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盲灯 > 06
    温火从不安慰秋明韵,因为她知道,秋明韵想得通,只是做不到。
    足够聪明的成年人都会处理自己的情绪,只不过有些处理好了,有些没有。处理好的,重生,没处理好的,覆亡。就是这样。
    所以无论温火对秋明韵的聪明有多少信心,这一次也还是过去抱了抱她:“论文可以修修补补,修完可以过稿,但爱情不行。就像你比人偶多了思想和灵魂,爱情的裂痕是活的,它会蔓延,会变异,修不好的。看上去修好的,都是暂时的,是假象。你可以爱任何人,但别忘了爱自己。话很矫情,也很真诚。永远别把自己交托给其他人。”
    秋明韵搂住她的腰,眼泪弄湿了她的衣裳:“其实从他脸一沉我就道歉开始,我们就该结束了。”
    温火没说话。
    秋明韵紧紧抱着她:“可是,是他先喜欢我的啊。他说姐姐能不能抱抱我的时候,好像真的很爱我。是我哪里做的不好磨掉了他的热情吗?是从什么时候起我不是他心爱的姐姐了?”
    温火松开她,坐下来,擦擦她的眼泪,说:“我记得去年你想要一张戳爷演唱会的票,你说这样宝藏的男孩你不去亲眼看看他,你这辈子都会有遗憾。最后你没买到,第二个星期,你迷上了德云社的相声,你的屏保也换成了秦霄贤。你还没有得到就已经失去了兴趣,何况是已经得到的他。”
    秋明韵捂住脸,肩膀大幅度抽动:“为什么呢?”
    温火告诉她:“喜新厌旧是一个无解的课题,你觉得谁避免了?只不过有人有良心,愿意再去努努力,而有人没有,所以放手的那么容易。”
    秋明韵妆都花了,蹭在了温火的白衬衫上,第二遍说:“他那时候看起来真的好爱我,他说过他会跟我结婚,让我乖乖做他的顾太太的……”
    “年年都有四季,四季年年不同,你都没有去年的样子了,那些甜言蜜语还会有吗?”
    秋明韵不再说话,改为无声的啜泣。
    可以回头看,但别往回走的道理她真的懂,只是懂跟做之间隔着一道天堑。
    *
    温火把秋明韵哄上床就走了,其实她知道秋明韵睡不着,可有些伤就得自己舔,她已经把她能做的都做了,就可以了。
    她出了门就看到了沈诚的车,他看起来像是到了一阵了,但他没有打给她。
    她看一眼四周围,走过去,上了车。
    沈诚正在听剧,闭着眼睛,靠在车座椅背,听到温火上车也没睁开,更没跟她说话。
    温火也不说话,刷起手机。
    过了会儿,沈诚睁开眼,把耳机摘下来,发动了车子,拐出了学区。
    沈诚把温火带到了他在建国路那边的房,SKP旁边,开车差不多半小时。
    到停车场后,温火透过挡风玻璃,望着对面车位上的迈凯伦的P1,旁边是库里南,再旁边62S,迈巴赫,等等,突然心生畏惧。
    畏惧的原因不是这些车是多少男人的梦想,要多少钱,有多难得,是这些车都是沈诚的。而沈诚在外显露的却只是个一般有钱的知识分子。
    沈诚不着急下车,先是把眼镜摘下来,然后说:“吴过跟你准备投到PRL的论文方向一样,他甚至要比你完成的好。但他的思路狭窄,远不如你。”
    温火偏过头,他知道吴过。
    沈诚又说:“你以为他为什么出现在研讨会?又为什么靠近你?你以为是你有魅力吸引了他?”
    他语气一改平常的冷淡,有一点冲,温火也不好好说话了:“我没这么想。”
    沈诚扭过头来,伸手摸上她的脸:“温火,我教过你什么?”
    温火定定看着他,不吭声。
    沈诚的手慢慢在她脸上游动,最后停在她嘴唇,用力一按:“酒要有我在的时候喝。”
    温火就这么看着他:“你是我什么人?”
    沈诚停顿了一下,她真的喝多了,自从那件事发生后,每次见她她都是麻木的。他有点惊讶,语调稍稍上扬:“是你把我堵在了车门前,你说你想跟我睡觉。”
    温火别开眼:“你记错了。”
    沈诚就把手机拿了过来,给她播放了一段录音。
    录音里是温火的声音,跟现在冷静自持的口吻天差地别,那里的她声音松软,还骚。
    “沈老师,我这道题不会。”
    “沈老师,我论文写不完了,怎么办?”
    “沈老师,你理理我好不好?”
    “沈老师,你喜欢喝奶吗?牛奶还是羊奶?或者其他的?”
    “沈老师,书上说要含住命运,含住命运是什么意思?怎么含住啊?我好笨。”
    “沈老师,你裤子上鼓起来了,那是什么啊?我可以摸一下吗?”
    “沈老师,你嘴唇干了,我帮你好不好?”
    “沈老师,你摸摸我这件衣服,是不是很大?”
    “沈老师,我口渴了……”
    温火气急败坏了,伸手去抢,然后就在两个人意料之中的,撞进了沈诚怀里。
    沈诚举高手机,看着温火眼里蓄起的怒意,更舒适了一些:“我没见过你这样的学生,以请教为由勾引老师,胆不小。”
    “我没有。”
    沈诚托住她的腰:“没有什么?没有勾引我?那你跟谁学的不穿内裤去听我的课?还假装捡东西,让我看到。”
    温火反击了:“那你有坚持住老师的操守吗?”
    沈诚把她从副驾驶抱到自己腿上,半仰着头看她:“我不是你的老师,我是你的男人。”
    温火淡淡说了句:“你是韩白露的男人。”
    沈诚捏住她的脸,逼她看着他:“你是自愿的。”
    是啊,温火自愿的。
    做沈诚的二奶,温火是自愿的。
    去年年初,温火阴差阳错上了沈诚一节课,沈诚令人耳目一新的见解和他清晰有条理的发言让她多看了他两眼。这一看,就难收回眼了。
    朗朗如日月之入怀,颓唐如玉山之将崩。
    《世说新语》里容止这篇让温火在看过沈诚之后有了强烈的代入感,第一眼的惊艳让她下课后跑到了他的车前,以‘不给不让走’这种流氓方式要到了他的微信。
    接着,她在喝了700ml洋酒后跑到他的饭局,等在他车前,问他能不能跟他睡觉。
    她还记得当时面对沈诚那么多同行的围观,他是怎么解释的:“她是我学生,最近压力比较大。”
    她也记得当时一个地中海的男人接的什么话:“沈老师手下都是漂亮学生啊。”
    沈诚没再搭茬,把她扶进车里。
    他以为到这就结束了,温火闹一阵也就算了,没想到她喝的酒是后劲儿大的那种,到她寝室外,她也不下车,还跟他生气:“呵。”
    沈诚想拿自己水杯给她倒点水喝,她一把抢过去,就这么用了他的杯子,喝完她还哼:“沈老师手下都是漂亮学生,言外之意就是那人见过你其他学生。他为什么会见过?”
    她不等沈诚搭茬,接着说:“那肯定是你带她参加过你的活动。为什么会带她参加活动?那必然是你们前一晚睡了。你可以跟她们睡,为什么不能跟我睡?”
    沈诚皱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她就抱上去了,看上去有点委屈:“沈老师,你跟我睡觉好不好?我好久没睡过了。”
    沈诚当下打了个电话,了解到她家地址,直接把她送回家了。
    她早上醒来头晕脑胀,问过温冰才知道昨晚她被人丢在了门口。
    具体发生了什么她记不太全了,但她知道昨晚上她睡着了,而且睡得很好。从那以后,跟沈诚睡觉就成了她的目标。
    为了跟他睡觉,她干了太多缺德事,但她不后悔,她没道德,不管别人死活。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没有道德,就不会被道德绑架,她就是知三犯三,她就是要跟沈诚睡觉。
    为什么?
    因为她有继发性失眠症,PRL也好,Science   advances也好,各种期刊,无数发现,都是她用千百个亢奋且痛苦的夜晚换来的。
    她还可以再熬几年,但她还有太多想完成的事,她不想死的那么早,所以她要睡觉。
    有人说做学术,要么是疯子,要么是傻子。
    温火呢,就是看起来像个傻子,其实是个疯子。
    突然,沈诚捏住她的脸:“你嘴干了,我帮你。”
    温火回神时已经被沈诚吻住了,她麻木的回应着,然后就被他咬了一口。她骤然弹开,摸着嘴唇,看着他。
    沈诚拿开她的手,抹掉她嘴唇上他咬出的血,吃进嘴里,说:“我没对你发过火,你就当我没脾气?”
    温火很冷漠:“我得罪你了?”
    沈诚掐住她的腰,往自己身上压了压:“吴过靠近你不怀好意,你对他欲擒故纵也没怀好意。”
    温火眼皮动了下,没说话。
    沈诚毫不留情地拆穿了她:“吴过的导师是杨引楼教授,你一年前本来是要上他的课,阴差阳错上了我的。你现在又反性,想要通过吴过接近杨引楼,是要告诉我,你当时勾引错人了,想修正这个错误?”
    温火知道以沈诚的智慧,很容易猜到吴过请她吃甜筒,加她微信的目的。但她实在没想到,他还能猜到她允许吴过靠近她的目的。
    她确实想接近杨引楼,却不是沈诚想的那样,可她还是顺着他的话说了:“是又怎么样?”
    “你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