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58)
    宋星驰的声音在他身后适时响起。
    林陛下,这个设备一旦打开,将没有人能够阻止发疯的墨兰斯陛下。
    林池有力的手指一点一点在设备的打开把手上握紧,骨节一点一点地泛白。
    墨兰斯是什么时候把自己关进去的?
    宋星驰低头回答:大概半天前。
    嘶
    林池沉住气,从目前他可以看到的墨兰斯的情况里,他甚至都可以猜墨兰斯受到污染源的污染但是,根据他的经验污染源的污染并不会造成这种结果。
    污染的过程一旦开始就不可能结束。
    即便隔着设备,慵懒散漫地闭上双眼沉睡的墨兰斯,他看起来也没有一丝异状。
    看起来只是睡着了而已。
    可是如果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那墨兰斯不可能把自己封进设备里休眠。林池很清楚他的性子,能腻歪在他身边一天,就绝对不会少一秒。
    林池松开握住把手的手,转身走向一旁跟墨兰斯一样的王座。
    他没有办法在短短的时间里做出太多的变革,但他可以先稳住目前的局势。
    宋星驰。
    林池的手轻轻地放在了王座浮饰华丽的雕刻上,有点冻僵的指尖富有节奏地敲击冷硬光滑的宝石表面。
    去把联盟的使团带过来。
    宋星驰本来就对林池的命令保持着绝对的执行力。
    是,陛下。
    来自联盟的使团一踏进会客厅就感觉到了冷意。
    顾铭溪跟拉菲特都在其中,只不过各自的位置并不一致。
    对于林池,顾铭溪无疑是熟悉的。
    但在看见穿上墨兰斯的军礼服的林池以后,他还是产生了迷惑。
    俊美的Alpha紧抿着浅色的唇瓣,微长的发丝垂落眼前,解除伪装以后的林池的五官多了一分淡漠,属于强A的冷硬气质丝毫不加收敛,深琥珀色的瞳仁看起来深浅难测。
    他身上的军礼服其实略微大了一点,可那一点点的差池并不能掩盖他本身跟这种制服的绝对契合。
    或许有的Alpha天生就应该穿上这身制服。
    而在他的身边,还矗立着被封冻休眠的真正的北银河帝王,更加精致艳丽的眉眼如生。
    明明是美丽的模样,却让人连多看一眼勇气都很难产生。
    顾铭溪刚想开口,就听见林池用他低沉平稳的惯于发号施令的语气强硬道:你们最好准备好解释,解释你们在第三环链布置的那些太空堡垒里进行的污染源实验。
    如果你们不能尊重事实,那帝国并不介意帮助你们尊重事实。
    顾铭溪懵了。
    什么实验?污染源实验?怎么可能有这种实验?
    林池望向他,眼眸低垂,气质锋利的五官宛如出鞘的利刃。
    他淡淡地笑了一声。
    那就请你们开放第三环链的全部太空堡垒基地,证明你们没有问题。
    顿了顿,林池又想起了导致自己跟墨兰斯分开十年的爆.炸事件的相关事件:不仅牵扯第三环链太空堡垒,还有十年前被联盟所掩盖的,对帝国公民进行的非人道实验。
    第41章 玩偶【万字更】
    这两件事情一压下来, 顾铭溪人都懵了。
    他并不属于联盟中枢院的核心成员,他是联盟军部的几大统帅之一,对联盟其他方面事情的了解甚至还没有拉菲特多。
    更何况还是现在这种听起来就很离谱的事情。
    联盟就算需要做特殊实验, 为什么不拿庞大的死刑犯人口来做实验,反而要跑到帝国去用他们的公民做实验?
    这难道不是平白无故地去往帝国手里递把柄吗?
    但顾铭溪了解林池,他的手上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 是不可能堂而皇之地将这些事情提出来的。
    而十年前的事情
    林池看顾铭溪的表情就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要不然也不会是一副这样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
    顾铭溪可是能跟兰斯洛特打太空骂仗的人。
    一念之间转过了许多想法,林池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
    他淡淡地看着顾铭溪, 不难猜想联盟到底为什么会让他来带这次的使团。
    联盟的统帅职位并不像帝国的指挥官那么的拥有实权,说到底联盟最老牌最强势掌控着一切的还是中枢院的核心,他们一般不会让自己的实权外流。
    这也是顾铭溪能跟林池一样年纪轻轻就走到军部最高位的原因之一。
    年纪轻又没有后台还有能力, 顾铭溪比其他人选显而易见的适合拿捏。
    林池跟顾铭溪的处境相似又不一样, 他能那么快的走到帝国第一指挥官的位置, 跟他曾经在实习期就得到了先皇后的青睐有关系。
    而在后来他带着墨兰斯重回帝都星, 又跟当时最有权势的亲王家的Omega女儿订婚他跟那位亲王家的Omega女儿是在育儿课上认识的, 满教室的OB, 只有林池一个打了抑制剂的Alpha呆在角落里认真上课,而那位亲王家的Omega则被家里硬生生绑来上课压在另外一个角落, 场面很有意思。
    林池会跟人订婚纯粹是一场交易。
    他需要有权势的后台来保护墨兰斯, 而那位Omega刚好需要一个好脾气的合适未婚夫来打掩护。
    两个育儿课的奇葩AO学生就在下午茶上密谋好了一切,等到林池大权在握、那名Omega找到自己喜欢的人时, 他们就一拍两散。
    因为这件事情, 小墨兰斯跟林池冷战了三个月。
    林池百思不得其解, 只能更频繁地去上育儿课,希望能够从育儿课老师那里学习到怎么正常地跟小墨兰斯交流,那名Omega还给林池出了不少主意, 但很可惜,墨兰斯并不像普通的小朋友那样好糊弄。
    跟顾铭溪的处境相似的时候林池已经过去了,那时候他就天天被安排各种各样容易没命还吃力不讨好的工作,顾铭溪现在也是一样。
    如果墨兰斯不能成功登基掌握帝国的大权,其实林池的处境不会比现在的顾铭溪好多少。
    想到这里,林池表面上没有出现什么多余的神情,但心态上对于顾铭溪还是软了一分。
    不管怎么说,他们两当年还共患难过,没必要真的把这家伙当成撒气的对象,如了联盟中枢院那群人的意。
    顾铭溪很认真地回答了林池的话:十年前我在南德星系并不了解联盟下属垃圾星以及帝国发生的爆.炸事件。
    林池没有再过多地去牵扯这些事情,他也是刚刚才联系起这两件事情,还需要一些时间来获取证据。
    所以,他很自然地暂时放过了这个话题,转而道:联盟在第三环链对我帝国星舰造成的损伤,我们希望能尽快得到合适的解释。
    谈到自己清楚的领域,顾铭溪立刻就来劲了。
    明明是帝国强行跃迁到第三环链,对联盟的正当太空要塞进行了军事打击,过错全都在帝国,怎么能怪到联盟的头上?
    林池也不多话。
    他直接就将不动锋里记录的双头扭曲怪物的影像资料放了出来。
    惨嚎瞬间令在场的没有经历过太多事情的年轻Alpha大使的脸色变得惨白,但顾铭溪的脸色倒是没有怎么变化,估计联盟首都星贫民窟出现的污染源事件就是他处理的。
    其实林池也有点奇怪,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被污染了以后还能保持清醒的污染源。
    敬途星域战场上的污染源很恐怖,只要沾染到一点就会直接变成全新的污染源,甚至有时候即使没有直接解除污染源,也有可能会被污染。
    而林池其实有一次差一点就被污染了,但他用最快地速度切掉了自己的手,成功阻止了污染蔓延。
    但这种方法似乎并不适用于其他人,因为只有林池这么做了活下来成为唯一的成功案例。
    林池后来还发现,他似乎不会再被污染了。
    敬途星域的经历让他对污染源相关的事情都非常的警惕,即使自己可能不会被污染,但毕竟也没有泡到污染源里试试,林池并不肯定自己一定不会被污染,万一被污染了他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画面最终在墨兰斯的载体都出现污染症状的时候戛然而止。
    所有跟墨兰斯几个人相关的内容林池都让不动锋给打了码,只需要让这群联盟来的使团知道联盟手上到底有什么就够了,不需要跟他们透露太多的信息。
    即使无限接近人类的惨嚎停止了,整间会客厅里也没有人先开口说话。
    林池并不着急逼着他们表态,他有足够的耐心等他们露出破绽。
    顾铭溪的心情很复杂。
    他并不敢打保票说联盟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是洁白无瑕的小天使!
    而且,玩政治的他妈谁能问心无愧地做洁白无瑕小天使啊?!
    心肝不黑就已经是奇迹了啊!
    心底咆哮归咆哮,顾铭溪表面上依然端着大佬的风范,好歹也是掌控联盟军权的统帅之一,他不能把联盟的脸面当着林池的眼丢到地下踩。
    林阁下,您的录像时间就在二十四小时之内,而联盟首都星出现污染源是在三十天前,您不能用这种东西来证明指控我们早就对污染源进行了研究,甚至暗示是联盟的实验样本泄漏,导致了污染源在帝国联盟境内横行。
    逻辑很清晰。
    林池深琥珀色的眼眸微暗。
    他就知道顾铭溪并不好糊弄,如果好糊弄的话也不会被最为首席大使派来跟他对峙。
    顾铭溪太了解他了。
    林池:这就是我方要求联盟开放第三环链附近的所有太空堡垒,以供各方检查的原因。
    顾铭溪:联盟不会答应这个要求。
    两名强A终于对上了视线。
    即使是在林池冷冽的逼视下,顾铭溪也依然是一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模样。
    相当欠打。
    林池深吸一口气,抬手松了松手腕。
    骨骼发出清脆的咔咔声。
    顾铭溪:
    他打不过林池,在战场上早就试过这么多遍了,铁证如山。
    当然,他也没林池那么努力,很少有Alpha在做到高级指挥官的时候,还能坚持每天高强度训练的。
    但他还是梗着脖子跟林池对峙。
    有的东西哪怕是死都不能退让的,只能逼敌人踩着他的尸体过去。
    顾铭溪不管联盟中枢院到底如何,他守护的始终都是联盟民众与联盟民主的精神。
    无论如何,帝国明晃晃的写进法典里的皇权贵族不平等制度,都无疑是落后愚昧的。
    在顾铭溪心底,平等是必须写在所有文书里的真理,而像帝国那样赤.裸.裸写出来的不平等是绝对无法接受的。
    这也是绝大部分联盟民众的心声。
    林池放下手,指尖轻点王座的宝石雕花,光滑的平面传来温凉的触感。
    我只是表达一下我个人的意思。当然,帝国的制度你们应该是明白的
    林池说到这里,用星舰智能找来了宋星驰,让他带联盟的使团先下去休息。
    可是,他没有想到联盟使团里一直不表态的拉菲特落在联盟使团队伍的最后面,并没有跟着大部队一起离开,反而是停留在了会客厅门口。
    这个Alpha其实一直都让林池感觉很奇怪。
    联盟中枢院应该不会把他们认为重要的事情交给不能信任的人,而一般能被中枢院信任的人,绝大多数都是来自于中枢院的几大门阀世家的后辈精英子弟。
    而这位凡多姆从姓氏上来看也确实应该是其中的一员。
    拉菲特灰绿色的眼睛复杂地盯着上位处的林池。
    宋星驰原本想要把他拉走的,但林池出声把他留了下来。
    你有什么想说的?
    拉菲特试探道:林阁下?
    林池的语气平和:我是Alpha,你有什么话可以直说,我现在能做北银河帝国基本上事情的主。
    拉菲特露出了奇异的复杂表情:林阁下,我留下来是有正事需要跟您说,但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个人建议要给您。
    林池抿唇:先说正事。
    拉菲特:联盟中枢院希望您能够放下跟联盟的旧怨,只要帝国跟联盟继续合作,之前达成的协议依然成立,而且联盟也会跟帝国分享污染源抑制剂的生产技术。
    林池的眉头微皱。
    他并不了解墨兰斯跟联盟达成了什么合作协议,但是污染源抑制剂生产技术?
    这无疑是联盟向帝国抛来的橄榄枝。
    林池按捺住心情,继续跟拉菲特说:这么说,你们承认联盟早就对污染源进行了秘密研究?
    拉菲特笑了。
    他说:林阁下,十年前在帝国进行非法实验的也是帝国的大贵族,而不是联盟。
    顿了顿:老先生托我给您带句话,帝国跟联盟是唇亡齿寒的关系,联盟灭亡了,下一个就轮到帝国了。而且,联盟要是被逼到份上了,并不介意做出点什么事情。几千年的历史传承,够捏死一个什么都不知道毫无根基的帝国的了。
    林池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他在飞快地揣摩拉菲特的话。
    很有底气,但不符合联盟目前应该的处境。
    他们的底气来自于哪里?
    至于拉菲特提到的帝国内部的非法实验问题确实牵扯到了很多帝国的大小贵族,甚至于连跟他订婚过的那位Omega小姐的亲王父亲都参与到了里面。
    林池的食指轻敲坚硬的宝石表面。
    很有节奏。
    联盟果然还有帝国摸不清的筹码。
    拉菲特还在继续传话:另外,林阁下,我在来这里的路上刚好路过了星门要塞,抓到了正准备逃跑的帝国Omega联合权益保障所的所长,您不如问问她到底为什么要逃跑,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