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浓情 > 上界职场求生指南 > 423、故地
    萧家的传说,已然在这片大陆上不知鼎盛了几个万载,强大而又神秘,数万年间,几乎每一次的战马兵戈,太平开泰,都能瞧见他们游走其间的影子。
    这个想法乍听好似荒谬,却又好似将一切的诡疑引向了一个合理的闭环。
    人族王朝,无论长短,均有起承转合的兴衰历史,无论开国之主再是如何强大,便都会因自然的兴衰历程走向灭亡,种种外因尚且不谈,其中继承人便是很大的一环错漏……没有人可以一直保证强大统治能力。
    数以百计的王朝乃至于数以千计的统治者们努力反思前人留下的印痕,却终抵不过自然兴衰的潮涌,如是落叶的自然更替,就算放在暖室之中,凋亡也不过只是迟早之事。
    而萧家却若永恒不死的长青树般,长久维持着对这片大陆绝无仅有、丝毫不见衰颓的统治力。
    这本身就不甚合理。
    可如若萧何从来未死,数万年间的风云变幻的操控者唯此一人,确乎便可以非常合理地解释这一切的诡异。
    “或许也根本没有萧家…”绫杳只听得耳侧传来一声冷哼:“幕后的掌控者至始至终只有萧何一人,其余的,不过是他的势力附庸,造成的假象却诓骗了世人数万年。”
    绫杳听罢,脑子里曾闪过一丝瞬然的猜想,也许萧何并非他们所猜测的那般是曾是上界神祇,便就是若上古鬼谷子般的那样精通机灵巧算的人族,就硬是靠着世代密不可发的选人制度一代代强盛地传承下来,而后才结识了来到人界的玄桓…
    却转而自顾又推翻了这个论证。
    无论从何种方面看,包括穆青当年的际遇与而后的存在,玄桓不可能因为单单的一个落脚之处有求于他人,更不提愿意与人族有着什么过密的交情与往来。
    两人必然是在玄桓下界之前结识的…或许还要更早。
    绫杳再度随意翻了翻手中厚厚的一迭情报消息,极快地读了一遍,可脑子本就乱得一团糟,情报里面的时间轴更是凌乱,还有些不知哪里得来的,具体内容甚至可以追溯到人族叁四万年前的历史。
    没有人知晓萧何是何时出现的,就如他操纵万派势力走向的暗线,游戏人间,仿佛他才是主宰人族万物风云走向的造物主。
    “他的身份…难猜,却又不难猜。”
    旁侧之人浅觑了她一眼愁眉苦脸的样子,可无论讨论内容如何,拓跋弘却总是一副打不起劲的漫不经心的表情,像是有些被绫杳皱成一团的小脸逗笑般,男人撑起手懒洋洋继道:“至少玄桓的出现,让我肯定了他也并非近代之神,还要追溯到更远的上界上古时期…神魔大战间,父神六子玄桓诈死之前。”
    “而神魔大战前期,近乎世间所有的原灵玉都被统一收缴,投入熔炉之中,铸造神兵抵御魔族——玄桓的名义死期,已然接近战争后期…”
    “在那时,还能用得上如此珍贵的战争资源奢靡配饰者唯有叁清、昆仑、紫府洲…或许还得加上战争后期崛起的天帝一派。”
    “叁清亡神均涵困于梵炎界中,昆仑敬崇者唯西王母…玄女却是对不上年份,而紫府洲唯东王公,除却那叁万多年前投魔失踪的西王母,所统者均在上界。”
    “所以…你觉得与天帝一脉有关?”
    男人异瞳微眯,眸光看似的方向虚晃,绫杳倏然反应过来,那是之前天帝庙的方向,磨了磨牙没头没尾冷嗤道:“他真是将手伸得愈发长了。”
    拓跋弘的观点不可置否。
    世间万物熙攘无非为利,如今孰得利最多,这嫌疑自然也就吃得愈大。
    再加之…
    “绫杳,你可知,这青崖镇原是什么地方?”
    对方的话题转的突然,尚在思索中的小姑娘一愣,下意识摇了摇头,便听面前之人忽而笑道:
    “神州之西,北海之内,有元丘之民,故为,元丘国。”
    “更是人族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神祇,青要帝君的出生之地。”
    ——————
    粥导演(拿着小喇叭):咳咳!那个,辛苦大家一下!场地都租了,当然得翻一翻重复用啦!还有那个谁!小助理!把帝君早点叫回来,这度假度的剧本都要忘了吧,抓紧时间催一催,快到他的戏份了,都说了特殊时期别乱跑了!到时候14+7耽误了我看他这种新人怎么赔违约金!
    尒説+影視:ρ○①⑧.run「Рo1⒏r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