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都市 > 假戏真做(NPH) > 14、痒
    千算万算,姜黎没想到,竟会把自己的清白搭了进去。
    可惜,没法从头来过,她只能接受现实,咬牙自己挺过去。
    姜黎以前从未深究过,如今向来,柳霖的一些反常行为倒是有了答案。
    她一直以为,在这世上,她是柳霖最亲的人,没想到,她竟败给了柳霖的情夫。
    “啊~宝贝,你含的我鸡巴好舒服~”姜沣纵情的享受着柳霖那张嘴带给他的刺激与欢愉。
    虽然柳霖比他大五岁,都快四十了,但一想到他肏的是他爸的老婆,他便觉得兴奋,这种背着老爹偷情的亢奋感,让他对柳霖还是很有性欲的。
    “讨厌~”柳霖仰起头,一脸渴望的看着姜沣,“你倒是舒服了,我可浑身难受着呢!”
    “行,我这就满足你!”姜沣笑着一把将蹲在身前的柳霖拉起,将柳霖翻身按压在盥洗台上,屁股对准他阴茎的位置,“骚婆娘,我就喜欢你这大屁股。”
    柳霖扭着腰,故意将屁股往姜沣的阴茎上蹭,“我可是为了你才费心保养的,怎么样,还是很有弹性吧?”
    姜沣一巴掌抽在柳霖的屁股上,“屁股撅好。”
    柳霖踮着脚,把屁股翘得高高的,十分配合的让姜沣的阴茎往她的阴道里面插。
    姜沣的肉棒在柳霖的骚穴里抽插的十分顺畅,“啧啧,骚水都泛滥了你,就这么想被我肏?”
    “啊~嗯啊~啊哈~”柳霖闭着眼毫不克制的淫叫着,“我对你的心意你你还不知道吗,一天不被你肏我就浑身难受。”
    姜沣十分有成就感的笑了笑,探手掐了一把柳霖的奶子,“骚货,你叫的太大声了,小声点。”
    柳霖却丝毫没有要隐忍的意思,“没关系,这栋楼一梯就两户,隔壁那家人去帮儿子带孙子了,短期内不会回来,不用担心被人听见。”
    姜沣没想过要暴露他跟柳霖之间的奸情,毕竟,他也是要脸的,毕竟他跟柳霖现在还是母子关系,“可别惹什么麻烦……”
    柳霖显然想好了后招,一脸的无所谓,“不会的,要是真有人听到,大不了我说是我女儿带了男人回家过夜。”
    姜沣眼睛一亮,“呵呵,这倒是个好说辞。”
    柳霖抖这酸软的双腿,双手搓揉着自己的双乳,却总觉得不得劲,“不行了,我快受不了了,你快舔我乳头,它们好痒好痒~”
    姜沣抽出插在柳霖腿间的肉棒,将柳霖翻了个面,面朝他,抬起柳霖的一条腿搭在他的后腰上,再次将阴茎插进了柳霖的洞穴中。
    埋首在柳霖胸间,极力汲取柳霖乳头的姜沣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那淫靡的洞穴,惹得柳霖一阵阵尖叫,“啊~好爽~嗯啊~真舒服~亲爱的,只有你才能满足我~真想一直被你压在身下不分开~”
    姜沣的眸光闪过一道精光,“放心,离这种日子不远了,我会一直疼你的。”
    为了让姜沣有更好的性体验,柳霖还刻意的吸自己的阴道,企图让姜沣感受到紧致的吸力感。
    感觉到快要射了,姜沣突然想到了什么,“你性欲可真强,在房间里肏你一次还不够,来浴室洗个澡你还要,我可没带套子进来。”
    柳霖生怕姜沣的把肉棒抽出去,连连用腿将他的后腰勾得死死的,“没关系,射我里面,今天是安全期没关系,其实,要是能怀你的孩子倒是更好,那老不死的知道我怀孕,一定什么都听我的,到时他把遗产都留给我们的孩子,那不就等于你把遗产给你吗?”
    “这倒也是。”姜沣想着,爸爸不怎么看重他这个大儿子,但对老来子肯定宠得不得了,若是柳霖真能怀上他的孩子,倒还真能如虎添翼多几分胜算。
    柳霖瞧着姜沣心情不错,连连撒娇道,“人家的胸部很敏感,继续揉不要停嘛~”
    姜沣“啧”了一声,大手用力的挤压着柳霖的胸部,好似要将那肉团子碾碎一般。
    在痛与爽之间,柳霖感到无比的欢畅,“啊啊啊~我要爽死了,亲爱的,你真的好棒~”
    在柳霖的不断呻吟中,姜沣彻底的释放了自己,浑浊的精液悉数射在了柳霖的阴道里。
    柳霖心满意足的娇嗔了一声,“就喜欢被你的精液填的满满的~自从有了你,我感觉充实了好多,从身到心,我都觉得自己年轻了一回,你让我有种还是少女的感觉。”
    姜沣宠溺的捏了捏柳霖的下巴,满眼爱意,“不管你多大年纪,在我心里,永远都是十八岁。”
    姜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她憋了这么久,都没等到他们结束,只好又默默了拎起了高跟鞋,打着赤脚开门走到了门外,而后拿出手机,拨给了柳霖。
    浴室里,手机铃声响起。
    因着柳霖与姜沣在房间快活的时候太猴急,只脱了下半身的衣服便开肏了,结束后到浴室洗澡时,虽然内衣带子被解开了,上衣还松松垮垮的套在柳霖的身上。
    手机就在柳霖上衣口袋里,洗澡前脱下来放在了洗衣机上。
    “这么晚了,谁打来的?”柳霖想着,她借口约了姐妹通宵打牌出来,老头子应该不会打电话找她,这么晚,肯定早就睡了。
    好在她跟姜沣已经完事儿了,接个电话也无妨,看到来电显示是姜黎,立马变了脸,显得十分温柔,“黎黎啊,这么晚了,找妈妈什么事?”
    姜黎深吸一口气,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妈,今晚我不回家了,我去咱们以前的家住一晚。”
    “什么?!”柳霖心下一慌,劝说姜黎,“怎么想着回那里了?你跟爸爸吵架了?他向来最疼你的,你道个歉他肯定原谅你,听妈妈的,别跟爸爸赌气,赶紧回家。”
    “没有,只是这么晚了,不好打车,刚好离以前的家近,就过来凑合一晚,我已经到小区门口,你不用担心。”姜黎故意透露自己已经快要到了,好让柳霖有所准备。
    她不想亲眼看到妈妈与那个男人赤身裸体的画面,想保留最后一丝体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