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121)
    土匪头子一号一看见墨兰斯,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瑟缩了一秒,紧接着连忙出头解释:我我大嫂大哥让我来找草籽袋子。
    墨兰斯没多管他,只是点了点头,平和地表示自己知道了。
    他不紧不慢地越过那群土匪,开始往蓬草沙坡的上方走。
    林池已经跑出了很远。
    墨兰斯就这么冷淡地缀在后面不疾不徐地追,他看起来似乎是给了林池一点空间的。
    只是这点空间到底最后是会让林池慢慢接受他,还是逼迫得林池实在是跑不动瘫在地上让墨兰斯把他抱走的,没人知道。
    林池跑了一段,实在是跑不动了。
    沙地里高速奔跑对于人类而言其实很难,更何况林池在床上瘫了这么多天,没有任何的体能恢复性训练,就这么跑,确实有点困难。
    而且他因为没有足够的沙地实体行进经验,还没跑几步就感觉喉咙里发干发疼。
    沙漠里的风吸进肺里,仿佛都带着二两沙。
    在继续找不舒服跟选择暂时屈服之间,林池选择了暂时的屈服。
    他直接瘫倒在了黄沙里,含有大量柠檬奶味信息素的汗珠从鬓角往外落,还没等滑出几毫距离,就直接人间蒸发。
    高马尾在风沙中飘扬的艳丽少年行走在近地面空气都会扭曲的金黄沙漠当中,他脚下踩着林池最喜欢穿的军靴,靴子适合绝大部分地形的运动底面践踏过黄沙,发出沙沙的脆响。
    所有的步伐都几乎大小一致轻重一般。
    太过富有节奏,以至于听起来甚至像是死神来临前的靠近,然而这位死神行走在耀眼的阳光下看起来俊美得如同永恒不灭的太阳神。
    墨兰斯走到林池跟前,淡淡地开口:不跑了?
    林池连摇头都懒得,只是眯起眼睛对着光仰望墨兰斯。
    少年独有的纤细青涩感即使只有一个轮廓影子也格外的鲜明。
    林池抬起手,遮挡了一下过分耀眼的阳光:你不要伤害我,好不好?
    墨兰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慢慢地半跪于地,朝着林池的脸颊伸出了手。
    他弯曲着指节,蹭了蹭林池滚烫的脸颊。
    林池脸颊上的肉比正常人的要硬一些,因为他对自己的表情控制下了很大的功夫。
    墨兰斯的骨节温凉,姿态温柔,低垂的眼眸让他看起来像个犯了错的小孩,乖巧的样子蹭得林池都有点不适应。
    林池想了想还是努力诚恳地对他说:我们商量一下好不好?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你等我把事情办完了,再跟你回去,随便你怎么锁我,好不好?
    墨兰斯直接双腿都跪到了地上,整个人侧过脸颊,双眸平静地望着林池的下巴,耳朵轻轻地贴在了他的心口。
    微散的长发有一缕落在了林池的手心。
    他说: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想要把你锁起来过。
    顿了顿,他又不太甘心地补充到:或者说,至少我没想过。
    我不知道你跟之前的我有什么恩怨,但根据我的观察你在离开黑塔之前,应该是绝对偏向我的,甚至现在也是。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我会把你锁起来的念头。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没有想要把你锁起来。
    林池垂眸别扭地看着他。
    或许我确实迁怒于你了。
    他说着自然地勾了勾手指头,把墨兰斯的发尾勾进掌心握住,有点出神地想着自己的问题。
    墨兰斯的耳边是林池平稳的心跳,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偏执地想要追逐林池。
    林池就是他的家,就是他躯壳的归宿,是他灵魂的永恒港湾。
    单纯地呆在林池身边对他而言就很舒服。
    因为这种身体习惯性地追逐,所以他答应了跟张意达的赌约,用载体替代自己,而他本人则使用药剂改头换面地去找林池。
    林池好几次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最后都被他咽到了喉咙底下。
    他的喉咙还有一点过呼吸的微疼,苍白的唇瓣发干。
    直到最后他才憋出来一句:那你相信我吗?我其实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从你的身边离开
    只是有时候,有些事情比墨兰斯更需要他。
    低低的叹息飘散在风中。
    我的逻辑告诉我你的这句话是不可信的,但我墨兰斯起身指了指自己的心口,但它相信。
    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捧住了林池的脸颊,捧在掌心,最终向他问到:我可以吻你吗?
    林池抿了抿唇,犹豫了一秒。
    墨兰斯:你默认了。
    在说完这句欲盖弥彰的话以后,墨兰斯直接就不给林池任何反驳的机会,低头封住了他的双唇。
    寂寥酷热的沙漠里响起了微妙的水声。
    在把情绪不够稳定的林池哄回来以后,墨兰斯习惯性地把人牵回了棚子,一路上遇见的土匪都特别热情地跟他们打招呼,好像在他们离开的这一小段时间里整片绿洲发生了什么翻天覆地的改变。
    墨兰斯有一点迷惑,但他没有问,因为这跟林池应该没有关系。
    直到他看见了被拆到只剩折叠行军床的棚子遗址。
    林池这一路上都在调整自己的心态,他现在已经完全不心虚了,甚至还能鼓起勇气育现在完全大帝本帝的墨兰斯。
    墨兰斯直接把林池给怼到了旁边的老沙枣树的树干上,背过那群热情跟大哥大嫂打招呼的土匪。
    说说?
    明明林池是比现在的墨兰斯要高的,可在墨兰斯动手的时候,他好像习惯性地气焰就往下落了一点。
    我让他们拆的。
    墨兰斯微笑着盯着林池:为什么?
    林池抿唇,深吸一口气,然后解释:他们缺防水布。
    墨兰斯:嗯?
    林池忽然想到一件事:你应该会缝制东西吧?
    墨兰斯皱了皱眉:我当年也是上过贵O学院的。
    言外之意就是他会缝制,但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看林池。林池跟贵O学院的缝制课老师是好朋友,经常在缝制课老师上课的时候,来找他喝茶其实主要是为了吃Omega特供的香浓甜点。
    不过,那都是已经另外一段记忆的事了。
    拥有强大理智的墨兰斯很容易地就能将现在跟记忆分割开来。
    林池点了点头:那就好。
    他在经过最基本的逻辑推理以后,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既然这样,你就去带着他们一起缝麻袋吧。
    墨兰斯:???
    虽然他会缝制,但也没必要把这个技能用出来吧?!
    林池:我跟你一起缝。
    墨兰斯:好。
    尽管一个Alpha,还是掌控一整个星际帝国的最高统治者,但是他根本对加上跟林池一起做的劳动邀请毫无抵抗力。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跟林池说明白。
    棚子没有了,你睡哪儿?
    林池:土匪怎么睡,我们就学着他们怎么睡。
    墨兰斯有些意外:连床都不要了?
    林池认真道:我之前其实没有太清楚的打算,但现在既然做出了清楚的决定,那我就会尽量做到最好。
    墨兰斯忍不住亲了亲林池过分认真的脸颊,以及不经意露出来的小酒窝。
    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在意这些人?
    林池任由墨兰斯吻他,因为墨兰斯没有拒绝他一起缝制麻袋的邀请,而产生了一些微妙的,或许两个人也不是完全不合适的念头。
    这些人,跟帝国公民在我心里,其实都是一样的。
    墨兰斯低头贴着林池的颈窝继续追问:那我呢?
    林池沉默了两秒:你不一样。
    墨兰斯很开心了。
    他抱着林池,压着他跟他背后的沙枣树干,把林池的脸亲了个彻底。
    林池好脾气地给他亲了好一会儿,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才嫌弃地往外推人。
    别闹,都是沙子。
    墨兰斯:补充矿质。
    林池看奇葩一样地看了墨兰斯一眼。
    墨兰斯忍不住笑,只要在林池身边,他就忍不住开心。
    你当年可是跟我说过,你不小心煮进汤里的小蜘蛛是高蛋白,然后哄我把蜘蛛吃掉。
    林池:
    他愣了一秒:你恢复记忆了?
    墨兰斯在脱口而出没有之前,忍不住改口道:如果我说没有,你是不是会很难过?
    林池默默地摇头。
    墨兰斯咬了咬林池的耳垂:那你是不是已经喜欢上我了?
    林池微微垂眸,最终还是含蓄地别开了话题:你应该从来都没有看到我标记你吧?
    墨兰斯的情绪猛然低落:嗯。
    在星际时代,Alpha的标记就是对伴侣的圈地认可公开。
    林池努力地调整了自己的姿态,主动吻了吻墨兰斯嘴角下落的唇:因为我怕你疼。
    墨兰斯突然抬头盯着林池,他的眼睛亮亮的,里面能清晰地看见林池的五官甚至细微的神态。
    你落的每一滴泪,都会变成划开我心尖上的一道疤。
    整个世界都好像安静了下来,骤然安静到四周只能听见两人乱了节奏的呼吸声。
    在我生长的那个时代,爱一个人只能用生死相随来证明。
    呼吸滚烫,分不出来究竟是因为谁。
    墨兰斯低头埋进了林池的颈窝里,看不见他的神情。
    他就这么别扭地搂着林池,直到林池推了推他,让他让一让。
    然而,控制住情绪的墨兰斯抬起头来,似笑非笑地问林池:棚子是拆掉了,但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他在说完这句话以后,就立刻动手扛起林池。
    这是一个很野蛮的姿势,但林池是A不是O,还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
    林池失控地捏住墨兰斯的手臂,压低了声音在他的耳边命令他把他放下来。
    他不敢大声,怕把别人招过来看见他这样子。
    墨兰斯把林池扛到了不动锋附近。
    林池懂了墨兰斯的意思,立刻要挣扎。
    可还没等他挣扎,就听见不动锋方向,有人在絮絮叨叨地说话。
    作者有话要说:  【本卷即将完结。】
    第77章 大哥大嫂【万字更】
    一脸荡漾笑容的匪徒老大就坐在不动锋的脚下, 语气跟他营地里的老爹差不多,婆婆妈妈里还带了几分额外的诚恳:小弟啊,你这个脾气可不兴闹啊, 你还记得自己当初出来混的时候的初心吗?
    被绑在不动锋上的小土匪没好气地回到:你懂个屁!外星来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匪徒老大皱了皱眉:虽然我承认外星来的人绝大部分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咱们大哥大嫂真的个顶个的好人。
    墨兰斯搂着林池,一起滚在灌木丛里谨慎地偷听, 林池趴在他的身上他也不嫌重, 唇角上扬地就这么抱着。
    听到没有,他们说你是好人。
    林池戳了戳墨兰斯的脸颊。
    墨兰斯:我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林池看着他挑了挑眉, 压低了声音跟他咬耳朵道:你在不在意别人的看法,跟你到底是不是个好人,这是两回事。
    小土匪也不知道之前到底听匪徒老大哔哔了什么,竟然能顶着渴得冒烟的嗓子, 在这里跟他对呛。
    也是不容易。
    小土匪呸了一声,立马说到:我们大哥早就说了,这个时候来咱们边缘星, 可都是些满肚子坏水想拿咱们
    阿呆,闭嘴。
    三号土匪头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来了不动锋的附近,脸色黑沉地看着小土匪,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嗓子渴得冒烟的小土匪阿呆立刻就小声感动得当场嚎了起来:大哥!大哥你来了!
    我快渴死了!大哥!我就知道你对我才是最好的, 快快快,这黑心货在我边上喝水喝了老半天了!快帮我打他!
    然而, 三号土匪头子只是眉头拧起, 冷冷地瞥了一眼一嘴唇水光特别丧心病狂的匪徒老大,紧接着便转回了视线。
    他深吸一口气,缓了缓神对小土匪说:你错了, 阿呆,他们确实是好人。
    土匪头子三号的话音刚落,他的心腹小弟土匪阿呆就惊呆了。
    阿呆震惊地看着土匪头子三号,艰难道:大哥,你不会被他们给忽悠了吧?
    不是。
    土匪头子三号摇了摇头。
    你想过没有,如果他们真的想要一支星盗队伍,为什么不直接给我们星舰?
    阿呆还在努力地拆自家老大的台:可是老大你昨天不是还说
    土匪头子三号立刻打断了阿呆的话:我昨天不是那个意思,你理解错了。
    阿呆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家老大,眼睛忽然有些干涩。
    土匪头子三号一看阿呆这个样子,还是放缓了语气,尽量来安慰不明所以的小土匪:其实我的意思是,混乱就要来临了,我们都只是这个时代的小角色。大人物们甚至都不需要动手,他们只要吹一口气,就可能导致我们的死亡,在这种预设下,他们对我们而言确实是毋庸置疑的坏人。
    顿了顿:但如果抛开这种小角色的预设,阿呆,我们是不是选择跟着一个更靠谱的大人物,日子会好过很多?
    阿呆直觉自家老大说的东西有些出入,但是他其实也记不清自家老大昨天到底说了什么,只能愣愣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