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确有情(高干 婚后) > 5暴殄天物
    闹了一通两人总算没之前客客气气相敬如宾的状态了。
    杨惠卿甚至在被子里踢了踢季青林的腿。
    毕竟酒店这张床没别墅里的那张大。
    “帮我倒杯温水呗,七分热的。”
    季青林摘下眼镜,反扣住书。
    “你平时就是这么撒娇卖好的吗?”
    杨惠卿笑,继续用她独有的拖长尾音式腔调讲话。
    “没办法,习惯了嘛。病秧子总要可爱点才不惹人嫌。”
    季青林看了她半晌,杨惠卿笑嘻嘻地对着,认命一般终于下床倒水去了。
    早知这人如此麻烦,当初不如娶杨惠希还方便些!
    季青林估算了七分热的比例,却没料那人捧着水杯喝了一口。
    吐着舌头晾了一会,又眨巴着杏仁眼;“烫了。”
    季青林气不打一出来,扔了书关灯,转身不理她。
    杨惠卿咯咯的笑。
    总算报了被他吓哭的仇。
    到了半夜杨惠卿又低低的咳起来,一声接一声。
    她掀了被想去外面咳。
    刚起身手腕被人抓住。
    “对不起。咳。”
    季青林也起身,按亮了床头灯。
    “需要喝水吗?”
    杨惠卿边咳边笑:“要。顺便帮我把你那边床头柜上的黑色药盒递给我。”
    季青林拿过药,皱着眉看了背后的成分表,递过去。
    又去倒了杯真正合杨惠卿心意的七分热水。
    看着她打开盒子倒了好多粒,眼也不眨地一口闷下去。
    “一口可以咽下这么多的药吗?”
    “熟能生巧。”
    吃了药还是咳。
    黑暗里那声音压的低低的。
    “反正也睡不成,你咳出声。”
    杨惠卿转过身,看着他侧脸轮廓。
    “对不起啊。”尾音翘翘,像认错也像真心实意的道歉。
    直到后半夜两人才渐渐入睡。
    杨惠卿醒来时床头边有倒好的水,摸了摸大概只剩五分热度。
    拿出要吃的药,用水顺服。
    微信消息弹出时杨惠卿以为是孙芊,毕竟除了家人她只这一个朋友。
    看到“季青林”三个字着实震惊。
    “晚上有事,晚点到。”
    “???”
    “???你碰我手机?”
    “你没设置密码。”
    “加微信方便。”
    “你侵犯我隐私!”
    配上气鼓鼓的表情。
    “联系人仅五个的隐私,没什么兴趣。”
    杨惠卿无言以对。
    发了个扛大刀的表情。
    “在忙。”
    “靠!”杨惠卿发誓,这是她二十二年来第一次吐脏字。
    杨惠卿刚犯了错,自是不敢再出去晃悠。
    好在孙芊这两日为了陪她也住在了景荣。
    打个电话上个楼就能聚头。
    孙芊细长大腿搭在沙发上,一下两下的慢慢晃悠,审视着杨惠卿。
    “我早知道您是个大小姐,但能劳烦您给民女解释下这大到什么地步吗?”
    杨惠卿无语,递了杯白葡萄酒给她。
    “你不用交房费。”
    “嗯,我看出来这家酒店姓杨了。”
    她晃着杯抬下巴,示意继续。
    “我刚结婚,家族联姻。”
    孙芊这才把腿放下,正襟危坐。
    “这才是我想问的,你就是因为要结婚所以回国的吗?”
    杨惠卿摇头:“是也不是。”
    “家里让我回来我猜到是为结婚这回事,但谁能想到我刚回来没一个星期就被订婚了。”
    她说起来十分自然,还带着点笑意。但也不是自嘲,就像在说“我定了一个包,一星期就拿到了。”
    孙芊惊讶:“不是吧?问都没问你的意见吗?”
    倒惹得杨惠卿哈哈大笑:“见了一面,我接受了的。我们……”
    好像挺难解释的,干脆拿过手机,搜索季青林。
    季青林:季霖粟孙,父季加沉,母宋勤。
    配偶:杨惠卿。
    连着一堆毕业院校,公司,成就,杂志采访之类的信息。
    几个人名底下都有蓝色下横线,都是拥有个人词条的人物。
    杨惠卿倒是没想到自己在网上也有信息。
    点进去一看。
    杨惠卿:杨冀孙女,父杨荣鹏,母贺冉冉。
    配偶:季青林。
    与季青林那一堆一眼望不到头的信息比,她的简洁明了极了。
    她笑了笑,把手机递给孙芊。
    孙芊看到杨季孙女三个字眼就直了。
    孙芊这个ABC,在美国时一直叫杨惠卿   QING,哪能联想到这个杨就是那个杨。
    又点进季青林的个人简介。
    深吸了一口气:“民女有眼不识泰山。”
    杨惠卿扔过一个抱枕砸她。
    孙芊顺手接了,抱在怀里各种蹂躏。
    好久才组织好语言:“好像你和他结婚,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我也不知道该恭喜你还是安慰你。”
    烦躁的揉乱自己的头发:“哎呀谁让你是杨惠卿呢。”
    杨惠卿点头,不愧是她这么多年的朋友,一句话就能直截了当总结所有事情。
    她与季青林结婚,没什么可评说的。
    不过就是,一个是季青林,一个是杨惠卿。
    “你们处的怎么样?他看起来好凶哦。”
    进入正常闺蜜对话内容。
    “他,蛮好。其实不凶。”想起来昨晚的事,杨惠卿忍不住笑“训人时候真的凶。”
    “活怎么样?”
    “啊?”
    “他看起来就是好大的那一种啊!天,雄性荷尔蒙爆棚了~”
    说到孙芊最喜欢的部分,她激动的在沙发上打滚尖叫,凭她洛杉矶QUEEN摸爬打滚二十多年的阅人经验:季青林的性器就是华裔里TOP级的那种。
    杨惠卿翻了个白眼:“你去摸摸看?”
    孙芊抓住重点:“不是吧,还没摸啊?”
    一副杨惠卿暴殄天物的鄙视。
    “姐们你放着这么个尤物孤床冷枕的,侬好狠的心~”
    说着翘起莲花指,直戳杨惠卿的心窝。
    “我们卿这么好的乳,可惜了啊~”
    /////////
    啊啊啊啊什么时候才能写到车啊
    迫不及待想描述一下我们杨惠卿的好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