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65)
    Alpha是适应高强度星际行军生活的存在,一整天不进食并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更何况林池完全适应这种生活,是教科书式的军部Alpha。
    小皇太子:
    QAQ
    林爸爸都不饿,父皇那种牲口就更不会饿了啊!
    然而
    墨兰斯勾了勾林池的小指:饿饿。
    林池:???
    墨兰斯的表现让他一度怀疑他是在装疯。
    但林池最后还是让星舰智能从食堂送了一盘有营养的食物过来。
    他亲自给被完全禁锢住的墨兰斯喂饭。
    墨兰斯还算配合。
    就是他好像不喜欢吃肉,林池喂一勺肉,他只肯吃半块。
    没办法,林池就自己吃了。
    小皇太子:
    他默默地从大碗的边缘露出滴溜溜的漂亮眼睛,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爸爸跟父皇你一口我一口。
    QAQ
    他怎么好像显得更惨了???
    林池一贯的作风是不浪费粮食。
    所以当他喂完墨兰斯,不经意地回头看见小甜甜碗里剩得小半碗面条时,他皱了皱眉头。
    小皇太子立刻敏感地端起碗,小脸埋进去,要把面条吃完。
    但林池伸手按住了他的碗。
    吃饱了不想吃就算了,别硬撑。
    顿了顿:你等会儿还要跟我一起去接待联盟大使,出席晚会。现在只是吃点垫垫肚子。
    林池的话音刚落,小甜甜还没有乖巧地点头答应,旁边被完全束缚住的墨兰斯立刻就暴躁了。
    不要走。
    就算全身上下每一个关节都被精准地拘束住,可墨兰斯还是用小指尖压住了林池的小拇指。
    跟拉勾似的。
    他压得过分用力,轻微的疼痛感立刻刺激着林池,让他想要抽手。
    林池硬忍着没动,反而用另外一只手抱住了墨兰斯,安抚到:我不走,我就在你身边,不走。
    失控的Alpha总有千奇百怪的敏感源。
    小皇太子看着林池温柔抚慰着父皇的情绪,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
    他跳下儿童高脚桌,哒哒哒地跑到父皇的床头柜旁边,一把拉开抽屉,从里面翻了两三样没用的气球跟牙膏出来,最后在抽屉底部终于找到了一份字典厚的说明书。
    林池看见了小皇太子翻出来的东西:
    小皇太子没有多停留,抱着说明书就蹦蹦跳跳地跑回了林池身边。
    他兴高采烈地把书递给林池。
    爸爸!你看这个!
    林池接过书,无语凝噎地命令到:星舰智能,整理好床头柜。
    看着床头柜被恢复原样,林池才翻开说明书浏览。
    在大星际时代已经很少有使用纸质书的场合了。
    林池捏着说明书的目录,在短暂的审视以后,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
    这份说明书大概还是墨兰斯手写的。
    最后一页上记录着休眠失败、设备损毁、神志不清同时发生的最简单的处理方法。
    尽管联盟跟帝国目前的关系紧张,但这并不影响帝国方面对联盟大使的招待晚会正常进行。
    除非两方正式交战并且完全撕破脸皮,否则这样的外交场面才是最正常的。
    林池的手里拉着耀眼的镶嵌满了精美钻石的短链,一副安分守己、目不斜视的样子。
    比开会的时候更是认真了不知道多少倍。
    还有几分难以言喻的紧张。
    小皇太子也一本正经地迈着小短腿在前面开路。
    冰冷的短链静静地连接着林池与墨兰斯。
    金属限制环正在使用中的微光照彻了墨兰斯的全身。
    俊美高大的Alpha冷着脸,宛如一株被荆棘盘旋淹没的星空玫瑰。
    林池镇定地牵着全身上下都被束缚得严严实实的墨兰斯。
    这就是墨兰斯给自己留的最后退路。
    他或许从一开始就预料到了自己不可能真的对林池造成什么伤害。
    而怀着这种完全透彻的自我了解,墨兰斯才能搞出这种离谱的方案。
    全场的视线都凝固在了牵着墨兰斯的手踏进宴会厅的林池身上。
    空前绝后的怀疑人生。
    宋星驰:
    兰斯洛特:
    耶语舒:
    震惊军部一整年!
    而反观联盟大使的表现
    顾铭溪捏着高脚酒杯的手指微微颤抖:林指挥官,你要谋朝篡位?
    作者有话要说:  【兰斯洛特现场吐槽军部小剧场】
    【之所以林长官只能把半个帝国权贵圈气吐血,是因为另一半直接被气死了。】
    【军部所有人都认同林长官的简单点,因为不认同的都没了。】
    【八年起步死.刑封顶?林长官不是被陛下动用私.刑关无期了吗?】
    【林长官不需要谋朝篡位,因为陛下直接下令让他登基了。】
    第44章 垃圾星109835号【万字更】
    冰冷的星河。
    如蝗虫过境般的巡查队伍, 即使是最精密的跃迁也无法强行越过的帝国敬途星域的壁垒。
    身着白金长袍面容美丽的礼仪官们秩序井然地在要塞的战斗甲板上走过。
    他们带着淡雅清甜的鲜花香气,但没有人知道,隐藏在他们的长袍下究竟是怎样全副武装的纤细坚韧躯体。
    单独的休息室的中央放置了一尊琉璃高脚花瓶, 花瓶里插上了三两支清冷的蓝紫满天星,而在花瓶外的地面上摆满了各式各样艳丽的花束。
    每一簇花朵都娇艳欲滴,越是新鲜就越是价格昂贵。
    裴南多的脖颈上有一环特殊的终端, 漆黑的颜色,隐藏着厚重的秘密。
    作为首席礼仪官,他并不需要时时刻刻都在巡逻岗位上呆着。
    但这并不能缓解他内心的担忧。
    滴滴。
    有并不紧急的通讯接入, 裴南多微微垂眸瞥了一眼通讯对象,他最终还是接通了通讯。
    桑德罗意首席阁下。
    裴南多的脸上很难看出更多的表情了,他就像一尊雕刻到完美的大理石像, 从头到脚充斥着含而不露的美感。
    眼眸翠绿宛如一只狸花猫的首席执行官桑德罗意怀里抱着帮妹妹照看的杂毛小奶猫, 单单从通讯里很难看出这个年轻的Alpha竟然会是最受疯A大帝墨兰斯信任的存在之一。
    他更像一名从容不迫的帝国贵族浪子, 骨子里透着醉人的傲慢权势的腐朽与华贵。
    喵~
    桑德罗意没有先开口, 倒是他怀里的小奶猫乖巧地瞪大了水汪汪的红蓝异瞳向裴南多打了一个招呼, 露出了尖尖的小白牙。
    陛下的秘令是保护好林指挥官, 我希望你还记得这一点,裴首席。
    帝国贵族的口音里更多一层怪诞的绕舌。
    裴南多笑了笑, 将又一支满天星插.进了花瓶, 单纯的手法就令人潜意识认定为艺术。
    我当然记得。
    他淡淡地说着,随手又是一支绯红满天星。
    在所有的花里, 满天星是最不起眼的存在, 但当裴南多将它逐一插.进花瓶里以后, 它就显露出了额外的美丽。
    桑德罗意的脸上始终挂着比裴南多更真挚温暖的笑意。
    他摸了摸怀抱里娇气的小猫:我真不喜欢你这一副怨O调调。
    裴南多懒得理会这位同僚的挑衅,比起跟他浪费口舌,他更愿意做个莫得感情的插花机器。
    你要是专程来敲打我, 那真是没必要。我永远忠于陛下,为陛下为帝国战死,是我无上的光荣。
    满天星插了半管琉璃瓶。
    桑德罗意嗤之以鼻:又来了又来了,你当年是因为什么宣誓效忠的你我都心知肚明。
    裴南多垂眸,面不改色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件事,我亲爱的桑德罗意大老爷关你屁事关我屁事。
    桑德罗意:真应该让那些可爱的小礼仪官听听你说的话,瞧瞧你这副美人皮底下,到底都是点什么垃圾。
    裴南多:湿垃圾。
    桑德罗意笑了。
    你的冷笑话真是一如既往的棒。
    裴南多懒得理他:我给你再讲一个笑话,你听完以后就滚吧。
    他也不等桑德罗意答应,自顾自地就说到:从前有一个小Omega,他觉得自己天赋异禀,于是自命不凡,要做出一番异于常O的大事业。所以他动用自己从小积攒下来的各种人脉资源,小心翼翼地修改了自己的生理资料,进入军校就读。后来
    桑德罗意的眼眸温柔,打断到:我希望他像连续剧里演的那样,努力学习,改变命运,走上军部高位,最后闯出一番事业,嫁给相互喜欢的Alpha,一生平安光辉。
    哦。裴南多迟疑了两秒,最终还是无视了桑德罗意的话,继续道,后来,他在军校并不适应针对Alpha的训练生活,拼尽全力也只能勉强吊车尾不被劝退开除。而在他为各种训练发愁,发愁能不能正常毕业的时候,更加雪上加霜的事情发生了,他的Omega信息素浓缩抑制剂被人调换了。
    他意味不明地顿了顿:一个Omega,在一整车具备高攻击性但还没有接受过信息素对抗训练的Alpha面前进入了情热期。
    桑德罗意的脸上笑容渐渐消失。
    只有他怀里的小奶猫还像什么都不知道一般,乖巧地贴着他的掌心蹭蹭小脑袋。
    最后呢?
    裴南多将最后一支满天星插.进了花瓶。
    最后,他因为贵族身份被勒令关押进黑塔,至今都没有从里面出来,也没有人在意他的死活。
    桑德罗意怀里蹭不到温暖手掌的困惑小奶猫:喵?
    琉璃花瓶里塞满了平平无奇的满天星,看起来竟然有一种奇异惊人朴素的美。
    桑德罗意斟酌了一下,才继续说到:但是他被人救了吧,如果一个Omega没有人救的话,很难从那种情况里活下来的。
    裴南多没有回答他的话。
    他只是拿捏起胡乱插成的花瓶,懒洋洋地观赏。
    作为不喜欢任何Omega玩意儿的Omega,他最后还是学会了喜欢这些徒有其表的东西。
    这个时代,没有人喜欢特立独行的Omega。
    冷吗?
    没头没尾的一个问题。
    桑德罗意愣住了。
    裴南多紧接着抬眸望向他,暗金色的眼眸当中波光明灭。
    冷就是好的冷笑话。
    桑德罗意:
    裴南多低头轻嗅瓶中芬芳:我不会因为私情而放任任何威胁帝国稳定的事情发生。
    桑德罗意突然矮身将怀里的小猫咪放下了。
    等放走小猫咪以后,他才缓缓道:但你事实上也没有私情啊。
    顿了顿:当年把你从车里背出来的人不是邵光,是林指挥官。
    裴南多猛然抬头。
    漂亮的眼眸里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锋芒。
    他有些不敢置信地盯着桑德罗意:怎么可能?!
    他明明他明明
    都不认识我。
    桑德罗意:你拿着你原来的照片跟你现在的对比一下,鬼才能认出你们两是一个人啊,好吗?
    裴南多直接将手里的花瓶丢开了。
    他的眼眸冷艳地眯起,强制自己冷静,审视地端详着桑德罗意。
    真的吗?我不信。
    桑德罗意:你信不信都是林指挥官把你背出来的,他背完你以后,就因为陛下发烧生病请了三周的假去照顾陛下。当时上车的只剩下一个邵光能够自控所以没有被林指挥官打趴下,这种情况下,你怀疑是他救了你确实很正常。
    当然,他并没有说这种误会是怎么具体构建出来的。
    作为林池给墨兰斯精挑细选亲自培养的首席执行官,桑德罗意实际上比林池或者墨兰斯本人都更了解他们的秘密。
    他是地狱门前半眯着眼的三头恶犬。
    唰。
    冷冷的光剑一剑划开了倾倒的满天星琉璃花瓶。
    不再恹恹的裴南多手中握着细长精致的剑柄,漫天带了焦糊灼痕的艳丽花瓣飞舞,礼仪官华贵的长袍翩飞,露出长袍底下简直跟行走的武.器.库没有两样的贴身武装。
    长袍尘埃落定。
    半跪于花雨中的裴南多握紧光刃剑柄的双手用力到骨节泛白。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暗金色的眼眸当中燃起了熊熊的烈焰:我会杀死诺雅。
    桑德罗意翠绿色的眼眸当中倒映着格外鲜艳的花色,他淡淡道:你能想清楚,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咔。
    是光剑闭合的声音。
    滚烫的血液像飘零的花瓣一样绽开。
    前方强行闯关想要上船前往敬途星域的Alpha被冷漠的礼仪官一剑斩断了手臂。
    赤.裸裸的警告。
    被煽动的人群顿时陷入了死寂。
    穿着从来都没有穿过的粗布麻衣的诺雅隐藏在人群里,她不适应地揉了揉自己娇嫩的肌肤,长年累月的养尊处优确实让她娇气了太多。
    但这都没关系,她可以忍耐。
    她知道自己有足够的忍耐力,要不然也不会在出身十分偏远的前帝国垃圾星的情况下,还能成为军部最有希望继任第一指挥官位置的林池的相亲备选对象。
    连林池自己都不知道,为了成为他备选的配偶对象,这些属于帝国O联管辖的Omega到底要付出多大的努力。
    军部的Alpha是上了O联的重点关注名单的。
    在这群Alpha的手里握着帝国百分之八十的军权,O联想要保有自己的权势就必须依靠足够的联姻来稳固双方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