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165)
    吞没一切的光晕。
    被封锁星域的信号当然发不出来,但当封锁被解除的时候,墨兰斯很自然地就收到了来着简随最后的量子通讯记录。
    墨兰斯不敢给林池看这份遗言般的留影。
    他知道,林池其实一直都是很在意认识的人的人。
    帝国的贵族内部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肮脏与恶意,作为大贵族遗腹子的简随就像是一只被迫降生在狼群当中的小绵羊,从一开始就注定了非正常的死亡。
    简随曾经想过自己一个人安静地跑出学校,跑到附近最漂亮的静水湖里把自己淹死。
    然后那一天,他就被林池接住了。
    小墨兰斯尾随着小简随本来是想要将他培养成自己的棋子的,可是最后,小墨兰斯还是拿着耶语舒送给他作为礼物的毛绒熊转送给了小简随,并且发表了一番复仇者的言论,让年纪小没读过多少书的小简随大受震撼。
    这之后才有了真正活到现在活到主动在首都星赴死的简随总指挥官。
    作为复仇者的人生,注定了只能与肮脏黑暗孤寂为伴。
    但墨兰斯偏不,他不是简随。
    如果一定要下地狱的话,他希望有林池能陪着自己。
    尽管这个有些过分的念头一直在反复动摇,但最后在墨兰斯伸手之前,林池自己跳了下来,抓住他的手,选择了陪他一起面对可能的地狱。
    首都星乃至联盟千亿的人命啊只不过对于原本就濒临时限的罗盘考验来说,即使不是首都星也会是绯红之都,或者人类星域的任何一个地方。
    他们只不过是把这场炼狱指定了一个能让他们复仇的位置。
    不,或许连这个位置都不是他们确定的。
    毕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锁死人类的科技还不让太多人察觉,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件非常恐怖且难以想象的事情了。
    要不然的话,为什么会构成四点同时空间模型?
    这样的话,其实地狱也不算是地狱了。
    墨兰斯心想,那就是天堂。
    他这样想着,星空玫瑰就冲到了不动锋的身边,取出一柄巨大的冷兵器,破开了更多的星舰钢甲体。
    两架机甲配合极其默契地越过破洞穿进了星舰内部的走廊。
    星空玫瑰一炮洞穿了正在缓缓闭合的走廊隔离窗口,冲过破开的窗口闸门,又越过了下一扇刚被触动开始闭合的闸门。
    他们成功进入了星舰的人类活动区。
    星舰内部的情况确实很严重,但因为人体本身的战斗力并不算强,所以他们并没有遭遇太多的麻烦。
    在一炮炸开星舰的指挥室紧闭的大门以后,林池看见了几乎是被人体构成的肉团肉条连绵起来的噩梦般的景象。
    大概换了其他的任何一个人过来这里,都是要吐的。
    但墨兰斯不会,因为他觉得自己跟这些东西本质上没有多大的差别;林池就更不会了,他早在敬途星域的时候就见惯了这种东西了。
    林池直接切换了冷兵器,机甲的机械臂发出微弱的声响,寒芒内敛的棱刺被握在了金属的掌心。
    指挥室的情况有些异常。
    所有的怪物似乎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反而是像重伤濒死的人类一样,在不断重复着呻吟。
    室内的金属表面看不清变化,只有残破狼藉的操作台考验让人猜测到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林池正准备踏进这间指挥室,然而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退了回来,打开视讯,向墨兰斯道:你感觉怎么样?
    墨兰斯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他说:我没事。
    林池不太相信,因为之前的墨兰斯还因为被联盟搞的不知道什么东西刺激,导致失去理智,差点把他给活生生穿成两截。
    虽然最后他还是被救回来了,但这样的事情,还是能尽量避免就避免为妙。
    要不然林池觉得墨兰斯应该不会太冷静的。
    墨兰斯:你放心,现在你的身体里有我一半的心脏,就算我真疯了,也不会对你做出任何伤害的动作的。
    他说着,就让星空玫瑰走到了不动锋的前面。
    扭曲狰狞的肌肉藤曼被毫不留情的割裂。
    指挥室里的呻吟声更加地响亮了。
    但林池坐在机甲驾驶室里,只要使用人工智能过滤就能将这个问题解决。
    墨兰斯动手很干脆。
    一路切到主驾驶位前,就看见快要变成怪物的那位星辰花军团的总指挥官。
    对方缓缓地抬起恍如被烈火灼烧过后一片难以描述的狰狞的脸庞,虚弱道:我们又见面了。
    紧随墨兰斯之后的林池也看见了这位已经不成人形的总指挥官。
    他的手里还握着那块罗盘,胸口唯一的临时姓名金属牌能让人确认他的真实身份。
    发生了什么?
    林池打开了机甲的外部通讯。
    总指挥官喘着气,像一只破掉的太空引擎,发出嗬嗬的怪声。
    他说:不要接触罗盘,它有问题。
    林池看着总指挥官的样子,终于还是说了实话:我似乎有抗体,不会被感染噩梦瘟疫。
    总指挥官的眼睛亮了一下,但他的眼神很快地又恢复了死寂绝望。
    来不及,我们的身体已经完全毁灭了。
    林池:你们到底遭遇了什么?
    总指挥官看起来似乎是眼睛的孔洞里滚落了一滴泪水。
    他哽咽到:我们没有溃逃
    墨兰斯很冷静地在旁边提醒到:如果你们没有溃逃的话,以联盟的武器科技水平,应该不至于这么快就完全被消灭,而且悄无声息。
    总指挥官似乎是手的葡萄藤一般的肌肉部位剧烈扭曲着,看起来像是被墨兰斯气到了。
    要不是你们联盟怎么会
    墨兰斯笑着说:对啊,我就是特意报复你们的,难道只许我们帝国的人死,只许穷人黑户死,就不许你们联盟的人死,不许富人高级官员死?
    总指挥官差点就抽出肉条跟墨兰斯打起来了,然而墨兰斯直接一刀割断了他的双手的肉藤。
    血液与组织液喷溅而出,弄脏了星空玫瑰的金属外壳。
    不动锋被墨兰斯刻意挡在身后,所以并没有沾染上半点污渍。
    总指挥官脸上的表情顿时像是炸开了一般扭曲起来。
    他痛苦道:就算要报复,你报复完七贤也就够了,为什么还要
    墨兰斯:这一下是替我的某位朋友给你的,她说你活该,死了也活该。
    总指挥官愣住了。
    他的视线透过反人类的孔洞,望向墨兰斯所在的机甲。
    她还活着?
    墨兰斯:与你无关。
    在说完这句话以后,墨兰斯慢条斯理地用高温喷枪给自己身上被飞溅上污渍的部位进行了消毒,淡色的火焰下是最高的温度。
    虽然目前为止,噩梦瘟疫还没有表现出过强的金属同化性,但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好,还是应该保险起见先处理了为妙。
    为什么说联盟没溃逃?
    总指挥官沉默了两秒,最终还是长叹一声,回答到:我们无法找到敌人,因为对方似乎并不想与我们正面遭遇,对方也不想让我们发现他们。
    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随机地因为精神崩溃而变成怪物死去。
    但很快,我们就从残存的数据库里找到了绝密失效的记录,在某颗接近首都星的医疗行星里有进行过能抑制这种精神崩溃的制剂的研究。
    我们几位联盟的高级指挥官经过投票最终决定去取得这份资料。
    虽然敌人并不明确,但我们确实没有溃逃。
    我们在那颗行星,遭遇了真正的敌人。
    如果不是我的战友们用群星战术悍不畏死地阻拦它们的话,可能你们现在也见不到我了。
    墨兰斯冷静地打断了他的话:研究资料在哪?
    被打断的总指挥官有些不甘地望着墨兰斯。
    这种怨毒一般的不甘情绪仿佛附骨之蛆一般,追随着墨兰斯。
    但他最后还是控制住了情绪,因为除了控制自己的情绪以外,总指挥官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威胁墨兰斯。
    墨兰斯的手上有他第一任最对不起青梅竹马的妻子。
    他只能顺着墨兰斯的意思,说明到:资料都被我储藏进罗盘底下的芯片里了。
    话音未落,大概判定周围没有危险的墨兰斯就打开了机甲的驾驶舱,跳了下来,周围的肉藤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纷纷像毒蛇躲避雄黄一样地躲避着墨兰斯。
    总指挥官心情复杂地看着完全不受威胁的墨兰斯,第一次发自内心地感觉到了人与人之间巨大的不同。
    墨兰斯切开了扭曲在一起的肉条,取出被镶嵌在其中的罗盘。
    总指挥官看着他游刃有余的动作,忽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猜到了这个罗盘有问题?
    墨兰斯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反问到: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把罗盘保存到首都星的地底最深处?
    总指挥官没话可说了。
    他的目光落在墨兰斯的身上,格外的复杂。
    墨兰斯不紧不慢地用手帕擦干净了自己拿来切割用的制式刀刃,然后才去处理罗盘,以及罗盘下面的凹槽里,被隐蔽存放的芯片。
    他淡漠地抬头道:我们会如实地向世人说明你们的所作所为,只要我们能够活到未来,人类还有明天的话。
    总指挥官嗤笑了一声:我其实一直都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爱一个第三环链的人,在第三环链的人心里,伴侣永远不会高于理想吧?
    墨兰斯笑了笑,冰蓝色的眼眸像是全宇宙最美的稀有元素宝石。
    他说:你真的爱一个人的时候,会因为他不能以同样的程度来爱你,而斤斤计较吗?
    总指挥官陷入了沉默。
    他问了最后一个问题:像你们这种地位的人也会死吗?
    这一次墨兰斯没有回答,倒是林池坐在机甲里开了口:你既然这么清楚我们必须将理想放在其他感情之前,那你也应该知道,一旦出现了什么难以克服的灾难和危机,第一时间顶上去的都是我们第三环链的核心成员。
    总指挥官:真的吗?
    他说的是一回事,实际上表现出来的却是我不信。
    林池轻笑了一声:那你以为第三环链是怎么策反掉整片垃圾星域的?在你们放弃垃圾星域的时候,第三环链在一颗行星一颗行星地用最笨的办法铺开人手,面对面地劝说你们的下等人让自己家里的孩子接受教育,告诉他们联盟O权协会是错的,Omega也可以学机甲学机械学数学,Beta不是平庸无能的也可以很优秀,任何人不接受教育都会被毁掉人生告诉他们粮食不一定是从工厂里制造出来的营养液,还可以是脚下的土壤里一点一点生长出来的瓜果蔬菜。
    联盟会去在乎只能提供原始劳动力的垃圾星人吗?你们从来都只是将垃圾星人当成一份书桌上表现不够好的数据汇总表,他们的生命对于你们而言,就像是最冰冷无效的数字。
    可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如果有能让他们更好的选择,并且他们也明白了这样的选择会让他们更好,那他们无疑会选择第三环链。
    总指挥官不服气:可他们之前得到的都是联盟下发的营养液跟补贴,拿到的是联盟给予的基础医疗,真正养活他们的是联盟。
    林池:如果没有第三环链的存在的话,联盟还会继续下发毫无意义的营养液跟补贴吗?
    总指挥官:联盟是有人道主义的。
    林池:是啊,但很可惜,这份人道主义的光辉永远不会照耀到为了给自己的孩子一件能够御寒活过冬天的衣服而剥掉可爱的野生动物身上的皮毛的人类身上,更不会落到为了挖矿、开重污染工厂破坏环境的愚民身上。
    总指挥官哑口无言。
    不动锋的刀尖忽然间举了起来,举过头顶做了一个不是特别标准但很认真的联盟军礼。
    林池:我从来都不认同联盟高高在上不切实际的人道主义。
    但我绝对敬佩你们为了这份研究资料,所付出的流血牺牲。
    留给人类的时间不多,他们已经来了。
    联盟星舰指挥室的中央星图上骤然亮起了一片标红的光点。
    警报声尖锐刺耳的响成一团。
    而在星舰之外,更是密密麻麻蝗虫过境一般不属于人类科技范畴的异星战舰。
    战舰之上还沾染着破碎的属于联盟星舰的残骸。
    它们的战舰似乎是有生命的,正在缓慢地不加任何处理地吞噬掉联盟星舰的残骸,将之补充为自己的新能源与结构。
    分散在边境要塞每一个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普通民众们的眼中流露出了难以遮掩的绝望,大人捂住孩子的眼睛,虔诚的教徒跪倒在地于心底战栗地祈祷,老者目光呆滞地倒映着这生平未见的噩梦般的景象。
    墨兰斯迅速地回到了星空玫瑰的机甲驾驶室,两架机甲眼看着就要离开星舰。
    残存的意识还能分辨出星图数据的总指挥官不成人形地与指挥椅纠缠在一起,他的目光落在密集到残忍的高能未知坐标星图上,颤颤巍巍地举起粘连着电子笔的断肉条手,举过头顶祝凯旋。
    异星狰狞的战舰越来越逼近边境要塞。
    联盟的星舰彻底地成为了报废的混合物残骸。
    但这种令人绝望到头皮发麻的场景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第三环链跟疯了一样集中所有力量建设的钢铁巨兽绯红终于降临。
    作者有话要说:  【快完结了,毕竟可能是晋江唯一一本奇葩的第三星际纯爱文,就为了参加网站一百周年的活动弱弱地跟大家求个营养液啥的吧。砸雷要花钱,没有独立的经济来源的千万别砸了,其他的就看心情好啦,千万别勉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