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122)
    已经喝水把自己给喝得肚子滚圆的匪徒老大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举起大拇指夸赞土匪头子三号到:识时务者真英雄。
    土匪头子三号没好气地背着林池两人的视线瞪了匪徒老大一眼,紧接着不着痕迹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跟视线,避免被林池两人看见破绽。
    他其实大概猜到林池两人在附近了。
    所以在听见匪徒老大诱导自家心腹小弟暴露些不适合暴露在大哥大嫂面前的话语时,他第一时间就跳了出来,阻止匪徒老大的诱供。
    匪徒老大可能看出来了也可能没有。
    他只是高深莫测地笑着,然后说到:你们以后会为了自己的选择而庆幸的。
    土匪头子三号没好气地又瞪了匪徒老大一眼。
    庆幸个屁!他真的是一天都不想跟这两个不要脸的狗腿子呆在一块儿种草!
    要不是跑不掉!
    哼!
    匪徒老大回瞪了土匪头子三号一眼:怎么?我说的不对?你看看你跟过的哪个土匪大哥能从沙漠里种出粮食来?你看看哪个能够在小弟需要的时候直接下令把自己的房子都拆得一干二净?你看看哪个
    停停停
    土匪头子三号的头都大了。
    这狗腿的家伙也不嫌烦,天天吹大哥大嫂的马屁,也不知道到底是种了点什么邪。
    就算是真的大哥大嫂在旁边看着,他也不想让他继续说下去。
    匪徒老大虽然被打断了,但他并不就此打住:大哥大嫂倒是很低调,但我早已从他们暴露的蛛丝马迹里发现了他们了不得的身份!
    土匪头子三号冷不丁地挑眉,他倒是没想过这里面还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
    或者说从一开始,他就给林池跟墨兰斯预设了一个加害者的形象。
    他的所有关注点都集中在自己可能被损害的部分。
    只有阿呆还呆呆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晒了大半天毒辣的太阳,在这里晒傻了。
    他笨笨地问土匪头子三号到:大哥,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啊
    匪徒老大在旁边插嘴:跑什么跑?这里呆着多好啊,有水又有吃的,大嫂还给我们分肉吃呢你回了你们那破地方,不要说水了,肉一年到头都瞧不见一次吧?
    其实土匪头子三号早就跟他的死忠小弟们偷偷商量了好几天,他们商量过晚上趁林池两人睡觉的时候跑路,可是沙漠里的夜路不好走,晚上各种像巨蛇那样的恐怖生物纷纷出没猎食。
    但要是换了白天白天墨兰斯的神出鬼没早已深入了土匪头子三号过分谨慎的内心,打是肯定打不过墨兰斯的,所以也只能含泪放弃逃跑计划。
    然而,匪徒老大这个时候忽然挠着后脑勺,不太聪明地开了口:不过话说回来,你们要是想跑的话,不是早就可以跑了吗?为什么你们一直在这里呆到现在还不跑呢?
    土匪头子三号迷惑了。
    跑什么?晚上这么危险,我们跑出去喂蛇喂狼吗?
    匪徒老大继续不太聪明的样子盯着土匪头子三号:那你白天跑啊!
    土匪头子三号立刻就炸毛了。
    白天跑你妈呢?!老子倒是想跑,可你们大嫂不是天天神出鬼没的在外面嘛?!
    他被匪徒老大的不聪明给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你他妈倒是给老子白天跑一个看看啊!
    匪徒老大也生气气:我家就在这绿洲,我他妈的跑哪里去啊?!我有病了才逃跑吧?!我在这里日子过得好好的,大大的良民
    灌木丛里,林池趴在墨兰斯的胸口,就快要憋不住笑了。
    他的眉目清冷俊美,夕阳热烈的光辉照耀在他的眼眸上,如同晕染开一块瑰丽绚烂的玛瑙。
    墨兰斯看着他开心,自己也忍不住开心。
    可是他明明应该是个不会有太多感情的人造怪物啊
    这样走神着,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搂着林池的腰身在他若隐若现的小酒窝上小心翼翼地亲了一口。
    林池:?!
    他愕然地低头看着蔚蓝眼眸只倒映着他的墨兰斯,忽然间极其迟钝地因为自己的姿势而产生了微妙的羞耻感。
    没有经过大脑,林池歪了歪脑袋,盯着墨兰斯毫无意义地喵?
    深琥珀色的桃花瞳仁像是一汪陈年清甜的酒酿,能把倒映其中的墨兰斯硬生生地溺杀在里面。
    墨兰斯:你真的好甜。
    林池笑着回了他一句:你才甜你全家都甜。
    话音未落,墨兰斯就骤然发力掐紧了他的腰身,让两个人贴得更紧密了。
    他问林池:那么,你跟我母后是什么关系?
    林池:???
    他认真地思考了一秒:情同姐弟?
    唔!
    灌木丛里有一声难以察觉的压抑低呼,以及枝叶仿佛被狂风压过的细微抖动。
    土匪头子三号脸上的表情扭曲了一瞬,但很快又控制住了。
    他是彻头彻尾的聪明人。
    匪徒老大还在那里絮絮叨叨地给小土匪阿呆讲大哥大嫂有多好,自从大哥大嫂来了他们绿洲,这片绿洲方圆十里的猛兽毒虫几乎都被大嫂一个人给吊打了。而且他们营地里的娃娃,三餐也基本上能见到油花子了。虽然大嫂整天冷着脸还提着刀,但他真的是个好人更何况,其实大哥大嫂根本没有限制过在这里被按头种草的土匪们逃跑。
    阿呆睁大了眼睛:哦哦哦!嗯嗯嗯!这么好吗?好像真的是好人呢
    土匪头子三号越听越觉得匪徒老大没骗自己。
    林池跟墨兰斯确实并没有出现什么想要控制他们,让他们给他们卖命的行为,只不过是很无厘头的威慑大家去往沙子里种草罢了。
    这跟他原本估计的即将来临的混乱星盗成型剧本,有着根本上的区别。
    但土匪头子三号看着逐渐被匪徒老大洗脑的自家心腹小弟,还是忍不住心塞。
    明明这两个人一看都不是什么聪明人,但为什么跟他们站在一起,自己才是最显得不聪明的那个这合理吗?!
    因为大概猜到林池两人就在附近,他还不好随便打断插嘴,毕竟匪徒老大确实是在陈述某些角度的事实,而且算了,心好累,这次就不继续思考了。
    反正思考也没用,还不如跟着不太聪明的二傻子们胡乱硬莽一通。
    直到匪徒老大把自己能说明白的大哥大嫂事迹都给竹筒倒豆子似的倒明白了,他才勉强意犹未尽地停住嘴。
    从前他没有做过狗腿子,所以不懂做狗腿子有多快乐。
    现在他懂了,只恨自己不能早点认识大哥大嫂,这样做狗腿子的时候还能多知道点大哥大嫂的光辉事迹。
    听的人快不快乐他不知道,但他绘声绘色胡吹海侃的时候是真的很快乐。
    匪徒老大抱着自己喝水用的小陶罐深深地埋头咕嘟咕嘟了一大口。
    他喝水的动作很狂放,一看就是不讲究的人。
    被匪徒老大一通洗.脑洗得七零八落的阿呆这个时候终于主动开口了。
    他很虔诚地看向了土匪头子三号:那、那老大,咱们还跑吗?
    土匪头子三号咬牙切齿没好气地说:跑个屁!不跑了!老子就钉这儿了!赶也不跑了!就看看你们种草到底能种出个什么邪门玩意儿出来!
    话音刚落,其实快渴到七窍生烟的小土匪阿呆立刻朝在他旁边游说了老半天的匪徒老大急吼吼地喊到:快快快!赵哥给我水喝!我们从了!
    匪徒老大脸上的表情笑得跟花儿似的,一边将手里还剩半罐水的陶罐递到阿呆的嘴边,一边孺子可教地点点头:这样才是好兄弟嘛从良了就好,从良了就是好兄弟了,以后咱们跟着大哥大嫂,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土匪头子三号:
    大家都是Alpha,从你妈的良呢?!
    没文化!
    哼!
    阿呆把水喝得跟什么琼浆玉露一样,抱着陶罐海饮一通,跟喝水的小牛犊子似的。
    他一口气喝干了陶罐里的水,还抱着陶罐忍不住意犹未尽地咋了咂嘴,一副渴死鬼投胎的样子。
    匪徒老大从他的手里抢回了自己空空如也的小陶罐,终于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子,对阿呆说到:等会儿大哥来了,你别跟大哥顶牛,好好认个错,大哥虽然身体不好,但是绝对是心善的人,肯定会原谅你的。
    他在说完这句话以后,转身就要走。
    但走出去还没两三步,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牵制住了一样停住了脚步,匪徒老大赵四忽然间回头,冲着土匪头子三号说到:其实大哥那个时候问我们有没有理想,我就想说了。
    我的理想就是大家都能好好的,他说着,指了指阿呆,指了指土匪头子三号,又指了指自己,大家一起种了这么多天草,虽然磕磕绊绊的,但你们要是走了,我还怪难过的
    土匪头子三号摸着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不,我拒绝。
    匪徒老大朝他眨了眨眼睛:要不我陪你们一起去找大哥认错?
    土匪头子三号瞥了他一眼,又看看自己被渴得冒烟的小弟阿呆,最终还是放下了成见。
    那就谢谢你了。
    看着外面的情况不错,林池连滚带爬地从灌木丛里逃了出来,生怕被墨兰斯给硬生生拽着脚踝拖回去。
    他定了定神走到目瞪口呆的匪徒老大面前。
    匪徒老大还没等林池开口,就连忙滔滔不绝地表忠心:我对大哥的忠心天地可鉴!大哥!我绝对没有要跟他们同流合污的意思!
    说完,他还指着土匪头子三号,很认真地坚决划清界限。
    土匪头子三号:
    合着你刚刚怪难过的都难过到狗肚子里去了嘛?!
    林池的唇角微弯。
    没关系,你做的没错,我们已经是一个集体了。
    他瞥了没有什么心机的小土匪阿呆一眼:他或许做错了某些事,但不至于为了这件事情付出生命的代价。
    顿了顿:其实如果条件合适的话,一个人是不应该为了自己单纯地提出问题而被惩罚的。
    土匪头子三号眯了眯眼。
    作为一个聪明人,他总觉得林池的话里有话,似乎是在内涵他单纯?
    林池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让匪徒老大把阿呆放下来,然后带去营地里吃饭喝水。
    土匪头子三号自觉地没有跟着他们走。
    阿呆看见自家老大没有动作,还想回头来扯自家老大的袖子来着。
    然而,匪徒老大硬生生地搂着他的脖子把他给拽走了。
    因为这个动作,土匪头子三号还有些诧异地瞥了匪徒老大一眼,毕竟在他的印象里,留在这里种草的土匪匪徒似乎都不是什么聪明人。
    墨兰斯在林池之后,慢悠悠地从灌木丛后面绕了出来。
    林池回头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凑到他身边帮他把长发里混进去的叶子给摘下来。
    柔顺的白金色长发如流水般穿过他修长有力的指节,发红的夕阳总让人容易产生一种莫名的岁月静好感。
    明明很清楚自己实际上生活在一片即将血流成河的乱世之中,土匪头子三号却忽然间脑子有坑似的觉得,好像这个世界还挺美好的。
    林池:你头发里有沙子。
    墨兰斯:那你帮我弄掉。
    林池:为什么要我弄啊,你自己不行吗?
    墨兰斯:如果不是因为你喜欢,我不可能留长发。
    林池:
    他的脸颊隐约浮现了一抹不好意思的薄红。
    但他能够分辨出来,墨兰斯说的是真话。
    毕竟是在原文里会因为觉得头发麻烦而直接把头发给剃光的狼灭大帝。
    虽然墨兰斯就算没有一根头发都很好看,但是林池还是觉得,能留长发就留长发吧就怪可爱的让人总想着上去薅一把脑袋把金毛给薅得横七竖八乱七八糟,然后看他一点一点地梳理回去,重新变得柔顺。
    林池突然想起了自己刚得到的那些记忆。
    在墨兰斯把他锁起来的记忆碎片里,其实一天天地过去他的头发也在渐渐长长,林指挥官似乎是问过墨兰斯的。
    问他为什么突然开始留长发,而墨兰斯的回答是他觉得这样更符合一名星际大帝的形象需要。
    被高强度金属链锁在床头狭小的活动范围里的林指挥官也就没有再问下去,只是偶尔会忍不住气恼地拿墨兰斯的长发发脾气。
    其实很少有A能够像林池这样容忍别人把自己锁起来,林池不算很例外,但在确认自己真的无法逃走以后,他选择了能够让自己过得更舒服一点的与世界和解,选择了用最温柔的办法把自己的理想根植入墨兰斯大帝的心里,就好像往湿润的草原上隐藏一粒火种,总有一天火种会等到干旱的来临破土而出,成为燎原的熊熊烈焰。
    直到衰亡的身体再也无法支撑下去,林指挥官才了无牵挂地离开。
    那段记忆里的林指挥官太过平静,他长眠过去的时候墨兰斯一直抓着他的手,用力到骨节泛白,冰蓝色的眼眸里尽是疯狂。可明明那么疯狂了,任何人见了这位星海大帝的样子,都会觉得他疯了。他却没有失控地拽着林池的手,不让林池昏睡过去陷入长眠。
    或许那个时候他就明白了,用错误的方法留下正确的人,就是最大的错误。
    他根本没有资格去像个疯子一样地挽留每天被他强留在身边无时无刻不被痛苦折磨的林池。
    林池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思绪。
    那些碎片的被折磨的相互折磨的记忆对他而言也是一种非常沉重的负担,他每梳理一遍都会被里面的痛苦情绪所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