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盲灯 > 18
    从颐和安缦出来,唐君恩看了眼沉诚身后的小白兔,问他:“怎么?出去喝点?还是你有事儿?要先处理?”
    这时候,司机开车过来了。
    沉诚说:“再见。”
    唐君恩笑了笑:“狗东西。”
    沉诚打开车门,先上车了。
    温火不动弹,就站在原地,低胸装被沉诚提的都要盖住锁骨了。
    沉诚开着车门:“等什么?”
    温火还在想刚才的事,这沉诚不愧是她觉得不好斗的角色,他竟然连她在颐和安缦都知道。所以他才会允许她来参加这个沙龙。
    前些天,她跟韩白露达成新的合作,这一次勾引沉诚变成了第二目标,想办法帮她弄到沉诚的钱成了第一目标。作为回报,韩白露会给她她到手的百分之十二。
    所以她改变了策略,决定多给沉诚一些甜头,就照他那些花样,让他舒服,让他戒不掉她。
    所以她才故意藏起了他的领带,就为了利用领带跟他见面。
    谁知道沉诚比她老谋深算,利用她解决了他的问题,还让她闹不起来——他帮她进了国通。
    国通工业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工业集团,从研发到生产,销售,服务,早有一套完整成熟的产业链。产品、资产经营包括但不限于轻、重工业,石油、矿产开发,高科技防务。
    温火当然可以进去,但如果是只靠自己,那她会打很长时间的杂,几乎不会有学习的机会。
    她是不相信沉诚看上她了,她反而觉得他有其他的阴谋,那他是知道她跟韩白露的合作了?
    不可能。
    她跟韩白露不见面的,电话都没存,合作期间根本没联系过几次,生活轨迹更是天各一边……
    沉诚没耐心了:“上车。”
    温火不上:“你为什么要帮我进入国通工业?你想让我给你窃取情报?”
    沉诚看过去:“你能给我窃取什么情报?”
    温火不知道:“那你是为什么?”
    “你不是怪我搅黄了你去剑桥的机会吗?”
    原来是这样吗?温火想了很多,就是没想到沉诚可能是在弥补……要是这样的话,那他的行为可以理解了。那她也不上:“你是承认我之前去不了剑桥,是你从中作梗了?”
    沉诚看她非要让他背这个锅,那就背了:“嗯,是我。”
    温火眯眼:“贱人!”
    “你敢不敢大声说。”
    温火超大声地说:“我不敢!”
    沉诚就在车上看着她,她很漂亮,她的漂亮是清纯那一挂的,但盯着她的眼睛看久了,还是可以想象到她穿着热辣时,有多性感。
    也就是说,她其实是一个会给人无限想象空间的女人。
    他从车上下来,过去拉住她的手,往车门走:“你要是去剑桥了,我怎么办?撩完就要跑?那我能让你走才怪。”
    温火被他拉着走的不情不愿:“沉老师,你说这话真深情,可你都结婚了啊,你有老婆了啊。”
    “知道我结婚了你还勾引我。”
    “那你可以不接受,每个男人都会面对这种诱惑,为什么别人坚守住了?还是沉老师你不行。”
    “我不行你每次叫那么大声。”
    “我那是给你面子。”
    “是吗?”
    “你毕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你都不能让女人高潮,那多丢脸。我为了你的脸面,哪怕没有感觉,也坚持做出反应。”
    沉诚停住了。
    温火还不知道危险:“沉老师怎么不走了?是年纪大了走不动了吗?”
    沉诚转过身来,严肃地问她:“你不想下床了?”
    那温火还不能有点小脾气吗?凭什么他说搅黄了就搅黄了啊?她答应韩白露勾引他是为了挣钱,没说她还会有损失啊。那可是剑桥啊,她损失太大了,国通工业不够赔!
    她小声嘟囔:“反正你让我跟你走就是没打算让我下床,我损不损你都下不了床,我为什么不痛快痛快嘴呢?我还爽呢。”
    沉诚深呼一口气:“你真以为我听不见吗?”
    温火露出疑惑的神情:“不是吗?我爸说,男人过了叁十,身体各项机能都有所下降。你今年都叁十二了,耳朵不好用很正常啊。”
    沉诚面上染了薄怒:“温火!”
    温火看他生气就很快乐:“在呢!沉老师叫我干什么啊?”
    沉诚放开她手,自己上车了。
    车开走,温火往边上挪了挪,蹲下来,手托着下巴,手指轻轻敲着脸,心里数起数来。
    数到两百,她拿出手机,给沉诚发了微信。
    “沉老师,我错了。”
    沉诚的车只开出了停车场,停在了路边,这会儿他平静地看着温火的消息,没给她回。
    温火也没等他回,但她知道,他肯定看到了,她又发:“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很帅,第二次见你就想跟你睡。你一点也不老,而且每次都有让我高潮。”
    沉诚知道她是假话,却不得不承认,假话总是会让人感到愉快。
    温火连发两条,沉诚都不回,她也知道他不会回,接着说:“沉老师,我想下不来床。”
    沉诚看到这一条,眉眼稍稍放松,稍稍,就是很浅,他觉得没有人可以察觉到。司机确实没有察觉到,但他感受到了放松的氛围,那就意味着,此刻的沉诚很放松。
    “回去。”
    “好的。”
    沉诚的车开回来,停在温火跟前,打开车窗,看着她。
    温火还蹲在地上,也看着他。
    “还不上车,等什么?”
    温火说:“我腿麻了。”
    有一抹无奈在沉诚的脸上转瞬即逝,他再次下车,把温火抱到了车上。
    温火还不忘夸他:“哇,沉老师好棒,老当益壮,我这么个大人轻轻松松就抱起来了。”
    沉诚把她扔到后座上,隔着中央扶手箱压在她身上,捏着她的脸,把她下巴都捏变形:“你就闹,等会弄哭你。”
    温火能刚能怂:“要不就草草做一次吧?不要让我下不来床了,我明天还要去你的公开课呢。”
    “你很想听我的课吗?”
    温火不是很想:“嗯嗯,特别想听。”
    “那我给你开小灶,你做点什么来交换。”
    温火心里冷哼:狗男人,还挺鸡贼。嘴上说:“那你想要我的什么呢?”
    沉诚的眼睛蒙上一层火,温火的火。
    他想要温火在他身下求饶,说她想要,说她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