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161)
    林池是第三个。
    他选择亲手将人类背叛者及其后代构建而成的众星联盟,送入可怖的人间炼狱。
    身后高强度的合金玻璃被高能武器熔融破坏,强势的高空风汹涌地灌入被破开的真理之塔,吹散了塔内属于墨兰斯的恐怖Alpha信息素。
    虽然信息素必然会被强风吹散,但联盟星辰花军团精锐当中的精锐星辰花骑士团仍然谨慎地穿戴整齐了全副的小型机甲,严密武装,显然对墨兰斯的徒手战斗力有着超越人类常识的预计。
    林池终于放开了墨兰斯,浅色的唇瓣被咬得嫣红湿润,深琥珀色的眼底闪烁着潋滟的水光。
    我只能给你殉情了。
    墨兰斯笑着捏了捏林池的脸颊,Alpha的脸颊不像Omega或者Beta那么的柔软,强韧的咬合肌昭示着他们凶兽的本能。
    他轻轻地在林池的耳边念到:我怎么舍得?
    在说完这句话以后,他就打开了终端,真理之塔原本就因为底层的背叛而摇摇欲坠的精神支柱,从这一刻开始,才算是真的完全崩塌。
    墨兰斯向所有首都星的民众发送了一份直观的联盟真理之塔在这些年里做出的每一件事情的数据资料。
    包括抵达首都星的全体星辰花军团成员。
    真理之塔控制着中枢院通过了很多打着人类发展旗号的项目,实际上却是为了维持七贤的生命。
    源源不断的适配器官被从联盟的每一个无人知晓的角落里输送往首都星,越过了病情严重的急需适配的患者,越过了确实需要他们的研究项目,直接送到真理之塔用于维持七贤的生命。
    甚至那些器官本身或许就是从鲜活的人体当中摘取剥夺的。
    毕竟联盟广大的垃圾星永远也不缺乏穷到只能靠出卖自己的身体苟活的垃圾,甚至联盟的上等精英们还要挑挑拣拣,太瘦的不能要,太丑的不能要,必须得要是优秀健康的个体。
    但更恐怖的还是联盟被称之为石榴的那颗繁荣特色旅游星球,那是联盟官方默许的合法领养基地。
    天价慈善是为了合法避.税,将精英家业代代相传。
    快乐教育是为了巩固精英们的舒适阶层。
    当人类的一切美德都被物化被娱乐化被精英化,丑恶将会肆无忌惮地夺取着死去的美德,在它的尸体上催生出令人类灵魂都为之战栗的恶之花。
    这就是联盟,一个曾经诞生在自由民主之上的星际国家。
    屠龙者终成恶龙。
    墨兰斯在林池的耳边低语。
    他也许真的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
    突入的星辰花骑士团们陷入了短暂的混乱,毕竟墨兰斯从一开始就控制了庞大的底层数据库,而这些数据库最终必然会影响十分依靠人工智能的七贤的推演判断。
    真正的联盟精英很少有进入联盟边境军的,那是只有缺钱的平民或者贫民为了改变命运才会去的地方。
    而七贤为了更好的掌控他们,采取的就是潜移默化的联盟式信念钢印不要问为什么怎么样是否民主自由,你们就是在为民主自由而战。
    这样的军团战斗力是恐怖的,但也是脆弱的。
    当钢印崩塌的那一刻,军团将会面临信念上的解体。
    墨兰斯给出的血淋淋的资料就是击碎星辰花宿命的朗基努斯之枪。
    因为星辰花军团里的那些人本身或许已经脱离了底层,可他们在这一过程当中,必然遭遇了隐形的歧视与不公。
    他们的孩子、长辈、朋友,谁又能绝对逃得脱联盟的精英统治怪圈?
    虫巢降临了。
    联盟的军团意志崩塌了。
    瞄准墨兰斯的所有武器的人工控制点开始动摇了。
    整片联盟首都星的美丽与祥和景象瞬间如镜面般破碎。
    林池静静地凝视着温柔拥抱自己的墨兰斯。
    墨兰斯的嘴角挂着洞悉一切的微笑,眼眸是清澈又无机的冰蓝宝石,无暇的五官克制的收敛了锋芒,看起来干净到了极致。
    他像极了一位真正的神明。
    但人类不应该是神,人类只能是人类。
    墨兰斯的终端连接上了首都星的全频段广播。
    他说:不管我们曾经有何种恩怨,各自的立场又有多少的冲突与矛盾。我相信,所有现在听着广播的人内心都有着自己坚守的一份善良。我能在此以北银河帝国最后一任大帝墨兰斯.塞林斯特的名誉保证,帝国不会参与到任何针对联盟现有星域的入侵与瓜分。
    以此承诺为基石,我希望所有手握武器与资源的人都能够团结起来,帮助无辜的民众撤离,帮助帝国的军团对抗虫巢的入侵。
    或许我们各自之间不免有一战,但我绝对不希望那一战是现在,是践踏着无辜者的淋漓鲜血,是残忍地沦丧了一切人类引以为豪的珍贵美德的。
    星辰花军团的总指挥官的通讯瞬间打了过来。
    他劈头盖脸地就是一句:你这个帝国的恶魔!
    墨兰斯面色不变,从容而优雅地问候了对方一句:日安,阁下。
    为什么要在联盟首都星开启宇宙智慧生命席位资格考验?!
    墨兰斯无辜地含笑道:那当然是因为我很清楚,你们会被调来首都星。
    你知道首都星有多少无辜民众?!你知道我们要死多少人才能控制住局面?!你这个疯A!
    墨兰斯的脸色瞬间如寒霜般冷凝,他看着星辰花军团愤怒的总指挥官,暗沉得恍如冰海般深沉的眼眸望着对方:那你知道,首都星有多少人拥有私人星际移动工具?只要你们解除首都星圈的星际大型航行限制,帝国的星舰下一秒就可以出现在这里,帮助你们控制局面。
    如果一定要开启宇宙智慧生命席位资格考验的话,拥有最大数量星际移动工具跟基础素质的上等星域无疑是对于全人类而言损失最小的选择。
    对方几乎被气得口不择言:那你为什么不选帝都星啊!
    墨兰斯反问到:我为什么要选择帝都星?帝国已经失去了敬途星域,已经失去了南陲星域的边缘星域。无耻也要有一个限度,我亲爱的战友。
    谁他妈的是你战友啊?!
    墨兰斯慢条斯理道:只要你开启首都星的禁制,帝国的星舰一来,我们就是战友了。
    星辰花军团的总指挥差点眼前一黑栽倒下去。
    他直接吼了出来:你他妈以为这玩意儿是我想开就能开的吗?!我他妈的只是个贫民窟出来的Alpha,我能控制个屁的首都星禁制啊!
    星舰总指挥室里的所有人都有些呆滞地看着疯狂锤操作台的暴躁总指挥官。
    墨兰斯:那就让你的下属把他们杀了,留下一个愿意开启禁制的人就好了。
    他说着这句话,眼神异常冷漠地瞟向了不远处终于发自内心慌乱起来强作镇定的联盟七贤。
    破入真理之塔的星辰花骑士团成员已经出现了意动。
    他们当中的每一个都有死于石榴或者灰色器官交易的在意的重要亲友。
    这也是墨兰斯敢于放任七贤调动星辰花军团前来逮捕他的原因之一。
    他可以不在意自己的生命,但他确实很在意林池。
    恐怖的虫巢在首都星不远的地方太空里极速扩张着,从最开始的一丁点大小的跃迁虫洞,逐渐向最近的首都星蔓延。
    可怖的噩梦般的触手肆无忌惮的挥舞着,时刻挑动着人类的脆弱的个体神经。
    它从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带来了死亡与噩梦。
    精神脆弱的人类很容易因为某种过于诡异的点,而被同化感染噩梦瘟疫,失去人类的形态与意志,成为虫巢的行尸走肉。
    星辰花军团的总指挥官深吸了一口气,他的指挥素养告诉他,不能再这么迟疑下去了。
    我有一个问题,希望墨兰斯陛下您能解答。
    墨兰斯慵懒道:时间不多,请问。
    总指挥官灰褐色的眼眸死死地盯着墨兰斯的脸,面部肌肉微微抽搐扭曲:我的前任妻子真的没有死于疾病,而是因为真理之塔评估了我的性格思维,最终因为我可能的叛逆与难以控制,而将她假死,送往了希望之星导致她因为过度生产早逝。
    墨兰斯:你要我觉得我能篡改联盟所有的数据库资料,不信也罢。但我要提醒你,你应该早就意识到,你们家十六岁的Beta小保姆长得很像你跟你早逝的妻子。
    这一次,他笑得很恶意。
    你不要觉得这事也是我做的,总指挥官阁下,你的第一任青梅竹马跟你从贫民窟出来的妻子去世的时候,我还在联盟的实验室里,做你们最优秀的实验品呢。
    联盟精英阶层富有教养贴合Alpha心意的可爱精致Omega,可真不错啊,不是吗?我亲爱的战友。
    你还记得你曾经从贫民窟走出来的时候,公开发表的言论吗?你还记得你少年时代要打破联盟精英阶层壁垒的初心吗?
    你忘了,从你忘记了贫民窟青梅竹马的妻子,忽视了她死亡的疑点,迅速地与隔壁高级Omega学院高贵的院花坠入爱河,抚平伤痛。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你的妻子被囚禁在石榴被迫沦为生.育机器的时候,有多么的绝望,她直到死,都觉得你总有一天会发现她的踪迹,像英雄一样地出现在她的面前拯救她。但很遗憾,你已经不再是初入军校那个立志要改变时代的Alpha了。
    我真为你悲哀。
    墨兰斯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凌.迟那位总指挥官的刀,可他的语气明明那么的事不关己,那么的平淡,却仍然将所有人的情绪玩弄于股掌之间。
    连林池的眼眸都开始不由自主地酸涩。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完全倒向了墨兰斯的这一边。
    墨兰斯平淡冷硬的叙述忽然一停,他别过脸,垂眸看向林池。
    修长分明的指节缓缓抬起,蹭过他的脸颊。
    怎么哭了?
    话音未落,他羽毛般炽热的吻就落在了林池的眼角。
    别哭,我永远不会像那个被联盟操纵的白痴一样,把你丢掉的。
    当然,林池也不是毫无自保之力的贫民Omega。
    他努力控制着自己某些时候可能过分敏感的神经,软软地应了一声:嗯,我相信你。
    星辰花军团的总指挥官被气得一拳砸断了通讯。
    他终于下达了命令。
    骑士团编号01,动手,目标
    作者有话要说:  【自从接受了猫狗设定以后,我就在非人类的大道上越走越远】
    第101章 危机
    当带有帝国星空玫瑰纹章的巨型星舰跃迁入联盟首都星星域范围的时候, 整颗首都星都出现了难以避免的潮汐紊乱、卫星偏移。
    全体星舰,即刻调转轨道炮瞄准点,坐标
    联盟星辰花军团的指挥星舰总指挥室里有人打断到:阁下, 你这是与虎谋皮!
    总指挥官坚毅起来的目光冷凝:我们没得选。
    他的视线落在星图上极具扩大的虫巢跃迁点上,倒映出恐怖扭曲的景象。
    在这种级别的人为危机面前, 我们只能努力抱团。人类对于宇宙而言果然还是太渺小了啊
    墨兰斯搂着林池的肩膀站在真理之塔被熔融的玻璃边缘, 目送着星辰花骑士团的成员驾驶着小型机甲离去。
    机甲的冷兵器棱刺刃的血槽还在往下滴落余温未泯的血迹。
    林池刚想回头跟墨兰斯说什么,就被对方突然打横抱了起来。
    你
    Alpha的本能让他很想挣扎,毕竟在这种高空边缘突然失去对自己的身体全部的控制, 实在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可是林池最后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墨兰斯解释了一句:地上脏。
    鲜血就像纹路一样蔓延开来,汩汩的,仿佛永远没有尽头的不老泉,一路张牙舞爪到墨兰斯的脚下。
    仅剩的七贤之一战战兢兢地跪倒在脊心旁, 褶皱如妖魔的身躯链接着身后密密麻麻的神经线,溅满了鲜艳的血点。
    不不该是这样的这不符合逻辑不
    墨兰斯没有再看对方一眼。
    他本就是地狱里爬出来的复仇恶魔,让这群人被自己亲手培养出来最引以为傲的忠犬杀死,也算是一种复仇的极致。
    他们的身体里流动的都不是他们原本的血, 这些血是从中央血库里直接合成供应出来的,所以有点多。
    还有什么想问的?
    林池搂住了墨兰斯的脖颈。
    你们刚刚提到的宇宙
    还没等林池把问题说完, 墨兰斯就回答到:我不想骗你, 但这确实是真的。原本我只是有这样的猜测,直到亲眼看见那个罗盘, 我才最终确定。
    或许从远航时代开始的第一天, 他们就获得了那块代表着具备了申请加入宇宙高级智慧生物俱乐部的罗盘并且打开了它。这也就导致了人类在往后的千百年里出现了根本无法用语言和常理描述的科技锁死, 从大爆炸时代到远航静默时代,只用了一刹那。
    林池贴在墨兰斯的心口。
    为什么要让他们拿走那块罗盘?这种武器还是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才比较安全吧?
    墨兰斯:我刚刚查阅了联盟的内部资料,罗盘只有三次信号指向的指引效果。只要人类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处理掉入侵跃迁的虫巢, 那人类这个物种本身包括亚种原生种就会在同一时间取得宇宙高级智慧生物的资格,科技锁死也会在同一时间解除。到那个时候,人类才算是真正地迈入了星际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