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都市 > 美人帐下(古言1V1) > 是整整一生
    他一直不醒,平安越来越慌,竟脱口而出,“夫君,你快醒醒。”
    那人倏地睁开眼,神色狡黠。
    “早这么叫,我早醒了。”
    平安怔怔地看着他,看了又看,不知为何,有一瞬间竟然害怕李殉永远睡过去,就好像他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狠狠按在泥潭沼泽中。
    好在,他醒过来了。
    “诶,怎么又哭了。”
    李殉不知道,他的夫人为什么这么多思,爱哭。
    他只会把她搂在怀里,一遍遍替她擦去眼泪,轻声说着,“我在呢,我在呢。”
    小小的风寒而已,怕什么。
    他会一直陪着她的。
    陆决信中虽说要过来,但京中还有事,一时半会又腾不出空来。
    等他好容易拨冗前来,才发现平安已然小腹微鼓。
    那是第二年的夏。
    陆决表面上看不出来,但他已经等不及那些下人在路上慢慢磨蹭,自己先骑着快马而来。
    靠近了李殉的小宅子,只见身形略显笨重的平安公主正在桥边坐着,手里扔着大把大把的吃食,桥下肥嘟嘟的锦鲤群争抢而来,一副喜气盈盈的模样。
    她虽然已为人妇,但和未出阁前并无两样,挽着矮矮的发髻,金钗上流苏微颤。
    比起宫中端雅的公主,鬓发散乱着,掠过姣好的容颜,她看到陆决,微微抬手冲他打招呼。
    “你来了啊。”平安笑着,“言畏还说去接你了,你没见到他吗?”
    陆决走近,还是郑重地行了臣子的礼,这才微微惊讶道:“殿下,您可是有身孕了?”
    “啊,是啊。”
    平安脸上却没有喜色,她拍了拍手上的馒头屑,扶着旁边的栏杆想要站起来,停在不远处的侍女急忙伸手搀扶。
    “我们原本想去很多地方,牧城只是个开始,没想到多了个意外。”
    “恭喜殿下。”
    陆决紧绷的心情,因为这件喜事,也稍微放松了一下。
    按理说他到了牧城,肯定待不了多久,平安都猜到他有可能连夜离开这里去娄城了,没想到一直到了晚上,陆决还不肯离开。
    她和李殉对视了一下,便道:“我身子不适,就先去休息了,你们两位慢聊。”
    仅仅过了不到两年的时间,李殉和陆决的生活便翻天覆地。
    当时陆决的阿姐出嫁,他被落在陆府,是李殉亲自找过去。
    如今李殉脱离一切,重新开始,也唯有陆决心心惦念着他,是不是安好。
    虽然带了一些私心……
    李殉说,“当初收到你的来信,本以为很快你就过来了,没想到又过了这么久。”
    陆决摇头,“京中事务繁忙。”
    二人沉默片刻,陆决又道:“你不用问我为什么不去娄城,只是当初阿姐出嫁时,我做的太过分,她又有气,两年来不肯给我一封信……想来也是不愿原谅我。”
    “我,我无颜见她。”
    李殉大抵也明白,被心爱之人厌恶的滋味并不好受,但陆决的情况又太特殊。
    想了想,他说,“就算不能如愿,可那毕竟,也是你的阿姐。”
    是啊,可那毕竟,也是阿姐啊。
    陆决许久才点头道,“你说的对。”
    他没有住几日,说是临走之前无论如何想去娄城一趟,可京中又突然发生了紧急的事情,需要陆决回去。
    他在分岔路口迟疑良久,想起阿姐临走时怨恨的目光,终究回京了。
    年末时,平安诞下一个小小的男婴,李殉看都没看一眼襁褓中的孩子,径直穿过奔走的人群,冲到了平安身边。
    她浑身像被水里捞出来一般,脸色苍白,昏睡着,不时惊醒,目光发虚。
    “我其实是死过一次的。”
    她梦魇一般,“不甘心,还是不甘心,痛恨,恐惧,说不清是什么。”
    “可是又觉得,死了也好,死了也好。”
    她说着混话,声音越来越虚弱,“这次没有……”
    李殉贴近了她,看见平安眼角不断殷出硕大的泪珠,她握紧李殉的手。
    “这次,好想活下来,好想看着我的孩子,看着我爱的人。”
    她心里还是有很重的心结,也许已经结开了,才能接纳李殉。也许永远解不开,是到了极端情绪爆发时,能够摧枯拉朽影响到直接要命的程度。
    这个孩子被李殉亲自送回了京城,他不放心放在宫中养,便交给陆决了。
    当然,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
    平安从怀孕到生子,用都是假身份,所以才瞒天过海。
    陆决收到孩子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了,“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想起去岁见到怀有身孕的平安公主,今天竟然就直接把孩子抱过来了,还真是……有种奇怪的亲切感。
    孩子的父亲不以为意,“阿和身体不好,愁思又重,我们还要去各地看风景,带着他不怎么方便,你……”
    他还是斟酌了一下,没有直接说出你应该这辈子都不会娶媳妇的话,而是略微委婉道:“你近几年应该都不会成亲,好好带孩子,等他大了,让他给你养老。”
    但凡换个人,都不可能做出这种事出来,让一个未婚男子带娃。
    但李殉自幼也是被老将军带大的,他并不觉得有何不妥,在和平安商量过后,还是大胆交给了好友。
    平安虽然也有疑虑,但考虑到陆决的情况,还是同意了。
    年轻的父亲甚至连名字都没来得及取,就打包给了陆决,自己连夜回去找夫人去了。
    他回到青州牧城,正是一个阳光大好的日子,平安穿着毛绒绒的衣服,正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看书。
    李殉悄悄走过去,从背后蒙住她的眼睛。
    “你回来了,夫君。”
    平安声音微甜,仰着头,露出优美白皙的脖颈,“亲亲。”
    李殉低头,深深吻上她柔嫩的唇瓣。
    “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呀?”
    “看过江南了,那就去漠北吧。”
    李殉想,带她去看看自己曾征战过的沙场,讲讲葡萄美酒夜光杯的故事。
    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是整整一生,足够了。
    ————作话:
    聪明的小朋友应该看出来了,今生的平安和李殉已经happy    ending啦。
    今天时间来不及所以有点短小,所以索性补上这章!
    后面有陆决篇,陆决是我的好朋友汤芫儿的大儿子,是我最心疼的一个娃,他和姐姐的前世约定,在我文里客串一下,但是想把基本的故事线交代完整。
    感兴趣的可以去看他们的现代《你我同罪》哈。
    ——我肯定,在几百年前就说过爱你。是这个前世今生的骨科梗很有意思哈哈哈哈。
    然后,以及大家万众期待的前世篇在最后。47章奇怪的窥伺也会解释到。
    把前世的渣男李殉拖出来斩首示众。(亲妈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