳烧上吧。”

    “是。”随后,杉清就将一个小厮招呼了进来,架上炭盆,开始烧炭。

    看着小厮麻利得烧着碳,坐在一旁的玉鸾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人的地位不一样了,就是不一样,烧得是上好的银碳不说,还有人帮着烧炭。她这个通房,只有不要脸的挤到别人的院子里才能住着有地龙的屋子,以前的时候只能自己烧着呛人的黑炭。

    “杉清,你们的屋子和其他人的屋子都烧炭了没有?”白真央问正在指挥烧炭的杉清说道。

    “回姨娘,还没呢。等姨娘屋子烧暖和了,我们再去烧。”

    白真央点点头:“那快些烧吧,没有地龙该冷了。”

    突然白真央余光扫到了还坐在一旁的玉鸾。

    “玉姑娘的屋子还没烧吧?一会你们去烧上。”

    “是,玉姑娘的木炭份例也一起送过来了,奴婢一会就叫人烧上。”

    玉鸾听了更生气了!看来她还是没有用银碳的命,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奴才,还要送两份不一样的碳过来!还有叫她玉姑娘?白真央这个贱人是嘲讽自己少爷从没碰过自己吗?白真央还是先关心其他的奴才之后才想起她,这不是说她还不如一个下人吗!

    她越想越气,终于她头脑中理智的那条线给崩折了。

    她抢过烧炭小厮手里拨弄炭火的铁钳子,夹起了炭盆中一块烧得通红的炭块。转眼间,她就要将炭块往白真央脸上烫。

    杉清离白真央最近,反应也最快,一手就抓住火钳子长长的柄上。因为长时间拨弄炭火,火钳子也被烧得很烫,杉清的手死死的抓在上面,手心上的肉烙在铁上,发出滋滋的声音。

    “杉清!快松手!”白真央倒是不怎么关心玉鸾为什么突然发疯,倒是担心杉清的手,空气中已经弥漫着一种熟肉的味道,不用想也知道杉清的手被烫得不轻。

    白真央这么一叫,玉鸾也恢复了些理智,手开始发软,杉清看准时机,将火钳子大力一扭,就被夺了下来。

    随着杉清将火钳子往远处的地上一扔,玉鸾彻底清醒过来。大叫了一声。跑了出去。

    这是今天的一更,一会还有收藏过200的加更。

    我感觉我要开始写玉鸾的花样作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