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确有情(高干 婚后) > 48玩坏了你就没得玩了(微h
    杨惠卿第一次进入季青林的书房,才知道这个无聊的人竟然把密码设置成123456。
    刚结婚时因为他把书房设了密码她还生气,在这个六位密码只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找到放在桌上的黑色文件夹,不免发个语音埋怨他。
    “就放在桌子上,你怎么会忘了拿!”
    季青林抻着腿坐在椅子上转了一圈,快速打字回过去。
    “急用,劳您送一趟。”
    “晚上给你买红豆酥。”
    杨惠卿撇了嘴角,心里却甜丝丝的像已经吃到了红豆酥。
    他最近早出晚归几天没见到,也乐意跑腿。
    甚至还带上了怕他劳累早早就煮着的十全大补汤。
    临近年关,北京城变成空城,季青林竟然还忙到腊月二十六。
    坐着电梯一路上去都是空荡荡的,杨惠卿不免狐疑,整个公司就他这个老总在忙吗?
    电梯叮一声,他站在门口张着手臂,一副等待已久的样子。
    杨惠卿绕过他打量了一圈空无一人的办公区,放下保温杯转过身来。
    “好啊,我来看看这是什么重要文件,公司人都走光了还要用到它。”
    季青林笑着上来把人抱住,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打开文件夹。
    他早上写下的“卿卿快来公司和我约会”。
    她又气又笑,把文件夹打在他身上:“哪有在公司约会的!”
    看着他胡茬都长出来,皮肤这几天变糙许多,到底心疼。
    手摸上他的下巴:“怎么忙成这样啊。”
    季青林故意用胡茬去蹭她手心,酥酥麻麻的。
    “这样是不是更硬汉?”
    杨惠卿揪住一根最长的扯了下:“老了,不好看。”
    一点情面不留。男人却当她喜欢不说出来,早上照镜子自己看了半天,明明是这样更有气概。
    轻咬她的鼻头:“嘴硬。”
    两人就在电梯口就腻歪起来,怪道说小别胜新婚。
    季青林把人压在桌子上亲,差点儿打翻杨惠卿带来的保温杯。
    眼疾手快抢下来了,给她抹去嘴角沾着的口水。
    笑着睨她:“这么心疼我?”单手拧了盖子凑着鼻子去闻:“嗯,十全大补汤。”
    猛的把人抱起来,手在她背后把盖子盖上拎着走。
    一颠一颠的,像举高高那样把她扔高:“你说我要不要补?”
    直走到办公室,把人放在办公桌上坐着,杨惠卿才止了笑。
    整个人笑的没劲,瘫在桌子上躺着,还是嘴硬:“你手软差点把我摔了,是要好好补补。”
    季青林欺身上来,在她耳边吹气:“那这个硬不硬啊?”
    火热坚硬的性器杵上去,杨惠卿睁大了眼:“你?你什么时候硬的?”
    只亲了没多久啊。
    季青林啃她的脸颊,咬出牙印才罢休,又用指腹揉开那痕迹。
    盯着那红印子悠悠道:“从早上硬到现在。”
    又咬另一边:“想起你来就硬了,怎么办?”
    杨惠卿当然不信,伸手握上去,引得他有些痛苦的哼了一声。
    又绕着那东西细细揉着,挑衅他“硬了这么久不是要炸了。”
    季青林却抓着她的手让她握的更紧:“是啊,要炸了,卿卿行行好,给我摸摸。”
    盯着她的眼,轻声道:“别让我炸了。”低头吻上去。
    光是亲吻都让杨惠卿嘤咛出声,她真的有些想念他的味道。
    贪吃的卷着他的舌,是从来没有过的热情。
    季青林移开唇笑她:“卿卿渴了?”
    杨惠卿手下使坏,捏他鼓起的阴囊。
    他咬牙压她更紧,诚实道:“存的有些多,帮我弄出来一回。”
    亲她高高翘起的嘴角,舌头打着旋,含糊不清:“不然等会你受不住。”
    杨惠卿却听得清楚,脸颊烧红。
    把他沉甸甸的性器从拉链里掏出来,炽热贴着她的手心,她闭着眼感受那上面的凸起和跳动,手指顺着张扬的青筋从顶摸到根部。
    肉棒在她手心又膨大一圈。
    龟头的软肉长了嘴一样吸着她,她耐心十足的来回抚摸,直到季青林终于闷哼一声,才上下套弄。
    他的东西太大她的手又小,差点包不住那根粗热。
    手心里都起火出汗了,那东西却越来越硬毫不见软。
    她泄气,正在兴头上的季青林赶紧讨好,情欲里的男人什么好话都愿意说。
    “好卿卿,再弄一会。”亲她的额角下巴无限柔情。
    她最受不了他这样,一旦软了语气作着柔情蜜意的样子,她就没辙。
    去揉那软软的蛋,玩心起来也抛球一样抛那东西。
    季青林死死咬住她的肩膀,缓了半天才咬牙切齿:“玩坏了你就没得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