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盲灯 > 25
    温火问他:“合适吗?”
    “你想去吗?”
    温火不想去:“我能去吗?”
    沉诚说:“你想去就可以。”
    温火去牵他的手:“只要你不带韩白露去就行了,我就不去了。我算个什么,以后有学术奖颁奖典礼你再带我去,我还勉强够个入门资格。”
    沉诚不再说什么,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温火一看他这副城府颇深的神情就心里没底,确定了一遍:“你真的不会带韩白露去了吧?”
    沉诚抬眼看她:“不带了。”
    温火知道沉诚的话可信度不高,他刚才那番逼迫的目的也显而易见,但她确实不能让沉诚跟韩白露有和好的可能,所以明知道是坑,也迈了进去。
    她是韩白露雇来的,如果韩白露跟沉诚和好如初,那她的处境还能好得了吗?
    她从沉诚腿上下来,夹了一筷子鱼,本来想放自己嘴里,抬头看到沉诚,就这么放到了他的盘里:“沉老师,吃鱼。”
    沉诚双臂搭在桌上,盯着温火:“这鱼太酸。”
    “嗯?”
    “醋放得太多了。”
    温火心里冷笑,表面不显出来,还配合他,别别扭扭的:“我这人什么都吃,就是不吃醋。”
    “嗯,你不吃醋,就是着急了点,急得要给我跳脱衣舞。”
    温火就知道沉诚逼她说出喜欢他的话后,免不了隔叁差五地揶揄她,或者说,以后他就打算用这话来堵她。反正沉诚是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的。
    她怀着鬼胎,又吃了口鱼:“我没说给你跳脱衣舞啊,你是不是记错了?”
    沉诚平和的神情松动了些。
    温火吃着鱼,边吃边看他:“沉老师越老越不正经了,还要看脱衣舞?为老不尊。”
    沉诚把她吃的鱼端走:“你吃饱了。”
    温火看着鱼被端走了,抿抿嘴,看看他,再抿抿嘴:“我才吃了两口,没饱。”
    沉诚把纸扔给她两张:“擦嘴,我送你回去。”
    温火把筷子放下:“哦。”
    *
    温火到学校立刻托吴过联系杨引楼,杨引楼一听她有跟沉诚相关的事要说,就答应见面了。
    约定日在周叁,温火在周二下午腾出两个小时,去找了程措一趟。她想和程措了解下跟杨引楼母亲这种程度的患者沟通,要忌讳的地方。她还是希望这一次见面能有收获。
    程措正好忙完,拿新买的露酒招待了她。
    温火问他:“你没病人了?”
    “今天没有了,等下我上大学时的学妹过来找我,我们一起去吃饭。她开车,我可以喝点。”
    温火点头,聊正事了:“像关心蕾这种病人,沟通时需要注意什么?”
    程措说:“注意她的情绪。可能你不觉得你说的话有什么,但作为倾听者,她可能会理解出一百种意思。这倒没什么,要紧的是每一种都不是积极的。”
    大概意思温火听得懂,但还需要程措深入给她解释一下:“怎么说?”
    “你就往积极的反面去想。你是一个理智的人,理智到受伤也会分析这些伤害对身体的影响,影响大还是小,可更多女人都是感性动物,这种时候占据她们思想的,都是一些消极的情绪。”
    程措说:“失眠症患者,也叫做睡觉恐惧症,睡不着,这个世界都有错,还有什么积极可言?”
    温火没说话,她跟程措说得不一样,但她意外得懂他说的那些情况。
    程措擅于揣测病患的心理,他想,杨引楼母亲的失眠症如果一辈子都没有治愈,那应该是捱过了无数个撕心裂肺的夜晚吧?
    他说着话,脸上显出难过。他真的好喜欢他的职业,喜欢每一个看起来不正常的人,喜欢听他们讲故事,更喜欢他们在他的帮助下,重新拥有面对太阳的勇气。
    他给温火倒酒:“病人真的太可爱了,怎么能有人生病了还那么可爱呢,想法都稀奇古怪的。”
    温火懂了:“我差不多理解那个意思了。”
    程措点点头,喝口酒:“你现在急着治病,是要跟我表哥散伙了吗?”
    温火刚对沉诚上瘾,刚觉得他的肉体美味,出于私心,她也想多吃几回,可沉诚太坏了,他逼她太甚,这还只是要她说出爱他的话,要是下一次逼她在他和物理之间做选择,她怎么办?
    人一定要禁得住诱惑,沉诚这样的肉体,绝对不是仅此一件,她失了这一件,还会有下一件。
    这么一想,她舍弃起沉诚来,简直不要太容易。
    她跟程措说:“你表哥城府太深了,我根本猜不到他的想法,我不喜欢被别人捏住命脉的感觉。而且,他都叁十二岁了。”
    程措笑了:“我表哥可能也没想到,他输掉这一局棋的关键,竟然是他叁十二岁了。”
    温火现在还能回忆起昨晚上胡思乱想的内容,沉诚就这么不动声色地让她一整晚都惴惴不安。这样的男人,再慕强的女人都不可能不畏惧的。
    温火太理智了,理智让她可以平静地看待诱惑。
    程措很尊重温火,她想怎么处理她和沉诚之间,他绝不干涉,正如他会为每一个患者保密他们讲给他的故事一样。他就有一种,让人不自觉对他产生信任的本事。
    跟温火聊了一会儿,程措来电话了,他喝了酒,就忘记到一旁去接,通话内容就被温火听到了。
    温火不是故意要听到的,是声音太大了,而且对方那个声音辨识度太高了,他说:“程医生,约您明天中午的时间,可以吗?”
    程措在考虑。
    温火人呆住。
    程措考虑了七八秒左右,说:“行,你约地方。”
    电话挂断,温火问:“是你的患者?”
    “嗯,之前跟你提到的那个。”
    温火记得,偏执性人格障碍,过了一两分钟,她又问:“他是不是叫粟和。”
    程措抬起头来。
    *
    唐君恩筹备了沉怀玉看石头的活动,忙完给沉诚打了个电话,邀他一块儿吃饭。
    沉诚开完会五点多,正好赴约。
    两个人碰头,默契地先叫红酒。
    服务员看着二位,淡淡一笑:“听哪一位的呢?”
    唐君恩下巴努努沉诚:“他的。”
    沉诚提醒唐君恩:“该你请客了。”
    唐君恩脸黑下来,又把点菜的权利拿回去了。没办法,如果是他请客,就不想让沉诚点菜。沉诚这人点得太贵了。
    点完菜,他看着明显得到滋润的沉诚,说:“有什么好事吗?”
    沉诚没说。
    唐君恩眯眼:“把谁家事务所拿下了?还是又遇到死心塌地的追求者了?”
    沉诚还不说。
    唐君恩想起俩人上高中时候的事儿了:“以前咱俩一个宿舍,因为你这张脸,宿舍六个人,天天吃香的喝辣的。”
    沉诚以前就是靠这张脸,养活了他们整个宿舍。
    唐君恩说着说着慨叹出声:“现在天天我请客,你个蹭吃蹭喝的狗东西。”
    沉诚还沉浸在他逼仄的世界里,没搭理唐君恩。
    唐君恩越来越好奇了:“怎么了你?”
    “过两天去参见电影节。”
    唐君恩知道啊:“所以呢?你现在已经沦落到参加个电影节都要偷着高兴的地步了?”
    沉诚还是不说。
    唐君恩猜测:“跟温火有关?”
    沉诚有一个眼珠转动的小动作,并不明显,但观察能力强的唐君恩看到了,确定了:“她这是把你伺候舒服了?”
    “俗。”
    唐君恩结合他刚提到的电影节,再次猜测:“你要带她去电影节?”
    沉诚并不惊讶唐君恩能猜到个大概,他本来洞察力也强。就算不强,他们认识多年,他也知道牵动他喜怒哀乐的点是什么。
    唐君恩见他没答,肯定了:“你没事儿吧?你是嫌娱乐版面没你的新闻啊?没听说过带小叁去参见公开活动的。”
    沉诚重点并不在温火以及电影节上,而是在温火吃醋他带韩白露去电影节这件事上。
    沉诚外放的情绪并不丰富,没跟他打过交道的人都看不出来他有反常,但唐君恩在某些方面太了解他了。他能看出他所有微小的高潮。“你打算怎么操作?”
    沉诚说:“你认不认识参与这个电影节主题设计的人?”
    唐君恩挑眉,猜到了一半:“干嘛?”
    “让他把电影节整个主题的方向往学术那边靠拢一些,可以邀请一些业内权威人物,再有就是一些年轻血液,比如已经发过权威期刊的研究人。”
    唐君恩可以办到,但是:“我有什么好处?”
    “我给你一份空白承诺书,你随便填,我都满足。”
    唐君恩给沉诚竖起大拇指:“不愧是你,叁十岁的真心机、假纯情老男人。”
    沉诚搅着蘑菇汤,没搭茬。
    唐君恩是真佩服温火这个小姑娘,同时也觉得她真可怜。被沉诚惦记上,无论他是要捧,还是要杀,那都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