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都市 > 美人帐下(古言1V1) > 窥伺
    青州,牧城。
    一条长河贯穿整个城镇,浣纱女叁两成群,聚在河边,金色的桂花缀满枝头,随着一阵风,轻飘飘落在河面上。
    “听说了吗,前几日平安公主刚刚大婚,隔日便举家南迁,说是今后便定居江南一带了。”
    劳作完的妇人不肯离去,啃着半红的枣子说着闲话,听到这样的消息,神色便飞扬起来。
    “诶,我们这儿不也属江南一带吗,公主殿下会不会来这里?”
    有人掩口轻笑,“我们这里太偏啦。”
    尊贵如皇家唯一的公主,即便定居,也一定选繁华一点的城市,这小小的牧城又怎会放在眼里。
    她们转而又议论起别的话题。
    “昨日流金街来了一队车马,尚二家的在那里冯家的宅子里当值,远远看见,只说是成箱成箱的往下搬,即便不是什么大人物,也定是富贵人家。”
    流金街是整个牧城最有权有势之人居住的地段,再不济,也一定是从商,总之哪个单拎出来都是个顶个的。
    能住进流金街,这还用说吗,肯定与寻常百姓不同。
    旁边那人伸手碰了碰说话人的肩膀,好奇问道:“什么来路啊?可巧,公主殿下往南边来了,就有人家搬流金街。”
    她们还是有一点念想,万一真是公主看上这么个小破地方,觉得清净呢。
    得到消息的人挥了挥手,“你就别那么想了,冯家主母当日就去拜访了,说是外乡来的普通商贾人家,手里在青州的铺子只多不少。噢,对了,他们家老爷姓言,好像叫什么言畏。”
    河水静静流淌,一艘小舟逐波而下,正当秋日,处处都是好风光。
    “好热闹啊。”
    平安坐在船舱上,目不转睛地看着两岸烟火十足的人家。
    之前她曾信口胡诌过,自己要沿着信江而下,去笙歌遍地的花城,被言畏再叁勒令不准去那种地方。
    这次从宫中出来,率先想到的就是这样的南方城镇。
    小舟临近岸边一株桂花树,嫩黄的花落下,落在平安仰起的眉目上,安详又恬静。
    起初,刘息是坚决不同意平安离京的,他无法保证离开自己后,平安和李殉那样特殊的身份,能不能安然无恙地生活。
    但平安说他们会隐姓埋名,绝不暴露真实身份,苦苦哀求,刘息沉默良久,才终于答应了。
    大婚过后,朝野中人只知道平安公主和小将军定居到了江南,西罗王的辖地,与她的闺中好友佳南郡主为伴。
    但实际上,两个人已经偷偷溜到了青州牧城,也就是此地。
    至于佳南郡主兴冲冲地跑去所谓的将军别府,想找平安玩,却发现空空如也,而皱了一整天眉毛这件事,已经不是平安考虑的了。
    她给佳南写了信,再加上西罗王的劝解,应该不会有问题……
    应该吧。
    想到这里,平安有些惴惴不安,回头一看,船舱里的少年大咧咧地躺在那里,这几日路上奔忙,都是李殉在忙,所以到了这里,平安精神尚好,他反而倒下了。
    他刚睡过一觉,眼圈微红,迷迷糊糊地撕开手里的信封。
    平安问道:“上船时你就拿着了,这时候才想起来看。”
    “唔,”李殉是着凉了,有些风寒,声音又哑又重,气也喘不匀,“陆决的。”
    “他的阿姐嫁在了江南,就在青州中央的娄城里。离牧城也不远,我想,借着来探望我们的名义,他也要过来看看。”
    他展开信纸,一目十行去看,另一只手朝着平安伸出来,勾了勾。
    平安无奈地把自己的手放上去,被他轻轻一拉,扯进怀里。
    “果然,”李殉露出被他猜中了的表情,把信纸塞在平安手里,抱着她昏昏沉沉又要睡过去。
    平安也看了一遍,摇了摇头,“他要来,我们是没空招待他的,只能跑去娄城寻阿姐,看似无奈之举,实则……他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吧!”
    李殉又睡着了。
    平安一个人待的无聊,也闭上眼睛准备睡一会儿,小舟行至人少的地方,此刻外面静寂的,只有流水和鸟叫声。
    不知过了多久,平安觉得自己好像睡着了,又好像没有,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在一片黑暗里,只是突如其来的被窥伺的感觉,让她浑身发麻。
    她试探性地想要在黑暗中往前走两步,脚下却一空,整个人往下坠去。
    而在李殉怀中的她,往下狠狠蹬了一下腿,猝然睁开眼睛。
    那种感觉并没有消失,如影随形,她控制不住地颤抖,整个人往李殉怀里钻去。
    可是饶是如此大的动作,李殉却没有醒过来,即便不能再使用武功,可也不该这么迟钝。
    她害怕地去拍他的肩膀,“李殉,李殉……”
    他还是没有醒来,呼吸沉重,
    太奇怪了,平安坐起来,又去拍他的脸,“李殉,李殉,言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