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确有情(高干 婚后) > 19先赌气的到底是谁啊
    要离开时宋勤把杨惠卿悄悄拉到一边,握住她的手语重心长:“青林有时候脾气坏了点,你就让着点。”
    杨惠卿答应着,嘴上却道:“他不怎么发火的。”
    宋勤笑着打量儿媳妇:“好姑娘,那是他疼你呢。”
    自己的儿子她怎么不知道,看季青林站得远,又悄声:“让他去赵家认错他心里肯定不舒服,回去要是甩脸子让你不高兴了,卿卿体谅一下,啊?”
    杨惠卿这才惊讶:“他肯去?”
    宋勤向着儿子的方向努努嘴:“心里不知道怎么憋屈呢。”
    果然,还是季老爷子的话管用。早知如此她何必费那么大的劲。
    心底暗暗:老爷子这里,才能拿捏得住季青林。
    男人的低气压毫不掩饰。杨惠卿见他的样子,心底莫名生出一股怜爱来。
    外套随意搭在大腿上,十二月里他还把衬衫纽扣解开两颗,整个人闷闷的,就像斗败了的小兽。
    这种气氛下她也有些难过,屁股挪了挪,手覆上他的。
    季青林睁眼看她,眼神里尽是些难懂的情绪。
    她笑了笑,又把手从下方挤进他的掌心,软软的指头描他的手纹。
    “手有点冷~”
    季青林手下没动作,另一只手拿起膝头的外套搭到她腿上。
    疲惫的闭上眼,任由她的手贴着他。
    季青林第二天就自己驱车去赵家的半山庄园。
    车在内门处被拦下,门童小心翼翼的靠近,他按下车窗,不耐写了满脸。
    “季先生,里面不让开车,我去帮您把车停好。”
    看到内门里侧今天又多了一个武装护卫,冷笑一声扔下钥匙。
    迈着大步顺着蜿蜒的大道走上去。
    双手插着兜,背脊竟比那看守的两个武装护卫还要直挺,像是逛自家园子一样从容。
    赵恩宇透过窗户远远的盯着他一路上来,恶狠狠地啐了一口。
    赵天泽走近,看了一眼:“你等会好好待着别出来!”
    赵天泽直到季青林进门坐了半天才状似刚知道似的缓步而下。
    “哟,青林来啦。”
    对于让他等了一杯茶的时间毫不解释。
    季青林起身,单手插着裤兜,没一点道歉的模样:“听说赵公子的手被我那天不小心给弄伤了,我来看看伤势怎样。”
    歪嘴笑了笑,好像在说:伤势不重就再打一次。
    赵天泽离他两步远站住,笑眯眯的和他对视。
    许久才长辈宽慰的姿态拍了拍赵青林的肩膀:“你们小辈小打小闹惯了,怎么还特地跑一趟。”
    赵青林却没领情,肩膀转了一下躲开赵天泽的手。
    “我特地来提醒他别该学的不学,不该学的尽学了。”
    赵天泽笑了一下,手转过向来拍拍自己身上不见的灰尘:“青林这话我就听不懂了。”
    “比如觊觎别人的妻子。”
    此话一落,赵天泽冷了脸,撕下了虚伪的笑面皮。
    半晌,“我会警告他,你先去吧。”
    赵恩宇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没等到季青林的当面道歉,却等来了他爹的一顿狠打。
    鬼哭狼嚎的:“你不护着我算了,怎么还来打我!”
    “妈啊,我好苦的命啊!在外面被人打了在家还要被他打!”
    他不提他妈还好,一提他妈,身上的鞭子越来越急。
    “没皮没脸的东西,一点出息没有!”
    “谁教你的色心长到人家老婆身上去!”
    “混账玩意打死你省心!”
    赵恩宇痛哭流涕,却怎么也不敢回嘴一句“你也没好到哪里去”。
    此事最终以赵恩宇被狠打了一顿,躺在床上养了一个月作为暂时性的结束。
    杨惠卿自见到季青林的低落后,自己也一直情绪不高。
    男人的弱势第一次展现出来,没强大到无所不能,也必须要委屈求全。反而让她生出许多爱怜和自责,甚至想说不去赵家也没关系,大不了被折腾一通,皮肉扒了没几天就能长好。
    终究没说出这句话来,一整天魂不守舍的,十分钟下楼一次要这要那。
    蜂蜜水嫌甜柠檬水又嫌酸,说橘子不好吃,草莓又不大。
    把阿姨折腾的团团转。
    听到车子的声音穿着拖鞋就跑出去,裙摆都被风扔在身后。
    在季青林面前停下时飞扬的发丝才打着圈落下。
    季青林看她微喘,脸颊红红,穿着拖鞋和居家服。
    低低的笑,弯腰捏她的脸蛋,眼睛里都是她:“不生气了?”
    杨惠卿被问住,无语。
    先赌气的到底是谁啊。
    //
    我们卿卿到底知不知道   对男人产生怜爱心理的时候
    就要完蛋了啊啊啊啊啊
    可是委屈的小季好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