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都市 > 美人帐下(古言1V1) > 【前世篇】
    头痛欲裂,如同有人拿着小锤子,在仔仔细细寻找头骨最脆弱的地方,然后用力敲打。
    阴沉的云层覆盖整片苍穹,天地似乎像酝酿了怒气,势必浩浩荡荡给人间一点教训。
    而立之年的男子醒来,一双眼睛血红肿胀,缓了片刻,只看到狂风大作,树冠被吹得歪斜,七零八落的叶子满天纷飞,像山间给谁送葬的纸钱。
    不详,诡异,压迫感十足。
    可李殉却并不害怕,他是真龙天子,号令八方诸侯,所有邪祟都不得近身。
    他一身玄色衣衫,金线勾勒着威武霸气的巨龙,华贵玉带傍身,就算孤身站在高崖边,也依然散发着骇人的气势。
    他忍着头疼,看了看另一边昏倒在地的一只巨鹿,走过去,大掌掐住它的鹿角,狠狠摔在石头上。
    鹿发出一阵嘶鸣,虚弱地睁开眼睛。
    声音本该灵动悦耳,此时却充满了愤怒与惊惧,“李殉,你今天害了我,一定会遭天谴的!”
    是吗?李殉冷眼看着它,“若不想死,你就把平安公主给我带回来。”
    他简直是个疯子,巨鹿眼中湿润,落下几滴痛苦的泪水。
    “她不可能再回来了!”
    “哦?可那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为什么不能回来?”李殉的眼神透着恨意,“凭什么我杀了她,她不去地狱,还能重活一次,和另一个我在一起?”
    笑话,那是他李殉的女人,就算是另一个自己也不该得到她。
    他又一次发出命令,“带她回来。”
    巨鹿发出震天悲鸣,他后悔了,他不该轻信李殉的话,可事到如今,一切都晚了。
    唯有和李殉同归于尽。
    这样想着,巨鹿浑身发出耀眼的光芒,顷刻间化作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他身披九色羽衣,眼角勾画出绚烂的纹路,长发间伸出的角还被李殉攥在手里,而背后插着一支利箭。
    目光中燃烧着仇恨的光芒,他奋力一顶,想要将李殉顶下悬崖,而李殉却反手将他推倒在地,踩在了他的身上。
    他居高临下,不容置疑,“你想死吗?”
    随着“咔嚓”一声,少年的肋骨被踩断了。
    李殉拎着他的角,如同拖拽死人一般,把他拖走,“可惜了,你还不能死,除非你把平安公主带回来,我才肯满足你这个心愿。”
    一介凡人,举止行为,竟与厉鬼恶魔般!
    雷声惊天动地,咔嚓劈下来,豆大的雨点掉下来,李殉面无表情地擦了擦脸上的雨水,竟久违地觉得热血沸腾,心脏要爆炸一般。
    平安平安平安,想起她浑身洁白如玉,漾起红霞,在另一个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模样,他就兴奋又嫉妒。
    数日前,一年一度的皇家狩猎。
    这片密林是新发现的,离皇城不远,但风水俱佳,传言有神兽出没。
    是朝中某位大臣为了讨好暴君,才耗费巨资修建了这里,李殉便欣然前来。
    只是凶猛的野兽没见几只,只有一些小的兔子野鸡,李殉没得浪费时间,索性屏退了下人,自己骑着马在林子里乱逛。
    自从登上皇位,为李家旧案沉冤昭雪,他就觉得世间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还有什么是值得追求的?
    那些人唯唯诺诺,俯首称臣,在他手下为非作歹,大沧民不聊生。
    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管。
    他并不想成为什么励精图治的皇帝,李殉想,他可没有大爱无疆,那是蠢货才会想的事。
    眼底忽然出现一只巨鹿,它身形矫健,身上泛着九色光芒,如神明现身,李殉快而准地射出一箭。
    巨鹿没有防备,直接倒在了地上。
    但它很快站起来,仓皇逃走了,李殉骑着马追去,追到了那处悬崖上,看到它已经瘫倒在地。
    李殉正要过去再补一刀,却忽然听见一阵害怕的喊声。
    “求求你,不要杀我!”
    “我是在此修炼的九色神鹿,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求你留下我的性命!”
    李殉来了兴趣,“哦?什么都可以吗?”
    “是。”
    李殉鬼使神差想起那些被自己杀死的人,在其中,有一位最为特殊。
    那是他曾经娶过的第一任夫人,也是前朝的平安公主。
    她会跳一支绝美的舞,鲜红披帛,身姿曼妙,回想起来,足以令李殉稍稍惋惜。
    李殉故作惆怅,“我想见见已故的亡妻……我们已分别了快十年,不知她如今过得可曾安好?”
    九色神鹿迟疑片刻,才道:“阴阳之事确实很难,但你的亡妻也许投胎了,我帮你在天地间探查一番。”
    李殉饶有兴致地看着它。
    不过片刻,九色神鹿猛地睁开了眼睛,古怪道:“你的亡妻,是叫刘和吗?”
    李殉眯起眼,眉毛间的疤便一动,“是。”
    虽然李殉伤了九色神鹿,但也许他只是为了捕捉普通的猎物,更何况他失去了亡妻,思念至今,也实在可怜。
    罢了,它叹气道:“她已不在此间世界,生活安好,你不必担心,我可带你去看看。只是,你不能与她有任何接触。”
    不在此间世界,生活安好?
    李殉有些意外,没等他再问,已身在一片黑暗中,而面前浮现出冰昙花池的景象。
    散发着幽幽寒意的雪白花池间,身着冬装的公主,与刚刚回京的李小将军见面了。
    九色神鹿方才匆匆一看,知道是另一方世界,才没有怀疑李殉的话。
    可随着对面越来越奇怪的发展,李殉竟然变得狂躁不安起来。
    他无法接受自己的妻子爱上另一个自己,变得极其不甘心,甚至多次想要闯入平安的世界中,杀了另一个自己。
    好在九色神鹿的神力尚不足以供他跨越世界,最后意识到不对,才强硬带他走出幻境。
    李殉却暴露出他的真面目,威胁九色神鹿将平安带回来。
    神鹿不禁后悔,是他太傻了,竟然轻易相信凡人。
    九色羽衣的少年眼中逐渐笼上乌黑的雾气,李殉已经回到了营帐中,把他随手扔在地上,一群人围上去小心翼翼地伺候着。
    “陛下,这是……”
    李殉面色并不好。
    贴身侍奉的宫人眼观鼻,鼻观心,及时噤声。
    夜里,暴雨倾盆。
    李殉正在床上睡着,他睡得并不安稳,呼吸越来越急促,终于被惊醒了。
    一个巨大的鹿头,眼中流着血泪,乌黑的瞳孔正直勾勾地对着他。
    李殉伸手拿剑,就要劈过去。
    外面闪电像劈开了苍穹,横贯而过。
    “李殉,我诅咒你,事与愿违,众叛亲离,不得好死,万人唾弃!”
    浩瀚阴沉的声音,压迫在李殉的耳膜上,让他一动也不能动。
    “你不是要平安公主回来吗?”
    声音又变得极低,缥缈悠长,“好啊,我会让她回来,亲手杀了你……”
    李殉骤然瞪大双眼,咬牙挤出一字,“好,”他想冷笑,但身不由己,只能眼露嘲讽,“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