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54)
    那是专门针对Omega娇弱的身体的供应。
    Omega不能像Alpha一样长期食用营养液维生,否则将会引起严重的生理机能衰竭,直接影响实验
    林池愣了一秒。
    实验?
    他并不记得自己的记忆里有关于Omega实验的内容,这个字眼似乎是本能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的。
    奇怪。
    林雅熟练地拉着林池在空着的位置坐下,热情地从面前的流水线上取出了一碟丑丑的水果切片,放到林池的面前快乐邀请到:快尝尝,可甜了。
    林池:?
    他总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就好像你奶奶总觉得你没吃饱。
    什么破比喻?!
    但林池还是顺从地用桌面上弹出的安全勺轻轻地舀了一勺水果,送进嘴里,缓慢咀嚼。
    在危险的地方吃饭要慢一点,因为这样分辨出食物里的药剂味道的概率更大,而且也更容易拉长中毒的毒发时间。
    整间餐厅里不能一眼看出数量的Omega在低头用餐,或许是餐厅的通风效果比底层货舱要更好,所以林池没有之前在底层那么严重的眩晕感。
    林雅不停地给林池从流水线上取好吃的,林池就负责心不在焉地吃掉她递过来的食物,反正也没得选,吃饱了才有力气想办法逃跑。
    然而,正当这一切都井然有序地麻木进行时,房间里的灯忽然间熄灭了。
    连带着监控设备也陷入了短暂的失灵状态,甚至连重力场都有隐约消退的迹象。
    林池立刻伸手按住了身边的林雅,把她按到了桌板底下,自己也动作迅速地跟着钻了进去。
    下一秒,整间餐厅就恢复了短暂的灯光监控。
    看起来一切正常。
    只有蹲在桌子底下躲避监控设备跟头顶的监察人员的林池跟林雅意识到了不对劲,在他们原本的位置上,坐着两个陌生人。
    其实在灯光熄灭,注意到监控设备失灵的微弱声响的瞬间,林池就想到了一个对小甜O来说有些过分的办法。
    他想引诱监察人员过来检查他跟林雅空出来的位置,然后突然袭击控制对方,让自己取得武器。
    林雅也似乎明白了他的意图,表现出了一种异样的默契。
    可是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两个人,直接就把他们的位置占了,如果不注意监察很难发现这里的问题。
    事实上,林池也不明白为什么他在熄灯的那一瞬间对自己有那么高的估计,难道他真的能迅速打倒所有凑过来的监察吗?
    要知道他们不仅手上有武器,而且人多势众。
    还没等林池跟林雅交换意见,坐在林池面前的那个身影就伸出一条腿,钩住了他的屁.股。
    林池:?!
    林雅也有一点迷惑地盯着那条长腿。
    只见那条长腿略一用力,林池就立刻就身体前倾,跪伏在了对方的小腿膝盖上,还被迫伸出一只手按在对方的大腿靠膝盖位置,勉强支撑。
    旁边的林雅已经是一脸的愕然,愕然里还有三分震惊。
    还没等她开口劝阻,林池就先暗中给了对方的大腿一拳,寸劲爆发。
    强A未曾克制的力量足以捶折毫无防备的腿骨。
    可是林池的拳头还没等落在对方的大腿上,手腕就微微一麻。
    他被握住了手腕!
    薄而散的指尖茧在他的手腕内侧轻巧地一滑,酥麻的触感立刻如触电般扎进了他的心底。
    林池的瞳孔骤然放大。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灯光又一次熄灭。
    彻底的黑暗之中爆发了剧烈而短促的战斗,林池凭借着肌肉记忆条件反射勉强抵抗了几下,但他很快就被对方控制住,瞬间被从桌子底下扯出来悬空。
    短短的几秒时间内,两场战斗被终结。
    等林池现在的意识跟上事情发生的进度时,他已经被刚刚坐过他位置的那个家伙抱着离开了餐厅。
    而林雅被另外一个人扛在了肩膀上。
    她挣扎得很厉害,但很可惜她的战斗意识可能还没有失忆的林池强。
    林池抬眼看抱着他的人。
    白金发色的少年眉眼冷艳,凛冽如刀锋般的俊美时刻压迫着林池目前脆弱的神经,唇线微翘,有一点天然的笑意。
    分明的下颌线落下一片阴影,掩盖了线条过分修长的脖颈。
    恢复基本照明的走廊上,自然光照耀,还没等林池看多久,他们就拐进了一处隐蔽的昏暗小杂物间。
    林雅被放了下去,但林池依然被那名少年懒懒地抱在怀中,小幅度的挣扎根本无法挣脱他的控制。
    明明看起来是那么脆弱纤细的人
    林池忽然间本能地一颤。
    他感觉到了对方丝毫不加掩饰地凝视着自己后颈的目光,直白,炽热,仿佛他的后颈肉是一块汁水丰美的荷叶鸡肉,无辜,可香气四溢就是它的原罪。
    终将被人强硬地拆开撕裂,变成一丝一缕鲜嫩的佳肴,最终落入肚腹,不见天日。
    果然
    林雅刚刚停止反抗,跟扛她的家伙达成共识,下一刻林池就张开了嘴差点惊呼出声。
    但微屈着腿搂着他的那名少年完全预料到了林池的全部反应,他单手握住了林池双手的脉门微微拉高,瞬间就令他失去了基本的反抗力。
    而同时他还捏住了林池的下颌,强硬地压制着他不让他挣扎。
    唔
    不久之前才被标记过的后颈传来了极其尖锐的撕裂痛感。
    林池的手指立刻掐进了掌心,用力到骨节泛白。
    放松。
    咬死林池后颈的少年轻声命令,语气里暗含着令人灵魂不由自主战栗恐惧的威压。
    林先生,是我。
    另外一名控制着林雅的人语气温和的开口,林池的视线模糊,但在对方解除面部伪装以后,他还是透过略微湿润朦胧的眼眸,看清楚了对方。
    他确实见过这个年轻人。
    但那好像是在联盟首都星的女仆餐厅。
    林池:???
    所以他根本就不是什么正经O,不仅去酒吧还去各种奇奇怪怪的场所是吗?
    莫名的前所未有的强烈愧疚席卷了林池的内心。
    可他还没愧疚过几秒,就被身后咬着他的少年愈发加深的咬痕,逐渐溢出鲜血,疼痛尖锐的触感给强行拉回到了现实。
    嘶
    少年坚韧柔顺的白金发丝倾泻在林池修长有力的脖颈上,无时无刻不在挑动他脉搏沉稳的脆弱颈动脉。
    等他愿意松口的时候,林池被对方提高按住的双手已经有一些指尖冰冷发麻。
    但很可惜,对方虽然松开了对他的双手的钳制,但咔嚓。
    冰凉的金属锁住了林池的双手,紧接着又是一声咔嚓,脚踝传来跟手腕完全同样的坚硬触感。
    林池:
    更可怕的是,那还不是结束。
    半搂着林池的少年指尖灵巧地摸过他的腰部,瞬间就有一道完全贴身的金属限制环出现在了林池的腰间。
    最后是脖颈。
    异物金属板展开逐渐透明,最终覆盖了林池的整片后颈,包括他刚刚被标.记的疯狂咬痕。
    颈环锁合落下的那一刻,林池心底涌起了强烈的屈辱感,宛如滔天巨浪。
    他以为那就是极限了。
    可是身后的少年按住他的肩膀,脸颊用力地贴在他的肩胛骨上,略微尖削的下巴抵着他的脊梁骨,嫣红饱满的唇舌微抿,细美如艺术品的指尖轻点林池脖颈上渐渐热起来的金属颈环。
    细碎的机械雕刻声。
    林池还没有什么反应,被按在他对面的林雅却第一时间压着声音骂了出来你神经病啊?!
    少年漫不经心地抬眸,冰冷的蔚蓝眼眸当中色泽如波光流转,即使是世界上工艺最为精巧的切面极致的钻石也不能媲美那种色泽的瑰丽。
    他的视线凉凉地落在林雅显而易见写满了不满的脸上,缓缓勾唇,露出了一个阴鸷如毒蛇般的微笑,白森森的牙尖上沾染着还带有林池体温的艳丽血液,强势的失控Alpha信息素在狭窄的空气里冷漠涌动。
    像有一头怪物隐藏于无限的黑暗。
    尤文图斯窝在对面,咽了咽口水。
    他之前当着墨兰斯的面跟林池表白,直接就从自己的星盗船上赶了下去,当场被发配到联盟首都星伪装穷苦Omega女仆工作者。
    节操大甩卖。
    他这次吸取教训,连逃跑的路线都已经尽量为了避免跟林池碰上,结果当场就带着墨兰斯陛下执行任务的载体撞见了林池。
    而且看这场面,林池恐怕还是偷跑的。
    尤文图斯:
    千算万算,还他妈赶上趟,他这是什么狗屎运气啊?!
    不跟着帝国星舰跑还成了他的错咯?!
    林雅有一点被镇摄住了。
    墨兰斯并没有理会尤文图斯脸上风云变幻的表情,他只是轻轻地摩挲着林池的下颌,格外冷漠无机的眼眸中暗含有几分若有所思。
    他在林池回神之前抢先自我介绍到:我叫白兰地。
    林池一瞬间就有种什么消失的记忆呼之欲出的感觉。
    然而,再呼之欲出,它也始终都没有恢复。
    墨兰斯继续道: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从这艘星舰上离开。
    林雅刚想要开口反驳点什么,按着他的尤文图斯就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她的嘴。
    尽管她并不是依靠口腔发声的,但人类的本能还是阻止了她说话。
    尤文图斯不敢说话,捂着林雅的嘴缩在角落里安静如鸡。
    墨兰斯:所以你现在最好听从我的命令,不要做多余的挣扎,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等跟着我们离开这艘星舰以后再慢慢商量。
    顿了顿,他压着嗓音在林池的耳边极具胁迫性地念了一句:时间紧迫,宝贝。
    林池的脸上写了几分纠结。
    他能感觉到自己竟然对这个挟持自己的人毫无恶感,甚至还对他的怀抱产生了微弱的依恋情绪,这简直就是不知羞耻!
    但还没等他挣扎,手腕最薄弱的地方就传来了强烈的酥麻感。
    电击。
    弱电流穿行于林池的身体无数细胞之间,比电流更加强烈的失控感充斥了他的脑海,一片空白。
    宝贝儿,我没有耐心,你最好乖乖听话。要不然
    纤细的脚踝被掩藏在宽松的裤脚底下,但那种过分强烈的电击感是根本无法掩盖的。
    林池咬住了自己的唇齿,硬是没有发出一声多余的闷哼。
    墨兰斯挑眉冷眼看着林池脸上写得明明白白的忍耐纠结,干脆一口咬住温凉绵软的耳垂,念到:我不敢保证我会做出什么。
    生理性的泪水迅速地在林池的眼眶汇聚,荡漾在深琥珀色的眼眸里,即使是世间最甜美的星河也无法比拟。
    他强忍着内心的暴躁不适,用力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会服从命令。
    墨兰斯最喜欢的就是看林池露出正常情况下根本不会露出的可怜表情,他忽然间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冷冷地扫了对面角落里的尤文图斯一眼。
    尤文图斯:
    幸亏他早有准备,顺便还按住了林雅的头,避免她看见这个场景。
    感觉到墨兰斯冷漠至极的目光从他身上划过,尤文图斯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再也不想伪装Omega了,更不想穿猛A不能承受的女仆装。
    干得漂亮!
    墨兰斯在林池的颈环上额外接出了一条线,就像牵着大型犬一样,将线在自己看起来格外脆弱不堪的手腕上绕了好几圈,彻底缠死,攥进掌心,绕过白皙优雅的手指缝隙,最终化为一枚白银色的简朴戒指,光芒凝聚于指根。
    他搂着林池在他的侧脸轻吻了一下,夸赞到:宝贝真棒。
    一直在跟按她头的尤文图斯斗智斗勇的林雅,她终于还是凭借着机械体出色的力量,从对方强硬的控制底下挣脱了出来。
    她甫一挣脱就想指着墨兰斯的鼻尖骂。
    然而林池一把就按住了她伸出来的指头。
    他反问林雅:我们的目的难道不是逃离这艘星舰吗?
    林雅:
    一句话堵死了林雅,林池就转身对墨兰斯道:走吧。
    虽然现在的林池是小甜O状态,但他并不是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思维能力。
    他刚刚突如其来地针对林雅的一句反问,就直接测试出来了她也有问题。
    一个不会伤害他,但很可能会出其他事的问题。
    墨兰斯扯着林池颈环的锁链,勉强感到一丝安心。
    他打开自己的终端屏蔽掉了星舰上更多区块的监控设备,改用虚拟程序替代内部的显示记录图景。
    货舱区域除非是Omega活动时间,否则是很少有人活动的。
    只有几队Beta监察者会在这里来回巡逻。
    墨兰斯改动了星舰的走廊结构成功构建了一处隐藏移动空间,当他带着三人走出小杂物间的时候,就直接进入了那处隐藏空间。
    离开星舰的发射窗口跟战斗甲板位于上层,不过直线距离上并不遥远。
    他们很快就赶到了相应的位置,一切都顺利得不可思议。
    林雅始终都警惕地盯着墨兰斯,眼睛里写满了疑虑。
    在星舰技术上,黑五星是绝对没有联盟或者帝国高的,甚至连第三环链都比他们的星舰技术更高。
    但,随便一名星盗都有破译这艘特殊星舰密钥的技术水平,那也太荒唐了一点吧?!
    发射窗口外有一道过分恢宏的巨型灰环在缓慢自转。
    银环的躯壳上没有任何的文字标识,除了一只衔橄榄的和平鸽。
    那是联盟的安全示意标志,但在帝国也可通用。
    整座人类想象力都很难描绘的环形太空壁垒静静地吸收了百分之八十的恒星光,徒留下一点并不走心的伪装,哄骗偶尔路过的遥远过往星舰
    林雅盯着太空壁垒,深黑色的眼眸里压着完全隐藏不了的仇恨。
    林池注意到了她的异样,忽然间好像想起了什么。
    【我带你回家。】
    他愣了愣,难道他的家并不是在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