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94)
    墨兰斯就不可能真的完全不管下去。
    林池还贴在他的怀里,压低了声音教育墨兰斯到:你别这样,还小呢,你别老吓唬他
    墨兰斯一把将林池的脸按进了自己的心口,然后对小甜甜说:恭喜你,你今天就满十岁了。
    小甜甜愣了一下。
    他没想到父皇竟然会记着他的生日。
    你如果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你应该说出来,应该向别人正确地表达自己的不高兴与不满,而不是自己委屈到哭,或者发脾气。
    小甜甜:我不
    父皇知道你不会乱发脾气,但一个人能承受的委屈跟愤怒的有极限的,一直隐藏情绪的后果不是把容器撑炸,就是爆发。
    你应该学会表达。
    小甜甜不敢反驳地看着墨兰斯,他对自己的父皇有一种本能的恐惧。
    大概就像小狼崽子见了不熟的狼王。
    墨兰斯紧搂着林池的后颈,终于还是朝着小甜甜含笑道:另外,祝你生日快乐,林甜甜。
    作者有话要说:  【高情商的小甜甜。】
    【甜甜委屈,甜甜不说:QAQ】
    【墨兰斯:你的私人机甲】
    【甜甜:好的,父皇;是,父皇。工具人.JPG】
    第60章 大星轮
    甜甜呆呆地看着朝他露出笑容的父皇。
    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父皇向他露出这种表情, 这种好像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墨兰斯身上的表情。
    墨兰斯是北银河帝国的陛下,是信息素失控的疯A,是把他抱回来却从未亲手教养过的父皇。
    唯独不是普通人概念上的父亲。
    小甜甜更加委屈了。
    他的膝盖隐隐作痛, 粉嘟嘟的小嘴也撇了下来,脸颊上满是未干的泪水。
    林池看着难过的小甜甜自己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心疼,只见他揪着墨兰斯的衣领, 墨兰斯的视线瞬间从小甜甜的身上转移到了他的身上,但林池还没等他开口,直接就硬封住了他的薄唇。
    小甜甜默默地熟练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而不远处的裴南多则是熟练地鼻关眼眼关心, 丝毫不多看多问多听。
    不知道过了多久, 已经被摆放好的冰酒桶里雕刻成荆棘玫瑰形状的冰逐渐融化,滴答滴答地落在桶内。
    唔
    墨兰斯终于松开了对林池的钳制,很明显的心情愉悦。
    原本就被咬得有些唇瓣红肿的林池忍了又忍, 才没有因为Alpha的天性影响而给墨兰斯一拳,他最后才放软了声音开口:墨墨
    墨兰斯贴着林池的耳朵尖,低低地来了一句:你在床上也是这么说话的?
    林池:
    他立刻反手给了墨兰斯一拳,不过并没有用力。
    给你儿子加个垫子!
    墨兰斯在林池的额头亲了亲, 最终还是招了招手,向裴南多下达了命令:去拿个厚垫子, 给甜甜垫着, 他太矮了。
    林池还揪着墨兰斯的衣领, 指尖微微发白,不太服气地说了一句:你小时候也矮。
    墨兰斯满不在乎:那又怎么样, 你喜欢我。
    你只喜欢我。
    林池本来是想要反驳墨兰斯的话的, 可是反驳的话刚刚涌到他的唇舌间,他就不想说下去了。
    墨兰斯说的没错。
    他就是喜欢他。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他不可能在墨兰斯软禁他以后还无法对他下狠手, 也不可能在明明跑走以后,还是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跟着他回到了他的身边。
    这不能归罪于命运。
    他大概是真的爱墨兰斯吧。
    否则很难有像他基因等级这么高的Alpha,能够忍受屈居人下,去忍受另外一名具备更强信息素的Alpha的侵.略索取,甚至还十分顺利地接受了自己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个儿子。
    林池这样想着,垂了垂眸,深琥珀色的眼眸一暗,刚刚被墨兰斯舔咬到红肿的唇瓣这个时候经过两三秒的自愈已经恢复了一半虽然依然嫣红,但并不肿了。
    甜甜。
    林池的声音要比墨兰斯的来得更加温和。
    他调整好心情,看向接过裴南多手里的垫子的小甜甜,开口到:祝你生日快乐。
    顿了顿:我们其实都没有忘记你的生日,只是之前想要给你一个惊喜不好意思,让你难过了。
    裴南多还多给了甜甜一张湿手帕。
    虽然他并不喜欢养崽,也不喜欢小屁孩,但他对于任务的态度还是非常认真的,认真得跟当年去上育儿课的林池一样。
    甜甜接过他的手帕,轻轻地道了一声谢谢。
    裴南多并不在意地往旁边退了两三步,将自己隐藏在了绿植与阴影之间,像一个幽灵。
    甜甜擦干眼泪,精致的小脸蛋在林池的眼前展露无遗。
    爸爸,对不起,刚刚是我的情绪太大了。
    他说着还有一点不好意思地看向墨兰斯。
    毕竟他刚刚直接因为父皇的命令而当场坐在了地下,而不是冷静下来坐到餐桌对面的另外一张椅子上。
    这很不皇太子。
    丢人!
    林池笑了笑,安慰小甜甜到:你不用那么难过,当初我嫁给你父皇的时候,你兰斯洛特阿姨还哭了大半天呢。
    小甜甜:
    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墨兰斯在旁边幽幽地补充到:我这里有录像。
    林池立刻回头瞪了墨兰斯一眼。
    墨兰斯解释了一句:你当初逃婚以后就被我严密监控了起来,这段录像应该是裴南多保存的。
    他也是翻了自己的终端才知道的这些事。
    对于现在的墨兰斯而言,知道一向没有什么多余情绪宛如战争机器的蔷薇骑士兰斯洛特竟然也会有这么一面,他不由得开始怀疑这个家伙在记忆里到底是不是真心效忠自己,还是被林指挥官派过来的大卧底。
    但现在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左右兰斯洛特都已经是林池的死忠下属了,墨兰斯就算当场把林池给弄死了,兰斯洛特跟宋星驰那一群人估计也只会想着怎么反过来弄死他。
    现在的墨兰斯越来越觉得之前的那个墨兰斯似乎是一心求死,身边被原本该忠于林指挥官的人渗透了个彻底,而林池那边则放任原本该忠于墨兰斯的人当场叛变,搞得他现在的局面很被动。
    他想不娶林池都不行。
    林池没再追究过去的事情,因为他知道跟现在的这个墨兰斯纠结这些事情并没有意义。
    而且他选择原谅墨兰斯。
    林池反搂住墨兰斯,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亲,紧接着才对小甜甜道: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生日礼物。
    他扬了扬手,从不动锋的机甲链里取出了自己的给小甜甜准备好的生日礼物。
    那是另外一条机甲链。
    红色的,透了一层闪耀的金箔。
    漂亮的非常夺目。
    墨兰斯温柔地从林池的手里接过火红的机甲链,直接抛给了桌对面小甜甜。
    小甜甜震惊地伸出小手,心惊胆战地接住了林池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还没等他缓过神来,墨兰斯就跟着林池之后,从手腕上青瓷珠串状的星空玫瑰的机甲链里取出了另外一条机甲链。
    白金的颜色在烛光下熠熠生辉。
    这也是给你准备的机甲。
    话音未落墨兰斯就把手上的机甲链给抛了出去,差点没把小甜甜给接得一头栽到地上。
    他一手一条机甲链,两眼懵逼。
    我
    这就是有两位Alpha父亲的快乐吗?!
    而且还的两位大手笔的Alpha父亲!
    私人定制的机甲在这个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也是非常耗费材料跟人工成本的,所以价格一般都不会太低。
    甚至有的高定私人机甲的价格都能买下一颗能居小行星。
    林池想了想:我们送你这么昂贵的生日礼物,并不是认为我们这样就不需要陪伴你了,甜甜。
    我们只是觉得,你需要有足够的力量来保护自己。在这之外,我们也会在能力范围内尽量陪伴你尽量教育你尽量引导你,但你最终会成长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仍然取决于你所愿意付出的努力,与你未来可能的人生经历。
    他说着,终于松开了攥着墨兰斯衣领的手指,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我们也是第一次当人的父母,如果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可以指出来,我们会努力改正的。
    这两条机甲链也是我跟你父皇的私心,毕竟你如果想要自保的话,制式机甲也就够了,目前还没有私人机甲的必要。我们这么做不是为了让你跟别的小朋友攀比,而是为了告诉你,你的身后还有我们,不要害怕,不要恐惧。我们或许不能无时无刻无微不至地陪伴你长大,但这并不是因为我们不爱你,而是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些事情确实比你更需要我跟你的父皇。
    不过甜甜,如果你需要我跟你父皇的话,请你说出来好吗?因为我跟你父皇都不是神仙,我们不可能无中生有地猜到你到底需要什么。
    但我们可以保证,只要你十分迫切地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就会尽快回到你的身边。
    甜甜捧着机甲望着竭力让自己表现得温柔的林池。
    水汪汪的冰蓝色大眼睛里盈满了滚烫的泪液。
    果然,下一秒他就从自己的椅子上跳了下来,噌噌噌地跑到了林池的跟前,攥着机甲链抱住了他的膝盖。
    嚎啕大哭。
    林池摸摸他的头:答应我答应爸爸好吗?我们家甜甜,以后要做一个勇敢的独立的人。不管分化成Alpha还是Beta或者Omega,你都要坚持自己的原则,努力地活下去,有余力就量力而行地去保护身边的弱小
    阴影里的裴南多看着林池在絮絮叨叨,忽然间感慨万千。
    他当年要是有林池这样的爸爸,或许也不至于裴南多低下头,摸了摸后颈因为这个动作而暴露出来的狰狞伤口。
    那是Omega腺体摘除手术的愈合疤痕。
    他没有去做疤痕消除手术,因为没必要。
    没有Alpha会娶一个切除了腺体的残疾Omega。
    但现在想想林池对小甜甜说的话,他又多了一些衍生的念头。
    Omega是为了美丽给Alpha看的吗?
    他就不能为了自己的喜欢而选择每天都在正常范围内漂漂亮亮高高兴兴的吗?
    虽然都说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但裴南多还是忍不住去想,要是他当年有的不是一个从小到大只知道把他丢给佣人抚养照顾,每天跟他念叨楠楠啊,你长大了一定要分化成优秀的Alpha呀,妈妈这辈子就靠你了,结果在他分化成O以后就完全当他是空气,只知道自怨自艾的亲生母亲的话,一切是不是都会好很多?
    他这样想着,小甜甜软绵绵的声音就像一阵惊雷般炸开了他的思绪。
    因为小皇太子提到了裴南多的名字。
    爸爸,我可以把其中一条机甲链送给裴南多叔叔吗?
    裴南多愣了一秒。
    怎么林甜甜过个生日的,这还扯上他了?
    他的身体比大脑的反应更快,立刻就拎起长袍冲到了餐桌不远的地方,重重地单膝跪地,沉声道:殿下,臣不能收这个礼物。
    白金色的长袍缓缓落地,格外的飘逸。
    林池有些意外于甜甜的想法。
    他把甜甜从地上抱了起来,问他到: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林甜甜很认真地向林池解释:因为我觉得裴首席比我更需要一架私人机甲,而且由他来驾驶这架机甲,应该能更好地保护我的安全。
    林池想了想:你说的对。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墨兰斯会跟自己把甜甜的生日给送重了,但林池并不是很在意。
    人总有失误的时候。
    只有裴南多在努力拒绝林甜甜的馈赠。
    然而,墨兰斯最后淡淡地开了口。
    收下吧。
    淡漠疏离的眼神懒懒地落在裴南多的身上。
    希望你能用生命来保护甜甜。
    裴南多立刻没声了。
    他总不能说自己要命,不会用生命来守护林甜甜吧?!
    甜甜超小声地在旁边弱弱反驳:我会自己保护自己的不要别人的命
    林池在暗地里捏了墨兰斯一下,表达自己的不认同。
    但墨兰斯还是一语不发地垂眸,浓密的羽睫轻动,冰蓝色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复杂,轻吻过林池的额头。
    这个林池在贵O学院待过三年,而他在贵O学院里待了一个月。
    他根本无法想象林池一个Alpha到底是怎么在充斥着压抑至极的O德的环境里活下来的。
    或许是他多心,但现在的墨兰斯忍不住会去想:林池是知道些什么吗?他是因为知道些什么,所以特意选择的帝都星贵O学院吗?
    否则,林池更应该选择靠近边境的Omega学院吧?
    可拥有跟自己一样经历记忆的林池,又怎么可能会选择靠近自己墨兰斯暗含苦涩地收敛了瞳仁当中希冀的光晕。
    他始终都记得,在他莫名其妙地苏醒之前,裴南多都是众人口中林指挥官最心疼的小情人。
    尽管他们并不常见面,但林指挥官只要回到帝都星,没有地方去的时候就一定会住在裴南多的家里。
    林指挥官甚至曾经为了裴南多,亲自踹了墨兰斯在皇宫外唯一的长居之所的大门,亲手一株一株地拔秃了他花园里价值连城艳丽盛开的星空玫瑰。
    那天大概是暴雨,淋湿透了俊美的Alpha指挥官白衬衫黑皮带墨绿长裤的制服,晶莹灰暗的雨珠一滴一滴地从濡湿狼狈的碎发间滚落,一路汇聚于瘦削的下颌,缓缓滴落。
    分明的指节掌心飞速地溢出被玫瑰荆棘所刺破的滚烫血液,雨水飞速冲刷,伤口飞速愈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