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138)
    林池想起了林珲:他应该是另外的一个独立的人了,不再是我的克隆体了。
    如果说帝国跟联盟现在是真心和谈的话,那确实可能会将林珲送去带队。
    也只有林珲才能镇得住联盟的那一群理智疯子。
    他之前在联盟的时候,因为身份原因一直都没有跟中枢院真正的核心碰过面,也不知道那群真理疯子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希望他们还不想要毁灭世界。
    张意达:他的时间不多了。
    林池拍了拍手,起身准备离开去找吃的,他快饿死了,老半天没吃东西了。
    在听见张意达的话的时候,他忍不住回了他一句:那我的时间也不多了。
    顿了顿:每个人的时间都是有限的,你要是单纯地为了找我聊天,还是现在就回去吧,我还要工作呢,就算是监察员也不能影响我工作。
    然而张意达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开口道:时间不时间的,我已经不想再去追究了,像我们这样的时间遗民,或许死亡有时候才是最好的解脱吧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你做出决定了吗?
    林池挑眉回头看他,手中握着老旧的折叠椅,正准备把它塞回去。
    什么意思?
    张意达的手中握着一枚红星徽章,他摊开手掌,连掌心都布满了衰老的纹路。
    就像你之前的那具躯壳一样,我这样从很久很久以前休眠保存下来的活人,并不能在这个时代活过太久。
    林池忽然间垂眸。
    深琥珀色的眼眸瞬间收敛了下去,他沉默地凝视着地面,最终还是将手中的折叠椅摊了回去,然后坐下。
    张意达看到林池的表现,终于露出了笑意,嘴角的法令纹很深:所有,你什么时候来接班我?总不能让我硬生生耗死在这里吧?我都还没谈过恋爱呢。
    林池深吸一口气:在我被制作成生命延续活体标本的第一年,我是很高兴的,因为我重新活过来了。
    那是一个奇迹。
    但是当这个奇迹的第一年结束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严重的枯燥、乏味、厌倦。因为我每天能够接触到外界,获得信息的时间,只有他们进行实验的时间。除此之外,我感觉不到外界的任何存在,就像孤身一人沉浸在落不到底的深渊当中,身边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虚无。
    正常人是体会不到这种感觉的。
    我的心态在那段时间里是最有问题的,可是后来比有人对我做实验还要恐怖的纯粹虚无降临了也就是你们的黑暗期整个故乡都陷入了延期尘埃云的阴霾当中,根本没有人会顾及得上对我做实验。
    我一直都很清楚,在失去人类形态以后的我,就不再算是完整的人类了。
    林池抬眸,清澈的深琥珀色眼眸望着张意达。
    在虚无里没有什么时间的概念,我不知道被崩溃的情绪打败了多少次,但是连死亡都做不到的我,只能努力地活下去。我忽然间很理解小时候听爷爷讲的那个被渔夫捞上来的瓶子里的魔鬼的故事,它也是当时唯一支撑着我不要成为魔鬼的支撑点。我是在不知道多久以后才开始数数的,一直数到136428464071的时候,终于有人想起了我。
    张意达认真地道了一句歉:屠秀玲其实一直记得你,但是我们当时根本没有力量与时间来支撑把你从休眠当中唤醒对不起。
    林池笑了笑:没事的,都过去了。
    他的样子太过风轻云淡,有着将千万年的虚无痛苦化为笑谈的随和。
    张意达:虽然很不合时宜,但我还是要问你,你到底考虑得怎么样了?我们真的很缺很缺很缺人。
    林池:我现在又是人了吗?
    张意达:当然。
    他说着,直接将红星徽章丢进了林池的怀里:你现在已经是个完全意义上的人了,你是合法的第三共和国公民,你可以选择自己去任何一个正常的地方,在那里生活,或者做任何不伤害别人的事情。
    林池听到张意达的话刚想插话,可是张意达并没有给他机会,反而硬生生提高了嗓音,压过了他的话语。
    但在你做出决定之前,我要告诉你一件特别重要的事。
    林池:嗯?
    张意达:在你上一具遥控躯壳死亡的第一年,墨兰斯来找过我们。
    他找到第三环链的时候,很憔悴。
    顿了顿,张意达端详着林池脸上的神色细节,继续道:我们很怀疑,是不是只要他确认了你的死讯以后,就会死掉。而且,我们都猜他是来找我们要你的,虽然他看起来似乎还有一些记忆混乱,但他应该对你的具体身份跟目的都有一定符合逻辑的猜测他毕竟是联盟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勉强达到神的标准的实验品可是我们都猜错了,他最后并没有向我们提出要求,强迫我们交出你。
    张意达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眸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他说:墨兰斯只是向我们请求,希望我们能够让他体验你曾经体验过的生活。
    林池的眉头皱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
    张意达:对,就是你想的那样。
    我们帮助他剥离了人类的百分之九十九的感官,最后他在里面呆了三十天。三十天以后,我们接受帝国皇太子的请求,把墨兰斯唤醒,恢复感官。
    他在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对我们彬彬有礼地说了谢谢。
    张意达露出了开玩笑似的笑容。
    说句实话,你确实把他教育的很好,他有时候看起并不像一名不可一世、手握万千星辰的大帝,更像一名我们的朋友。
    哦,对了,屠秀玲还录了相,她说她暂时不想见你,所以就只能让我来给你送这个了。还有,她让我不要告诉你这件事。
    林池:
    他打开自己的终端,接受了张意达发送给他的影像。
    影像里的墨兰斯俊美无匹的容颜沉静,像是童话里最纯洁无暇的睡美人,三秒以后他毫无征兆地睁开了眼睛,漂亮的极具白银色泽的瞳仁简直就像最锋利的利刃,解剖过他扫视的一切人类。
    太冷漠了。
    有那么一瞬间,林池甚至感觉自己像是在看很久很久以前看过的科幻电影里的仿真机器人的眼睛。
    墨兰斯忽然间闭上了眼睛,白金色的羽睫微微颤抖,最终给出了一声叹息。
    【谢谢。】
    尽管横隔着无法跨越的时间长河与浩荡寰宇,但林池莫名的有一种感觉墨兰斯是不是在跟他说的这句话?
    一滴晶莹剔透的眼泪从墨兰斯的眼角滚落,仿佛同时带着沸腾升华又冰冷到极点的温度,最终滑入了他的浓密的白金色鬓发当中,消失不见。
    沙。
    细微的声响,林池回神的时候就看见张意达给他递了一张纸巾。
    擦擦。
    林池一边接过纸巾,一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果然在脸颊上摸到了一片湿冷。
    他无意识地哭了。
    根据我的了解,墨兰斯现在应该跟林珲在同一艘星舰上,应该很快就会从联盟返回帝国帝国方面将会借道第三环链返回帝都星帝国的外交部门已经与我们的外交部门达成了基本的借道协议。
    他们会在绯红之都停留至少二十四小时,稍作休整。
    这才是我要告诉你的全部事情。
    在说完这句话以后,张意达给了林池一分钟的冷静时间,最后才问他:所以,你的选择是?
    林池低低地笑了一声:给我推荐一个合适的理发老师,我需要染下头发,这么白着头发去见对象,好像不太合适。
    张意达沉默了一秒,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名片。
    报屠秀玲的名字,打折。
    林池:你怎么老从她那顺东西。
    张意达笑了笑:她硬塞给我的,我怎么知道她什么意思?我又不是她。
    两人相视一笑。
    中间万千星辰泯灭又重燃。
    在张意达离开以后,老唐才赶忙往值班室跑。
    他一看见林池就拽着他的手臂,连声问他:怎么了怎么了?咱们糊弄过去了吗?
    林池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眯起艳丽的桃花眼:勉强算是糊弄过去了吧。
    老唐立刻松了一口气。
    虽然明明林池看起来白了满头的头发,可是看脸的话很明显林池的年纪是要比老唐轻很多的,但老唐还是莫名地信赖这个年轻人,甚至还不由自主地想喊他大哥。
    没等老唐把气松完,林池就把手里的值班牌拍给了他。
    老唐:?
    林池:接下来一天的班就拜托你值一下了,我要去染个头发。
    老唐抱着值班牌:啊这我之前劝了你这么久,你都不去染个头发,怎么现在突然就想起来等等,你不会看上那个督察了吧?!
    林池:
    你想什么呢?
    他直接将自己账户里的第三共和国信用点划了一万给老唐,然后拍了拍老唐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值班的时候记得好好吃热饭喝热水,年纪大了就要学会保养自己的身体,要为了家里人的担心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明白吗?
    老唐忙不迭地点头,但他的动作在打开自己的账户看到了里面的余额以后,直接僵硬在了原地。
    林池都走出老远,差一步就进自己的破烂飞艇了,结果还听见了老唐的惊叹声。
    卧槽?!
    林哥?!你是去抢了商船了吗?怎么突然间给我划了一万?!你发达了啊?!
    是不是转错了?我把转错的八千划回给
    林池靠在停泊位的飞艇旁边,背后是绚烂的浩瀚星河,他笑着说:不用了,我对象从帝国来绯红了,我过几天就能见到他了,不用攒船票了!
    他的声音里有显而易见的喜悦与勃勃的生气。
    老唐听见林池跟他隔空喊了这句话的时候,人都愣了一秒。
    从他看见这个新调来跟他搭档值班的第一天开始,老唐就从来都没有见过林池这么快乐的样子。
    好像好像跟活过来了似的。
    老唐忍不住喊住林池。
    林哥你对象一定很漂亮吧?
    林池认真地回忆了一秒,在自己的记忆里所有关于墨兰斯的片段。
    墨兰斯的外貌已经不是简单的漂亮或者美丽可以形容的了,人类的语言在实际应用于描述他的时候根本不可能详尽地描绘出他的样子。
    但林池很清楚,只要看见墨兰斯,他的心情就会变好。
    这也是军部那群铁憨憨虽然很讨厌小墨兰斯,但在林池心情不好的时候,只要有机会就会去把墨兰斯请过来替他们直面林池的怒火的主要原因。
    林池靠在飞艇的流线形外观上,修长挺拔的腰身展现得淋漓尽致,半长的白发只有一半别在了耳后,另外一半则慵懒笔直地垂落到下颌,留下一片散漫的阴影。
    黑色的工装背心勾勒出优秀的身体轮廓,灰土绿牛仔外套上蹭了两三道漫不经心的机械污渍,敞领的背心只能让人看见一小截优雅坚韧的锁骨,长年滞留在无恒星光正常照射的环境里的肤色苍白到微微透明。
    他分明的喉结滚动,最终还是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
    那可不是漂亮死了。
    老唐立刻调笑了起来,他是Beta,在绯红有一个做厨师打工的Beta老婆。
    他们是为了攒钱回家开餐馆,才来的绯红之都。
    林池今天突然给他划了一万点钱,竟然刚好让他们的积蓄达到了预期。
    像做梦一样,还有些晕乎乎的。
    他没有多想,本能地就说到:嫂子可真有福气,遇上林哥这么好的老公。
    林池抿了抿唇: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嫂子呢?万一是
    老唐忙不迭地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以为主要这不是林哥您实在是太嗯就是本能地觉得像您这样的人的对象应该、应该会是个很温柔的人才对吧
    林池柔和地笑了笑:我的对象确实很温柔。
    他深吸了一口气:他在我心里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老唐有一点呆滞。
    不知道为什么,向来都是秀恩爱秀到让别人感到崩溃的他,第一次感觉到了被秀了一脸。
    啊啊啊!我不听我不听!不要秀恩爱不要秀恩爱!
    只是这个时候林池已经离开了哨所,飞艇驶入了万千星辰当中。
    美发店里充满了奇装异服人士。
    对于林池而言,他们或许挺奇异的,但这实际上是最正常的大星际时代审美。
    林池走进美发店的时候,公共终端播放上刚好正在放映第三共和国官媒的新闻节目。
    正好是关于帝国与联盟和谈的。
    林珲的影像在终端上展现出了全方位的全息影像,一身挺拔的制服如松柏一般清冷坚韧。
    美发店的老板靠在柜台的旁边,林池越过终端走过去,第一时间就将张意达给他的名片递了过去。
    老板看到林池的时候还被吓了一跳。
    我靠!我还以为,帝国的指挥官从全息里走出来了!
    林池温和地朝惊讶的老板笑了笑。
    老板接过名片看了一眼,朝林池点了点头:明白了,屠姐罩的人。
    他打量了林池的头发一眼:白色不错,够纯唔就是造型有点土土得跟全息里走出来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