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97)
    可爱矛盾得跟小甜甜本人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张纸条,林池是越看越难过。
    他在想,连墨兰斯小时候都有自己,可是小甜甜呢?
    他谁也没有吧。
    林池不知道墨兰斯有没有用载体去陪伴过小甜甜, 可能有,但也可能小甜甜从来都不知道那些陪伴他的人都是他的父皇。
    眼角有一点点湿润。
    太多愁善感了。
    这可能是抑制剂还没有完全发挥药效的意外。
    林池深吸一口气, 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开口命令星舰智能给他安排一些材料, 星舰智能掌控着整艘星舰,找些本来就扫描登记在册的材料简直再容易不过了。
    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视界昏暗。
    中间林池还抽空再确认了一遍墨兰斯的位置, 他不敢命令星舰智能提醒他, 因为他记得原文里的墨兰斯极其的多疑,会给身边的一切可控智能体下达指令,任何询问跟他有关信息的人都会被记入名单, 而询问他的位置的人的信息则会直接被提醒给墨兰斯。
    尽管这个墨兰斯对自己很好,但林池知道他应该是原文里的墨兰斯。
    有一些莫名的难过。
    虽然林池知道自己的墨兰斯并没有消失,可当他发现自己努力保护的墨兰斯其实已经经历过了所有原文里的痛苦时,他就忍不住难过。
    他并不知道墨兰斯曾经有没有怨恨过他,可能是有的,也可能很深重。
    唯独不可能一点怨恨都没有。
    林池想,他太应该怨恨自己了。
    因为按照原文,墨兰斯一生被暗杀过无数次,但只有林池的暗杀让他濒临死亡的危险整整五次。
    虽然不太清楚细节,也不太记得所有的重要情节,但林池还能回忆起一些特殊的原文碎片。
    他记得墨兰斯是怎么死的,也记得林池在原文里到底是怎么将墨兰斯硬生生地逼到油尽灯枯的。
    林池的手里捏着扎娃娃用的带子,指尖捏着带子的边缘微微发白,扎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扎娃娃对别的Alpha来说或许是件难以想象的困难事情,但对林池来说并不困难。
    他其实很喜欢呆在帝都星贵O学院里那一段安宁的日子。
    所有人都以为他真的是O毕竟从帝国建国以来,就没有哪个Alpha无聊到伪装Omega,还成功了的于是林池就好像完全被帝国疯狂的权力漩涡给遗忘了似的,直接抛在了脑后。
    林池甚至都还记得自己在贵O学院的花园里违规种的小白菜,每一颗他都记得,因为每一颗小白菜都被他被O联判定为无药可救而圈禁的无聊舍友们取了名字。
    如果不是要经常跑出去照顾墨兰斯的话,他可能已经把整个漂亮华贵的小花园给翻过来秘密地种上各种各样的瓜果蔬菜。
    嘶
    一想到贵O学院的老Omega先生教导主任可能露出的牙疼表情,林池就忍不住想笑。
    笑着笑着眼泪就止不住地落了下来。
    其实他还想到了更多。
    想到了不知道多久以前那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少年时期,他十几岁的时候认识了很多奇形怪状的朋友,那些朋友几乎每一个都能被单独拉出来称之为脑子有坑。
    跟那群人呆久了以后,连他都变得奇奇怪怪的。
    如果说原本他就只是一个想混吃等死的酒吧小老板的话,后来他的梦想被那群奇奇怪怪的人给硬带跑偏成了星辰大海。
    只不过后来即使真的混成了正式的外交官,他也没有放弃自己的初心,偶尔脾气上来了,硬怼全世界的媒体时,他还会自称临时工大不了背锅引咎辞职,反正他不允许任何人辱骂他的祖国自己人也不行。
    也正是因为这种经历,在得到原文的记忆并且在星际重新醒来的第一时间,林池选择了尽力去保护自己现在的祖国,保护那个可能拯救人类的年幼希望。
    他根本无法忍受未成年的小崽子遭受那么多的苦难,更何况他以后将要遭受的苦难与非议还会更多,明明他在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保护人类。
    林池又想到了被摧毁过一次的地球。
    地球啊地下城里的泡沫箱子一看就是种菜用的,果然不管到了哪里,他熟悉的那些同胞们都会开始原地种菜但他们都被伤害了,无端伤害,飞来横祸。
    林池不知道那个没有自己的未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大概能猜测出来是因为能源枯竭在第四世代的能源枯竭,一旦没有更合适的能源技术上的世代突破,人类就可能被永远地困在地球,与亿万年后走向灭亡的恒星一起走向灭亡,或者灭亡得更早。
    没有星辰大海了。
    这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是属于知识储备足够的精英阶层的,他们不会允许自己的光耀失去明媚的未来,更不允许自己的阶级跌落。
    林池甚至能想象出登上联合全球之力构建的远航飞船的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
    最多的如释重负。
    当一个杀死六十亿同胞的屠.杀决定由几亿人做出的时候,似乎所有沉重的责任都因为数字上的失去实际感而变得同样失去真实感。
    娃娃扎好了。
    但是像墨兰斯。
    林池实在是忍受不住腰部的酸软,一头躺进了由软绵绵的衣物堆积而成的巢穴。
    身边到处都是墨兰斯的味道。
    原本林池是想扎一个自己的娃娃送给小甜甜的,可是手上扎着扎着,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变成了墨兰斯的模样。
    林池忽然间有一点想念墨兰斯了。
    他不想去想太多的事情,因为那些事情每一件都太痛苦太复杂了。
    只有墨兰斯的味道能够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产生一线斗志一点兴奋,支撑着自己继续走下去。
    他不由自主地握住了身边的某一件毛呢外套,厚重的质感握在掌心,摩擦产生了酥麻的触感,很舒服的感觉。
    林池往衣物堆的更深处钻了钻,强烈的属于另外一名Alpha的圈地领域感令他的身体本能地分泌肾上腺素,一般是促进身体机能辅助对抗的,可它现在只能让林池强打精神,不要睡着。
    可能墨兰斯喂给林池的抑制剂还是起作用了,尽管林池已经有了一定的抗药性,但这并不能完全阻止抑制剂发挥作用。
    林池并没有像墨兰斯那样失控。
    他只是可能有些不正常。
    唔
    跟柔软奢华的衣物面料贴贴很舒服。
    林池渐渐地渐渐地将自己埋进了衣物堆里,苍白的指节紧紧握住其中的某一件衬衫的纽扣或者衣角。
    墨兰斯对于他而言似乎是一个安全领域的代名词,明明Alpha只能觉得另外一名Alpha危险,但或许林池天生就是个喜欢游走在危险边缘的人,所有的慎重都是他伪装出来必要的表象。
    第二个娃娃扎得很快,林池抱着墨兰斯的大量衣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调整成了蜷缩的姿态,蜷缩在更多的墨兰斯的衣服里,活脱脱一只躲在木屑里拱来拱去的小仓鼠。
    他好像确实有些不正常。
    四周好像确实很黑暗,黑暗到林池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伸出巢穴的外面。
    会被吃掉的。
    他全身上下都浸透了墨兰斯的味道,而墨兰斯的味道似乎还在源源不断地从他身体里逸散出来,裹挟着他自己的柠檬奶味。
    第二个娃娃扎好了。
    但林池一个失手,就让它掉到了不远处的床底下,跟之前掉下去的那个娃娃滚到了一块儿。
    林池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黑暗,发红的眼角打碎了他的冷凝。
    他突然很没有安全感。
    像万丈高空坠落深渊的孤鸿,来不及粉身碎骨,又无法有任何踏实的触觉。
    只能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长腿从看不见的一端悄无声息地收回来,极尽谨慎,仿佛黑暗里真的多了什么怪兽在捕猎。
    外面好危险
    林池有点神志不清地想着,努力蜷缩起自己的长腿,头顶披着军礼服宽大的外套,怀里拥着一堆分不清的柔软衣物,蜷缩着蜷缩着他就只剩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面对着一片黑暗。
    他似乎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不行,没有什么比躲起来保护好自己更重要的了!
    外面很危险!
    空气里到处弥漫着凶兽的气息
    而且漆黑一片
    毛茸茸的味道真好闻
    蹭蹭
    喵
    等墨兰斯回到自己的卧室时,他发现原本在床上睡觉的林池跟小甜甜都不见了。
    墨兰斯:
    他才离开了不到三四个小时。
    但他下一秒,就发现了自己房间的不对劲。
    多了一块陌生的空间。
    按理来说这种突然多出来的新空间应该是很容易辨识的,但墨兰斯没想到新出现的空间里充斥着他的信息素。
    冰蓝色的眼眸微眯,墨兰斯谨慎地踏进了那片衣柜后的空间。
    根据他长期被林指挥官暗杀的经验,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
    他一步一步地在昏暗的空间里摸索,但还没摸索出几步,就差点踹到某个盒子。
    盒子里不知道装着什么,墨兰斯微微垂眸观察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异样。
    但他嗅到了空气里属于林池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
    酸甜的,苦涩的。
    此时的林池已经被易感期的混乱搅和得晕晕乎乎,好在他还有一圈舒服的衣物能够把他紧紧地包裹在里面,跟外面的一片黑暗分隔开,很有安全感。
    林池?
    骤然响起了属于墨兰斯的声音。
    林池立刻睁开眼睛,悉悉索索得别过脸,看向声音来的地方。
    墨兰斯只能在昏暗当中看见一堆属于他的衣物扭在一块,而在这座小山似的衣物底下,有一双亮晶晶的深琥珀色眼睛。
    但那双眼睛此时此刻并没有焦距。
    他好像看不见他。
    墨兰斯微微皱眉,他抿了抿唇,认真辨别着空气当中的Alpha信息素。
    属于林池的信息素被他的信息素裹挟了,但如果仔细分辨的话,还是能分辨出来不一样的林池在易感期!
    几乎是辨认出林池易感期的瞬间,墨兰斯的身体就立刻紧绷了。
    在他并不完善的生理概念里Alpha的易感期应该是个很危险的东西他毕竟是个在很大一部分应该正常接受教育的时间里却被流放的悲惨皇太子,后来也没有时间给他学习这种根本用不上的生理知识。
    墨兰斯有一些茫然地看着小心翼翼地将自己裹在软绵绵的衣物堆里的林池。
    他蜷缩成了一团,修长笔挺的长腿可怜地屈折,俊美的眼眸失了凌厉,有些雾蒙蒙地越过衣物跟被子的缝隙看向外面,仿佛一汪醉人的清光。
    太可怜了。
    Alpha的易感期都这么惹人怜爱的么?
    不不要过来
    声音闷闷地隔着厚重的细软衣物。
    也不知道林池到底看见了什么。
    墨兰斯仅仅犹豫了一秒,就轻手轻脚地凑到了林池裹成的那一团的身边。
    他伸出手喵!
    林池瞬间就如同炸毛的流浪猫似的,不管不顾地张嘴,突然袭击地从衣物堆里探出头,恶狠狠地咬住了墨兰斯伸过来的手腕。
    Alpha天然锋利的犬齿几乎是在咬合的瞬间就令伤口涌出了鲜血。
    艳丽的颜色浸透了墨兰斯白皙有力的手腕,也同样浸润了林池淡色的唇,宛如最完美的红宝石。
    墨兰斯好看的眉头微皱,多了一分冷意。
    但他并没有将自己的手从林池的口中硬扯出来,而是任由他咬着,反手就将他控制住,困在厚重的衣物堆底下,牢牢地掌控。
    浓郁的来自墨兰斯的鲜活的Alpha气息让林池感到舒服的同时,也引起了他本能的惶恐,他的内心警铃大作,几乎是立刻就扭动着腰身,手脚并用地想要挣脱对方的压制。
    但即使是在林池清醒的时候,他也未必能挣脱墨兰斯的禁锢,更何况是在严重的易感期的本能精神虚弱的诱导下。
    坚韧的腰身挺拔,Alpha很努力地调动着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努力抗争。
    别动。
    明明是恐怖的易感期Alpha摆出了一副要打架的姿势。
    可在昏暗的暖色光下,墨兰斯竟然觉得林池看起来像只刚学会同手同脚走路的小猫咪,张牙舞爪跌跌撞撞地就要去探索世界努力捕猎。
    他忍不住将脸埋进了林池的颈窝。
    林池强烈的混乱挣扎只能让他自己被缠成一团的衣物所束缚,变成一只超大的毛毛虫,更加方便墨兰斯压着他。
    墨兰斯深吸了一口气。
    林池的身上几乎被他的信息素覆盖了个透。
    尽管还有原本的一丁点儿柠檬奶味,可那一点微不足道的信息素更像个调味料,可怜巴巴地若隐若现。
    墨兰斯的手腕还抵在林池的唇齿间,时不时地被软糯湿热的舌.尖无意识地触碰,有一种别样的
    别蹭!
    隐含怒意刻意压低的嗓音里满是野草般疯涨的念。
    墨兰斯迫不得已只能将林池更用力压进怀里,用他的身体来阻止他变味的挣扎。
    理智告诉墨兰斯他现在应该用随手能触及的衣物做绳子束缚住林池,让他保持低危险状态,但某些已然刻进他骨子里的习惯在叫嚣着,命令他撕咬怀里被他的信息素圈紧的Alpha,咬回来!标.记他!让他哭泣!迫使他臣服!
    如果不是惊人的理智宛如一条勒进血肉里的缰绳,这会儿的林池恐怕只能小声啜泣地咬着被角喵喵叫了。
    不满被压制的林池立刻本能地做出了自己的反抗。
    他咬得更深了。
    强烈的疼痛感在稀释墨兰斯的理智,但他依然没有失控地跟林池打起来,反而是强制性地压住了林池所有能够动弹的位置
    动弹不得的林池想要撕咬墨兰斯的手腕,可下一秒,他就被墨兰斯强行拧转的坚硬腕骨硬生生地掰开了上下颚,本来就因为不能咬合而有些失控的津液顿时从嘴角如决堤般缓缓滑落。
    墨兰斯收回了自己被咬出深可见骨伤口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