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盲灯 > 14
    司机接到温火时,温火来了电话,秋明韵的。
    电话里,她一句话都没说,但乱糟糟掺着几声咒骂的环境似乎在替她说,她目前很不好。这下她有事干了,就放了沉诚的鸽子。
    司机很为难,拦了她一下:“您跟沉老师说一声吧?我不好交代。”
    温火点头:“我会跟他说的,麻烦您了。”
    司机客气了一声:“没事。”
    两个人分开,温火站在路边叫车,司机发动车子前无意间看到了她一眼,想想还是下了车,冲她说:“您去哪儿?我送您?”
    温火看这网车一时半会儿没人接单,就应了:“那谢谢您了。”
    司机绕到副驾驶位给她开门:“您太客气了。”
    *
    秋明韵是青岛人,家庭条件不错,父亲有个造纸厂,母亲是大学老师。她个子跟温火差不多,长得挺漂亮,加上从小到大父母培养的好,所以成长过程顺风顺水。
    也许是前半生太顺遂了,所以她在正式步入社会这一年,认识了顾玄宇——一个高段位渣男。
    顾玄宇很帅,是那种少年感很浓烈的帅,只看他的脸,还有他在镜头前表现出来的羞涩腼腆,很少有女生不心动。
    秋明韵就是其中之一。
    但那时候她还只是给他打Call应援的姐姐,不算粉丝,两个人缘分的开始是在18年isy音乐节。
    醉酒后亢奋的精神状态,还有现场嗨到爆的DJ电音,氛围和节奏的双重控制等众多因素,最终助他们滚上了床单。
    缠绵过后,顾玄宇是想把责任推给酒精的,但一看到秋明韵手里有张百夫长卡,他就提出要跟她在一起,并承诺会疼爱她。
    事实却是,从那以后,秋明韵每个月都给他两万块钱,还给他买鞋买包买衣服。她自己没空就托朋友代购,总之让顾玄宇日子过的像是个小富二代。
    后来,秋明韵爸妈知道了,命令她分手,她不分,跟父母闹僵,被没收了原本能自由支配的钱。
    没钱了,顾玄宇的生活质量直线下降,就开始找茬跟秋明韵吵架了,要不就冷暴力,或者跟抖音、微博的漂亮女粉丝们文爱,裸聊。
    秋明韵抓住过他很多次,开始他还表现的很有那么点悔改之意,后来次数多了,就没皮没脸了。
    本来秋明韵再喜欢帅气的脸也不会那么没有理智的,说白了还是顾玄宇戏演的太好了。他总有手段让秋明韵同情他,甚至让她认为很多时候的吵架都是她自己的问题。
    用现在话来说就是典型的PUA。
    作为秋明韵的室友,温火在过去只是点到为止,不会过于干涉她,但现在看来,她不能那样了。
    *
    工体,Elements爱乐。
    顾玄宇身边围着很多女生,打完针才有的细腰长腿,加上满脸的填充物,攒成一个个人间芭比。她们一脸愤满,像是在以‘坚实的后盾’这种身份给顾玄宇底气。
    再看看她们当中,霓虹灯的照射下,显得何其无辜的顾玄宇,他嘴角往下撇着,眼圈里有亮晶晶的东西,像是眼泪。
    这么一看,秋明韵每次妥协也不是没有道理,谁能对这个等级的尤物生气太久呢?
    秋明韵就蹲在路边,脸埋进双腿,受着她们这群人锋利眼神的凌迟,还有不堪入耳的责骂。
    温火提提包,走过去,握住她肩膀。
    秋明韵当下反应是闪躲,她在害怕,那就是说前不久她被欺负的有点惨。
    温火蹲下来,歪着头去看秋明韵的脸。
    她这一次意外的没哭,妆面还好好的,但她的痛苦并没有因为眼泪缺席而消减半分。
    温火轻轻摸摸她的脸:“咱们走吧。”
    秋明韵站起来,腿麻,还低血糖,登时头晕目眩,差点摔倒,还有温火手快,把她搀住了。
    两个人往能叫到车的地方走,身后的挑衅又响起:“识相点以后别找哥哥了,哥哥要真想谈恋爱我们也不拦着,但他明显就是不想伤害粉丝所以一直对你妥协,你别借粉丝之名缠他了。”
    还有人附和:“私生不是饭!”
    “哥哥正在上升期,你知道你造的这些谣足以毁掉他吗?这就是你的爱啊?可真够搞笑的。”
    温火通过她们叁言两语大概明白了经过,没说话。
    倒不是她怂,是她们敢当众羞辱秋明韵,而秋明韵蹲在那里都没人过去问她有没有怎么样,就是说,目前的磁场是在顾玄宇那边。
    磁场不对,就是鸡蛋碰石头,所以这步不能回头。
    秋明韵走着走着,身后的声音渐渐淡了,没了,她的脑袋也清醒了,突然停住,看了一眼路边的烧酒瓶子,然后又看了一眼温火。
    温火是理智的,这时候应该劝她不要冲动,但她没有,她点了下头。
    秋明韵就像是有了底气,抄起酒瓶子返回,跳起来,照着顾玄宇的脑袋就是一酒瓶子:“顾玄宇,今儿这瓢我还是给你开定了!你让我不人不鬼!你以为你就能有好日子过了!你做你的白日梦!你秋姐姐伺候你两年了,伺候够了,你欠我的,我不要了,只当是我做了两年慈善!但这一酒瓶子,你必须给我接住了!这是我的青春!”
    她这番动作很迅猛,顾玄宇身边人都没注意到,待她们反应过来,顾玄宇的脑袋已经流下血来,流得满脸都是,满身都是,顿时成了个血人。
    温火见状不妙赶紧叫救护车,然后报警。
    秋明韵也懵了,她这辈子没干过这种事,哪知道会流那么多血,吓得说话都开始结巴了。本以为是出气了,结果却是闯祸了。
    救护车来了,秋明韵跟温火一块儿上了车,跟车的医生看了病人情况,先止血,期间问她们:“这病人是白血病吧?”
    *
    沉诚把衣衣哄睡着,正要出发去找温火,司机打来电话说她临时有事,不能过来了。他额上、颈上的青筋就好像是在一瞬间爆开,脸也黑的不能看了。
    可以的,现在都敢放他鸽子了?撩完就跑?她当他沉诚是个吃亏的人?
    他给温火打电话,正在通话中,就给她发微信:“你让我喝水,水呢?”
    消息发到温火手机上时,她刚挂了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跟秋明韵说了下情况:“等会儿民警过来,你调整一下状态。”
    秋明韵是个除了爱情,其他方面都很聪明的人,她会用眼神询问温火她可不可以打人,就是说她有轻松脱身的办法,所以温火才赶在别人报警之前,先报了警。
    这边闹起来是一定会报警的,秋明韵常年泡在这种场所,不会不知道。
    现在事实证明,秋明韵有Plan   A,Plan   B,等等那么多方案,还是没料到,顾玄宇有白血病。
    温火陪秋明韵到民警过来,他们询问时,她自觉去了急诊厅外的等待区。
    拿出手机,看到沉诚的微信,其实是有一点不好意思的,他那句‘我叫人去接你’里都是迫切,而她放他鸽子了。她想了想,回他:“改天请你喝。”
    “我要是就今天要呢?”
    “都是你的,那么着急干什么?”
    “你把我晾了,你还有理了?”
    “我不是为你身体着想吗?你想啊,你前一天开闸放水,都被吸干净了吧?那不得养两天才有新鲜的东西喂给我吗?”
    沉诚看她回过来的消息,皱眉。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他给她打过电话去:“你现在在哪儿?”
    温火不想说:“明天吧,我给你赔罪,我穿透视衣,然后戴手铐。都是你喜欢的。”
    “你别跟我讲条件,我问你现在在哪儿?”
    “啊,信号不好,哎呀这个信号啊,真的有问题,喂?沉老师?你还在吗?你不在了啊?那我挂了啊,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装完蒜,温火挂了电话。
    沉诚现在应该气死了吧?
    她也没办法,谁让这事儿就那么寸呢?秋明韵在这也没亲戚,她不来她要怎么办?
    那就只能委屈下沉诚了。
    *
    沉诚脸不黑了,改成铁青色,站在车前,像一个阴间的使者。
    司机在他身后颤颤巍巍:“打听了,说是有俩女的打架闹事,把人打坏了,现在应该在医院。”
    沉诚转过身来:“打架闹事?”
    “嗯……”
    行啊温火,真是惊喜不断啊。
    沉诚开车门上车:“去医院!”
    司机实在太少见到沉诚这样把情绪外放的时候了,仅有的几次,都跟这个温火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