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暮冬(父女) > 59.微愿
    温见月醒来时,只觉得自己像是条小鱼畅游在温暖的海洋里,十分幸福。她睁开眼睛,就看见温尧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她有些懵,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清醒。
    “盯着我看干嘛?”
    “这么久没见,想你了。”
    她笑得开心,“我也是。”说着就要去亲他,可惜被他用手一挡。
    “先刷牙。”
    呃,居然被嫌弃了……
    温见月无话可说。
    她看了看窗外,天气还算不错,很适合出去玩,于是就赶紧起来,拉着温尧上了街。半路上想起来她还有东西放在宿舍里,于是又把他带去了学校。
    打开寝室门后,她发现许露居然也在,更稀奇的是,许露居然还主动问了她一句:“你昨晚没回来?”
    温见月一顿,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转念一想她也不需要向许露解释些什么,就答了一声:“嗯。”
    许露也没再说什么。
    温见月下了楼,看见温尧正在四处看周围的建筑物,她就拉着他的手,说:“我带你逛逛吧。”
    因为是周末加上少有的好天气,校园里有不少人出来放松,温见月看了看周围,没有人会特别注意他们,心里悄悄松了口气。
    国外就这点好,没人认识他们,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牵手,由于种族的差异,别人也不会对他们的年龄差格外敏感,她能感到一种由衷的安心和自在。
    温见月给他介绍他们校园的各种建筑和逸闻趣事,温尧就认真地听着,想象着她在这里生活的日常,虽然已经从平时和她的聊天中知道不少,但总没有亲眼看到的直观。
    “看来你还挺适应的。”他说。
    “还好啦,但是挺累的。”
    “没关系,半年不长。”
    但也不短啊,温见月叹气。
    他们随便找了个长椅坐下,阳光虽然照在身上但还是感觉冷冷的,温见月干脆直接侧身靠进了他的怀里。
    温尧搂着她,说:“这还是我第一次出国。”
    温见月有些惊讶:“以前没有吗?”随后又想起来,记忆里他好像的确没有过,更小的时候他甚至连出差都很少。
    “那你是怎么找到我们学校的?”
    温尧拿出手机晃了晃,眼神仿佛在说:笨。
    温见月无语。
    “我只是口语不好而已,词汇和语法还是没问题的。”要不然那么多外文资料不是白看了么,温尧觉得有必要给自己正名。
    温见月想到小时候他教她写英语作业,那场面简直耳不能听,还好自己没被带歪。
    她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换算了一下现在国内还有差不多十几分钟才到零点,笑了笑说:“这还是我们第一次大白天跨年呢,就在这儿吗?”
    “你想去哪儿?”
    温见月摇摇头:“这样就好。”只要在他身边就好。
    温尧不禁一笑,抬起她的下巴,双唇逐渐靠近,温见月下意识闭上了双眼,放轻了呼吸。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
    “嗨!温……嗯?”
    两个人身体一震,迅速分开。
    温见月连忙起身坐好,扭头看向声音来源处,正见加藤纯一脸迷惑地看着他们。
    “哦,这是你男朋友!”加藤纯终于想起来了。
    空气突然安静。
    温尧听到“男朋友”这个词嘴角弯了弯,而加藤纯在好奇地打量他,温见月表面平静内心抓狂,把他们相互介绍了一下。温尧礼貌地微笑,但还是一副十分冷淡的样子,仿佛在问她这个电灯泡什么时候能走。
    电灯泡本人毫无自觉,而且,温见月觉得她今天有点不太对劲,但她手上提着的一个盒子倒是有些奇怪,就问:“你这是要去干什么?”
    “哦哦,这个呀,是我的室友昨天从英国带回来的特产。”她边说边打开那个盒子,“是一道特色点心哦,叫仰望星空派。”
    这名字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
    盒子一打开,一股咸鱼味扑面而来,温见月恍然大悟。只见一个圆形的派上面立着几个鱼头,派上还撒了几味调料来点缀,五颜六色,鱼眼可以称得上是死不瞑目,十分诡异。以前她总是在网上听说过这种黑暗料理的传说,没想到今天居然有朋友直接送给了她……
    话说加藤同学就是因为实在难以下口才会送给自己的吧?可她的眼神怎么那么真挚且饱含热情呢?
    “谢谢你啊。”温见月偷瞄了一眼温尧,看他表情还算淡定,就堆起一个假笑:“我回宿舍再吃吧,真的非常谢谢你啊,哈哈。”
    加藤纯看起来很可惜她没能当场就尝一口,不过语气又逐渐兴奋起来:“我的室友Albert还去了肥鸭餐厅,虽然很偏僻但是是星级餐厅哦,招牌就是那个顶级的黑森林蛋糕……”
    说到她最喜欢的甜点,温见月简直是两眼放光,忍不住凑近了仔细听加藤纯讲。
    一旁的温尧终于看不下去,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强硬地把她拽回来。温见月突然被人攥住,忙回头一看,只见温尧冷着脸盯着他们两个人,浑身散发着不太友好的气息。
    这表情绝对是生气了,温见月搞不清楚他变成这样的原因,有些懵,但本能地没有反抗,呆呆地看着他,不知所措。
    他忽然一笑,缓缓说:“我们该走了。”语气仿佛温柔的不行,但温见月听得心惊肉跳。
    她看向加藤纯,磕磕巴巴地说:“呃……我们还有些事……先走了。”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被不耐烦的温尧直接拉走。
    走了一会儿,温见月看着他紧绷的侧脸,皱眉道:“怎么了?”
    怎么莫名其妙对她发火?奇奇怪怪的。
    “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他问。
    “我不是说过了嘛,就是一朋友。”温见月还是摸不着头脑。
    “朋友?”他声音明显有些愠怒,“你离他那么近干什么?”
    “啊?近吗?”温见月完全不觉得。
    “你都快靠进他怀里了还不近?”
    “那有什么问题,我和我闺蜜还搂搂抱抱呢,不会吧,女生的醋,你也要吃?”温见月瞪大了眼。
    温尧终于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女生?”
    “对啊,和男生肯定保持距离啊,你……”
    温尧打断她:“你觉得他是女的?”
    温见月更加迷惑:“不然呢?”
    温尧一哽,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你那个加藤朋友,他是男的。”他干脆直接说出来。
    温见月仿佛被人按下暂停键,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大声说:“不可能!”
    “你没看到他那么显眼的喉结?”温尧摸了摸自己的。
    温见月懵了,随后立马转身冲了回去,走了一小段路果然看见正在晒太阳的加藤纯,风风火火地冲到了他面前。定睛一看,果然,喉结在此。
    这下她才反应过来,怪不得,怪不得觉得今天他有些奇怪,怪不得之前从没注意过这点,原来是他没戴围巾!之前这人一直把自己穿得跟个粽子似的,里叁层外叁层,加上他们其实才认识不到半年,她一直没怎么在意。中性的嗓音,宽大的骨架,和大到离谱的力气,从前有些奇怪的小细节被无限放大,真相昭然若揭。
    看着仍旧迷惑地望着自己加藤纯,她求证般地问:“那个……所以,其实你是个男生?”
    他十分爽快地回答:“对啊。”又感觉这问法不对劲,挠了挠头,随后恍然大悟道:“咦?你居然现在才知道的吗?”
    温见月在风中凌乱,此时此刻,她忽然有种被仙人跳的错觉。
    “那你为什么要打扮成女生?”她疑惑不已。
    “谁说男生不能打扮成女生?”他反问。
    温见月无言以对。
    加藤纯继续说:“哎呀,刚出生时外婆可惜我不是个女生,后来妈妈说我这种条件不穿一次女装太可惜了,我也觉得蛮可惜的,后来,就渐渐喜欢上了。”
    确实,面部线条柔和,身材匀称,长相清秀,声音中性,简直万分合适。只是没想到,女装大佬竟在她身边,还成功地误导了她那么久。
    “你没事吧?”加藤纯担忧地看着她,之前有不少人被他吓走过这个朋友还蛮好的,他有些忐忑,“抱歉啊,我不是有意瞒你这么久的,我也不知道你不知道啊。”
    “没事,我现在需要时间消化这个消息,回见。”温见月看起来十分淡定,转身走了。
    加藤纯没有挽留。
    看着一副遭受了重大打击样子游魂般走来的温见月,温尧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一来,他还真没想到她有时候脑子也会不太灵光,连朋友的性别都搞不清,其实也不能完全怪她,毕竟他第一眼也以为那是个女生;二来,既然她什么都不知道,一直以为自己交了个好姐妹,那他这还吃什么醋,怕不是吃了个寂寞?
    本来一肚子火只好憋了下去,温尧有些郁闷,默默地打开那个散发诡异气息的盒子,拿起里面的刀叉,把“死不瞑目”的咸鱼挑出来放到一边,切了一块派递给她,温见月下意识张口,温尧笑了笑就喂给她一块。
    嗯,咸咸甜甜的,味道没有闻起来那么差啊。果然,美食是能治愈人的,她渐渐开始恢复正常。
    温见月自己再吃了几块,又投喂给他一块,知道他只喜欢正餐不爱吃这些甜点,剩下的派她自己一个人全享用了,只剩下那几条咸鱼,她想着,附近的流浪猫也许会吃?
    温尧用纸巾给她擦嘴,没忍住,亲了上去,又是缠缠绵绵的一个吻。
    “你怎么不刷牙?”温见月摸摸自己的嘴唇。
    得,这是在反讽他着早上说的那句话。
    他无奈,看看时间,早已过了国内的零点,望着她,问:“新的一年有什么愿望吗?”
    她想了想,说:“没什么大愿望,”拉起他的手,十指相扣,“就希望我们一直都能平安喜乐、幸福安康吧。”
    ===
    定律:立flag必倒
    夜猫子爬过,大家不要学我熬夜和拖更,我有罪,我忏悔(???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