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167)
    这种速度造成了前线防御工事都来不及完善,就被随之而来的敌人给无情地碾压式的摧毁了。
    一封封电子雪花般的告急情报摆上了皇太子的案头。
    因为贵族阶级被打压得很惨,结果中央会议室里与会的Beta数量竟然超越了50%,成为了帝国森严血统阶级统治破纪录的第一次。
    林甜甜刚从会议室里出来,就来监工这群被从监牢里调出来的前贵族。
    帝国的优秀Alpha比联盟更多,但有一大半都因为各方面的原因集中在了贵族阶层,所以现在他们都被送来这里临时替代搬运悬浮机,进行小型运输。
    针对贵族的处理确实招致了很多的非议,但是平民们看见处理后的结果竟然都很统一地保持了沉默。
    没有人会跟自己的利益过不去。
    少年模样的林甜甜扛着箱子非常平实地行走在那群Alpha之间,他有些走神地在想自己的事情。
    所以在突然被不长记性的某位前贵族挟持的第一时间,他愣住了。
    对方的脸圆圆的没有基因缺陷,有一种莫名的和善。
    然而那张脸实际上却是一副十分狰狞的神情,强烈的痛苦驱使着他,在自己已然露出些微岁月老态的细节里,散发着针对林甜甜的恶意。
    你们一家疯子!
    林甜甜盯着这位Alpha的脸,似乎是在思考对方究竟是谁。
    可是当他想起这个不顾一切挟持自己的人究竟是谁的时候,警报彻底拉响了。
    那是异星战舰逼近的刺耳悠长警报。
    林甜甜毫无畏惧地握住了对方持有凶器的手腕,刚想要开口,冰蓝色眼眸的余光却注意到了对方骤然收拢的气质跟逐渐放松的握着武器的手。
    他垂眸,手背到身后打了一个手势,阻止即将扑上来逮捕这个A的执行官精锐。
    如他所料,对方果然最终还是凶狠地长出一口气,丢下了武器,在连绵不绝的警报声中朝着林甜甜单膝跪地,双手背到身后做出受缚的姿势。
    殿下,前帝国三军第三指挥官,劳尔向您问好。
    他咬着牙,抬起头,有神的双目直勾勾地逼视着林甜甜。
    我知道我这下无论怎样都逃不脱一死了,所以我只请求您一件事请让我以一位军人该有的样子,战死星海。
    林甜甜的眼睛跟墨兰斯神似,有时候也酷肖林池,他垂眸的样子像极了一位无悲无喜的神明:为什么犹豫?
    劳尔不卑不亢道:在帝国的危机存亡面前,一切都必须让位。从我就读于荆棘花军校的那一天起,我就对星空玫瑰不朽的星辉许下诺言我将穷尽一生,守护这座诞生于微寒的伟大帝国!
    他的右手用力地握拳,重重地砸在了自己的左心口,发出甚至能与警报抗衡的短促闷响。
    林甜甜回身一把从焦急靠近过来的裴南多的长袍袖口抽出光剑,刺目的光刃顿时喷薄而出,扭曲了周围的空气。
    他的手很稳。
    虽然还没有成年,也并非什么称号能加冕一长串的传奇大帝,但他确实是一位足够成熟可靠的年轻人了。
    帝国第三边境军校第一届的首席优秀毕业生。
    a的身份毕业。
    眨眼间光刃就以令人窒息的速度压在了劳尔的左肩。
    滚烫的温度透过空气与衣物浸染了这位Alpha前贵族的肩骨,深入胸膛。
    林甜甜眉目冷冽地说:我必须纠正你,伟大的从来都不是这座帝国而是构建出这座帝国千千万万的人类同胞。
    鬓角冒汗的劳尔愣住了。
    话音未落,林甜甜的语气就缓和了下来,继续道:我祝福你,帝国因你而荣耀。
    我在此以帝国第三权限暂时赦免你的一切罪名。
    我请求你,为帝国,为你身后千亿的帝国同胞而战。
    首席礼仪官的裴南多安静地收拢着双手,守护在林甜甜的身侧。
    他其实很清楚自己永远也不会登上帝国高高在上的王座了,但他永远不会因为审时度势趋利避害而选择隐藏自己的锋芒。
    如果一个新世界它不能允许优秀的人合理发挥他的优秀的话,那它就不配被称为新世界。
    属于兰斯洛特的蔷薇骑士拔地而起,骤然升腾到了枢纽的上空,她高举着重剑,十分帝国式地广播到凯旋!!!
    高亢的女声也能发出凶勇的咆哮。
    枢纽之上越来越多的机甲腾空,高举着冷兵器如海啸般汇集呼喊到凯旋!!!
    联盟习惯于把帝国人描述为粗鲁低俗的狗熊。
    但事实上,帝国人应该是最彪悍的黑熊,谁敢侵犯他们的星域,就算是尸山血海他们也要杀回去。
    林甜甜的嘴角扬起温柔的微笑。
    他忽然间觉得,或许能跟这样一群人战死在同一片星空下,也是他的荣幸。
    嗡。
    通讯震动了。
    林甜甜严肃地板起脸。
    打开通讯的第一时间,跳出来的就是顾铭溪那张如花似玉的脸。
    我已经收拢了被打散的联盟残部。
    林甜甜的眼神温和了下来。
    他说:让我们包围这群不识好歹的入侵者吧。
    顾铭溪也跟着笑了。
    明明他们都对自己跟异星战舰有多少硬性实力差心知肚明,可是在这一刻,在这汹涌如山倾般的怒吼与警报声之间,没有人会不觉得人类真的有希望。
    如您所愿,林阁下。
    祝凯旋。
    是必然凯旋。
    好,必然凯旋。
    跨过不知道第几只病原体吱嘎燃烧的扭曲遗骸,林池站在钢铁密布的究极要塞内,徒手挥开了差点砸到他的废旧金属片。
    他锐利的目光瞬间锁定了抛物者的位置,而墨兰斯几乎是瞬息便追踪了过去。
    但等墨兰斯回来的时候,林池有些错愕地发现,丢东西的竟然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
    你为什么要砸我?
    那孩子别扭地回答到:因为你丑。
    墨兰斯条件反射地抬手轻敲了一下他的小脑袋。
    那孩子立刻抱头哭嚎,跟墨兰斯捅了他一刀似的,特戏精。
    林池:
    他有些无奈地望了墨兰斯一眼,墨兰斯只跟他做了一个委屈的表情。
    在经过反复的询问以后,林池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被砸了。
    因为他走在墨兰斯的前面,而绯红要塞里似乎出现了一种能够伪装成正常人的病原体。
    但只要被攻击对方就会变回病原体。
    本身绯红要塞里的普通居民都已经被撤离了,可是这个小朋友为了保护房子里的一窝刚生下来的流浪小猫咪,选择了自己偷偷摸摸地藏起来,照顾小猫咪。
    反正他也是没人要的小破孩。
    林池沉默地看了小破孩一眼,最后开口:谢谢你的情报。
    他说着,从自己的肩上解除了大阿卡林的固定。
    小破孩看着林池的动作眼睛都瞬间亮了。
    他伸着手就想要从林池的手里接过大阿卡林。
    然而,林池跟他说:用了这个的话,你的手会断掉,粉碎性骨折,以后就没有手了。
    小破孩似乎深谙拳头硬才是硬道理,撅着嘴嚷嚷到:我不怕!我要保护猫猫!
    林池莫名地与他对上了视线。
    三秒后,他点了点头:好,我明白了。
    沉重到普通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大阿卡林被放置在空旷的金属地面上,林池暗中启动了坐地智能模式。
    虽然这小破孩的手还是可能会出点问题,但应该不至于粉碎到根本无法挽救的地步。
    更何况,他也并不知道小破孩究竟能不能活到战争结束。
    怜悯弱小以身作则无疑是一种美德,可是在没有足够力量支撑的前提下,这很难说得上是值得尊重的。
    林池从作训服大腿根部的作训袋里掏出了一柄锋芒内敛的碳合金刀,默默地后撤半步,靠到了墨兰斯的身上。
    我们走。
    距离核心还有半个小时的路程。
    在这种时代任何情绪都是多余的,而任何原则又都是弥足珍贵的,林池能做的也只是将自己的大阿卡林留给小破孩。
    因为没有人会出现在这里保护小破孩了,尽管他愿意为了保护更加弱小的生物而献出自己的无人在意的生命。
    目送着林池跟墨兰斯成双人建制标准地远去到消失,戴着破烂安全帽的小破孩终于还是压抑不住自己对那身作训服的憧憬,站在钢铁猛兽大阿卡林旁,举起自己枯瘦黑黄的小手,贴在鬓角做了一个很努力的共和国军礼。
    绯红要塞里淡淡的刺鼻硝烟弥漫。
    绯红要塞边缘星港的联盟科学院研究员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他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就是身边的任何人类,因为他们太笨了根本无法理解他的思想。
    本来他是应该往绯红要塞深处撤的,毕竟越往里面一般是越安全的。
    但他最后还是没有往后退,因为他宁愿在这里呆着,也不想要跟一群愚蠢的人类为伍,甚至还要听从对方的命令。
    当然,像林池那样优秀的实验体在他的眼里是一个例外,只不过很遗憾对方似乎并不想要与他为伍。
    于是,他拆掉了星港备用的各种机械设施,最终给自己造了一个乌龟壳。
    如果真的有什么怪物要来的话,那就让他们尝尝真理大炮的滋味吧。
    其实研究员也是很讨厌那群入侵的异星生物的,毕竟是因为它们,他最喜欢的视为生命的研究所才会被毁灭掉。
    这么一想,研究员决定联系一下自己的其他朋友比如说隔壁脑子不太好使的超光学武器研究小组的组长搞点武器来弄死想弄死他的异星生物。
    要想要他这条注定名垂青史的贵命,也要看这群异星蠢蛋到底有没有本事。
    然而,还没等他动作,就差点被隐匿浮现的异星生物捅了一刀。
    研究员震怒了。
    他转身照着异星生物的脑袋就是狠狠的一下,单发能源条都拉到了底。
    异星生物显然没有想到自己一击会失手,它更没有想到自己的防御层会被研究员临时鼓捣出来的乌龟壳武器给炸碎。
    那似乎是比大阿卡林还要恐怖的玩意儿。
    研究员得意洋洋地看着异星生物在自己的面前倒下,紧接着笑容就僵硬在了嘴角。
    在异星生物的身后,是渐次浮现的,更多异星生物。
    啊啊啊!救命啊!
    作为第三环链备用支援部队的长城机甲小组掠过了绯红要塞星港的上空,正在带领机甲队进行各项支援的璐璐也在这个时候,隐约听见了惨叫的声音。
    不过,也可能是她的幻觉。
    毕竟人在压力太高的战场上呆久了,什么精神问题都有可能发生。
    她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趁着公频暂时的潜行静默,拍打了一把自己的脸颊,自言自语道:小璐璐!你是最棒的!你一定可以保护大家的!
    机甲驾驶室里违规堆满了可可爱爱的毛绒玩具。
    最大的那一个坐在她扶手边的等身毛绒熊的胸口,绣着歪歪扭扭的【你可以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优秀者。】,落款是【永远与宝贝同在的薇诺娜.塞林斯特】。
    薇诺娜死的很早,但她努力搜集挑选的各种毛绒玩具从来都没有缺席过璐璐的每一个生日。
    璐璐虽然一直都表现得很不传统Omega,但她还是会在收到来自母亲的毛绒礼物时,感受到巨大的喜悦。
    她的长城机甲穿透了异星战舰延伸出来能够夺取能量的触手。
    冰冷坚硬的长.枪洞碎了一切妄图伤害她以及她背后的所有同伴的企图。
    跟林池、顾铭溪一类的堪称传奇般的指挥官相比璐璐只是能称为合格的指挥官。
    甚至第三环链内部仍然有一部分人认为璐璐没有资格就任战场总指挥官。
    但这不重要,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在人类只能依靠冷兵器有效攻击异星战舰的时候,在支撑冷兵器攻击的成员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志愿者的时候,一般的战场指挥所能发挥的作用其实很有限。
    璐璐在出发前,随手从宣传部顺了一桶红油漆过来,给自己的机甲泼上了最明显的颜色。
    她或许没有最优秀的指挥才能,但她绝对拥有最坚硬的钢铁意志。
    她要向所有正在以自己的生命孤注一掷,组成阻挡在绯红要塞之前的战斗者宣明指挥官从来都不是龟缩在所有战斗者背后的弱者,也可以是战斗序列当中最强的尖锋。
    她与所有战士同在。
    林珲有一些呼吸困难的坐在机甲驾驶舱里,手中握紧了一管淡蓝色的信息素维持药剂。
    这是最后一管了。
    而在这管药剂失效以后,想要让自己继续坚持以Alpha的身体素质水平战斗,那就只能靠或许有些飘渺的精神意志了。
    他看着眼前的星图上简直就像是铺天盖地一样将他包围的异星战舰红点,深吸了一口气。
    只有寥寥的几处己方蓝点包围在他的身旁,看起来弱小得简直可怜。
    希望能多撑一会儿。
    后方的防线应该还没有组建到最完美的状态。
    林珲忽然间想起了好像很久又好像就在昨天的一些记忆碎片。
    他不知道那些记忆究竟是否属于他自己。
    但他知道,他已经尽力了。
    一行绿色的光芒骤然亮起,林珲就看见电子屏上闪烁着辉光的一长串未接通通讯排序终于出现了一个接通。
    他嘴角的笑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扬。
    林甜甜的身影出现在情境里,冷静道:什么事?
    林珲:你舅舅我要死了。
    林甜甜:哦。
    林珲的笑容异常的灿烂,他敲着操作台的板子,没个正经地说到:喂,有点人性好吗?
    林甜甜想了想:再坚持五分钟,我们的防线就快完全完成了。
    林珲的眼眸里倒映着红点越来越密集的枯燥星图,可惜隔着通讯,林甜甜并不能看见他看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