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69)
    小甜甜:?!
    墨兰斯的信息素压迫对小甜甜基本是无效的。
    甚至这种来源于亲生父母的信息素的包裹,在小崽子们的感知里还能令他们安心,产生本能的亲近依赖感。
    家长对于亲生的孩子来说都是甜甜香香的味道。
    小甜甜很喜欢林爸爸的味道,但父皇墨兰斯的味道同样让他忍不住想亲近又不敢靠近。
    他好像从来都没有被父皇这么揣在怀里过紧脏!
    白白嫩嫩的小手牢牢地攥紧了林池的衣袖,怀里还紧紧抱着小药箱。
    墨兰斯用两根指头捏住了小甜甜的衣领。
    眼看着小甜甜就要跟小奶狗似的被墨兰斯一把拽着后领丢出去了,林池叹了一口气,拧着身子回头,封住了墨兰斯滚烫的唇舌。
    墨兰斯勉为其难地放开了小甜甜的后衣领子,反手摁住了林池的后脑勺,不让他后撤半分。
    休息室里荡漾起了微弱的水声。
    小甜甜抱紧小药箱,自觉地把小手挡在了眼前,圆溜溜的冰蓝色眼睛滴溜滴溜地乱转。
    吻得深了,林池都有几分窒息。
    他的意识出现了一点模糊错乱感,但这种完全放任自流的姿态令他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Alpha大多锋利的齿尖骤然发力。
    真实的血腥从林池的舌尖汹涌地溢出,林池的眼角变得绯红,晶莹剔透的生理性泪水根本压抑不住地滚落脸颊。
    呜
    小甜甜不明所以地拿开了小手,担忧地盯着眉头紧皱的林池。
    他试探着揪了揪林池的衣领,弱弱道:爸爸?
    在小甜甜的印象里,父皇就是凶残的代名词,要说他会折磨林爸爸那好像是完全可能的。
    醇厚的柠檬奶香浸透了墨兰斯的唇齿。
    他以一种强硬掠夺的姿态,按着林池的腰身弯向自己,紧扣着林池的后脑勺,贴到极致,简直要将甜美的林池的灵魂都从他的躯壳里吮吸出来。
    Alpha疯狂的掠夺本质,驱使着墨兰斯啃咬林池,几乎从林池的唇瓣上咬下一口,堪堪愈合的咬伤也因为过分激.烈的动作绷裂开来,溢出了玛瑙般鲜艳的血珠。
    血珠眨眼间便被墨兰斯的上唇含住,吞进喉舌品尝。
    没有墨兰斯那么疯狂,始终把持着自己的冷静与理智的林池,他也压抑不住地双手钳制住墨兰斯,锋利的犬齿剐蹭着对方柔软的血肉。
    像反复撕咬缠斗的两头凶兽,不死不休。
    隔了很久,林池的眼前忽然一黑,他往墨兰斯的怀里更深地软了软。
    过度缺氧造成了他的短暂昏迷。
    休息室里突然安静。
    墨兰斯心不甘情不愿地松开瘫软成一汪水的林池,凉凉地垂眸扫了一眼蜷缩在林池怀里的小甜甜。
    但他并没有因为林池的短暂昏迷而继续把小崽子从林池的怀里拎出来,一把丢开,丢到远远的角落里。
    跟那些他不喜欢的东西一样。
    小甜甜有一点瑟瑟发抖地抬眸跟墨兰斯对视。
    两双如出一辙的冰蓝色眼眸隔空对峙,小甜甜哆嗦了一下,宛如一只初见头狼连四肢都控制得不好跌跌撞撞的小奶狼。
    墨兰斯的目光点到即止。
    他大概能意识到小甜甜对自己的害怕,于是只能收回目光,不熟练地用无视来保护小崽子乖巧脆弱的心灵。
    星际纪录片里崇尚地位与自由的头狼绝大多数都不会喜欢整天没事闲得嗷嗷叫的小狼崽子,即使是自己亲生的也不会喜欢,要是小狼崽子还会天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傻兮兮地给它添麻烦,那就更不喜欢了。
    但像小甜甜这种乖巧不哭的小崽子,就算是对林池占有欲爆棚的墨兰斯,他也能勉强容忍他的存在。
    反正墨兰斯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容忍小甜甜跟林池那么亲近是因为小甜甜长得跟林池神似的他看起来真的像极了从林池肚子里被生出来似的。
    林池生的。
    墨兰斯忽然间勾起了凉薄艳丽的唇角。
    他突然很喜欢这个多出来的小崽子了。
    林池生的
    这四个字缓缓地在墨兰斯的唇舌间反复咀嚼,小甜甜听在耳朵里,一愣一愣地用一种惊异的转而望向禁闭双眼昏迷过去的林池。
    他的小嘴张了张,似乎是想要说话。
    但还没等他张口,墨兰斯就伸出一根指头抵在唇间,垂眸看着小崽子嘘。
    墨兰斯表现清醒的举止里竟然多了一丝初为人父的诡异愉悦。
    小甜甜:?!
    他竟然产生了一种十分荒谬的错觉。
    父皇他是不是傻了???
    墨兰斯不熟练地伸出手,轻轻地用温暖的掌心笼罩住小甜甜的头顶,轻柔地摸了摸他软软的黑发。
    小甜甜:?!
    下一秒他就被墨兰斯一把拎到了肩膀上,叮嘱到:抱紧我。
    墨兰斯的脖子上挂着小甜甜,怀里搂着昏昏沉沉的林池,直接离开了休息室。
    路上还撞见了控制住全部联盟大使赶来找林池汇报的兰斯洛特。
    她一看见墨兰斯行走在星舰的走廊里,第一反应就是妈耶!这星舰不兴待了!
    然后拿起终端准备开启星舰一级警报。
    毕竟,失控的墨兰斯是绝对可能把一整艘星舰上的人给屠.杀殆尽的。
    可是还没等她动手打开警报界面,就听见小甜甜软软的声音从墨兰斯的身上传来。
    兰斯洛特:见鬼了?!
    她定睛一看,这才注意到扒在墨兰斯肩膀上,两条小手臂都紧紧搂着他脖颈的挂件小甜甜。
    至于墨兰斯怀里昏迷的林长官嗯?!林长官昏迷了?!
    直A的思维瞬间就让兰斯洛特疑心林长官被墨兰斯这个混蛋殴打了,但林池的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口,绝大部分都是那种看起来暧.昧凄惨但对Alpha来说一天就好的咬.痕。
    到底发生了什么?
    兰斯洛特瞪着墨兰斯,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抱着林池半背半扛着小甜甜离开。
    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摸不着头脑。
    墨兰斯回到卧室。
    卧室里经过了整理,恢复了基本的整洁。
    他轻手轻脚地将昏迷的林池安置在自己的床上,新换的床单被子柔软干燥。
    苍白的林池被他塞进被子里包裹好,一举一动里都透着长年累月微妙的熟练。
    皇太子小甜甜紧绷了一路的小胳膊终于还是酸得忍不住了,他贴在墨兰斯宽阔的肩膀上,卑微弱小又无助地嗫嚅到:父父皇能不能那个放放我下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两只脚就踩到了实地。
    墨兰斯冷冽低沉的嗓音在他头顶响起。
    以后你林爸爸一旦超过十个小时没睡觉,你就缠着他撒娇,让他陪你睡觉。
    顿了顿:如果我不清醒的话。
    林池大概是从离开联盟开始就没有正儿八经地休息过,苍白的脸色更衬托出了一双桃花眼的眼下淡淡的青黑。
    Alpha的身体好的话,那确实是可以承受长时间的高强度活动的。
    可林池的身体并不好。
    他在敬途星域
    滴滴!
    是林池的终端响了。
    来自敬途星域的通讯,它的署名是【诺雅】
    墨兰斯的脸色微沉。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突然短暂地恢复一些理智。
    但对于这位曾经赖上林池,差点跟林池订婚的Omega,墨兰斯从来都不会有一点好感。
    他谨慎地瞥了一眼正在昏睡的林池。
    这个人的睡相极好,端正清俊的五官里透着安详静谧。
    像躺在水晶棺里的睡美人,让人不忍惊醒。
    星舰智能迅速地在房间里构建了一处隔音室。
    墨兰斯在隔音室里接通了通讯。
    劈头盖脸的听见一句。
    你知道你当年跟我相亲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吗,林池?
    诺雅似乎已经进入了能打开敬途星域隐藏战场的某处特殊小型星门类要塞。
    她的手里紧握着终端,语气失控。
    在看清墨兰斯的那一刻,诺雅的血液都近乎凝滞,冰冷的寒气从脚底逼上头顶,头皮发麻。
    是你?!为什么是你?!
    墨兰斯冷冷地眯起眼睛。
    怎么?
    诺雅看着墨兰斯,终于还是露出了歇斯底里的神情:你这个恶魔!疯子!你怎么还没有下地狱?!
    墨兰斯的语气漫不经心:没有他的地方,我哪都不去。
    诺雅美丽的唇瓣颤抖:疯了,都疯了
    她神神叨叨老半天,最后也只能无力地憋出一句卑微的乞求:林池呢?他在哪里?他为什么不接我的通讯?他是不是心虚?
    墨兰斯的嘴角至始至终都保持着嘲讽的弧度。
    他洞悉着眼前人内心所有的肮脏不堪。
    就像一名精通各种坏事技巧经验丰富的大混蛋,他轻而易举地就能看破所有混蛋的小把戏。
    从你给林池下那种药的时候,在我眼里就是死人了。
    墨兰斯的无动于衷与不屑刺痛了诺雅美丽的眼睛。
    他有天然的居高临下睥睨一切的气质。
    诺雅的眼泪如雨般滴落。
    她说:你不就仗着自己投了个好胎吗?你如果不是帝国的第一血统继承人,林池他根本就不会多看你一眼!
    墨兰斯眼角的余光瞥见画面角落里提着光剑悄无声息而来的裴南多。
    他并不被诺雅激怒。
    只是有一些怜悯地看着这个一步一步从帝国最底层的贫穷行星爬进帝都星的小甜O,内心毫无波澜。
    真是跟林池交融久了,连他都竟然会怜悯敌人了。
    历史从来都没有假设。
    林池已经是他的了。
    从里到外都是他的。
    墨兰斯懒懒地垂眸看着裴南多逼到诺雅的跟前,最后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就地格杀。
    诺雅惊恐地回头,就看见白金色衣袍染血的裴南多手中握着光剑走到了她的身前。
    裴南多的眼神沉稳:邵夫人,当年如果不是邵光愿意用绝对效忠林池救你一命,你早就死了。
    诺雅浑身战栗:你、你你不能杀我!邵光会生气的!
    裴南多格外怜悯地审视了她一眼:所以我会尽量做得干净一点,比如说把你的死嫁祸给联盟英勇的O联所长邵夫人,她为了阻挡联盟坏蛋的恶意破坏,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诺雅瞪大了眼睛,似乎完全不能理解裴南多话语里的意思。
    还没等她继续拖延时间,光剑的锋芒就深深地没入了她的心口。
    滚烫的高温灼烧了绝大部分血液。
    空气里弥漫着血腥的焦糊味。
    嗡
    特殊小型星门要塞的空气里骤然回荡起了电磁启动的微弱蜂鸣震感。
    裴南多愣了一下。
    他立刻回头看向不远处的特殊小星门。
    光芒刺目。
    在这种耀眼的光芒当中,诺雅绝美的唇畔浅浅地勾起了诡异的笑。
    她强忍着生命飞速流逝的痛苦,一字一句道:你们都把我当成不择手段往上爬的碧.池,可你们从来都没有问我到底为什么要往上爬
    哈哈哈
    裴南多在短短的一秒愣神里想到了无数的可能。
    他直接拔剑,脊背的冷汗直冒,也来不及管身后神经质的Omega,提着光剑就往星门方向跑。
    宽大的袖肘翻飞,鲜红的血液溅出的点子宛若凋零于狂风的桃花。
    他明知道来不及。
    可有些事情根本容不得他犹豫。
    黑暗隐匿的战场终将被点亮。
    远天那一片女武神的裙摆般精密报团列阵的战损机甲表面终于迎来了十余年后的第一束光。
    它们就像龙的鳞片紧密。
    三千逆鳞。
    林池一直以来不惜一切代价隐瞒的秘密终于暴露在了世人眼前。
    越过逆鳞的地方,是更加密密麻麻令人头皮发麻毛骨悚然的虫巢!
    当光芒射入的那一刻,不再黑暗的黑暗战场上仿佛时间重新开始流动。
    构成绝对防御列阵的机甲如流星般散开跌落,漆黑的星空被彻底地照亮。
    虫巢狰狞扭曲到仿佛多看一眼都会被污染精神的触须拧动,它在一点一点地复苏,准备掠夺走向肉眼可见的辉煌。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末日景象,那一定跟眼前差不了多少。
    裴南多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他直接把通讯打到了墨兰斯那里,甚至都来不及汇报什么,只能挣扎着开始仓皇逃命。
    历史导向了最坏的结果。
    全体进入这处林池特别标注的特殊小型星门的礼仪官几乎都被裴南多反复叮嘱过万一出现意外,马上就自行撤离,绝对绝对绝对不要停留!
    裴南多刚打开自己的机甲,一回头就发现虫巢迸发的速度在以几何倍速递增,它就像正在复苏的远古邪魔!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无数机甲张开了天使般的加速光翼。
    它们都在疯狂逃离。
    有一种莫名的高压威胁感充斥了裴南多的心神。
    在短暂的昏睡以后醒来的林池,第一眼就看见了这样的场景。
    他差点心跳骤停。
    但皇太子小甜甜依偎在他的身边,抱着他的手臂对他软软地念到:爸爸不怕,爸爸不怕父皇在这,父皇在这
    念到最后的时候,他狡黠灵动神似林池的眉眼忽然间迟疑着顿了顿,又补上了一句很认真的甜甜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