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都市 > 昕昕向榕(1v1 h) > 第二十章、厨房指交(h)
    “你看你看,多帅啊!”席觅晃着章昕昕的胳膊指着台上的谷沐,章昕昕赞同着眼睛却只盯着柳向榕,和孙宇还有谷沐的阳光帅气不同,柳向榕不苟言笑,有些严肃,原来他只是喜欢对她笑而已。
    因为有老师在场内巡逻,虽是他们看节目反倒不方便她去找柳向榕了,结果,柳向榕来找她了。
    他悄无声息在章昕昕身边的过道蹲了下来,如果不是周围喧哗了起来她的注意力始终在舞台之上,她扭头看到柳向榕正微笑着看自己,把四杯热奶茶递了过来。
    “不愿意喝就拿着暖暖手。”柳向榕说着站起身,章昕昕这一排没有多余的座位,他在这里总有人看向他们两人,他知道她不喜欢太多人注视,所以把奶茶送到便准备离开。
    章昕昕把奶茶分给席觅彭小暖还有刘慧,叁人狗腿的和柳向榕打着招呼,毕竟叁人经常吃他给章昕昕买的东西。
    “你不喝吗?”章昕昕把吸管插进去问柳向榕,柳向榕嘴角勾起,俯下身在她耳边说:“你喂我,我就喝。”
    章昕昕耳根红的迅速,推了推他,下了逐客令:“你还是走吧。”
    旁边叁人都是一脸好奇看着二人,柳向榕倒是没什么忌讳站起身前吻了下章昕昕小小的耳垂,引得她打了个哆嗦,忙捂住耳朵,瞪他。
    柳向榕看她举动却笑得开怀,单手插兜挥了挥手,笑道:“那哥哥走了。”待得到章昕昕的回应后,转身离开。
    她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有些出神,突然不知从哪冒出来叁个女生,拦住了柳向榕,手中拿着手机跟柳向榕说着什么。
    章昕昕的叁位舍友也看到这场景,就想拉着她出去与她们说道说道,她却不以为意,因为从她的角度正好看到柳向榕的侧脸,她太了解他这种表情了,既疏离又不耐烦,果然柳向榕身子往后躲,两只手都揣进裤兜里,说了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那几个女生看向章昕昕的方向,正好目光对在一起,章昕昕嘴角勾起不屑的笑容,叁个女生白了她一眼恨恨的离开。
    席觅整个人都趴在章昕昕身上,看着热闹,末了问了句:“什么情况?”
    章昕昕淡淡的说:“没情况了。”
    男人的担当无非是在有了心爱之人后,洁身自好,拒绝掉外人给的诱惑,坚守自己的身和心。
    下午没有课,中午看完节目章昕昕便和柳向榕约好直接回市内,回宿舍简单的收拾了一些脏衣服,她便下了楼,柳向榕在宿舍楼口等她接过了她的行李箱,尽管不沉但被宠爱的感觉还是让她心跳加速。
    手机震动,章昕昕看了一眼,是她妈妈林悦的微信:“我和你爸出门了,估计得半个月才能回来,你和向榕好好的,元旦去你婆婆家过,还有件事,”
    章昕昕看着她妈欲言又止的话,心里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但还是问了下:“什么事?”
    “你自己掂量着,别怀孕了,你还太小。”
    柳向榕已经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里,见章昕昕还不上车,走过来看她在干嘛,他视力极好,是为了章昕昕才戴上的这副抗蓝光的眼镜,再加上个子高,章昕昕想收手机之前便看到了上面的对话,看章昕昕害羞的神情,坏笑着贴在她耳朵上说:“怎么办?这回得戴套了。”
    “你讨厌。”章昕昕臊的脸上升起红晕,开了车门便上了车,上了车才给她妈妈回了信息:“知道了,妈,一路顺风。”
    柳向榕看着章昕昕,目光温柔,她不知道,柳向榕其实也收到了林悦的微信:“向榕,我和她爸要出长途,昕昕就得让你照顾了,她从小学时这种情况都是自己在家,想想有些亏欠她,她有任性的时候你说她,你比她大,比她成熟,有你在她身边妈很放心。”
    他看着章昕昕突然想到,小小的她,自己在家的日子,有些惶然,章昕昕看他神情,不像是在想什么少儿不宜的事,于是问:“有什么事吗?”
    柳向榕摇了摇头,拉下手刹,向学校南门驶去,随口问了句:“以前爸妈不在家的时候你都干什么?”
    章昕昕一愣,尴尬的笑了笑搞明白了他刚才的神情是怎么回事,他觉得她可怜,心疼她。
    “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章昕昕说完笑了,因为从小散养惯了,再加上高中之前一直在郊区,她成了孩子王,不像普通的女孩子娇气可爱,倒像是个男孩子,和男孩子们玩的也开心,翻墙,下河,踢足球,长跑,她可能情商不高但有学习的智商在年级里都名列前茅,不论是老师还是班里的同学都喜欢她,她也不像别的女孩子依赖父母,这么想着却想到了初中之后,有些情况不一样了。
    柳向榕看她的神情变了,并不像语气那么轻松,问到:“你这表情可并不潇洒。”
    章昕昕撇了撇嘴,说:“我挺习惯家里没有大人的日子的。”
    “哦?那坏了这回家里有我这个大人了。”柳向榕说着摸了摸她的头发,宠溺的说:“妹妹,哥哥疼你。”
    章昕昕只是淡淡的笑,没有再去搭话,父母很爱她,她并没有因为与他们聚少离多而觉得难受失落,幸福的人都很相似,但不幸却不尽相同。
    两人一起去了超市,作为灵魂29岁的大姐姐她很惭愧,她不会做菜,曾经她虽然认识的都是奇葩男人,但这些男人都会做饭,她也就不在这方面努力了,她看了眼身边的柳向榕,这人更像是温室的花朵,估计也不会做饭。
    “晚上想吃什么?”柳向榕搭话。
    “外卖。”章昕昕回答的坚定。
    推着购物车的人一愣,停在了原地,又是一脸怜惜的神情,章昕昕嘴角微微抽搐,尽管她在父母不在家的日子都是靠速食度日,她并没有觉得多不幸啊!
    “那你爱吃什么?”柳向榕走过奶制品区,拿了一箱她爱喝的酸奶。
    “西红柿炖牛腩,清炖排骨,麻辣小龙虾,红烧肉……”章昕昕没说完就看柳向榕一脸笑意,她又说:“我是食肉动物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你的肉也不算白吃。”柳向榕凑近她说:“胸口虽然不过四两,屁股倒是挺大。”
    章昕昕瞪大了眼睛,看着柳向榕,他正挑着西红柿,修长的手指拿起品相好的看着,帅哥挑菜这等美景确实养眼,可她还是反唇相讥:“你这是嫌弃我小喽?”
    “我喜欢一手能掌握的女人,你刚好,而且,屁股大从后面肏起来很爽。”柳向榕挑完了西红柿,又去挑小白菜,感觉就像唠家常,可身旁的大妈就不这么想了。
    大妈多看了几眼还在原地的章昕昕,连挑好的菜都不要了,一脸对世风日下的嫌弃,二人虽是大学生,可看起来也就高中生的样子,如此羞臊的话她自己听了都难为情,更何况比她父母还大的人。
    “你什么时候变成小黄人的?”章昕昕走到柳向榕身边,手旁若无人的摸上了他紧致的臀。
    柳向榕身体一僵,突然发现自己远没有章昕昕不要脸,握住那只小手说:“从认识你那天开始。”说着把挑好的菜去称重,电话却响了,他看了一眼,接起:“喂,什么事?”
    章昕昕好奇的看着柳向榕,柳向榕把手机开成免提:“我明天过生日你忘了。”
    声音很熟悉,章昕昕想了想是孙宇。
    “我为什么要记你的生日?”柳向榕接过称好的菜,把手机递给章昕昕。
    “你要不要这么无情,好歹我也记着你的。”孙宇说着突然撒泼:“我不管,带弟妹过来给我庆生。”
    柳向榕看了眼章昕昕,问她:“你想去S市玩吗?”
    章昕昕眼里冒着光,如捣蒜般连连点头,柳向榕了然,对孙宇说:“晚上七点我到S市再联系你。”
    “你现在就过来呗!秦斌和赵岩已经来了!”
    “不方便,下午有事,买东西呢,挂了先。”柳向榕说完,章昕昕默契的挂了电话。
    电话另一边的孙宇也开着免提,秦斌调笑:“这告别处男,老叁不得长到那小学妹身上。小丫头好手段,看着清清纯纯的,原来老叁喜欢那一挂。”
    孙宇皱眉,怒道:“一会儿姜妍来了别他妈瞎说话。”
    赵岩和孙宇的朋友坐在包厢的另一边,听到说话,叼着烟走了过来:“我倒觉得老叁的女朋友比姜妍纯,二哥,你也换个人吧,叁年了,好女怕缠郎,这摆明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秦斌忙咳嗽起来挤眉弄眼的阻止赵岩再说下去,孙宇的脸已经冷的可以结冰了。
    赵岩却是个有话就说的性子,继续说着:“就拿今天来说,姜妍是不是又问叁哥来不来?”
    这句话像是击中了孙宇的心,冰冷变成了阴郁,赵岩说的都对,他自己也明白,可是心之所向他改变不了,姜妍一天没有男朋友他就总觉得自己有希望。
    章昕昕没想到柳向榕所谓的下午有事就是为她洗手作羹汤,她也没想到这个养尊处优的少爷居然会做菜,她看着那熟练的刀功有些出神。
    她最爱他那骨节分明又修长的手,小腹一热不禁想到了那手指插进小穴,摸戳按压穴内的敏感点带起阵阵春潮,这般想着她真的湿了。
    她转过身随意的在屋里逛着,走到了主卧,主卧已经换上了一套大红色刺绣的床品,那套被两人初夜弄脏的床单被罩在当晚就被柳向榕洗净烘干了,余光一扫发现那面放着雨伞的置物墙上又多了一个玻璃盒子,里面装着一个布卷,布卷用一根同色系的绳子系了个蝴蝶结。
    这个盒子位置不高她踮起脚便拿了下来,很好,盒子不是封死的,她心里想着拿出了布卷,拆开来一看,呆愣住,那是沾着她处子之血还有精液和爱液混合物的枕套!
    章昕昕打了个寒颤,收好这物件,又去了厨房,柳向榕已经把牛肉下锅了,配料也准备好了,此刻正收拾着台面,她忍不住想他奇怪的收藏癖,但丝毫不影响她喜欢他,想上他的冲动。
    喜欢一个人,多看他一眼身体都会动情,她走到他身后,手顺着T恤的下摆伸进去抱住他的腰身,将软嫩的乳房压向他,小脸蹭着他的后背,使劲嗅着他身上的味道。
    柳向榕被她的小手摸的下身骤然起立,被抚摸的皮肤又麻又痒,后背更觉得有两团火在烧。
    他抽出纸巾擦了擦手,隔着衣服抓住了那兴风作浪的小手,说:“还没吃午饭,你倒是精力充沛。”
    章昕昕还有一只手没被束缚住,顺着人鱼线滑入他的睡裤,隔着内裤摸上了那炙热的坚挺,她有些惊没想到他硬的这么快,有些羞但还是从背后探出头勾引的说:“就因为没吃饭所以想先吃你。”
    在性事这方面最后往往是柳向榕反客为主。
    他转身圈住章昕昕,吻上了她的唇,舌尖撬开她的牙关勾引她的粉舌。
    大手探进她的睡裤,隔着内裤摸着她柔软的阴阜,手指按压在阴蒂之上,带起了一阵酥麻,章昕昕发出了小猫一般的呻吟。悉数被他吞进口中,他的手指又摸向穴口,他眼睛一弯,这小骚货内裤已经湿了一片。
    手指伸进内裤的边缘,拨开阴唇,轻柔的插进早已滑腻的穴口,穴肉紧紧裹住这个入侵者,收缩着吸着手指,章昕昕不觉夹紧了双腿,身子发软整个人挂在柳向榕身上。
    中指抽插抠弄着穴里的软肉,爱液不断的涌出,手指搅动,下身处传来噗叽噗叽的水声,章昕昕舒服的半眯眼眸,离开了柳向榕的唇,躬着身子,两只小手抓着柳向榕的臂弯,呻吟起来。
    “唔……痛……”柳向榕突然加食指进了小穴,引得章昕昕痛呼,两条腿也夹的更紧,他停了动作,另一只手摸着她的背说:“放松,别夹我。”
    章昕昕刚放松了一些,柳向榕再次动起来,他已经知道了她小穴里那凸起敏感点的位置,每次抽插便着重戳向那处,没几下柳向榕的手心都是爱液。
    “嗯啊……啊啊……老公……唔……”章昕昕的呻吟断断续续,有时候呻吟更是哽在喉咙,像是要哭了一般,双腿也打起颤,柳向榕知道这是她要喷水的前奏,更加快速的抽插起来。
    花穴被摩擦的有些灼痛,但连续不断的快感又冲击着她的大脑,穴道里越来越热,穴肉疯狂痉挛,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高亢的浪叫起来:“啊啊啊……老公老公……不行了不行了……要喷了……呜呜……”
    柳向榕加快着手上的速度,贴近她的耳朵,仿佛高潮的是他,在她耳边发出暧昧的呻吟:“嗯啊……喷吧宝贝儿……”
    她抓着他臂弯的手变得无力,双腿颤抖,一股灼烫的爱液从穴口喷薄而出,顺着大腿流向小腿沾湿了睡裤,淅淅沥沥的洒了一大摊,她大口的喘着气,若不是柳向榕架着她早就瘫在地上。
    柳向榕把她扶到餐桌,哑声说:“趴桌子上。”
    (码字的有话说:
    章昕昕: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柳向榕:撩拨不成反被肏。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