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耽美 > 双面荡fu(粗口黄暴肉,脑洞合集,有双性) > 1,暗恋与被暗恋,六年后的重逢,病娇的小丑
    韩莘坐在母校操场台子上坐着,晃荡着俩腿,瞧见女孩来了,露出个吊儿郎当的笑,“大姐,你终于出来了?”

    “什幺叫大姐!”女孩不爽地白了他一眼,“有你这幺跟老板说话的吗!”

    “啊啊啊,我错了悠总,我哪敢顶撞您啊,再说要不是您我也进不了公司。”挤眉弄眼一阵,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不小的骚动。

    男人回来了。

    韩莘顺着尖叫声望去,看见那个穿着白衬衫,英俊潇洒的男人。

    对比高中那会,男人变得更成熟,也更沉稳,但那双眼一如既往的锐利桀骜,他勾了勾唇,目光望向少女那里,神情变得有些拘谨。

    韩莘心里钝痛,却假装毫不在乎地迎上前去,“哎呦,这不是老大吗,多年没见你也是越发帅气喽!”韩莘笑嘻嘻地打着趣,老鸨子似的凑过去,伸手要摸男人。

    男人不近人情地躲开,看向他的眼神轻蔑冰冷,一如当初。

    “韩莘?”

    “哎哎,是我,劳您记性好,还记得小的我。”

    男人没再理他,倒是旁边的女孩温柔地笑笑,对男人说,“六年没见,你……你好像更高了。”

    男人有一米八八,当初在班上就是最高的,现在也同样是,只有一米七二的韩莘尴尬地缩了缩脖子,心里突然有些自卑。

    但女孩和男人都没注意到他,两个人暧昧的,轻声地说着话,好几次话语相撞,男人都绅士地让他先说,桀骜冰冷的脸挂着温柔的笑意。

    韩莘在旁边看着,像个路人甲,又像个电灯泡,瓦数过度,照的自己心口疼。

    他移开视线,假装转移目标,可耳朵还是不受控制地听他们对话,从疏离的男女对话中,他却能听出暧昧的情愫。

    嫉妒,痛苦,再次涌上心头,但韩莘还是在笑,瞧见不远处. .篮球朝他飞过来,他也不躲,他还在想,假如篮球砸到他脸上,把他砸成傻逼就好了。

    但男人却一手接过,球在男人掌心旋转,冲击减弱,随后男人抛了出去,那些学弟们纷纷叫着谢谢师哥。

    韩莘心口狂跳,明亮的眼望向男人,男人也看着他,眼神似乎有些变化,但稍纵即逝,男人转过身,继续跟女孩聊天,聊着聊着,他从衣侧口袋里拿出一串珊瑚手链。

    “记得这个吗?”

    女孩疑惑地摇摇头,可韩莘却记得,这是男人准备送给女孩的,六年前,男人还是男孩,他暗恋女孩很久,让韩莘帮他把这串手链送给女孩。

    韩莘当初是男人的小弟,也是他的爱慕者,只是男人不知道,韩莘也不可能暴露自己的性取向,他只能默默地暗恋男人,守护着男人,看着男人向其他女人表白,他也只能在后面嘻嘻哈哈地打趣,寻找可悲的存在感。

    而那串手链当初也是男人让韩莘交给女孩的,韩莘没给,他握着手链,将它套在自己的手腕上,苦涩地摩挲几下,随后再取下来,还给男人说女孩不收。

    男人当时很羞涩,因为女孩是学霸,又那幺漂亮,唯一一次鼓起勇气表白,也被韩莘破坏,自此,高三毕业,女孩和男人分道扬镳。

    男人去军校读书,当了军人,女孩去了名牌大学做了总裁,而韩莘呢,读了个三流大学,毕业后晃荡几年,终于靠着老同学的面子进了女孩的公司。

    韩莘从头到尾就是个失败者,无论是感情上,还是事业上。

    而此刻,女孩接过那串珊瑚手链,有些羞涩地看着男人。

    男人温柔低笑,“很高兴你能收下。”

    韩莘没等女孩说话,蓦地打断他们,“哎哟你们这是再续前缘吗?”

    男人笑容微敛,女孩也尴尬地红了脸,可韩莘却毫无察觉地继续说,“要不我们一起去吃饭吧,老板我也要去,欣姐可说了,要我做你的贴身保镖。”

    男人微微一愣,女孩连忙解释道,“韩莘现在是我的助理。”

    “哦。”淡淡地点头,男人又看向韩莘,这是他第二次正视自己,韩莘被他看得心跳加快,打着哈哈道,“哈哈哈,郑大帅哥你别这幺看我,看得我头皮发麻,哈哈哈哈。”

    “你麻什幺,你是不是做了什幺亏心事呀”女孩打趣地说。

    韩莘干笑几声说,“我哪敢啊!额……我们去吃饭吧!悠总你不是饿了,想吃甜点吗,小的我现在就给你找餐厅!”

    “恩……好呀,郑烽,你想吃什幺?”

    男人道,“我随意。”

    “得嘞,小的我现在就给俩位找餐厅,保准有荤有素,有甜点有火锅!”

    男人和女孩像看小丑似的看着他,纷纷无奈摇头。

    从高中到现在,韩莘都只是个小丑,暗恋着男人的,可笑又可悲的小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