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都市 > 梦醒不知爱欢凉 > 第1088章 那……我们明年结婚?
    温母一听,就不乐意了。
    “我跟你说这些,是为了你好。”她一副不识好歹的语气说温平笙,“放在古代,女孩儿出嫁前一晚,都是由母亲传授房事如何进行的,我现在不过是叮嘱你出行该注意的事项。”
    “你俩还没结婚呢,安全措施必须做好了,要是怀宝宝的话,就得奉子成婚了;你是我们温家的千金,婚礼肯定不能是简陋的,那筹备婚期起码要大半年,那时候你大着肚子,穿婚纱能好看吗?啊?”
    温平笙狂汗:怎么又从安全措施,说到怀宝宝的事了。
    她母亲的思维跳跃太快了。
    “妈,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带够避孕的东西的,不会吃药,也不会奉子成婚的。”想了想,温平笙又问,“除了这些,还要什么要带的吗?”
    温母说,“你都出国旅游那么多次了,要带些什么东西,你自己没经验吗?还来问我。”
    “我知道了。”温平笙小声地回答。
    “对了,你跟翊笙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有想过吗?”温母又问道。
    毕竟婚都求了。
    “年底或者明年吧。”温平笙说。
    不过她觉得年底应该赶不及了。
    现在都快7月了。
    “你的婚纱肯定要特别定制的,今年肯定来不及,就明年春天吧;你放心跟翊笙出去玩,我改天跟你奶奶先看一下订婚的日子,还有结婚的日子,今年订婚,明年结婚。”温母雷厉风行地决定了。
    他们温家无论是在京都,还是整个r国,都是有头有脸的豪门家族。
    温家唯一一个千金的订婚礼,肯定要隆重的。
    “哦,可以。”温平笙想到了什么,然后说,“对了妈,结婚的婚纱和礼服什么的,我们自己定制就行了。”
    她想让她最喜欢的设计师赫莉格尔克,帮她设计西式婚纱,还有中式婚服。
    温母就问了,“想过找哪家定制婚纱了?”
    “嗯,之前跟翊笙讨论过,我想找t家的设计师赫莉格尔克帮忙设计,两套婚服,一套西式婚纱,一套中式的龙凤褂,妈你觉得怎样?”温平笙如实跟她母亲说。
    电话那边,温母沉思了一下。
    “t家也行,反正要结婚的人是你们,你们开心就好。”
    t家虽然是这几年才崛起的新奢侈品牌,名气没有其他跨世纪的奢侈品牌那么大,不过在圈子内,还是挺有名的,并且很被看好。
    最重要的是,女儿最喜欢的设计师是赫莉格尔克。
    相信女儿穿着最喜欢设计师给设计的婚纱,嫁给心爱的人,肯定会很开心的。
    想着想着,温母莫名就湿了眼眶。
    再过不久,她宝贝了二十几年的女儿就要离开他们,和别的男人组建一个小家庭了……
    温平笙跟她母亲从去旅游,聊到婚礼事宜,聊了一个多小时电话。
    结束通话之后。
    温平笙就跑去厨房找正在做饭的翊笙了。
    “翊笙,我妈说让我们明年结婚。”
    “温阿姨说?”翊笙侧过脸看了她一眼,“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温平笙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这话的意思,原来是自己的表达有问题,让他误会了,她详细地解释,“我是说我妈问我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然后我就说年底或者明年;我妈就说今年赶不及准备婚礼,让明年春天,还有,我妈说让我们今年先订婚。”
    翊笙唇角微勾,淡笑说,“可以,你回头跟赫莉讨论一下婚纱的事。”
    “那……那我们明年结婚啰?”温平笙眉眼带笑地看着他,有些小害羞地问道。
    “嗯。”翊笙颔首。
    “我去找赫莉。”
    温平笙说完,一阵风似的转身离开了厨房,去找赫莉讨论结婚礼服的事了。
    迟些。
    翊笙做好了午饭,喊了声埋头玩手机,估计是在跟赫莉聊天的温平笙,“平笙,先吃饭。”
    “等两分钟,你先吃。”温平笙头也没抬回道。
    翊笙把菜摆好,走到她身旁,居高临下看了眼她跟赫莉的聊天记录。
    都是d语。
    她给赫莉发的d语,有很多病句,不过等看得懂。
    “平笙,你不是不会d语吗?”他问道。
    “我不会我可以学啊。”温平笙有些得意地炫耀,“我还装了翻译软件,跟赫莉聊天,完全不成问题的。”
    “赫莉会r国语啊,你可以用r国文字跟她聊天。”翊笙轻飘飘地说道。
    温平笙,“?”整个人瞬间石化。
    过了半分钟。
    她炸毛地跳起来,怒吼道,“啊……!安翊笙你这个混蛋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赫莉会r国语,害我用d语跟她聊了这么久。”
    “我没有看你手机的习惯,怎么知道你d语跟赫莉聊天。”翊笙无辜地摊手。
    “那你之前为什么要当着我的面,跟赫莉说d语?赫莉会r国语,你那时为什么不说r国语?你说,你是不是仗着我听不懂d语,跟赫莉密谋着些什么?”温平笙生气地质问。
    这个讨厌的男人,害她用蹩脚的d语,跟赫莉聊了那么久。
    翊笙如实坦白,“我让赫莉不要告诉你,她跟陆隐和宝宝暑假会来北斯城的事,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比如某天你突然醒来,看到你最喜欢的设计师出现在你加重;还有,那时我已经跟你求婚了,但你却不告诉我,你打算什么时候嫁给我,我就让赫莉说,如果你问起他们什么时候来北斯城的话,就说等我跟你结婚的时候,我承认这是我的心机。”
    是迫不及待想知道她什么时候嫁给自己的小手段。
    听完他的解释,温平笙一下子就气不起来了,“你……你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原谅你,我现在很生气。”
    “先过来吃饭。”翊笙拉着她的手,朝用餐厅走去。
    “我在生气。”温平笙强调。
    “生气也得吃饭。”他说。
    “我气饱了。”温平笙哼了一声。
    钢铁直男翊笙淡定地说,“气饱了就不用吃饭了?那我以后一日三餐地气你,把你气饱就不用吃饭了。”
    “……”温平笙。
    尼玛!这回真的生气了。
    这个讨厌的臭男人,就不能说两句好的,哄一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