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确有情(高干 婚后) > 38你觉得我这车里有怪味吗h
    季青林第一次在她面前讲这样亲昵的情话。
    听他口口声声喊着宝贝,自己也晕晕乎乎起来,像真正相爱的人在相拥。
    他身下的性器硕大,鼓囊囊的陷进她的软肉里,倒像是她把那东西吃进去了一样。再怎么也盖不住脸上的酡红。
    私密的地方就快起火,欲望的弦绷紧,就在断裂的边缘。
    杨惠卿咬住自己的下唇,血丝都出来。像引颈的天鹅,用最后的清明坚持着:“不要。”“不要在这里。”
    季青林的手腻在她的腰窝,把她压下去。
    火热相贴,她急喘一口气,身上的筋骨都被抽走,软塌塌的倒在他怀里。
    他亲亲她额角,旷了半个多月憋的难受:“不做。蹭蹭行吗?”
    杨惠卿难耐的弓起腰,手抓着他的臂,终于点头:“不要脱衣服。”
    她的家教实在不允许她在这种地方,赤身裸体,与他性器交缠。
    季青林不忍心逼她太狠,也知道自己今天的心思太坏了点。
    转着她的腰慢慢的磨着,一凹一凸,一软一硬,男女身体结构的差异让人感叹,本能的生出探究欲。
    渴的时间久了,布料的摩擦都能带来通体的快感。
    激昂的肉棒被完整的映出形状,视阻隔如无物,猛烈的撞击在那温软诱人的肉穴里。
    湿答答的穴张开,贪婪的吞下男人的勇猛。
    纵然头晕了心飘飘的无着无落了,杨惠卿还在忧心着:“外面……看不到吧。”
    龟头被吃进去,他转了一圈温柔耐心的磨着。
    她紧张下那入口处紧缩,季青林竟也咬白了唇哼了一声,深呼一口气把她腰提起来,与肉棒直上直下。
    “看不到。”在她耳边轻声逗她:“卿卿别大声叫就行。”
    她终于被拉进深渊,小猫一样呜咽,头趴在他的胸口上,张嘴就咬上去。
    声音被堵在喉里,禁忌又色情。
    季青林的喘息声却越来越大,得不到完整的释放反而更加刺激,他的手带着她在自己身上骑乘,眼前是女人埋头掩面,连声音都微不可察。但下面的动作却激烈,周围都是情欲氤氲。
    他额下滴下一滴汗,打在女人的头发上。
    马眼处被内裤不停摩擦,出水的不止是肉穴,他也被磨的求生不得。
    眼睛上蒙了雾,把她头抬起来吻上去。
    既然求生不得,你也陪着一起吧。
    下面早已一片泥泞,男人越来越受不了这凌迟似的折磨。把她肩按住,肉棒铁棍似的贴着她的缝,前后迅速摩擦起来。
    她的叫喊声溶在亲吻里消失无形,互相吞吐着津液,身下乱摆如雨中的船。
    小火油煎,快感一直持续又达不到顶峰。
    阴蒂被来回搓揉,肿如黄豆。肉瓣被他的性器打开,紧贴着他只盼得到更多。
    无数根神经都集中在交接的地方,终于在猛烈不停的冲撞里,她抖成筛糠。
    下体紧缩,他强制性不让蚌肉合起来。
    带着她的手去摸他棍头,让她的软死死压着棒的根部。
    套弄了龟头十几下,终于喷发,又如小雨连绵,滴滴落落。
    季青林埋在她的肩上喘气,平复半晌低低的笑。
    情欲后的声音让杨惠卿心间发麻:“有些浪费了,存了大半个月的。”
    她耳根子都红了,下面湿的都有重量了,扭动间都能感受到淫水泽泽。
    这才想起来,猛地抬头,眼底水润还没散去,娇声怒斥:“我怎么见人!”
    季青林笑着去抓她的手,放在嘴边吻着。
    眼睛没离开她,不正经的调笑:“我这没你换洗的,你就脱了内裤。”
    凑到她耳边吹气:“光着走吧。”
    杨惠卿真的下了狠劲去掐他的腰。他没忍住叫了一声,她又反应过来捂他的嘴。
    急的要跳脚:“被听到了!”
    刚刚那一声倒真的不小,季青林懒懒散散的躺在椅子里,手臂张开搭在扶手上。
    一脸的无辜:“你掐我的。”
    最终在杨惠卿的威逼下,换了裤子出去假装巡视一番,这人才肯给他好脸色看。
    却怎么也不同意脱了能拧出水的内裤,忍着粘腻待到公司人都走光了,才做贼似的快步逃到地库。
    季青林却觉得她这幅样子可爱极了,在车上也不忘逗她。
    “卿卿,你觉得我这车里有怪味吗?”
    吸吸鼻子,往她那边凑。
    “我怎么觉得又香又甜,还有些腥味啊。”
    她脸都涨红,不敢去看司机反应,狠狠地掐起他手背的肉,拧着转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