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157)
    林池:
    拉菲特努力比划了一下:就是,你懂的,大家搞点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林池扶额:我懂了。
    拉菲特:所以我才说现在要进小星门花的钱比以前多多了,你们到底去干嘛?
    林池没有回答拉菲特的问题,他转而问到:你手上有渠道吗?
    拉菲特:有倒是有的,不过
    他还没不过完,就用眼角的余光看见收拾好剩下的流民的李明野狗一样地朝林池扑了过来。
    拉菲特甚至都来不及阻止。
    幸亏墨兰斯突然间出现在林池的身边,不紧不慢地伸出手,将扑过来的李明像小狗一样拎住了后颈,阻止了他扑向林池的动作。
    李明的大眼睛亮晶晶的,不管不顾地快乐道:姐妹!
    他说着还朝林池伸出手,试图触碰林池。
    墨兰斯默默地将他拎得更远了一些。
    他没有再管悬空状态,像不安分的小猫咪一样蹬腿伸爪子的李明,转而看向拉菲特,开口:把你去首都星的渠道给林池,我跟他一起去首都星。
    拉菲特有一点脑子转不过弯儿来了。
    不是啊,哥啊,咱这
    墨兰斯凉凉地扫了拉菲特一眼。
    拉菲特看着李明就是感觉后颈皮一凉,当即刹住脑子里的正常思维逻辑,直接回答到:我马上就安排。
    墨兰斯这才放下李明,将他丢给了拉菲特。
    可是下一秒,拉菲特就往林池的终端上传了一份偷.渡宣传单【落地生子,出生就是首都人,赢在起跑线,优秀家长的至尊之选。】
    原本刚刚没放下李明的时候,能源站的老板还看不出来这三个正在谈话的Alpha究竟有多么突出,一放下李明,正在不远处看着充能感应堆的老板顿时就发现,这三只Alpha一个比一个更身高腿长宽肩窄臀,气质冷硬。
    跟李明这只娇小可爱的Omega有着极厚的一层壁垒。
    老板忍不住吃着果子在心底脑补了一个三A抢一O的梦幻戏码,然而还没等他脑补出那三名看起来就很不好惹的Alpha的性格背景,后面来荒星的那两个Alpha就打了起来。
    那名Omega还可怜巴巴地想要往那两名后来的Alpha其中一个的身上扑。
    老板手里的果子都差点吓掉了。
    他这小店可遭不住两名不好惹的Alpha打架折腾啊!
    妈耶!这架可不兴打啊!
    可是是超出老板预料的,那两名Alpha并没有打架把他的店给打塌了,甚至深琥珀色的眼睛的那名Alpha在一把将冰蓝色眼眸的Alpha给掼在墙上亲的时候,他还伸手一把稳住墙旁边的架子,避免了商品掉落摔碎的惨剧。
    幸好他们只是在亲亲等等!两个Alpha亲、亲?!
    老板一脸的震惊。
    他手里的果子最终还是没有逃脱掉落在地的命运。
    林池格外强硬地将墨兰斯按在墙上,因为刚刚的动作过于剧烈,他的上衣微微卷起,白皙精悍的腰身还露出了一截。
    你什么意思?
    墨兰斯没有回答林池的质问,他只是默默地伸手将林池露出来的那一截腰身上卷起来的衣服往下扯了扯,严密地遮盖住了林池的腰身。
    这个动作看起来就很人.妻。
    旁边的老板做足了心理建设才颤颤巍巍地从地上把果子捡起来,然而还没等他将果子上的灰吹干净,被压在墙上的墨兰斯就伸手搂住了林池的后脑勺,一口反吻了上去。
    他的薄唇看起来像浅浅的樱花果冻,刚刚被林池咬了一口,上面还有着一小圈飞花似的薄红。
    看起来很可口。
    两种过于强势的Alpha信息素瞬间爆发,只不过并不具备刻意的压迫性圈地,而是简单的存在感昭示。
    大概的意思就是这里有两个Alpha,请不要打扰。
    a也能感知到一定强度的信息素压迫,他一愣一愣地看着两个Alpha打着打着就抱着互相啃咬了起来,竟然奇迹般地连小店里的一个花瓶都没有碰倒。
    林池捏住了墨兰斯的后颈,墨兰斯那里的肌肉比他结实,林池忍不住有一点愤懑地发泄似的又咬了墨兰斯的薄唇一口。
    墨兰斯含糊着轻叹了一声,没有阻止,任由林池在自己的身上为非作歹。
    老板就在旁边一脸呆滞惊恐地看着刚刚把另外一个Alpha按墙上的那个Alpha,他的腿一点一点地盘在了另外一个Alpha的腰上,两个A的姿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林池在外变成了林池在内。
    而用手扶住架子的人也从林池变成了墨兰斯。
    老板:???
    在老板犹豫了好久要不要去阻止以后,投入地跟墨兰斯亲了好久的林池终于还是想起了自己的本意,一把将墨兰斯推开然后带走了自己毕竟他的腿还盘在墨兰斯的腰上。
    林池:我不要装怀孕的Omega。
    墨兰斯:好,我装。
    明明是看起来很顺利的场景,墨兰斯的表情也很诚恳不像是作伪,但林池平视着他清澈的瞳仁,忍不住低下头看看两人分外平坦隐约可见人鱼线的小腹。
    林池委委屈屈地咬了咬牙:算了,还是我来吧,你不行。
    墨兰斯微微挑眉,托着林池在自己的身上蹭了蹭:嗯?
    林池被抵了一下。
    他的心跳有些快,呼吸微微紊乱。
    龙血花的气息深入了他的肺腑,就像滚烫的熔岩,将一切都熨烫得服服帖帖。
    林池纠结的心情顿时就平复了。
    墨兰斯搂在他腰间托着他的掌心的温度很高,但是并不讨厌。
    或者说,自从他再次分化为Alpha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对墨兰斯的信息素墨兰斯的存在产生过任何的排斥。
    林池忽然间觉得,就算是真的被墨兰斯搞大肚子,亲自生一个小怪物出来,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很值得纠结的事情了。
    更何况只是假孕。
    你经验不足,别影响我干大事。
    墨兰斯把鼻尖埋进林池的颈窝里,闷闷地低笑了一声,几乎将林池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给逼出来。
    他轻柔地回应了林池一声:好。
    湿热的气息毫无遮拦地喷吐在林池白皙的肌肤上,染开一片绯色。
    拉菲特有一些摸不着头脑,他看看自己终端上的联盟小星门漏洞探查结果数据,又看看那份首都星落地生子人上人偷.渡方案,犹豫了一秒,还是将前者收进了更深的保险芯片。
    这可千万别被林池看见了。
    要是让林池知道墨兰斯阻止了他告诉他这件事情,怕是会把他按在地上打成只会嘤嘤嘤的小熊猫。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不能出卖墨兰斯。
    虽然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忽悠策反成了帝国的工作人员,但拉菲特这个时候还是本能地选择听命于墨兰斯。
    墨兰斯当然听林池的话,可要是林池哪天又突发奇想地跑路了,墨兰斯也肯定会把林池给打断了腿给带回去关起来。
    到时候就不是听不听话的问题了,万一墨兰斯找他算账拉菲特觉得自己承受不住还不如一开始就听墨兰斯的话。
    他就看着林池的身上被墨兰斯散乱柔顺光滑的长发笼罩,像是被划进了什么领域里似的,仿佛一只被巨型蜘蛛锁进领域里的小飞虫。
    墨兰斯明明是一副温柔到了极致的样子,但拉菲特看着,总觉得有些可怕。
    平心而论,墨兰斯的外貌几乎是完美无瑕的,应该很容易让普通人一见就产生好感。
    可是拉菲特并不这么觉得,毕竟Alpha对更强大的Alpha似乎本能地就会产生莫名的敌意。
    更何况是墨兰斯这种碾压级别的怪物Alpha。
    他在Alpha里也是很明显的异类。
    这或许是拉菲特这样的Alpha对超出人类常识范围的捕食者生物具备的天然敏锐直觉。
    墨兰斯跟林池在墙角不知道谈了些什么,好一会儿林池才想起来自己还盘在墨兰斯的身上。
    他在发现这一点的时候,立刻放开墨兰斯慌里慌张地跳了下来,甚至还本能地转身想跑,却被墨兰斯一把搂着腰拽了回去。
    林池的后脊顿时撞在了墨兰斯硬邦邦的身体上,一声闷哼,他的后颈就毫无防备地暴露在了墨兰斯的眼前。
    后颈上一片斑驳的青紫红痕。
    墨兰斯的呼吸乱了一拍,冰蓝冷淡的眼底燃起灼人的滚滚火焰,但他最终还是克制了一下,只是非常轻柔地在林池的后颈上烙下一吻。
    他自认做不到像林池那样克制自己,不在伴侣的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标记痕迹。
    这也许是大星际时代的所有Alpha的劣根性本能只要有机会,就要在自己的伴侣身上圈地。
    即使是选择不标记墨兰斯的林池,他在被弄到失去神智的时候,也会小声啜泣着露出森白的Alpha特征性的犬齿在墨兰斯的手指上手臂上肩膀上甚至心口,咬出一片又一片的红痕,留下自己的信息素浅表标记。
    活像一只被惹恼了会咬人亮出尖利的爪子嗷呜嗷呜嘤嘤怪叫的小奶狗。
    而现在,这只小奶狗就在自己的怀里。
    林池在被亲吻后颈的第一时间,条件反射地出现了僵直。
    几乎所有的野兽都具备这种能力当被捕食者扑倒,比起毫无用处的挣扎,反常又正常地出现减轻痛苦的自我催眠抚慰。
    墨兰斯看着林池的样子,又在他的颈侧亲了一口。
    好甜。
    林池这才缓缓解除了自己的僵直,反驳到:甜个锤子!Alpha只会感觉到另外一个Alpha是苦的!这是常识!常识懂不懂?
    墨兰斯低低地在林池的耳边笑了一声,他说:那现在呢?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墨兰斯的眼底闪烁起了冰冷的白银色光芒。
    下一秒,林池就察觉到了空气当中弥漫开来,他最喜欢的奶甜味儿。
    他不敢置信地回头,奶甜味儿并没有被龙血花的气息减弱,反而更加浓郁了。
    那种味道甜得让林池忍不住想舔墨兰斯。
    林池的喉结上下滚动:怎、怎么了?
    墨兰斯微微松开怀抱让林池正面朝着自己。
    我是怪物嘛,怪物的身上出现什么,都是可能的。
    林池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他犹豫了很久,也还是没能问出心里的问题,反而是微微踮了一下脚尖,抱住墨兰斯道:我会永远爱你,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墨兰斯的被林池主动搂住,舒服得眯起了艳丽的眼眸。
    他说:好啊。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回答被不远处的能源供应站老板听见了,老板的手里捏着多灾多难的果子,冷不丁地感觉到了一股子寒意从脚底直冲脑门子。
    应该不仅仅是因为这里腻歪的是两个Alpha。
    更是因为从那名冰蓝色眼睛的Alpha若隐若现地透露出来的,非人类的气质。
    最后林池是跟墨兰斯手牵着手,一起坐在小店饮食区窗边的位置,跟李明叙旧的。
    李明看起来像一只从华贵的金丝笼子里跑出来的小仓鼠。
    他捧着脸,亮晶晶的眼睛看看林池又看看墨兰斯。
    哇,你的新造型好漂亮啊。
    林池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一头白发。
    李明:这就是恋爱的魔力吗?我记得你当年总是跟我说,有毛病才谈恋爱,单身一时爽,一直单身一直爽来着的。
    林池:
    李明不说,他都快忘了自己处于屠秀玲的管理下,没有绝大部分记忆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了。
    可能是因为墨兰斯强.制.爱给当时的他留下了一定的心理阴影,导致他在被封了好多记忆以后,仍然记得自己不能跟别人谈恋爱,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实就给他补成了不谈恋爱。
    李明:还有啊,你当时说你宁愿死,也不要跟Alpha在一起被标
    林池扶额:够了,你再说我就要提你的粉红猫猫机甲了。
    顿了顿:还有什么最美Omega机甲师。
    李明立刻闭上了嘴。
    他已经不是十几岁的少年人了,他已经不再天真幼稚得像趴在贫民身上吸血还要打个漂亮蝴蝶结来赢得单纯的贫民喝彩的小虫豸了。
    我不说了,你也别提那个了
    林池看着李明沮丧得幻觉像小狗一样垂下去的飞机耳跟小尾巴,轻笑了一声。
    谁都会有年轻糊涂的时候,真要一辈子清醒深刻,那就不是人了那是圣人可是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我们,其实都是最普通的人,圣人永远都只是少数。
    他习惯性地以一种安慰后辈的姿态想要伸出手摸摸李明的头,然而下一秒,墨兰斯就闪电般地捏住了林池的手腕,将林池的手拖到了自己的心口贴紧。
    林池别过脸一看,墨兰斯还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原本还有点要哭哭的李明顿时就哭不下去了,他破涕为笑地对着林池道:本来我超担心你被有权有势的Alpha强娶了以后,会不会坐在星舰里哭的,但是我现在不担心了。
    林池有些不好意思地啊了一声。
    李明笑眯眯地抽出手帕遮了遮自己上扬的唇角。
    虽然你们没有标记的约束,但是我觉得,你们现在这样挺好的。
    林池不自在地立刻开始转移话题:你刚刚在干什么?
    李明睁大眼睛,想了想:哦,你说刚刚我打的那两个Beta吗?我打他们是因为他们不接受我的安排,我可是从这颗荒星的星长那里接下的任务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战乱状况下尽量别在边境乱晃,我就干脆在这里帮忙星长维持荒星的秩序啦。
    林池:你什么时候学的格斗?
    李明:我跟顾西学的,不过他没跟我一路走,他负责护送我妈从另外一边离开联盟前往帝国,去找我舅了。
    林池:为什么学格斗?
    李明摸了摸自己的娇嫩的小脸:Omega天生就会在生理结构上柔弱一点,再不学怎么打架,以后可怎么办哦?更何况我还这么漂亮,不学学怎么打架保护自己,在这个险恶的世界要怎么生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