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118)
    更何况白兰度虽然恐怖,但他始终都没有当着他们的面杀过人,这群土匪或许觉得他跟林池是心慈手软的好人。
    后面来的土匪头子三号盘腿坐在自己的一堆小弟中间,大大剌剌地喊到:大哥!我有理想了!不对,我们都有理想了!大伙们,你们说是不是啊?
    还围在他身边的土匪小弟零零散散地小声应和。
    白兰度凉薄的一眼扫过去,瞬间那点声音就被咔嚓一下熄灭了。
    林池握住了白兰度的手。
    他在示意他不要轻易动手,更不要下杀手。
    土匪们最喜欢看的就是八卦,不对,人类的天性里就向往着八卦。
    他们忍不住起哄喝彩,声音完全盖过了刚刚应和三号土匪头子的声音。
    哇噢!大嫂真好看!大哥牛逼!
    亲一个!亲一个!
    大嫂亲一个!大嫂亲一个!
    如果说对白兰度的恐惧是绝对真实刻入灵魂的,那对于白兰度跟林池的八卦他们也是绝对热衷的。
    这并不矛盾。
    乌合之众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林池尴尬地笑了一下,正准备打断他们继续开会的时候,白兰度突然攻其不备地踮起脚尖,在他的侧脸上亲了一口。
    白兰度的动作太快了。
    林池:?!
    他有一点没反应过来,因为等他看向白兰度的时候,白兰度依然是一脸事不关己的冷漠表情,跟刚才没有半点区别。
    只有土匪们疯狂的喝彩鼓掌,才能从旁佐证白兰度刚刚到底对林池做了什么。
    噢!大嫂牛逼!大嫂帅得一比!大嫂!大嫂!
    哗啦啦的鼓掌声,排山倒海的气势。
    说实话,林池只有在军部的地面部队正式演习竞赛的时候,才能见到这么失控的场面。
    仿佛一群大猩猩在拍着自己的胸脯起哄,很滑稽。
    但因为气氛太好你稍不留神就会忍不住觉得当大猩猩还挺有意思的,然后开始拍自己的胸脯。
    林池:
    这是兰斯洛特曾经在他边上跟他说的比喻。
    相当精辟。
    林池别过脸看着白兰度,看久了白兰度也回头看他,两个人的视线交汇于一点,空气里无端地生出了太多奇怪的暧昧。
    白兰度朝着他慢慢地勾起了艳丽的唇角,他蔚蓝色的眼眸其实很像墨兰斯,美丽得锋芒毕露的五官也与墨兰斯有异曲同工之妙,他忽然间相当人性化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他开始朝着林池靠近。
    林池没有眨眼睛,他在飞快地审视着白兰度,极尽仔细地端详着对方的神态动作的全部细节。
    他依然无法分辨出白兰度到底是真的白兰度,还是墨兰斯伪装的白兰度。
    少年的眼眸清澈如山溪,但再清澈的溪水里也会有无伤大雅的浮尘。
    就在白兰度的唇即将碰上林池的唇时,四周兴高采烈的土匪们疯狂的起哄叫好也抵达了巅峰,就差冲过来按林池的头了。
    然而
    林池一把将白兰度推了回去,面无表情地收起审视的视线,紧接着毫不留情地剜过在场所有起哄起的土匪。
    第75章 聪明的三号
    土匪们:
    一近似于你妈你爹你爷你奶提着鸡毛掸子来了的恐怖气势瞬间精准降临到了每一个土匪的心头。
    林池冷笑一声:你们一共有一百三十人, 现在,立刻,马上, 自行组成十三人的小组, 共计十组。
    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他曾经在军部训愣头青们专用的复古机械表,打开了倒数计时。
    机械表在冉冉升起的朝阳下闪烁着美丽的铂金色光芒, 这跟它令人类本能恐慌的清脆点滴声丝毫不符。
    你们有五分钟时间。
    林池看着土匪们那一张张莫名紧张的表情, 眼底忍不住露出了好玩的笑意。
    虽然很俗气且不道德,但幸灾乐祸确实是人类最简单愚蠢的快乐。
    刚刚被拒绝的白兰度看着林池露出笑意, 他忽然间产生了一奇妙的错觉,仿佛自己其实身处在一片滚滚的黑云底下,根本无从预知倾盆大雨何时降落,只能茫然地蜷缩在唯一的一处漏风漏雨的狭小棚子里等待被雨打, 而林池脸上毫无心机的纯粹笑意,在这个时候划破了他头顶翻涌的恐怖厚重云层。
    白兰度终于体会到,林池是真的本性温柔, 不是专程装给他看的。
    他周围的气压忽然一低。
    林池诧异地看向白兰度,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突然就不高兴了。
    白兰度压低了声音凑到他的耳边,就差咬着他柔软温凉的耳廓,有点咬牙切齿道:你就这么笑给别人看?
    林池又推了他一把, 特别义正词严:我有配偶了,你没有资格问我这问题。而且, 我想笑是因为我想笑, 跟我想给谁看到,没有任何关系。
    其实是有关系的,就像林池面对小墨兰斯的时候, 他回到家绝对不会把不高兴的情绪带回家,永远都是温柔的笑容。
    白兰度被林池又一次推开,他忍不住委屈了。
    但他自己赌气在旁边认真想想,又始终想不出来自己到底有什么立场这么质问林池他本来就没有立场啊!
    白兰度:
    更气了。
    在滴答声中,无头苍蝇般乱窜的土匪们终于还是踩着线完成了自由组队。
    其实他们本来还没有这么慌的,只是后面白兰度表现出来的情绪越来越恐怖越来越恐怖,像小动物一样敏感的土匪被吓到了,他们甚至怀疑如果做得不好的话白兰度会动手砍他们,于是就连滚带爬地疯狂组队,抱着认识的人不肯放手。
    林池掐掉了倒计时的点滴声。
    他抬眸审视着战战兢兢的百来号土匪们,看着他们莫名其妙队列站立的样子,看着他们很努力也只能站成一团徒劳无功扶不起来的样子噗。
    哈哈哈
    林池压着白兰度的肩膀,微微躬起身体,低头笑了好几声。
    白兰度身上的低气压被他硬生生地笑散了。
    白金色长发高束的少年眉眼温柔,眼中只倒映着林池清俊肆意的侧颜,他的瞳仁里是碧海蓝天与唯一的人。
    林池真的是人。
    他的身上有坦荡淡然的烟火气,并非纯粹的殚精竭虑筹谋胜利的指挥官。
    等林池差不多笑够了,白兰度才轻轻地咳嗽一声提醒他,毕竟他们身边还围着一群五大三粗摸不着头脑的土匪。
    林池迅速地收起笑容。
    他在一瞬间指挥官之魂回体,放下压着白兰度的手肘,恢复挺拔的身姿宛如锋芒毕露的凶器。
    你们做的很好。
    其实林池刚刚并不是单纯的在笑,他也是借着自己的笑打消这群土匪过度的紧张情绪。
    他知道他们被白兰度吓到了。
    林池的脸上又一次扬起了笑容。
    他说:好了,既然你们都自行分好队伍还站好了,那就按照一二三四到十三的顺序,自己去找自己的队友吧。
    顿了顿:同号的才是一队。
    啊?!
    土匪当中出现了轩然大波。
    他们本来是以为林池要按照这小组来给他们安排任务的,所以特意跟相熟的人拉帮结派搞在了一组。
    可是现在
    一直以来都比较不服管教的土匪头子三号不高兴了,他本来是拿到了武器又打听到这边有绿洲,特意想要来这里占水为王的。可是没想到跑来这里,水没占上,倒是先被人吊打了一顿。
    挨一顿打也就算了,他还可以拿着自己藏起来剩下的武器继续去征服下一片绿洲,然而这片绿洲的老大不知道有什么毛病,死活不肯放他走还要按头让他手底下管着五十号人的大土匪头子在这里跟大家一起草笑话!他从小到大就是土匪他爷爷他爹都是土匪!谁家土匪会在沙漠里天天草啊?!
    妈的!连菜都不是,居然草!
    只有最无用的人才会忍受风沙,靠黄沙里地刨食。
    像他们这样的土匪才是这颗星球上的人上人!
    但很遗憾的是,三号土匪被白兰度殴打过以后,就被迫在这片绿洲外顶着大太阳了哈几天的草,因为他找不到机会逃跑。
    这群土匪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奸细的浓度高到离谱,只要谁敢出现逃跑的倾向,旁边就会有人扯着嗓子叽里呱啦的报警。
    土匪三号不是没有跑过,可他在确定那群人的报警无用,这里根本没人管事以后,他立刻就无视身边的报警声带着小弟们跑了。
    然而没想到,他跑出大概两三座沙丘,顶着毒辣的大太阳跑得气喘吁吁,结果就看到抱着一条蛇往回走的白兰度。
    三号土匪头子多聪明啊!
    他立刻随机应变,冲过去接过了白兰度手上巨大的蛇体,格外谄媚地笑到:大嫂好,大嫂幸苦了,我们是特意出来迎接大嫂的。
    紧接着他就二话不说地招呼还懵头懵脑的小弟们,跟他一起帮白兰度搬蛇。
    那条荒原巨蛇死的很惨。
    连头都没有了,血糊糊的,让人看了就心里发慌。
    土匪头子三号从来不轻视任何敌人,这也是他年纪轻轻就能干到掌控五十号土匪的大土匪头子的位置上的主要原因。
    他一看到抱着巨蛇的白兰度,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位大佬肯定是来阻拦他逃跑的。
    要不然大佬为什么在大太阳底下杀了一条蛇,居然连气都不喘脸也不红?
    明摆着是早就摆好姿势在这里守着他呢!
    更何况如果大佬是单纯地想要抓蛇,那也没必要把蛇的脑袋给砍了,土匪三号走近了才看见大佬背后的沙丘底下,滚开一片血迹被劈成两半的惨烈蛇头。
    果然,杀鸡儆猴。
    好算计!
    土匪头子三号面上滴水不露气喘吁吁地又帮白兰度扛蛇扛回了绿洲营地。
    在回到营地以后他再也没有提过要逃跑,原先的小弟们人心浮动了,他还努力把他们劝回去。
    因为他知道,只要他们敢逃!那两个神秘强大的外来者就会把他们抓回去!
    呵!
    只有聪明人才会审时度势选择最好的耐心潜伏。
    但就在土匪头子三号觉得自己早已看破一切时,那天白兰度抱了给林池换口味的蛇肉回去,用林池给的消毒设备消毒处理过后,边把白嫩嫩的跟龙利鱼肉差不多的蛇肉剁碎了放进行军锅里煮,边告诉林池今天有土匪想要逃跑的事情。
    林池专注地盯着锅里一点一点翻滚,肉香混入浓厚的调料香味的全新非营养液食物,对于他来说吃蛇肉其实有点难以接受,但只要白兰度不在他面前杀蛇处理蛇肉,他就还能勉强忍受。
    白兰度在处理蛇肉的手法上倒是很熟练,林池多看了两眼,但没有问。
    在听完白兰度对土匪头子三号的描述以后,林池叹了一口气:他想跑你就让他跑是了,没必要按头让人回来。
    要是我们在做的事情正确的话,那他迟早会回来的。
    白兰度诧异地回头看了林池一眼。
    林池想了想,补充到:我们也没那么多余粮给他们,反正免费劳动力也已经压榨过了,我们只要呆在这片绿洲,就会有源源不断的土匪送上门来干白工,所以倒不如让他们跑回去吃自己的
    白兰度:
    林指挥官还是那个林指挥官。
    所以,土匪头子三号就一直在日渐壮大的草队伍里一直隐忍到今天,隐忍到他预估的绝大部分土匪的自带粮食都差不多耗光了,隐忍到林池跟白兰度都走出棚子,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包围里的时机。
    从某些方面来讲,土匪头子三号确实是个聪明人。
    沙漠里难得一见的清风吹过了蓬草沙地,所有土匪都在窃窃私语。
    但因为白兰度跟林池的在场,他们即便是人多得或许能直接淹没白兰度,他们也不敢大声说话。
    在星际人类的世界里,ABO第二性别的实际基因等级压制是曾经的人类所无法想象的森严。
    林池身上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Alpha信息素强得令人忌惮无比。
    三号土匪头子给自己的心腹小弟使了一个眼色。
    心腹小弟立刻跳了出来,开始带头起哄对抗林池的打散命令。
    然而,林池只看了他一眼,就开口对白兰度道:把他绑起来。
    白兰度没问绑哪里,因为在林池开口的时候,林池本人抬了抬手就将不动锋以停机状态释放了出来。
    林池虽然因为担心不动锋身上有跟踪用的器具,但是他之前抽空把所有机甲跟能源块的连接线都拆了,只保留下空间链的外置装置的能源。
    不动锋就算是墨兰斯亲手一块一块零件造的,他都找不到这儿来。
    人群当中爆发了汹涌的惊呼。
    土匪们迷茫而又震惊地仰头望着不远处如小山峦般矗立的漆黑不动锋机甲,贫瘠的世界迎来了一次强大而又前所未有的冲击。
    林池摆了摆手:绑上去。
    漆黑的颜色是最吸热的颜色,所有在沙漠里生活的人都知道这一点。
    所以他们最崇尚的是白色,而把黑色当作杀戮恶魔的颜色。
    三号土匪头子的心腹小弟露出了恐惧的神情。
    虽然不知道林池要做什么,但他本能地感觉到了不对劲。
    因为在沙漠里,被绑在毒辣的大太阳底下暴晒,本身就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
    心腹小弟颤抖地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三号土匪头子,但聪明的三号土匪头子却在这个时候,挪开了自己的视线。
    小弟有些难过。
    林池似笑非笑地瞥了三号土匪头子一眼,紧接着催促白兰度到:还不动手?
    白兰度还是动了手。
    干脆利落,等小弟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拖着绑上机甲了。
    旁边的匪徒头子震惊地看向林池,一直以来林池都是以病弱懒散温和善良的样子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的,没想到他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
    虽然不知道善良是哪里来的,但林池还是能够理解对方的诧异。
    可是如果想要尽快拥有一支具备极强令行禁止能力的队伍,在这情况下就需要一点剑走偏锋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