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89)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选择分化成了更符合他的处境需要的Omega。
    尽管比起做Omega,他更喜欢做Alpha。
    但Omega的第二性别能够有效地麻痹那些暗中觊觎皇位的恶鬼,以及无数对他有天然敌意的人。
    他没有一个愿意无条件守护他的林池。
    最重要的是,O虽然会有特殊期的困扰,却不会像A一样容易叠加他基因里残暴的失控因子,导致他必然出现严重的信息素失控。
    只要按时打够抑制剂,甚至都不会出现特殊期。
    等需要第二性别的事情都做完以后,他还可以切除腺体解决所有问题。
    这是分化成A根本无法比拟的优势。
    林池并没有丧心病狂到追进来,墨兰斯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
    他缓缓地将自己浸泡入冰冷清澈的水池中,脑海里不受控制的反反复复都是林池的身影。
    林池跟他认识的林指挥官确实是一个人。
    至少,墨兰斯从来都没有在这个大星际时代见过除林池以外任何一个能把生活过得这么复古的存在。
    可为什么会区别这么大呢
    墨兰斯想不明白。
    他知道的信息还是太少了。
    正当他打算从水里出来的时候,一直都表现得特别没有存在感的星舰智能的声音忽然在密封空间当中响起。
    墨兰斯陛下,您现在需要提供虚拟终端服务吗?
    墨兰斯微微一愣。
    紧接着他就意识到了星舰智能是在提醒他他可以在星舰上使用虚拟终端。
    他的个人实体终端因为战损被破坏得很彻底,所以苏醒的时候并不在他的身边。
    而虚拟终端则可以完全承载他原本的个人实体终端的信息资料。
    也就是说,他可以借助原本终端上的信息资料,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林池原本还能在大床上安心躺着。
    可是刚刚的事情触动了他的记忆,他不可能再向之前一样完全忘了在这个属于墨兰斯的房间里,有一个他亲手用墨兰斯的柔软衣物跟留下长久信息素残留标.记的各种杂物堆积而成的巢。
    那是Omega才会做的事啊啊啊!!!
    虽然林池已经在墨兰斯的面前完全放弃了挣扎,但这么直白的被正主发现自己一个A因为他竟然出现了Omega才会出现的筑巢行为墨兰斯肯定会用这个拿捏他林池一辈子!
    就算有Alpha重度易感期的行为失常滤镜。
    但能异常到出现筑巢行为,这也已经不是一般的失常了啊!
    林池忍不住瘫在干净整洁的大床上,眉眼间尽是纠结。
    如果是理性的问题,比如说战损、后勤线保障、可控变量这都是他能轻而易举地就做出最优处理的问题。
    但他并不擅长在纯粹的感情领域上解决问题。
    因为会有一种失控感。
    林池强迫自己保持冷静。
    他细细地回想自己是否有可能露出马脚的地方。
    没有不对!
    林池坚韧的腰身一振,他立刻就从躺着的姿态变成了坐着。
    墨兰斯如果看见房间的平面结构图,肯定会发现不对劲,然后找到那间密室。
    深琥珀色的眼眸骤然锐利。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林池的心底似乎因为这间密室而重新燃起了Alpha该死的胜负欲。
    林池打开自己的个人实体终端,悄无声息地访问了墨兰斯卧室里的密室。
    密室并不属于墨兰斯构建的东西,所以林池能在密室达到完全的跟墨兰斯平级的权限。
    北银河帝国的帝王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这不仅是写进根本法里的内容,更是写进每一台帝国机械核心的滔天权势。
    这才是大星际时代的帝王掌控帝国的根本。
    即使是最为权势威望惊人的元老院也不敢真的正面反抗帝王。
    林池的目光扫过清洁房间。
    他打开终端通过清洁房间的出入水供应对比,确认了墨兰斯应该一时半会不会出来。
    在确认了这一点以后,他立刻就翻身下床,让星舰智能打开了密室。
    满目堆积的衣物杂物。
    深刻残留的强势Alpha信息素扑面而来。
    林池现在已经不会因为墨兰斯的信息素而产生生理性不舒服了。
    但AA在冥冥之中的排斥天性还是使得他立刻出现了被动臣服与微妙的兴奋。
    他刚想开口让星舰智能跟自己将密室里的这张跟外面一模一样的大床处理干净,就看见一张小小的方方的雪白便签被贴在床头。
    这是他之前没注意的东西,毕竟床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古老的纸质便签上写着看起来还有点稚嫩的文字。
    【爸爸最好了,最喜欢爸爸了也喜欢父皇,都香香的这里就是甜甜的家!】
    便签大概是兰斯洛特从林池这里学走,然后教给小甜甜的。
    上面还画了张非常抽象的杂物堆图,在杂物堆上有三只火柴人。
    长头发火柴人,短头发火柴人,以及没头发的矮个子火柴人。
    噗。
    林池没忍住笑。
    但他最后还是不由得一阵心酸。
    正常家庭的小崽子也会像小甜甜这样因为某个地方香香而把它定义为家吗?
    这不应该是小崽子应该有的错误观念。
    林池默默地扶额。
    往前走了两步,直接坐进了毛茸茸的地毯里,被一堆杂物包围。
    小甜甜之前就是睡在不远处的大床唯一空出来的边角。
    那里还摆着一件属于墨兰斯的制服白衬衫。
    林池的视力好,一眼就看到了口水濡湿衣袖,干涸后残存的痕迹。
    一定是小甜甜睡觉留下的,一定!
    尽管林池知道小甜甜被孤儿式抚养,曾经不会是第一次,未来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但他还是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他做些事情。
    或许小甜甜的出生并没有得到他的祝福与期盼,可林池并不是个会推卸责任的Alpha。
    他想着想着,就叹了一口气。
    算了
    林池说着这两个字,小心翼翼地退出了密室。
    他打算瞒着墨兰斯暂时保留着这里,甚至可能再添置一点自己的杂物进去,给小甜甜。
    像他跟墨兰斯这样的A,本来就很难成为合格的父母。
    林池正退着,眼角的余光一掠而过,就看见终端上的清洁房间入水量瞬间降到了零。
    他一个走神,右腿就碰到了旁边的空气套娃,差点被绊得一个踉跄。
    幸亏Alpha过硬的运动神经阻止了惨剧的发生。
    因为突如其来的东窗事发感,林池止不住地心慌了一瞬。
    他有点跌跌撞撞地离开密室,第一时间就向星舰智能下令关闭密室。
    林池紧张地看着密室在眼前一点一点的关闭。
    紧接着就敏锐地捕捉到了清洁房间的门打开的微弱声音。
    一颗心瞬间就悬空了。
    林池的瞳仁微湿,连呼吸都出现了不自觉地颤抖。
    他不希望墨兰斯发现自己的筑巢行为。
    尽管这似乎根本无伤大雅。
    清洁房间的门全部打开,墨兰斯带着一身湿漉漉的水汽,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披着浴袍。
    作为一名正统的大星际时代人,他本来对复古的用水清洁是不感兴趣的,但因为关注自己的生死政.敌林池关注得多了,他也大致清楚了这种清洁真正的意义。
    墨兰斯从清洁房间里走出来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大床上空无一人。
    他的心底突然涌起了一丝毫无缘由的暴躁。
    直到寻找到坐在地毯上面对衣柜的林池时,他的这种暴躁才勉强平复。
    但还是出现了显而易见的后遗症他想把林池用锁链锁起来。
    Alpha的天性里写满了强.迫与征.服。
    墨兰斯定定地看着林池,出声到:你在做什么?
    冰雪般的眼眸微深,湿润的气息柔和了他极具侵略性的五官,高挺的鼻梁打下一片并不明显的昏影。
    林池尽量让自己表现从容地从地毯上爬了起来。
    他决定用点办法转移墨兰斯的注意力。
    墨兰斯。
    墨兰斯看着他。
    抱我过去,好吗?
    林池神情温和地凝视着墨兰斯,微微张开了自己的双手,指尖绷紧又苍白。
    墨兰斯的喉结滚动。
    这不应该是他认识的那个林指挥官会做的事,但确实是这个林池会做的事。
    或许有的人从一开始就处在不同的位置,就注定了只能看见另外一些人的某一片面。
    墨兰斯很肯定这个林池就是自己认识的林指挥官,只不过他对自己只有温柔与耐心。
    他在自己的终端里发现了一本早年的日记。
    日记的第一面写满了杀死林池,然而却在最后一个空位时,变成了再等等。
    他直接翻到电子日记的最后一页,就看见三行字【什么时候回来?我成了Alpha。想要】
    再往后就是一片空白。
    墨兰斯打算慢慢翻阅这本日记。
    他走向林池,宠溺地将他整个人都搂进了怀里。
    林池乖顺地环住了墨兰斯的脖颈。
    然而下一秒,他就听见墨兰斯附耳低言到:为什么一直紧张地盯着衣柜?
    滚烫的气息差点冲垮了林池的理智。
    心跳不可避免地加速。
    大脑空白的林池决定装傻:啊?
    墨兰斯轻笑一声:衣柜里有什么?
    林池松了口气:没有什么,就几件衣服。
    墨兰斯搂着他,不紧不慢地走到柜前,一把打开。
    空荡的衣柜。
    一切好像都很正常。
    林池尝试安抚加速的心跳,呼吸倒是控制得不错。
    墨兰斯轻咬着林池的耳尖:你要是在衣柜里藏人,就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林池了。
    林池心想:本来也不是吧?
    墨兰斯压着他,一寸一寸推到冷硬的墙面上,指节轻叩,发出闷响。
    那这里呢?
    作者有话要说:  墨兰斯在自己的终端里找到隐藏记录匣,打开就看见林池的二十禁高清□□全过程典藏版全息图。
    墨兰斯:
    第57章 星空玫瑰
    深琥珀色的瞳仁骤然放大。
    林池不受控地从墨兰斯的怀里往外挣扎。
    但他根本挣不脱, 只能被限制在墙壁跟墨兰斯的身体之间狭小的空间当中。
    Alpha的本能让他忍不住地想要撕咬墨兰斯,杀开一条血路。
    不过他最后还是控制住了。
    墨兰斯捏着林池略微有些薄削的肩骨,压制着他的动作, 最后微微低下头,贴着他的耳骨,语气散漫而又缱绻, 潮湿滚烫的气息吹拂,裹挟着Alpha存在感极.端强烈无论如何都无法被忽视的领域侵.略感。
    宝贝,墙后面有什么。
    林池的心尖一颤。
    墨兰斯的语气忽然间又无限接近了他本人。
    他恢复了吗?
    林池猛地一抬头, 就被墨兰斯挟住了下颌,细密如雨点的吻散花般落下,滚烫柔软的触感宛如蚀骨的暴雨。
    墨兰斯最后吻过林池的左眼, 舌尖轻佻地数过浓密的眼睫。
    林池敏感的眼睑被潮湿难耐的热息一吹, 瞬间就泛起了一层薄红, 看起来像被欺负狠了。
    墨兰斯低沉的嗓音响起。
    应该只是暂时的。
    他说着, 松开林池的下颌, 抬高手指捏了捏他的脸颊。
    瘦了, 甜甜的机甲没了。
    墨兰斯说这话的时候还有点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以及更深层次的惆怅。
    林池犹豫了好几秒, 才问出他斟酌到最后敲定的问题。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声轻笑。
    林池忽然感觉身上一沉。
    原来是墨兰斯整个人都紧紧地压在了他身上, 把他压得差点往墙根骤然一坠。
    墨兰斯及时托住了他的腰身。
    这个年轻Alpha的体温滚烫,像一块炉子里烧红的热炭, 烫得林池也开始发热。
    林, 我上辈子就认识你了。
    林池的瞳孔骤然放大。
    他难以置信地贴着墨兰斯的脖颈, 抬眸望着空旷简洁到极致的白色天花板。
    你可真是个老混蛋。
    墨兰斯的语气过分愉快而又过分散漫。
    你想杀我。
    只要杀了我,你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扫除剩下的阻碍,成为北银河帝国的实际统治者, 手握兵权皇权,肆无忌惮为所欲为。
    你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
    但那一步的名字叫
    墨兰斯.塞林斯特。
    被誉为帝国星空玫瑰的墨兰斯大帝,少年时第一次遇见林指挥官,是在热闹熙攘的垃圾星街头。
    三教九流的帝国流匪黑民来来往往。
    一架星空色的机甲毫无征兆地从天而降,却意外地没有压到任何人、破坏任何一处摊点、甚至连一颗草都没有被压倒。
    俊美凌厉的Alpha从缓缓打开的驾驶舱一跃而出。
    四周各种各样的Alpha、Beta立刻脸色微变地退却,还有美艳的Omega也心生畏惧。
    被流放十余年的墨兰斯衣衫褴褛,寸步不让地立足于所有人都默契避让的空道中央,暗沉冰蓝的眼眸慵懒地抬高,冷静地凝视着一身墨绿挺拔戎装步伐稳健地朝自己走来的Alpha。
    他的军靴很亮,纤尘不染,象征高级指挥官的修饰月亮纹银链闪耀,却因为脱出机甲踏上街道污水横流的垃圾星而被逐一玷.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