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都市 > 劣性圈养(骨科 校园h) > 一个拔屌无情的渣男
    奚柠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酸痛,特别是下边那个地方,像是被撕裂了一样难受。
    她茫然的睁开眼,看到的就是陌生的天花板上挂着陌生的灯。
    大脑一瞬间有些宕机,完全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发生了些什么。
    下身的疼痛让她回过了神,惊慌失措的从床上爬起来,垂眸一看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不知道是谁的睡袍。
    暗蓝色的丝绸睡袍很宽大,衣袖长到遮住了她的双手,看着就是男人穿着的尺码。
    奚柠颤抖着双手掀开了睡袍的下摆,看到了腿根附近暧昧又狰狞的吻痕。
    那瞬间,奚柠瞳孔紧缩,像是要死过去一样。
    她慌乱的看遍了身体的各个角落,胳膊上,胸上,腿上。
    不难去想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激烈的情事,才会在身上留下这么多的印记。
    “唔....”眼泪一瞬间夺眶而出,奚柠死死的咬住唇又憋了回去。
    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跟着婷婷姐去包厢,后边发生了什么脑袋里一片空白。
    “啊,你醒了?”
    一个男人的声音骤然响起,奚柠慌乱的扯紧睡袍,惊疑不定的看向对方。
    余槐星手里拿着个包和几件衣服,被她恶狠狠的警惕目光盯着,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瞬间颇为的尴尬。
    “那个...我给你送包和衣服.....”
    余槐星举起手上的东西示意了下。
    奚柠双手死死的搅着衣服,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你是谁?”
    “啊,我比你年长几岁,叫我余哥就行。”余槐星笑嘻嘻的说。
    奚柠第一次见到睡了别人女孩还笑的这么没脸没皮的男人,那张俊帅的脸在她的眼中都变得格外的狰狞丑陋。
    “你等着警察来抓你吧!”奚柠恶狠狠的说,“我要告你强奸!”
    余槐星愣了下,“啊?”
    他的表情有一瞬间的茫然。
    “不是....你....不是.....”余槐星结巴了半天,解释道,“不是我睡的你。”
    “那是谁?这里只有我和你!”奚柠的视线往地上看去,看到了落在地上的安全套,眼睛都红了,“这还有证据!”
    “我睡的。”
    另外一个略显懒散喑哑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听着这宛如刻在脑子里的声音,奚柠浑身都紧绷了起来。
    洛厌像是刚洗过澡,换了一身浅色的衣服,黑发吹的半干额前的碎发略显凌乱。
    他靠着门框怀抱双臂,掀起眼皮懒懒的看向奚柠,勾起唇角轻笑了一声,“怎么,昨晚自己往我身上爬不记得了?”
    “....洛厌。”奚柠有些干裂的唇瓣微张,吐出了一个令她不敢置信的名字。
    为什么会是洛厌?
    想起来了,昨天好像是有看到他在这儿,但为什么会是洛厌睡了她?
    “你....为什么....”
    奚柠捂着嘴往后缩了缩,整个人蜷缩成了小小的一团,看起来又可怜又心酸。
    “为什么?”
    洛厌丝毫没有照顾她心情的感觉,用着极为平淡的语气说:“你被别人下了春药,哭着往我的身上爬让我操你的事不记得了?”
    洛厌的心理极为的扭曲和病态,看着奚柠痛苦不堪的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最终一无所获的时候,呵的笑出了声。
    “...不是,我没有......”
    奚柠想要反驳,但是她却什么都想不出来,脑子里空白的像是被清洗过记忆一样。
    奚柠的脸色逐渐变的苍白,她无法相信这件事是她主动的。
    余槐星看小孩这样属实有点可怜,轻轻的拍了拍洛厌的肩膀,小声的说:“好歹昨晚刚睡过,说的委婉点嘛。”
    洛厌偏了下头,说:“我说的委婉点就不是她往我身上爬了?”
    余槐星:.....
    他还是闭嘴吧,洛少心情不佳的样子。
    “呐,衣服和包包都给你了,昨天你手机有很多小姨打过来的未接电话,但是我帮你处理过了,说玩的太晚你在同学家过夜。”余槐星往床边走了两步,最后保持距离站在一米外把衣服和包包丢给了奚柠。
    奚柠这才想起自己失联了一夜,小姨那边该急疯了。
    但是听到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后,稍微松了口气。
    “午餐在外边,吃完就走。”洛厌平静的看了她一会儿后缓缓开口。
    说完,转身离开。
    颇像一个拔屌无情的渣男。
    而且是一边享受着女孩往自己身上贴,一边操完了爽完了不负责的狗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