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其他 > 最后一只秋老虎 > 第十四章
    许浅和冯翊订婚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城,她的手机上躺着无数条未读信息,许浅点开哪条算哪条,随意挑了几条回复,一律是复制黏贴。
    未接电话也有不少,和信息不同,来电对象很一致,傅洵和孔小伊。
    无非是劝她考虑清楚。
    许浅还没想好怎么和他们讲,傅洵已经找上门。
    “怎么进来的?”
    没有她的允许,傅洵是上不来顶层的。
    傅洵坐到她对面:“你妹。”
    许浅扬眉:“傅教授文学造诣可以啊,双关这么厉害的修辞格都会用了。”
    傅洵单刀直入:“有件人生大事想跟你谈谈。”
    “我们都分手这么多年了,谈人生大事不合适吧。”
    她在委婉提醒他,希望他不要多管闲事。
    “装傻不适合你,订婚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许浅微微后仰,靠在椅背上:“我认为这件事我可以自己做主,不需要给任何人交代,你觉得呢?”
    “抱歉我不这么觉得。”
    傅洵精准地点出问题所在:“如果许总真的觉得没有任何问题,何必用交代形容一桩喜事。”
    看她有一瞬间的语塞,傅洵:“既然是交代,是不是该老实一点。”
    许浅皱眉:“冯翊是我们公司的大股东,背后还有整个兆天,跟他结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她承认自己没有做生意的天赋,否则也不会落入一步步被架空的局面,唯有通过这种方式保住自己对公司的控制权。
    傅洵把她的话翻译一下:“所以你为了公司连自己都要搭进去。”
    她放弃了她的理想,还要放弃她的婚姻。
    “这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的同意。”
    傅洵:“你根本不擅长做生意,何必在这条路上死磕……”
    许浅打断他:“是不是在象牙塔待得久了,人就会变得理想化啊?”
    那么多做生意的,有几个是因为擅长。
    他从一进门就开始质疑她,许浅的言辞不觉带着攻击性:“傅洵,你之所以能随心所欲地生活,是因为有傅川在,他放弃了他的摄影梦,你才能心安理得地做你喜欢的事。”
    她没有他那么好的福分,没有哥哥可以替她背负重要的责任。他怎么能又占了便宜,又怪他们没有坚持下去。
    “你以为冯翊只是私生活乱吗?”
    她到底知不知道冯翊是什么样的人。
    傅洵冷眼看她:“与虎谋皮,你自问有这个本事吗?”
    “不如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你会为什么东西换种活法?”
    他现在从事着喜欢的职业,也许还和喜欢的人每天朝夕相处,自由而随性地生活着。
    傅家的小儿子做事全凭心意,一路走来,顺风顺水,他能想到的牺牲不过是空闲时间、兴趣爱好,或许还有一点为爱情作出的退让和妥协。
    可他之所以这么自在,是因为傅川牺牲了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
    她脸上的不屑刺激到傅洵,他的声音无奈而难过:“有件事你不知道,我从高一就喜欢你。”
    他骗她说是高叁开始喜欢她的,但其实在追求她之前,他已经暗恋她很久了。
    傅洵自嘲似的:“我把你的喜好当成喜好,把你的理想当作理想……就想做个尽忠职守的跟屁虫。”
    他也曾为她放下自己的骄傲:“跟屁虫哪有什么脑子,更没什么狗屁热爱,选这个大学和专业,也只是想离你近点。”
    许浅听他提起往事:“过去的事情就不必再说了。”
    她还是跟过去一样,永远保持理智,永远清醒自持,永远懂得取舍。
    傅洵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被伤到,甚至学起她轻且淡的语调:“我只是想告诉你,在你眼里我现在舒服自在的活法,就是这么来的。”
    他是认真地爱过她,她何至于用这么轻慢的态度看待他。
    许浅不愿再和他讨论往事,她对他造成的伤害已经释怀:“那还好我们已经分手了。”
    他伤害过她,她未必没有,感情中的加加减减不是靠哪件事就可以一笔勾销的。
    她的眼神飘忽不定,似是透过他看到他们之间的过往:“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选。”
    认认真真相爱一场,从陌生走向陌路,他们早就不是一路人。
    她的语气缓和下来:“傅洵,谢谢你的关心,我知道冯翊是什么样的人。”
    傅洵也带着对往事的释然:“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所以我请求你务必慎重。”
    她再对他笑笑,以示宽慰:“那不如对我这个朋友多点信心。”
    许望锦在门口忐忑多时,见两人一块出门,放下心头大石。
    “我定了位子,一起吃饭啊。”
    许浅扫她一眼,直扫得许望锦搓起手来:“我看你们,聊得也还行?”
    不至于跟她这个好心人秋后算账吧。
    许浅:“许望锦,这餐饭你请啊。”
    “那有什么问题!”
    许望锦恢复笑容:“小许的吃喝还要仰仗许总您呢!”
    表现过于狗腿,但确实很受用。
    傅洵和许浅一起走出公司大门,见司机变成了许望锦,心里还有些不放心。
    “老张呢?”
    “老张住院了,没找到信得过的人顶替他,所以这段时间我都自己开车。”
    许望锦瞪傅洵一眼:“都多少年前的事了还记着啊,我开车的技术早就如火纯青了。”
    那阵许望锦刚考出驾照,新鲜得不得了,天天拉着她们当陪练,过于惊心动魄,后来许浅就把那段日子称作是“一段游走在生死边缘的时光”。
    许浅替傅洵拉开车门:“当年真是难为你了,坐她车的确需要点勇气。”
    傅洵笑:“那现在呢?”
    许浅跟着上车:“过会你就知道了。”
    许望锦“哼”一声:“这下被我看清了,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已经没有了。”
    餐厅门口泊满了车,许望锦张望一圈:“我去找车位,你们先进去。”
    许浅看着餐厅门口熟悉的名称,巧了不是,卫翀带她来过。
    既然是卫翀的朋友,很有可能也是她的。
    “你哪个朋友开的?”
    “老黄啊。”
    不对!
    许望锦的表情活像见了鬼:“你是怎么知道是我朋友开的!”
    “你想入股?”
    这么狗腿,不会没理由的。
    “你这个可怕的女人!你要用肮脏的手段监视我你就太畜牲了!”
    “凭你这个脑子,有需要我动那个脑子么。”
    “讲得太复杂了听不懂,你吵架不守规则!”
    傅洵早就习惯了这两姐妹的相处模式,吵起来没完。
    他合理评估,该是时候打断她们:“两位,我们该下车了。”
    另一厢,黄自超知道人到了,特地过来打声招呼。
    “许浅姐,好久不见了。”
    许浅站起来:“上次的事情还没多谢你。”
    傅洵跟着站起来:“幸好有你帮忙。”
    在许望锦众多狐朋狗友中,许浅对这个黄自超的印象最好。
    “害,举手之劳。”
    黄自超摸摸头:“后来孔老师的弟弟还好吧?”
    “挺好的。”
    说的是孔小伊的弟弟,走丢过一次,还好托了黄自超在公安系统的关系。
    说来印象深刻,黄自超找了好几个派出所的民警漫山遍野地搜人,最后还是许望锦无意间给找着的。
    黄自超早在那会就被许望锦科普过几人的关系,这会见两人站一块,心下难免就有些遐想。
    “哦,对了。”
    黄自超忽然想起自己身边还站着个人,他往旁边稍稍站了站。
    “介绍一下,这是我兄弟卫翀。”
    黄自超看他一眼,也不知道搞什么东西,一定要跟过来。
    许浅似是才看到他,对他露出礼节性的微笑。
    “这是许浅姐,许望锦的姐姐,这是傅洵哥,许望锦的……姐夫?”
    黄自超自以为开了个玩笑,干笑一声。
    傅洵的眼神在许浅和卫翀间来回两趟,他在研究所门口遇上他们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后来才想起来,这是那天他们讨论的那个帅哥医生。
    再联想起她说的“玩玩的”,明白了。
    卫翀正看着许浅笑,礼貌之余,还有点凉丝丝。
    黄自超作为一名人民警察,总觉得这房间里……阴气很重嘛。
    卫翀向她走近些,他伸出手:“许总你好。”
    许浅正想和他握手,却见他把手掌往外侧了侧,露出手心那道又深又长的掌纹。
    故意的。
    他是在提醒她,当初是怎么见缝插针地撩拨他的。
    许浅不用看也知道他脸上的讥诮只会更深,她的视线在卫翀的手心短暂停留下,面无表情地转个身,坐回去。
    又不是什么好人,理他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