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盲灯 > 02
    温火慢慢走近沈诚,站定在他身后。
    沈诚转过身来,温火才注意到他戴着眼镜,银丝的。他换只手解另外一边袖扣,对温火说:“帮我。”
    温火懂,双手帮他把眼镜摘了下来。
    沈诚的眼睛很好看。孟子说,我善养吾浩然之气。晏几道说,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觉未多。沈诚的眼睛给人的直观感受,就像是心中有气,明珠不及。
    他有些散光,具体度数不知道,但私下不戴眼镜是够用的,这次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温火的体质不好,常年手脚冰凉,尤其在春、秋这样尴尬的季节。她不小心触碰到沈诚的皮肤,沈诚抬起眼来,看向她。
    温火不敢动了,手拿着他的眼镜,就这么干站着。
    沈诚没对温火发过脾气,但也没有温柔过,他是一个从外表到内在都无波无澜的人。他在床上玩儿的花样很多,但温火几乎没有看到他高潮过。
    当然,很有可能是他掩饰的好。
    沈诚看了她一阵,从她手里把眼镜拿过来,穿过垭口,放到落地灯旁的边桌上,什么也没说。没有正常情况下,身为男士该问的那句‘怎么不多穿点?’
    温火也没期待,她所认识的沈诚,是说不出这种话的。
    接下来,沈诚忙着他的事情,温火就把电脑拿出来,开始推算公式,完善论文。
    客厅的挂表是整间房里动作最大的一个物件了,秒针一圈一圈地转,温火和沈诚之间就像只是身处同一空间下的陌生人,互不干涉地顾着自己的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诚从书房出来,拿了瓶酒进去。
    沈诚的酒量不好,他放在家里的酒几乎就是给温火喝的。他的酒也多,都是朋友送的,他身边的朋友非富即贵,送的酒也是珍稀年份里少有的单支。
    温火的酒量挺好的,做沈诚二奶这些年,她不止一次接过他手里的酒杯,帮他喝完剩下的酒。只不过每次的这种时候,沈诚都会把她压在墙上进入。
    沈诚是真不能喝,每次喝两杯就面若桃花,然后去抱、去亲温火,事后再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温火刚去想沈诚喝完酒后的反应,沈诚已然走了过来,看了看她的电脑屏幕:“你投了PRL?”
    “嗯。”温火淡淡答。
    沈诚手覆在她握住鼠标的手,操作着她的手滑动界面:“哪里有问题?”
    温火诚实地告诉他:“哪里都有问题。”
    沈诚拉住她手腕,把她拉走,后自己坐在她的椅子上,帮她看起论文。
    温火就知道,他喝多了。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喝酒,但这个样子的沈诚,就是喝多的表现。他平常都不会管她死活的,他只管她能不能让他舒服进入。
    沈诚很认真,他边看边推算温火的发现。
    温火什么话都不说,就在一旁静静地看。
    沈诚比她导师还有水准,可以让沈诚帮忙她会少走很多弯路。但她从来没有主动请教过他,说实话,她想象不到一个脱她衣服的人帮她推公式的画面。
    不过沈诚不愧是沈诚,很快就把困扰温火的几个死角挑了出来,并稍加指导。
    温火豁然开朗,好胜的她既觉得靠人帮助胜之不武,又不能免俗地接受了沈诚的帮助。没办法,沈诚真的太厉害了,虽然跟他是肌肤之亲的关系,最了解的只需要是他床上的功夫就好,但温火就是觉得,他如果继续学术这一条路,那应该没有哪个物理人可以在影响力这个层面跟他分一杯羹。
    沈诚把温火错误的地方标注出来,把位置让了出来。他没有跟她讲解,他知道温火多聪明,很多时候不用把话说清就能懂。
    温火坐下来,继续沈诚的思路往下延伸。
    沈诚靠在旁边,看着她学习和研究。
    时间又恍若停止了一般,只剩挂表的秒针在转动。
    突然,沈诚喊了他一声:“温火。”
    温火抬起头来:“嗯?”
    沈诚盯着她看了一阵,然后俯身吻住她嘴唇,只是轻轻一贴,但情欲这东西当下就到位了。
    温火慢节奏地回应他,然后在他放开她时睁着大眼望着他。
    沈诚问她:“你知道我现在头脑不清醒,有没有想问我要的东西?”
    温火抿了下嘴唇,想了一下,说:“公开课的票,可以吗?”
    沈诚没马上回答:“那你有什么可以用来交换的?”
    温火就想不通了,这不是他让要东西的吗?怎么她要了他又说交换了?她不说话了,他现在喝多了,还是沉默的好。
    沈诚看着她:“再一次。”
    温火再次抬头:“嗯?”更多小说请收藏:xrourouwu.com
    沈诚再一次亲上她嘴唇,这一次的亲吻绵长又细腻,完全是两个暧昧上头的人把持不住的样子。
    他亲完,说:“票明天送到你学校。”
    温火低下头,摸了摸嘴唇上的津液:“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