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168)
    他的语气有些惆怅,而他的机甲刚刚斩掉异星战舰的一长串触手。
    也不知道是不是砍到大动脉了,触手的断口喷出了汹涌的白浆。
    乖,叫舅舅。
    林甜甜的眼眶微红,有些不耐烦:你干嘛?顾铭溪还在联盟生死未卜,你怎么有心情找人闲聊?
    林珲笑容不变:我跟你老爸可是隔了一万年先后出世的同卵双胞胎,叫什么哥,没大没小。
    这还是林池最后一次跟他通讯的时候,对他说的话。
    他的话音未落,整座机甲的通讯就出现了短暂的混乱。
    林珲深琥珀色的目光微沉,反手就将粘稠坚韧的恐怖触手从背后的机甲舱的舱门上拔了下来,然后动作干脆利落地剁成十几段,扬在漫漫星河之间。
    人类的浪漫是在星空下扬指间璀璨的玻璃流沙,而他只有钢铁的机械手掌与恶心黑暗的触手残渣。
    等到通讯恢复的时候,林甜甜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迟疑的惊惶。
    你怎么回事,好好操作机甲啊!不要分心!
    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句话,林甜甜就算是看见一个陌生人在对方被无数触手围攻的情况下,也会焦急不安。
    可林珲就是觉得开心。
    他一开心,指尖操作的速度就更快了。
    满星河的触手焦糊残渣。
    冷兵器近身切割以后,才能用高温毁灭异星的东西。
    叫舅。
    林珲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根牛奶棒。
    比起林池喜欢的巧克力棒,他还是更喜欢一点苦味都没有纯甜的牛奶棒。
    看着老不正经的林珲,林甜甜忽然有些失语,仿佛胸口堵着一团棉花,很闷。
    林珲注意到了他的情绪,最后还是自己先放弃了,笑眯眯地反过来安慰林甜甜到:没关系啦,我本身就不应该存在的嘛,跟那个差点把你老爹老爸搞死的皇家牌疯子是一个基地出来的嘛。想找个人闲聊两句,结果打出来的通讯十个有九个打不通都是正常的啦。
    顿了顿,他垂着眼眸:我都习惯啦。
    林甜甜的眼眶似乎更红了一点,他漂亮的眼睛里倒映着回传的不容侥幸的前线战况,竭力沉稳道:在坚持一下,就一下,我们很快就来救你了,不要不要怕。
    他说着,一言不发地开始察看作战序列的战场排布图,很努力很努力地稳着自己的手,想要从稀疏而又严密咬合,一个都不能少的排布图里凑出一支足够将林珲营救出来的机甲部队。
    然而,没有。
    帝国的布置因为误估了联盟的阻击能力,被迫以非巅峰的状态迎战。
    就算再想把林珲救回来,林甜甜也不可能做出让毫无经验的军校一年级生开机甲用命把对方抢回来的事。
    他不是对林珲有太多的感情,他只是觉得某一刻的林珲看起来像极了一只从小就在流浪的小狸花猫,在外面淋了雨只能跑到唯一会喂他一口平价火腿肠的小卖部老板店门口,被风雨刮得可怜巴巴的毛发狼狈倒竖喵喵叫,但一步也不敢踏进门生怕脏兮兮的自己把地砖弄脏,以后就再也吃不上一口冰冷的肉肠。
    林珲一剑刺穿了面前的异星战舰,气定神闲地笑道:没事了,你不想叫就算了,老舅我还不想听呢。走了。
    他说着,毫不留恋地关闭了通讯,并且断绝了除战斗频道以外一切的接收信号。
    林甜甜怔怔地看着其他机甲实时回传的前线记录,不知道怎么心口好像被四分五裂的痛。
    林珲的机甲回传一片漆黑。
    林甜甜良久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像是突然失声了。
    直到旁边的裴南多提醒他,该上前线督战了。
    他才反应过来。
    在他控制着情绪离开以后,才有一份不重要的夹杂在无数死亡名单里的高级指挥官死亡通讯,只有寥寥两行字【高级指挥官林珲,掩护下属极限撤退过程当中引爆能源舱,死亡概率98.64%。】
    一直没从机甲跟前线退下来过的林珲,始终都没能发现林池最后一次通讯结束时送给他的礼物。
    本来林池还跟林甜甜说了,要是等林珲回帝都星了都还没发现的话,就让他亲自告诉他,并且好好嘲笑一下这个不长心的笨蛋舅舅。
    但现在,他大概走得太远,以后都听不见了。
    留在原地的只有海啸一般扑来的异星战舰,帝国最完美的防线甚至都在第一时间出现了难以承受的裂纹。
    林池看着张意达打了一串通讯号,打了老半天都没有人接通,到了最后甚至都变成了已注销。
    他皱着眉头看完了张意达的举动,不知道为什么忍到最后才开口:你找谁?
    张意达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睛,有点高兴又有点难过地说:没有谁,一个不熟的朋友。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突然间又变得轻松起来,喃喃自语到:也对,这样也算是达成了他的理想还挺印象深刻的
    林池的手里拿着罗盘,本想催促,可是抿了抿唇,又抿了抿唇,还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直觉哪里有些不对,可始终都找不出那一丝不对的根源。
    不过他能肯定,那串奇长的通讯号就是帝国的军部号码,因为有特殊的间隔码,
    直到张意达从林池的手上接过罗盘,随意地将绯红要塞及附属的战场总指挥官权限全都移交给他的时候,林池才回过神来愕然道:你干什么?
    张意达笑了笑:有一些事,还挺重要的,得有人去做,请你帮忙照顾一会儿战场,我知道这种时候也正是你能发挥最大指挥作用的时候了。
    话音未落,他就登上了绯红要塞内最后一架长城30。
    全新的机甲看起来是那么的漂亮,连边角都闪着光。
    林池眼睁睁地看着他上了机甲,只有在驾驶舱快要闭合的时候,张意达才平平淡淡地回头对他说了一句:以后,就得麻烦你了。
    墨兰斯看着林池失去表情的脸,忍不住心疼地从旁边拥抱住他,然后直接把人抱到了指挥椅上,搂在怀里坐下。
    他在他的耳边仿佛有魔力一样低柔地念到:不能再死人了。
    他一下一下地啄吻着林池敏感的侧颈后颈甚至喉结的凸起,吻到林池的下巴尖滚落苦涩微咸的液体。
    在深吸一口气,对着一塌糊涂的战场数据沉凝审视了十秒以后,林池苍白冰冷的左手指尖终于极度稳重地接触到了电子屏,泛起清澈的微光涟漪。
    他开始下发一道又一道精准到可怕的命令。
    直到整片人类星域都被一步一步潜入在恒星周围隐藏的孤独长城机甲30启动的高选择性共振光撞点亮的时候,林池深琥珀色的眼睛都没有再出现过更多的情绪。
    他看着眼前的星图都无法承载的能量光晕指数,闭上眼睛,扶着指挥台站直了挺拔的身体,仿佛耗尽了一切力气似的抬起手敬了一个最标准的第三环链军礼。
    他不自然垂落的右手被墨兰斯握在掌心,保持着握刀的姿势,肌肉微微痉挛,因为过度用力跟紧张过久根本无法松开。
    噩梦一样的入侵者就像是骤然暴晒下融化的冰雪,彻底消失在了人类星域的每一个角落。
    而与它们一同消失的,是每一颗恒星旁潜伏到位的长城30。
    他们都消失在了刺眼的超级耀光里。
    作者有话要说:  有一句现编的话我还挺喜欢的。
    我们不是照耀四方高高在上的灯塔,但我们一定是挡在人类危机前最顽固的长城。
    【冲淡一下悲惨氛围,还有一章得谈恋爱呢,没扯证还搁这非法同居呢,还得在第三环链上户口呢,笑。】
    第105章 审判日【万字更】
    在确认异星战舰完全消失的第一时间, 被列为绝密的长城计划终于成为了第三环链内部可供阅读参考的信息。
    它被入库的时间甚至早于背叛者彻底放弃故乡。
    林池的遗体标本计划甚至也是其中的一部分,被注射了不明的不可复制的液体以后,他就获得了特殊的持久活性。
    而那种不明液体, 来源于远航计划的某位同盟国家的特殊研究所,有很大的概率跟罗盘相关。
    再之后, 就是令全人类星际都震惊的, 将六十亿同胞作为祭品跟第一次罗盘考验都销毁在身后的远航者背叛事件。
    林池的活体标本在漫长的属于故乡的幽灵的世界里终于被发现,他在没有任何感知力比禁.闭更加残忍的世界里一天念一天的稿子一天编一天的沉默年代的段子,偶尔唱唱歌, 然后在屠秀玲想要加入他跟他一起唱歌的时候,果断拒绝她。
    毕竟,别人唱歌要钱,屠秀玲唱歌要命。
    在这个本来就很糟糕的沉默年代里, 让屠秀玲唱歌等于发动大家一起自.杀。
    讲完现编的段子以后,屠秀玲笑了,作为活体标本的林池也跟着笑了,电子屏幕上显示出惨蓝的原始微笑表情包光点。
    每一位从沉睡里被唤醒的第三环链管理员都有在长城计划里写入自己的每日申报, 正常情况下,同一时间第三环链拥有管理员权限的人应该至少有三位。
    【好想吃真的蔬菜啊嘎吱嘎吱松松脆脆, 草!我当年为什么没有学农学!】
    【谢邀, 农学毕业的也不能在核辐射里种菜。】
    【谢邀,学机械救不了吃货。】
    【谢邀, 秃头核工的小太阳上天花板啦!】
    【谢邀, 我今天的晚饭是水果沙拉、蒜蓉油麦菜、清炒菠菜】
    【OO, 哲学系优秀校友,第一天做管理员,不太懂你们理工的行, 所以我们管理员的业余传统是种菜吗?】
    【学基因的午饭想吃萝卜,但最新研发的在地表种的肉萝卜它好像跑路了?】
    可能每一代管理员都没有想到自己所在坚守的故乡真的会有未来,他们永远也想不到,第三环链最正经的第一任宣传部长璐璐小姐会把解密的长城计划的工作日志给集结成册。
    一夜之间就成为了战后有些惨淡的第三人类星际最受欢迎的超热门畅销书。
    大大推进了第三环链各项工作的思想进展。
    但这都是后话了,林池一行一行地依偎在墨兰斯的怀里仔仔细细地看过长城计划解密的内容,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掉。
    墨兰斯拿着小手帕在旁边一滴一滴轻柔地给他擦干净,边擦还边亲边哄,就硬宠。
    唯一跟前面的种菜画风不太一样的是最后两代管理员,前者整天皇室伦理家庭道德,后者后者在被当成狗虐。
    狗粮都吃吐了都还得继续往嘴里塞,就硬塞。
    十分悲惨搞笑。
    但林池只要一想到张意达自己也成为了点燃长城选择性光撞共振的一员,他本来就有些控制不住的眼泪,顿时就像是决堤一样往下流。
    墨兰斯哄都没用,迫不得已地一口一口给林池喂水,好歹别哭干了。
    只是林池的眼泪没流多久。
    全息影像的张意达就出现在了空旷的核心指挥室。
    延续了第三环链扣扣嗖嗖的优良传统,指挥室里都没有辅助用的副官之类的工作人员。
    当然,对于绯红要塞这座本身就是设计来战斗到最后一个人的太空堡垒来说,要不是联盟的前车之鉴,指挥室里最好都是人工智能对于实际进行数据处理的人工智能来说才是最舒服的。
    要不然林池也不好意思这么哭。
    他太久没哭了,被做成活体标本恢复意识以后哭不了,在经历过常人难以想象的活体标本岁月以后,他就更不会哭了。
    墨兰斯垂落的白金色长发都差点被林池的眼泪给打湿,他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出现在不远处的张意达投影,然后不再纵容地捏着林池的下巴握着他的脖颈,强迫他往那边看。
    林池无声抽噎着抬起头,就在朦胧的泪光里看见了泛着光的张意达。
    像传说当中的英灵。
    浑身上下都在闪闪发光。
    在长达三秒的静默以后,林池本能地要抬起袖子擦脸,始终搂着他的墨兰斯立刻按住了他的手,抬起小手帕替林池擦干净了,然后将小手帕丢进了旁边的机密处理箱中,瞬间焚毁。
    林池不敢置信地看着张意达:你是
    张意达:我觉得我应该是活的吧,虽然肉身毁灭了,但这并不妨碍我的意识永存。
    林池忽然间想到了不算太久以前,在故乡地下城里见过的那些幽灵。
    张意达看着他的眼神就知道林池是想到了什么,他肯定的点了点头,回答到:勉强算是同一种技术吧,只不过我们已经是最新一代的幽灵了。
    林池有些失语,不由自主地从墨兰斯的身上站起来,缓缓地想要靠近张意达。
    墨兰斯叹了一口气,陪在林池的身边走了过去。
    在林池的指尖触碰到张意达的肩膀的时候,出现了显而易见的电子涟漪。
    林池还想要抬手,墨兰斯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将他的手一把抓了回来,贴在自己的脸颊上,对他说:你再摸他,我要生气了。
    张意达顿时笑了出来,甚至还毫不掩饰地吐槽到:年轻人啊,年纪不大,脾气倒不小。
    但林池还是乖觉地不摸了,偷偷摸摸地用藏在墨兰斯掌心底下的手,捏了捏墨兰斯细腻光滑的脸颊。
    墨兰斯的眼神无奈。
    张意达:我的时间不多,再过三十分钟我就要带他们回故乡了。作为幽灵我们没有特殊情况,得不到组织全流程的批准是不会踏出故乡半步的。我想来想去,我能够道别的也就是你了。你还有五分钟,有什么想问的快问,再不问就得去故乡找我问了。
    林池:接下来怎么办?你们不出面吗?
    张意达叹了一口气:都劳苦了一万年了,你他妈的怎么还惦记着加班啊?别卷了别卷了!菜狗要卷死了!再不退休,退休年龄又延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