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确有情(高干 婚后) > 26他怎么什么都没说
    季青林这几天心烦意乱却也不完全是那张照片的缘故。
    最新环保项目的政府招标,本来是十拿十稳的。紧要关头却出了问题。
    猜想到是赵天泽使的绊子。虽然知道赵恩宇错大又理亏,但自家宝贝儿子被废了右手的事怎么会就这样不痛不痒的过去。
    季青林不去层皮也要出点血。
    季家早在各家争权的时候就退了,矜矜业业二叁十年,才有了现在商界独树一帜的强大。
    季老又还康健,除非赵天泽亲自动手,不然谁敢来动季家嘴边的饼。
    那天和赵恩宇一起的,又都是近几年城里的新贵。脚早就迈不进政届,只靠着巴结这些大家庭在商场上捞点油水。
    那些被打了儿子的人家不敢明着得罪季青林,但有赵家在前面开枪,能躲在后面远远的扔几个石子也算是出口气。
    情况确实棘手。
    这个项目拿不下来,在环保上就吃不到第一口蛋糕了。
    开完了一天的会,季青林把烟按在快满的烟灰缸里,拨出去一个电话。
    “毅阳哥。”
    那边爽朗的笑,“我爸今天还问我你有没有找我。”
    季青林也笑:“贺伯父料事如神。”
    贺毅阳走到安静的地方,耐心的和他说:“这事你只能放手。”
    顿了顿,“赵恩宇坐在那个位置上,他发话了,这口皇粮你再想吃就难。”
    “你要是非想吃,你季家,我姑父家一起的话也不是拿不下来。”
    “青林,但这口气没必要争。你当时为卿卿出气,就没想到后果吗?就出点血给他吧,迟早撑死他。”
    季青林何尝不知道,把这点血放给赵家才是当下唯一选择。
    但他实在不甘心,走别的项目上扒他一层皮他眼都不眨就放过去了,这个项目,公司二十几个年轻人费心费力了两叁个月。
    带头的那个,整天趴在公司,妻子一个人在家不小心摔了一跤,两个月的胎儿流产。才叁十几岁的男人瞬间颓了。后来红着眼找到他,“老大,这个项目我一定要完成的特别出色。”
    他要怎么去面对这个男人,面对这个项目组。
    季青林不死心,“贺伯父……”
    贺毅阳叹口气打断他,“我爸今天问我你有没有找我的时候就说了,这个事他发话,最多能给你争取成合作项目,两个公司五五分。”
    “青林,五五分就没必要了。”
    季青林没说话,电话里静默了半晌。
    贺毅阳和他开玩笑:“但你护着我表妹,我替我们贺家谢谢你。”
    季青林笑着骂他:“滚!”
    “想开点,我表妹那样一个人,比这十个项目都值钱!”
    又认真道:“好好对她,卿卿她,这么多年不容易。”
    “嗯。”
    过了两天,杨仝火急火燎的打电话给杨惠卿。
    杨惠卿正纳闷这混小子怎么能想到她,电话接起就听他说:“姐,姐夫没难为你吧?”
    怎么?他们闹了两天别扭的事全世界都知道了吗?
    杨惠卿正在沙发上吃着圣女果,看了一眼指使厨师做菜的曲老太太。
    她虽然有点讨厌,但总不至于把他们夫妻的事情到处乱说。
    “嗯?”
    “哎呀项目不是掉了吗,我竟然才知道,怕他心情不好没敢问他就来问你了。”
    他吞了口口水,生怕自己姐姐受委屈:“他没欺负你吧?他欺负你的话我打他去!”
    杨惠卿疑惑:“项目掉了?”故意话说半截,套这个傻弟弟的话。
    什么项目,她怎么一点不知道。杨仝都这样着急,这两天他怎么一点异样没表现出来。
    “是啊,这个项目季哥跟好久了,都怪赵家那个不要脸的,这几年越来越张狂,呸!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敢打你的主意!”
    “姐姐,那天我听了第一句就要上去打他的,被大表哥拦住了!但季哥是真的狠啊,我都没想到他上去就废了那脏东西的手!”
    杨惠卿越听越不对劲,手攥紧了:“杨仝,你在哪?”
    “啊?我在……我在健身房。”在健身房泡新来的瑜伽教练。
    “位置发给我,找个附近的咖啡厅等我过来!”
    闲了许久的司机突然被call,瞬间精神抖擞,大小姐终于要出门了。
    杨仝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认真回想了一遍,自己没有说错什么话啊。
    忙找了一家意大利咖啡厅老老实实等着姐姐,店里人有点多,他怕出意外,叫来经理给了一天营业额等量的价包了场。
    杨惠卿的车一到,狗腿一样跑出去接,“姐姐你干嘛突然出来?有什么事你吩咐我给你办!”
    杨惠卿淡淡瞥他一眼,杨仝护着人,经理远远的迎上来就被他赶走:“去去去,不叫你们别过来。”
    护国宝一样把杨惠卿扶着坐下,托着下巴眨着桃花眼:“姐姐,我做错什么了吗?”
    上次见到姐姐这幅表情,还是他把她留在家里的画给弄坏了,第二天就飞去美国给人赔礼道歉。
    姐姐就是这样瞪着他,一句话不说。
    “赵恩宇的事怎么回事?”
    杨仝愕然:“不是吧?季哥没和你说?”
    杨惠卿手心里沁出汗,听杨仝话里的意思是,赵恩宇打她的主意才被季青林给打了。
    但赵恩宇对她有意思的事,他不是在赵家的慈善晚宴上他就知道了吗?
    怎么过去那么多天又去找赵恩宇的麻烦。
    杨仝支支吾吾,“就那天,聂祯不是要去部队吗,我们在Q聚了一下。赵恩宇也在那,喝的多了说了些胡话。”
    “什么胡话?”什么胡话能让他时隔那么久去打赵恩宇,能让杨仝听了第一句话就想打他。
    杨仝憋红了脸:“就……就一些混账话!姐姐你别问了!”
    杨惠卿想起来,那天他回去就浑身的酒气,但明明又没喝什么酒。
    进门就不容拒绝的亲她。
    大概也猜得到是什么话才能让季青林失控到打了人,回去就拉着她做爱了。
    只是,他怎么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