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确有情(高干 婚后) > 47我不想见到她
    人心不足蛇吞象,但心不足的往往是那些看得到够不着的人。
    杨惠卿甚至觉得她们有些可怜,第一次明白为什么寒门出不了贵子。
    眼界和心气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季青林这种钻石王老五,惦记他的何止这两个不识好歹的。
    但他一结婚,那些真正够格进季家门的,却都退避叁舍离得远远的。
    只怕被别人知道自己曾经看上过季青林,又没嫁成丢了面子。一副高高作态,最多和小姐妹言谈间幽幽叹上几句。
    “季哥没结婚时候是顶顶有名的钻石王老五。”“可惜啊被半路杀出来的杨家抢了……”
    真心说着假话,只把泪悄悄自己咽肚子里。
    她们受的教育,更做不出背地里曝光杨惠卿身份的腌臜事。
    都是恨不得隐姓埋名低调做人不给姓氏惹事的大家庭,怎么会不知道他们这种姓氏一旦被媒体曝光叁两事迹,有理由没理由都要被民众讨伐。
    得了莫大特权的阶级,才更明白低调做人的重要性。
    杨惠卿招呼都没打就杀回季家四合院,反正能管到这两个人的长辈都在那。
    季母宋勤看她突然过去很是高兴,带着儿媳妇忙活了一阵真的生出点感情来。
    远远的迎上来握住她的手:“怎么突然过来?”
    一旁曲老太太也含着笑跟在一旁:“吃了吗?我让厨房预备饭?”
    她淡淡一笑:“不忙,我过来有事找您商量。”眼神扫过边上的曲老太太。
    曲老太太何等人精,当然听出她话里有话。
    宋勤携着她到里屋坐了,曲老太太又叫人送上茶,远远的站着。
    被杨惠卿叫到跟前:“曲奶奶,佳宁怎么不去学英语了?”
    曲老太太其实也没搞明白孙女怎么突然说什么也不去学英语了,只和她说是自己事忙,杨惠卿也忙。
    但听着这话的意思,杨惠卿不像是不愿意教了啊。
    还没想好怎么答话才能让宋勤听着舒服,杨惠卿又状似懊恼道:“佳宁把我翻个底朝天了,看清我几斤几两了,别是觉得我够格教她了吧!”
    笑着说这话,藏的刀子却锋利的很。
    曲老太太打着哈哈:“哪能呢。”
    宋勤却皱眉:“翻个底朝天是什么意思?”
    杨惠卿捂了嘴,有些不好意思:“我说字典随她用,谁知道她学着英语还去翻我的德文字典,我忘了里面夹了一张小时候和家庭医生的合照。”
    眨巴着杏仁眼,含羞带怯:“不知道佳宁在上面写了什么字让青林误会,他和我憋了好几天的气。”
    这下连曲奶奶都不敢相信,已经耷拉着的眼皮都被扯起来。
    “什么?!”
    她状似委屈,嘟了嘴直对着曲老太太:“曲奶奶,我教佳宁英语一点好处也没落儿,她还是和青林亲近!不问我,跑青林面前去问!”
    宋勤听着早就冷了脸,她早就看出来方佳宁那小丫头喜欢背地里远远的瞧季青林。
    但没想到真的敢有想法。
    杨惠卿没再说话,收拾方佳宁,当然是季母最合适。她怎么会允许这种在古代是家养子的人对季青林有心思。
    曲老太太慌了神,也知道这事自己孙女存了坏心思。但曲老太太贵在老实,急了半天也没说出辩解的话来。
    季母从来都是给曲老太太留叁分面子,这次却顾不得那么多。
    “曲老,您的孙女从小爱跟在青林他们后面玩,我们也当是半个季家人看待。但不该有的想法万不能有啊。”
    她顿了一顿“更何况青林都结婚了!”
    “以后别再让她进这四合院吧。”她狠了狠心,借着这个事送佛:“您老年纪也大了,再看您劳累我们也过意不去。我和加沉早就想送您去养老。您要是还在这院里,孙女孝顺肯定想隔叁差五的过来瞧瞧。”
    一向和气的宋勤难得说重话:“我不想见到她。”
    至于方佳宁丢了连续两年的奖学金,失去了出国交换的资格,这些都是后话了。
    送走了曲老太太,季老爷子知道后问了一句,听个大概也没再过问,只让季加沉逢年过节去看看尽了情谊。
    杨惠卿本来想放宋施一马,毕竟和季母有些拐着弯的关系。
    没几天知道了前因后果的杨惠希巴巴的跑来献宝似的:“姐姐姐姐。”
    像唱戏一样带着腔调:“宋施送澳洲去了!说是老太太亲口安排的。”
    这老太太就是宋老还健在的遗孀,他们两个老人受了宋施爷爷的恩情,把她爸爸改姓宋,厚待后辈,本来这几年就要给宋施找婆家的。
    这个节骨眼把人送澳洲去了,这么大的惩罚谁不能闻出些味道。
    晚间杨惠卿扯着季青林问:“是不是你去你姥姥那告状了。”
    季青林装听不懂,翻了个身就扯她衣服:“不困就运动一下。”
    杨惠卿挡着他的手:“宋施怎么回事?”
    但到底是没问出来,被翻过来翻过去最后也忘了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