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53)
    透过门口的半开放设计能看见里面的人。
    林池本来是要严词拒绝的,但他注意到了人群里一闪而过的林雅的身影。
    作为为数不多的几个他可以确定必然跟他现在迫切想要了解的事情相关的人。
    林雅一定知道些什么。
    也就是那一瞬间的思索,让林池失去了后退的机会。
    他被刚刚那位过分热情的奇葩A一把推进了热闹的酒吧。
    里面跟那名A相熟的人纷纷举杯,向他示意,仰头就灌下了手里举起的那杯酒。
    奇葩A如鱼得水,从迅速端着一大盘子晶莹剔透的满杯酒里抽出一杯,一饮而尽。
    他喝完立刻擦了擦嘴,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引向了站在他旁边的林池。
    看看!我们有新朋友啦!
    林池的眉梢轻挑,他压低了声音向那名A问到:酒吧里有其他出口吗?
    那名A若有所思地瞥了林池一眼,也压低了声音回答到:当然没有!
    话音未落,他就扯着一旁密密麻麻的酒杯托盘,送到了林池面前。
    行不行?
    带了点挑衅的意味。
    林池笑了一下,俊美的眉眼绚烂。
    没有回答。
    但他举起了其中的一杯酒杯,仰头以同样的方式一饮而尽。
    林池很清楚如果自己要在这里找人,必须先在明面上搞定这里的绝大部分人。
    至少不能让自己表现得过分突兀。
    要不然会有很多麻烦。
    喔!666!
    一片鱼龙混杂的欢呼。
    林池含笑致意,紧接着是第二杯第三杯第四杯他就堵在门口,林雅想要离开必须经过这里。
    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林雅应该是黑五星的人,而这些人应该跟第三环链是敌对的。
    也就是说他们不可能从第三环链手里拿到星门的公共空间结构变形的机.密.钥匙。
    所以,林雅必然还被困在酒吧内部。
    林池漫不经心地灌着酒,深琥珀色的眼眸里仿佛盛着另外一汪更加醉人香甜的美酒,淡色的酒液沿着他微冷的唇角溢出一线,划过气质锋利的下颌,最终没入衣领深处,晕染开来。
    他在给林雅时间,等她找好隐蔽的地方躲藏,他刚好可以杀过去把人揪住,连地都不用找了,直接就能进行审问。
    但还没等他放下酒杯,就有一名双马尾的小姑娘抱着一束满天星红着脸跑到林池的跟前,把花递给他。
    这是那边角落里的小姐姐让我给你的!
    林池接过花束,就看见了隐藏在花束里的纸条【来找我,林雅。】
    有点意思。
    出于谨慎林池先打开自己的终端设定了一条通讯消息,如果三十分钟以后,他没有进行修改,通讯消息就会被发出去,发给宋星驰。
    他比墨兰斯更早出隔离,而且更能忠实地执行他的命令。
    林池让开刚刚把他带过来的奇葩A,谨慎令他将这个A的基本信息也存进了消息里,如果发生意外,宋星驰会接受他的命令彻查所有人的身份信息。
    他现在没有这个时间彻查。
    林雅果然坐在昏暗的角落位置,她的手里握着一杯烈性酒,火红的樱桃在酒液上下不断沉浮。
    来了?
    林池表现得不动声色:我很好奇你是谁,是我认识的人吗?
    林雅抬眸瞥了他一眼:我是你最熟悉的朋友。
    林池含笑:朋友这种东西,对于我们这些一不小心就会代表国家脸面、利益、倾向的人来说,不应该啊
    但他说着不应该,却坐到了林雅的对面。
    林雅抿了一口酒:你还是太心软。
    林池:你逃不出去的,张意达在这里,他的技术水平我还是很相信的。
    林雅:他不是技术口的人了。
    林池:嗯?
    林雅放下了酒杯:我直接跟你对话是希望你明白两件事。
    她深吸了一口气,尽量稳住自己的情绪:利用你的是张意达他们,而我们没有。另外,你最好重新考虑一下你到底要不要跟你的小Alpha在一起,他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
    林池:你在说
    林雅说完这些话,起身就要离开。
    林池立刻跟上想要控制住她,然而还没等他动手,一股强烈的倦怠感就涌上了大脑。
    林雅回头看他:笨办法虽然笨,但至少对你有用,不是么?
    她回头扶住了林池歪斜的身体,几不可察地将自己戒指里的新药剂注射进了他的身体,在他耳边念到:我带你回家,朋友。
    陈旧的船体设计,人耳可听见的引擎噪音,甚至还有些微令人牙酸的微辐射。
    林池醒得很快。
    他对各种镇静致昏剂的抗性虽然不如墨兰斯,但确实是比较强的那一类。
    但醒过来的并非他的全意识,而是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怎么了?
    小甜O林池瑟瑟发抖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深琥珀色的眼眸带了些微战栗,羽睫缓缓颤抖。
    林池环顾四周,他确信自己身处的应该是底层货舱,而且还是那种糟糕的劣质飞船货舱。
    搞不好会漏辐射导致不孕不育的那种。
    等等!
    他肚子里还有小宝宝啊!不会因为这个流产吧?!
    但他的单独焦虑还没有持续几分钟,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声淡漠的喊声:林珲,你干嘛?
    林池立刻回头,就看见林雅坐在他身后的昏暗角落里,机械的手臂退掉了人类皮肤的外观,露出了金属的本色。
    在她的身后还躺着很多被弄昏的Omega。
    他们整齐地被安放在陈旧的地毯上,手脚被束缚住,散发着各自独特Omega甜美的信息素香气。
    这混杂微浓的Omega信息素的气味让林池有点头昏脑胀。
    他毕竟本质上是个A。
    但林雅已经提前给他注射了抑制剂,一般情况下就算货舱里有多个Omega出现特殊期的情况,他也不会被诱发易感期。
    相比较之下,她目前最担心的就是林池体内并不稳定的记忆病毒。
    因为林池光是凭借自己的本能意识就能在一定程度上突破那种扭曲记忆意识的束缚,而且那种病毒的效果是逐渐递减的,这说明林池接下来很快就会脱离容易控制的小甜O状态,变得极为难缠。
    不过,幸亏林雅已经做好了完全的计划。
    她甩了甩自己手上捏着的不动锋机甲链,林池的视线立刻就被吸引了过去。
    他直接站了起来,瞪着林雅。
    你干什么?那是我的Alpha他妈交给我的传家宝!你还给我!
    林雅:那你最好乖乖的听我的话,这里并不安全,我们被绑票了。
    林池:?
    他迟疑道:我们不是在酒吧
    林雅笑了笑:对,酒吧,正经人谁去酒吧啊?
    林池:可
    林雅努力地向林池传递某些信号,控制他的情绪:你听话一点,虽然我们现在关系不好,但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们一起想办法逃离这里,好吗?
    林池:我的Alpha会开着玫瑰机甲来救我的!
    林雅:但你也得要保证自己能活到那个时候,不是吗?
    林池:
    他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本能地警惕林雅,但他知道林雅说的话基本上是对的。
    在不清楚周围环境的情况下,他最好还是选择跟人合作。
    呜林池原地坐下来,小声地抹眼泪抽噎道,怎么会这样?我肚子里还有小宝宝啊要是知道我不见了或者听说我死了墨墨会很难过的
    林雅:???
    Alpha还有这种操作?怀孕?!
    作者有话要说:  【林池:我去酒吧,天然渣A,假怀孕,跟O相亲一百余次,无意装O骗婚,但我知道我的心里只有墨墨,我是个专一的人。】
    【墨兰斯:那就不把腿打折了打粉碎吧。】
    第39章 锁【万字更】
    林雅并不熟悉星际人类的ABO性别构成。
    毕竟她是靠机械体仿真模拟出来的Alpha, 比林池装O还多套个机器人的设定。
    但这并不妨碍她从见识过的各种本子里,了解到星际时代的人类男性也会怀孕,大肚子的Alpha什么的在猎奇本子里虽然稀少但并非罕见品种。
    啊这
    被林池的真情实感所感染, 林雅立刻开始慌张。
    她凑到林池跟前对他道:你的肚子痛不痛?要不要我给你嗯揉一揉?
    林池:???
    林雅感觉到了林池看弱.智一样看她的表情:那我给你唱首歌?
    林池:
    他的眼睛定定地凝视着林雅,看着她就好像在看生理知识为零的傻.逼Alpha。
    虽然林池当年还没进贵O学院进修的时候,他对ABO人类的基础生理知识也知道得不多, 但他好歹能根据曾经的人类孕期知识,对比牵引得出大致的ABO人类的孕期知识。
    唱歌安胎也太离谱了吧?!
    更何况林池本能地感觉自己最好还是别让林雅唱歌,可能会出事, 他有莫名的预感。
    但还没等他反驳林雅,底层货舱的门就打开了。
    一名强壮的男性Beta探头探脑地往里面扫了一眼。
    他似乎按下了什么按钮。
    解除昏迷的气体瞬间充斥了昏暗的底层货舱。
    横七竖八躺开的Omega们开始渐次苏醒。
    林雅当即拉住林池对他嘱咐到: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们现在都是被绑架的Omega, 最好表现得低调收敛一点, 藏好你的肚子, 要不然他们不仅会打到你流产, 甚至还会弄死你, 明白?我会想办法保护你的, 等到合适的位置就逃跑你最好也自己保护好自己,不要浪费心力去保护别人, 你肚子里还揣着宝宝呢。
    林池捂住了自己的嘴, 强忍着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朝林雅点了点头。
    他虽然不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 但他似乎能清晰地意识到林雅不会伤害自己。
    有一种发自内心古怪的信任感。
    林雅低下头, 借着黑暗的掩护给林池的双手双脚安上虚假的控制金属链, 然后抬头紧盯着那名手握武器的强壮Beta。
    对方不耐烦地朝里面吼了一声,激光枪托砸在金属墙壁上发出清脆的鸣响:喂!废物小点心们,都快给我起来!老子没工夫一个一个伺候你们!
    底层货舱里的Omega很明显地分成了两种反应。
    一群Omega的脸上神情麻木, 而另外一群则在脸上明明白白地写满了惶恐不安。
    林池低垂着视线,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周围的Omega,略有几分疑惑。
    这里这么多的O,竟然没有一个反抗的吗?
    但认真想想也很正常,那名Beta的手上拿着木仓,反抗的风险很大,一不小心甚至还可能会连累身边的人一起死掉。
    林雅在林池的身后推了他一把,然后将林池压到了身后护着他按照那名Beta的指示往门口走,底层货舱里加装的监控攻击设备悄无声息地跟着他们的动作目送着他们离开,而等他们离开货舱以后,设备的镜头重新调转去观察下一个行动的O。
    瘦弱的Omega们就像冰凉麻木饱含粘稠腥臭藻类的潮水一样,涌出了货舱的门口。
    所有人不知不觉中排成了一整列,经由货舱外持有武器的一群明显的匪徒威慑,一个接着一个地向走廊的另外一端走去。
    虽然林池现在的意识并不完全,但他还是摆出了警惕的架势。
    只不过接下来出现在眼前的东西并不在林池的预料之内。
    他以为自己会看见一片集.中.营一般的景象,可事实上,他只看见了空旷的超大型房间里,一台又一台地摆满了医疗机器?
    令人困惑的是,那种医疗机器只有采血的功能。
    一名又一名地Omega跟在前面的Omega身后,一旦前面的O采血完毕,后面的O就会立刻补上。
    温热新鲜的血液将会通过隐藏的管道逐一处理后输送到星舰的某个位置。
    最大的可能是上层。
    想到这里的时候,林池还愣了一下,他没跟上前面林雅的动作,紧接着就是一道震耳欲聋的尖啸出现在了整个医疗室里,这种声音对于人类的听觉器官来说过分尖利,瞬间就有好几个O因为多种因素抱头痛苦地摔倒在地。
    声音有明显的位置区分度。
    当它停止的时候,林池发现附近所有的O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怨怼、嫌恶、同情、麻木各种情绪都伴随着目光倾泄于林池。
    林池微微皱了皱眉,然后很快地将自己的手臂塞进了采血口里,抢在监管的Beta赶到他的位置之前,伪装出了瑟瑟发抖的羔羊模样。
    a很快就赶到了林池所在的位置,他们全都踩着悬浮飞板悬浮在半空,眉眼间写满了不耐烦。
    按照规定他们是应该下去进行一些处理的。
    然而,林池的表演过于逼真,成功蒙蔽了身为Beta的男女监察们,他直接扑进了旁边林雅的怀里小声呜咽,然后被林雅扶着软绵绵地离开了医疗室的现场,往队伍的下一个方向跟过去。
    等离开了这一批监察的视线,林池才放开林雅,向她询问到:我的血液不会被检测出异常吗?我不是Omega吧?
    林雅朝他比划了一个OK。
    她压低了声音回答到:伪装药剂在你的血液里能够维持足够的时间效用,你放心。
    下一个房间里有着一排排的桌椅,在桌椅的上方摆放着流水线不断传送出的营养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