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玄幻 > 除妖传 > 分卷阅读2
    次被女人抱得这么紧,还是个妩媚至极的尤物。

    温香在怀,可他嘴里说出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姑娘,男女授受不亲,望你谨记礼义廉耻。”

    “道长,人家心里害怕嘛。”阿藜抓起他的手放到半裸的乳肉上,“你摸摸,阿藜的心跳得好快,都快要被吓死了。”

    触手的皮肤,滑腻柔软,似上好的绸缎一般,温热的肌理之下,传来鲜活的心跳声,陆长渊微微有些晃神。

    可一想到荒山野岭之中,莫名出现一个长相妖艳、行为举止异常轻浮的女人,他神色一凛,鼻尖轻嗅,辩别阿藜身上的气息。

    纯正的、清透的气息,没有一丝妖气,这倒是出乎陆长渊的意料。

    虽嗅不到阿藜身上的妖气,可陆长渊仍觉蹊跷。

    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阿藜,语气戏谑:“姑娘孤身一人出现在这荒山野岭里,并且能从黑熊精的手里全身而退,本事可真不小呢。”

    “我今日大战此山之王猛虎精,铲除众多妖孽,可从未见过什么黑熊精的影子。”他顿了顿,睨了阿藜一眼,缓缓道:“不知……姑娘你是什么精?”

    “哎呀,被识破了呢。”阿藜脸上丝毫没有被识破的慌张,她暗暗朝陆长渊施了个定身术,媚笑道:“既然软的不行,那奴家只好来硬的了。”

    陆长渊欲起身,却发现动不了,心下了然,这女人果然是妖女无疑。

    阿藜低头凑近陆长渊的薄唇,欲吸他阳气。

    陆长渊目光凌厉,与她对视,毫不畏惧,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唇间血色惨淡,想来伤的挺重的。

    2、交合(h)除妖传(1V1H)(一叶孤舟)|

    7983944

    2、交合(h)

    阿藜生怕吸完阳气后,他就此死去,做虐太多,这可是要遭天谴的,往生薄上都会详细记载着她的罪行,她还未杀过人,心里有些犹豫。

    听说男人除了阳气之外,身下的阳精也是益补之物,若是童子之身,阳精更是纯正,辅以双修之法,妖力也会大增。

    思索一番,阿藜小手向下,扯落他的腰带,掀开他的衣袍,掏出软绵的阳物。

    那肉棒软趴趴的蛰伏于浓密的阴毛之中,阿藜握住那散发着热量的一团,柔若无骨的小手包裹着肉棒上下撸动着,轻轻的揉按着。

    第一次被异性握住命根子,陆长渊气息透露出一丝慌乱,精致的英眉微拧,他抿紧双唇默念清心咒,扫除身体里异样的感觉,极力想忽视身下那双作乱的小手。

    阿藜撸动了好一会,可那物还是软趴趴 |po/po小/说/屋/整/理|Q群7:8:6·0·99·8·9·5的,她有些嫌弃的看着陆长渊,这臭道士该不会是阳痿吧,白长了这一副清风霁月的好皮相。

    她不满的握紧那根肉棒,将它扶正,曲指对准冠状的龟头,用力弹了一下,长条型的肉棒在空气中摇头晃脑,似不倒翁一般,频频向阿藜敬礼。

    “哼……”陆长渊痛哼一声,他侧目睨着地面上的枯叶,羞于看着自己被折磨的胯下,愤然道:“你这妖女,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何必这般羞辱我?”

    阿藜轻笑一声,握住那还在摇晃的肉棒,她低头轻轻的吻了一下圆硕的龟头,“道长,我瞧你命不久矣,不如死前跟我快活一把,也不枉来这人间走一遭。”

    “荒唐!”陆长渊双目紧闭,心里继续默念清心咒。

    阿藜看着陆长渊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心里有些不悦,这臭道士真是迂腐,守着那劳什子清规戒律有何用?

    放着她一个大美人也不懂享受,榆木脑袋!她不信她的魅力竟如此薄弱,居然还勾引不了这个臭道士。

    想起以前看过的艳情话本里的插图,阿藜眼波流转,她俯下身子,轻启朱唇,含着阳物的顶端轻轻舔弄着,灵巧的舌尖扫过微张的马眼,舔舐着那里渗出来的透明液体。

    有点咸,微腥,并不难闻,甚至透着一股淡淡的灵气。

    将那些液体吞入喉中,阿藜感觉身体里有股微弱的灵力在游走。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昨日奔波的劳碌之感竟消减许多,腹中的饥饿之感也缓解少许。

    这东西是个宝贝,阿藜神奇的想着。

    看着那沾上她口水的肉棒,阿藜觉得饥饿感再度袭来。

    她捧着那根肉棒,从根部两个沉甸甸的囊袋舔到充血的冠首,舌尖来来回回的舔弄着,把整个茎身都弄得湿漉漉的。

    阿藜抬眼望向陆长渊,他嘴里念念有词,声音微小,不知在念些什么。

    她把阳物慢慢的吞进嘴里,温暖的口腔包裹着他,她嘬弄着敏感的马眼,用力吸允着微张的小孔,把马眼溢出来的液体都吃进了嘴里,末了还意犹未尽的吧唧了下嘴巴。

    “嗯……”陆长渊嘴里溢出一声微不可闻的低吟。

    念咒的薄唇微顿,眉头急速的皱了下,又舒展开来。原本软趴趴的阳物竟是一点点的膨胀起来,撑满阿藜的口腔。

    “唔……嗯……”阿藜艰难的吞吐着粗长的阳物,喉咙被顶得有些反胃,来不及咽下的口水顺着嘴角溢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