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确有情(高干 婚后) > 18 季老要孙子
    拐进胡同,便可看见外影壁凛凛而立,上雕麒麟,顶上设清水脊。广亮大门内有一内影壁相对,前面摆着一钢红锦鲤。三进院落坐北朝南,中线处有一假山,四处都摆着盆景。
    已进十二月,院子里仍是一片生机盎然。
    两人进门起便已规规矩矩松了手,隔着两拳距离夫妻恩爱相随般走进来。
    老远便有笑意堆上眼角的老太太迎着,边迈着不见蹒跚的脚步边回头传话:“快叫厨房上菜。”
    季青林三步作两步赶上去:“怎么劳动得起您。”
    杨惠卿还是上次季老过寿来了一趟院子,哪认得谁跟谁,只两手搭在腹上,冲老太太善意的笑。
    “爸爸的乳娘曲老太太。”
    这可尊贵的很,杨惠卿也快步走过去,和季青林一左一右扶着去老太太。
    不禁心底艳羡:只他家是正经的老贵族出身,既有这讲究院子传下来,就连六十年代的季父都有乳娘。难怪养出季青林这么一个傲气十分的人来。
    季父季母都在,两人恭恭敬敬叫了爸爸妈妈,又去请老爷子。
    众人落座,曲老太太带着人布菜,季母在边上搭着手,杨惠卿见状哪敢坐下,忙要起身。
    被季老叫住:“惠卿你坐下,让你母亲忙。”
    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尴尬的笑,欲推脱。季青林拍拍她的手,把人拉下来坐着。
    曲老太太满脸堆笑:“老将军让你坐你坐着安好就是。”
    八十多岁的人力气还是不小,稳当当的端上来一盆毛血旺:“老将军是川人,家里吃惯了辣,也不知道青林媳妇儿用饭都是些什么口味,只按着往常的做了。”
    季老插话:“惠卿爱吃什么回头你们再记下,下次来了准备好。”
    曲老太太应着,笑呵呵的又给众人端饭才下去。
    季青林喊住:“曲奶奶劳烦再叫人送碗淡盐水来,惠卿她吃不得辣,得涮一下。”
    老太太站在门处的日光下,脸色变了变,没答话直接走了。
    爷爷如今的吃穿住全是曲老太太张罗,他们夫妻几日不好就能被光园里的阿姨告到曲老太太这里来,再经由她口转给季老爷子。若是有心,杨惠卿不吃辣怎么就不知道,光园里可是做惯了两种口味的。只怕是无心是假,有意刁难才是真。
    季老爷子年纪大了,一时没想到这一层,被季青林这句话一点才明白过来。
    只说:“她也老了,仗着些劳苦乱作弄。”
    又提点季加沉:“你也别抹不开面子她求你什么就应什么,光她那儿子你就帮了不少了吧?莫落人口舌!”
    季加沉忙答应下来,又眼神示意他儿子多嘴。
    半晌才有个阿姨送了碗淡盐水来,杨惠卿道了句谢。
    季青林挑衅他父亲一样,亲自夹了筷菜放到水里涮了两下夹给杨惠卿。
    杨惠卿在桌下掐他大腿,她可不要做挑拨离间的坏媳妇。
    季青林换左手拿勺子,右手放下来,曲起指头弹她的手背。
    安安静静吃了过半,季母宋勤才在丈夫咳嗽两声的明显暗示下。
    充满慈爱的看着杨惠卿:“卿卿啊,你俩结婚也快要三个月了,怎么还不见好消息啊?”
    杨惠卿吓了一跳,直觉性看向季青林?怎么提这个事啊。
    要她怎么答,说季青林都是体外射精吗?
    季青林也没想到他们这么着急,只能打着含糊:“这还早呢。”
    季霖粟敲敲筷子:“哪还早?江家老大结婚两个月就让江老头抱孙子了!”
    季青林无奈:“爷爷,江舟那是未婚先孕……”
    季霖粟作势要用筷子敲他的头:“我管什么未婚先孕,结婚再孕,反正你们抓紧给我生个孩子玩!”
    季青林却想:这结婚快满三个月,真枪实弹才三次,去哪生孩子?
    饭后宋勤拉着杨惠卿唠家常。
    祖孙三代进了老爷子书房。
    季青林知道这才是今天叫他们回来的真实目的。
    季霖粟吸着烟袋,敲敲桌边,也不多问他。
    “你和赵家那小子,我也不多问。”
    他吸一口烟袋,缓缓地吐出来,烟圈在空气里打着转,跑到季青林面前又消散开来。
    “那小子再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次也是你不占理。”
    季霖粟转过头看着像极了自己的孙子:“你这猴子,打小这臭脾气就像我。但现在和我们那时候不一样,我那时候看谁不爽就打谁一顿,把人腿打瘸了他都不敢上门要医药费。你们现在不行。”
    “罢了,我也不盼着你能低头,这事就让你妈和你媳妇去赵家走一遭就算了了。”
    季青林低头半晌。
    “我去。”
    //
    我们季总真疼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