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149)
    联盟预判第三共和国的战斗序列只不过是未曾经历过战火洗礼的花瓶。
    这一点,他们预判错了。
    第三共和国的战斗序列不是花瓶,他们是第三环链以及环链外一切可居行星星域最忠实的守护者。
    当一支队伍的目标是守护什么的时候,无论他们曾经多么的糟糕、无能、散漫,在面临危机存亡的那一刻他们都会爆发出自己所能爆发的最大力量,创造出人类难以想象的奇迹。
    在惊慌迷茫的各大要塞战斗序列被聚集起来的第一时间,一个要塞广播如惊雷般炸响在所有人的耳畔。
    我是第三环链临时星门要塞最高指挥官L,详细的任命书已经下发到各位的终端,请大家不要惊慌。
    接下来,请各位务必听从我的指挥行动。
    我们或许注定身死于此,但守护第三共和国,守护星门要塞,就是在守护我们的一切。
    身后即是祖国,我们无路可退。
    祝凯旋。
    第93章 星门要塞
    面色绯红的林池软软地坐在墨兰斯的怀里, 尽管他的神态看起来有些异样,但他眼睛里的情绪已经在第一时间调整到了最恰当的状态。
    一名合格的指挥官必须学会从任何状态的情绪中剥离自己,将自己的全部理智投入对战场的指挥。
    墨兰斯心满意足地搂抱着林池, 下巴抵着他的肩膀,用呢喃般慵懒的声音道:闪电战。
    他的眼底是无机质金属般的银芒, 林池微微颔首, 对墨兰斯的判断表示了肯定。
    星门要塞挡不住联盟的星舰。
    墨兰斯垂眸蹭了蹭林池,吐出闷闷的两个字:必然。
    林池的目光始终追随着机甲图景上随时跳动的各路数据,他苍白的脸颊上倒映着雪亮的电子光。
    星空玫瑰在墨兰斯的操作下穿行于星舰疯狂的炮火之中,堪称如履平地。
    坐在驾驶室里很难感知到外界的恐怖。
    但这并不包括林池。
    一切数据如洪流般涌入了他的大脑, 经历过无数死寂黑暗沉闷的大脑拥有正常人类难以抵达的还原思维殿堂。
    他站在了集结的战斗序列当中。
    武器, 落后;战术素养,一般;精神意志, 略微低落一切数据在林池的殿堂当中被还原成了现场,变成了可观的实际景象。
    林池的手里握着全息的三维棋子, 最大的一枚就是星空玫瑰。
    星门要塞的驻扎战斗序列正面对上联盟的奇袭星舰精英战斗序列,根本毫无胜算。
    但林池的意图也本来就不是获得胜利。
    他只是需要拖延时间,从一开始就对联盟的奇袭计划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林池给出了第一条临时接管星门要塞战斗序列的命令【三三制,两两对背抱群, 第一、二、三小队待命隐藏进入要塞建筑群A区块,随机应变掠阵伏击;第五、六、七小队就地化整为零,队伍指挥官自由指挥, 目标:占据B区块建筑群制高点, 游离瞭望回传数据;第八、九小队,死守大气膜维持器。命令结束,禁止一切内部通讯行为,违者就地执行死刑, 注意内奸,不要完全相信自己的队友,L与机甲与诸位同在。】
    墨兰斯看见了林池下达的命令。
    艳丽薄情的唇角微弯,比起林池的战场指挥能力,其实墨兰斯更擅长玩弄人心的权术。
    权术有时候与战场指挥是相通的,而有时候又不是。
    这一点,在他曾经于量子宇宙模拟器中遇见林池的时候就体会过了。
    权术是只有当一个人还是普通人的时候,才能起效的东西。当林池剥落他野心家的伪装的时候,对于墨兰斯大帝而言,林池就是存粹的滑不溜手的圆球。
    他的一切所求都与维持继续发展大星际帝国背道而驰,根本无从引诱。
    你为什么觉得会有内奸?
    林池的目光始终落在战场数据上,他淡淡道: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对于联盟的那群人来说,当他们的目的明确的时候,他们并不吝啬动用任何手段。而第三共和国也并非铁板一块,一个只有不到四年聚合历史的存在,很容易就会被从内部瓦解。在第三共和国的星域之内,星盗、旧富人精英阶级、甚至没有得到足够关注的普通穷人都有可能会出卖集体,来获取可观的个人利益。
    第三共和国不是一个真正的星际国家,它只是临时被某种强烈的信念捏在一起的复杂聚合体。
    出现个别内奸只是比较好的可能,如果运气很差的话,我甚至在想,是不是会有全员内奸的小组。
    墨兰斯恹恹地看着全神贯注的林池。
    认真的林池有一种别样的美感,让他很想要去打扰,去破坏,去吸引他的全副注意力。
    但墨兰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做,事情的轻重缓急,他很有分寸。
    瞳孔边缘的银月有规律的放缩,倒映着林池俊美严肃的眉眼。
    你不信任除第一二三四小队以外的人。
    林池一边观察着星空玫瑰回传的探测局势,一边给墨兰斯解释:第四小队应该已经在守卫星门的时候被团灭了,要不然他们不可能连一个预警信号都发不出来。
    向墨兰斯解释自己的行为似乎是林池被墨兰斯从小撒娇撒出来的习惯,只要墨兰斯在他的身边,他就会忍不住向他进行情况说明。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一直以来都习惯于将自己放在墨兰斯的引导老师的位置。
    墨兰斯的眼眸微眯:你最不信任的是第八、九小队?
    林池无奈叹息:是的,机甲小队真的是内奸含量最高的地方了,毕竟从一开始就是强行从联盟手上收编过来的。
    墨兰斯轻笑一声。
    那我帮你吓唬吓唬他们。
    话音未落,在星门要塞上空走位最奇幻的星空玫瑰突然停住了自己的走位,硬抗了一记无伤大雅的暗红手持激.光.炮,肩膀上如开花般蔓延的最大那一朵炮口骤然回调,锁定了正在消极怠工的第八机甲小队的某台制式机甲,朝着它的脚下就是一记重.型.轨.道.炮。
    明艳的火光瞬间炸开一片,如同绽放的红莲。
    林池看着飞快跳动的机甲数据,又叹了一口气:别吓唬了,本来就没有什么战斗意志,再给你吓傻了可怎么办啊?
    墨兰斯还是忍不住抱着林池软嫩细腻白皙的后颈,在上面不太用力地吮吻了几下,留下了深红色的印记。
    既然要利用他们,那就干脆利用到底。
    林池:你真狠啊,这下算是逼得他们不得不跟联盟撕破脸皮了。
    墨兰斯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林池的身体:不过是心怀鬼胎的棋子而已。
    在火光照亮的第一时间,几乎整只机甲小队的行动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凝滞。
    明晃晃的一行文字出现在所有机甲的操作界面上,看起来冷酷得有些不近人情。
    【指挥官L:一旦发现内奸,格杀勿论,加快行军速度,三分钟内抵达。】
    林池的眼眸里蕴含着超乎寻常的平静。
    他知道,只要星门要塞的机甲到达他指定的位置,联盟就不会再相信任何一个安插进小队中间的内奸。
    因为联盟没有冒险相信一个背叛者的必要,他们注定是这场要塞争夺战的胜利者。
    即便是人工智能的战争运算也不可能做出信任背叛者的决定建议,它们只会给出获胜概率最大最稳妥的建议。
    就像不是所有人都是优秀的指挥官,也不是所有的人工智能都有机会成为优秀的战场人工智能。
    机甲小队在三分钟后终于抵达了大气膜维持设备附近,联盟星舰的无差别炮火覆盖终于抵达。
    然而,他们无法摧毁拥有第九机械小组满员配置携带维护的大功率防护罩。
    墨兰斯看着闪烁着火光的力场防护罩打开,软绵绵地在林池的耳边念到:你不怕他们一开防护罩,然后集体叛变?
    林池:他们要是有这种勇气,一开始就应该跑了,而不是在要塞里蹲到被我发现,然后强制聚集指挥。
    墨兰斯笑了。
    真好玩。
    林池勉强分出一丝心神,往后用力地撞了一下:一名合格的战场指挥官永远也不应该对战争产生过度的情绪化感知判断。
    墨兰斯配合地闷哼了一声,立刻乖乖地搂着林池的腰腹,线条分明的下巴用力地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像只挨了骂的委屈小猫咪。
    林池又下达了一条命令。
    【指挥官L:钱糖,一旦第五、六、七小队成员出现异动,格杀勿论。】
    星门要塞跟外界的量子通讯已经被强制干扰了。
    只有墨兰斯的星空玫瑰所携带的帝国最先进科技才是联盟唯一无法预知的破绽遗漏。
    林池已经借助星空玫瑰的通讯系统,强行将星门要塞13J的指挥思路发给了其他几座星门要塞的指挥官,剩下的只能看各位指挥官的临场自由发挥了。
    他毕竟没有各处的指挥官本人那么了解各自的星门要塞。
    维系着他对其他星门要塞指挥官的信任的只不过是他对张意达与屠秀玲的信任。
    星门要塞13J是所有星门要塞里,唯一因为指挥官临时调任而出现短暂空缺的存在。
    在这种情况下,联盟的奇袭实在是太过顺理成章了。
    林池甚至怀疑这也是第三环链计划的一部分。
    越多的星门要塞能够拖住联盟奇袭星舰战斗序列彻底攻占要塞的脚步,第三环链就能够多一座插.进联盟侵.略舰队喉咙里的鸡肋。
    而这些鸡肋的数量如果够多,那么它们最后必然成为陷落联盟奇袭星舰战斗序列的恐怖战争泥潭。
    林池的命令随时根据战场的实际情况进行更改完善修整。
    联盟的奇袭星舰指挥官终于意识到了,在要塞里的第三共和国战斗序列是有人在指挥的。
    而且这位指挥官很显然对内奸存在的可能做出了最大的防备。
    星门要塞最大的弱点就是大气维持装置,可是因为它原本就是弱点,所以每一座星门要塞的大气维持装置都具备了整座要塞最强的防御装置并非一时半会可以攻破的存在如果他们可以联系上机甲小队里的内奸的话。
    但很遗憾,林池在机甲小队跟机械小队抵达大气维持装置以后,就直接命令唯一基本靠谱的两位队长达成相互监督,开启全频道最高频闭干扰。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林池的命令也无法进入。
    不过不要紧,因为林池已经将后续的命令序列发送给了机甲小队队长的机甲,它会在频闭内部定时进行命令发送。
    林池静静地任由自己的意识站在炮火横飞的要塞战场中央。
    他其实很喜欢这种过分残酷随时都有生命在消失的感觉,仅次于医院哭闹憨笑不停的婴儿房,因为经历过长期的禁.闭一般活体标本生涯。
    他忽然间轻轻地回过头贴在墨兰斯的心口念了一句:保护好我,墨兰斯,在这里不需要我之前,我不能死。
    墨兰斯轻笑了一声。
    就算他们都死光了,你也不会死的至少,在他们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之前。
    战争太残酷了。
    林池不能去想如果没有机甲没有外骨骼没有其他的机械支持,那些纯粹地面战斗序列的战士要怎么活下去。
    总会有办法的,尽管即使是他到目前为止都没能想出任何办法。
    需要保持基本的理智与冷静的指挥官不能去思考太多的细节,因为那是其他的小队指挥应该去思考的问题。
    林池,你的Alpha是个怪物,他不会死的,更不会有尸体。
    墨兰斯静静地贴在林池的后颈窝里,嗅着若隐若现越来越强烈的柠檬奶的气息。
    轻度的同性过度接触焦躁依然存在,但墨兰斯只会将这种焦躁发泄在星空玫瑰之外的其他联盟机甲之上。
    他是天生的恐怖战斗暴.力机器。
    联盟指挥官眼睁睁地看着失控的己方机甲星舰战损数据,终于意识到了,为什么联盟会跟帝国达成和谈。
    帝国的顶尖战斗力确实是联盟难以想象的存在。
    那是最原始的最强悍AO配对加上联盟的非法实验加持创造出来的人类梦魇。
    他沉默了一秒,最终还是下达了命令。
    【全体Alpha进入隔离室,特种技术小组十分钟后启动Alpha加强干扰器。】
    林池注意到了联盟的机甲出现了异常的回撤。
    他自言自语到:他们在干什么?
    墨兰斯直接得出了答案:在撤离Alpha。
    林池的眉头一皱:联盟的Alpha干扰器动用需要撤离他们方面的Alpha吗?
    墨兰斯:原本是不需要的,但是
    林池:但是什么?
    墨兰斯:但是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他们加强了干扰器的效果,强到连己方的A都需要回避。
    冰蓝色的眼眸里蕴含了太多的情绪。
    林池看不见墨兰斯的情绪,他只是默默地仰头,靠在墨兰斯的颈窝里贴得紧紧的。
    你在害怕什么?
    墨兰斯:我想吃掉你。
    林池没动,他只是点击发送了有关命令。
    【指挥官L:自行就地注射抑制剂,全体Alpha。】
    因为联盟的撤离,战场压力顿减。
    林池放开了战场的各项数据,转而让星空玫瑰的人工智能代替他进行监控。
    有多想?
    他的脸上带着坦然的笑。
    墨兰斯也贴着林池,心情稍微放松了一分:想得要命。
    林池扯着墨兰斯的发梢,懒懒地在指尖绕了个环,低声道:那你吃吧。
    当震彻Alpha灵魂的亡命暴.虐钟声被敲响,所有星门要塞之上的人都露出了各异的神情。
    同一时间,林池感觉最明显的异动还是来源于身后的墨兰斯。
    触手般的长发如潮水般涌来彻底地占据了他的身体,每一寸都覆盖触碰,将林池彻彻底底地包裹在内。
    林池的神情异常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