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41)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焦糊味甜O味,甚至还有墨兰斯标记后留下的铁血味儿。
    林池笑不出来。
    因为战斗甲板颤抖着出现了解体倾向。
    他虽然提前锁掉了火暴炸自毁的选项,但无法锁掉飞船物理解体自毁。
    看来安隆巴斯这一次是真的准备跟他同归于尽了。
    他感受着从裂开缝隙里涌进来的冷风。
    果然,飞船并没有在航行,他对引擎声音的状态判断是准确的。
    但解体的速度太快了。
    眨眼间林池头顶的那一块天幕就掉了下来。
    他一把拽住有些不知所措的少年,避开掉落的东西就往承重点跑,边跑还顺便拖走了安隆巴斯。
    希望裴南多机灵一点,看情况不对,先把那些O送走了。
    与此同时,一架机甲可以说是以极速飙过了这艘飞船上空已经被戒严禁飞的领域,音爆声此起彼伏,几乎是瞬间杀到了眼前。
    机甲的肩章上用永不褪色的钛金纹饰着繁复的星空玫瑰,帝王之花怒放百年,气势仿佛万世不竭。
    但还没等机甲近到飞船的眼前,它就看到林池拽着两个人从解体一半的战斗甲板上一跃而下。
    那台机甲再次加速。
    它在短短的几秒里完成多个超量级的变速,绕开阻挡它的障碍物,几乎带起一阵狂风吹乱纷乱如雨般弹出落下的各种金属碎片。
    这不仅代表着机甲的性能足够优越,更代表着操作机甲的人有着极其恐怖的身体素质。
    能够承受如此恐怖的超限操作。
    超速下降。
    巨大的惯性令机甲都发出了细微的震颤。
    但最终它还是及时张开双手,小心翼翼地捧住了林池。
    这超出了林池的预料。
    他知道自己这么跳下去不会死,但他从来没想过,竟然会有人接住他。
    下一秒,林池就感觉自己被捏住了腰身。
    在粗大坚硬的机械手指之间,他显得如此纤细而又脆弱。
    少年跟安隆巴斯已经被机甲用另外一只手强行拽开,林池愣了一秒,就被丢进了机甲。
    再缓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坐在一具热度惊人的身体上了。
    林池:
    他还没开口,就感觉后颈一热。
    有什么尖锐的东西无可阻挡地刺破了他后颈苍白的肌肤。
    强势的液态信息素以一种近乎疯狂地占有姿态注入。
    生理性泪水立刻从林池的眼角溢出,他混乱里不由得扯紧了对方的衣角。
    嗯不要
    仿真腺体的弹性很好,但再好的弹性,在林池距离上一次灌满的临时标记还没有过去一天的情况下,根本无法承受。
    不能再灌进去了要要坏掉了
    他忍不住挣扎了起来,泪眼朦胧地握紧拳头就要往后扬,怒道:滚!
    然而
    他的拳头并没有落到实处,只是被人轻而易举地包握进了掌心,覆盖上炽热的体温,烫得连林池都忍不住害怕。
    我是林池!
    明明是怒骂,被过分强大的力量反压着手的林池,却有几分显而易见的气力不足。
    更烫的东西在身后抵着他,在愤怒之余,林池还有点脸红。
    背后传来了一声轻笑。
    林池的心弦一颤。
    有点耳熟。
    这
    我喜欢你
    林池的瞳孔骤缩。
    他不敢置信地想要回头,换来的却是对方更加不留情的镇压。
    修长灼热的手指缓缓握住突出的喉结,指尖固定着林池的下颌,根本没给他任何反抗的余地。
    他对林池可能做出的任何反应都了如指掌!
    墨兰斯!
    又惊又怒的喊声。
    跟墨兰斯想象里的几乎一般无二。
    唯一的区别是,他现在还没有被林池给打一顿。
    真好。
    墨兰斯感受着掌心来自林池喊自己名字的震颤,忍不住满足地眼眸微弯,眸光深沉。
    别用你要命的眼睛看我,他的下巴小心翼翼地搁在了林池的肩窝旁,咬着耳朵道,我快忍不住了。
    机甲顶级的隔音让四周安静得只能听见暧昧急促的呼吸声。
    林池甚至都能听见自己骤然急促起来的心跳。
    但他暂时还没有嗅到墨兰斯的信息素,无法判断他的实际状态。
    是自己太迟钝了吗?
    一只手越过他不紧不慢地操作着机甲。
    修长有力的指尖轻点在操作界面上,带了一点天生的傲慢与优雅,宛如金碧辉煌的大厅里贵族宴会的舞蹈。
    即使身为帝国机甲操作的顶尖标准之一,林池也不得不承认,墨兰斯的操作非常优秀。
    他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悄无声息地成长成了一名合格的年轻帝王。
    星空玫瑰机甲将少年跟安隆巴斯丢给了后续追来的执行官机甲队伍,自顾自地飞离了现场。
    无人阻拦。
    自动巡航状态启动。
    机甲智能冷冽无情的声音抚过耳畔。
    林池忍不住头皮发麻。
    因为机甲智能的声音跟他的声音,几乎一模一样。
    你
    捏住他脖颈的手指瞬间不可控地收紧了。
    林池的呼吸一滞,但他并没有感觉到墨兰斯有针对自己的杀意。
    好听吗?
    墨兰斯的笑声很低,还带了三分暧昧的暗哑。
    林池完全抵抗不了这种令人头皮发麻的声线。
    他只能僵硬地任由墨兰斯拥抱自己,心跳快到下一秒就要爆炸。
    墨兰斯的身体很热。
    林池相信墨兰斯不会伤害他。
    但
    一道柔软的布料遮挡了林池的双眼。
    他被转了个身。
    依然看不见墨兰斯的表情。
    他被迫分开双腿,高坐在操作台上,被墨兰斯拥住了腰身。
    墨兰斯的脸贴在他的心口。
    好像有点可怜。
    但下一秒,林池就收回了自己的想法。
    两种Alpha信息素的味道混合着血腥味暴力地交融,他被按在台子上,几乎被剥夺了所有呼吸。
    唔
    年轻Alpha毫无技巧可言,一心想将他咬碎了吞下去,藏到永远也不会被人找到的地方。
    微妙的疼痛充斥了口腔,被反复品尝。
    林池的眉头微皱,刚升起往后躲的念头,就被按住后脑勺强压了回来。
    他有点晕了。
    墨兰斯的信息素很强势,他根本无法反抗。
    但作为实际上的强A,林池几乎是本能的不安烦躁。
    他咬了回去。
    令人头皮发麻的高浓度Alpha信息素从墨兰斯的伤口里混合着血腥涌现,溢出了林池的嘴角。
    林池抬腿欲踢,却在瞬间便被墨兰斯禁锢住了脚踝。
    遮掩布下的双眼略微失神,唇色嫣红欲滴,波光粼粼。
    墨兰斯仰视着林池。
    他说:嫁给我,好不好?
    林池无法理解墨兰斯的逻辑。
    他觉得,要么是自己疯了,要么是这个世界疯了。
    墨兰斯怎么可能会这样?他明明明明应该是没有太多感情的伟大帝王。
    那林池,你杀了我,好不好?
    你要是不喜欢我的话,就杀了我吧。
    说出这些话的瞬间,墨兰斯感觉自己全身上下的静脉都在隐隐作痛。
    隐藏在衣物底下,因为长期过度注射药剂的深色小圆点,密布在挺拔的身体表面。
    他甚至都能听见刚刚在接住林池之前,他让机甲智能给自己打进血管里的整整三支抑制剂的缓慢流淌声。
    稀释过分滚烫的温度,流遍他的四肢百汇,强行抚平他的情绪。
    我已经拟好了遗诏,只要我死了,你就是帝国皇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你想要做什么,就去做
    林池哆嗦了一下。
    墨兰斯顺势将他拽到自己的大腿上,环住了他的身体。
    他松开对林池的钳制,双手捧住他的脸,拇指温柔地摩挲过他泛红的眼尾,极尽缠绵。
    你以前身上的奶味到底是哪个A的?我不杀他,我就问问,让我死个明白。
    林池:我自己的。
    【系统检测到严重异常行为】
    【惩罚模拟电流机制启动】
    电流肆无忌惮地摧毁着林池的理智,妄图将他化为一汪柔软诱人的春水。
    林池立刻软在了墨兰斯的肩头。
    墨兰斯宠溺又无奈地拥着林池。
    没关系,我很喜欢。
    顿了顿: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欢。
    林池总觉得,墨兰斯好像并不相信他真的是A。
    作者有话要说:  他缓了缓神,强压住被体内电流反复鞭挞的酥麻感,问到:你到底想干什么?
    墨兰斯:你。
    林池:
    墨兰斯的行为轻度失控而癫狂,他贴抱住林池的腰身,把头埋在他的肩颈深处,将他笼罩在自己的信息素领域里,也将自己埋进了他的气息里。
    林池不适应地避了避,但都被墨兰斯强行按了回去。
    【身体不好,三次元也比较忙,这个月的更新先按周六周日每天一万走,以后再考虑恢复日万,暂时需要休养一下,感谢小天使的理解。】
    第34章 大号登录【万字更】
    林池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 猛然抬头,定定地望着闯进来的墨兰斯。
    墨兰斯一身冷漠得仿佛自带禁制的帝国式军礼服,金属制的流苏与垂落的白金色长发交缠, 宛如一地蜿蜒不息的迢迢银河。
    林池深琥珀色的眼眸里少了一分强A天生的冷硬, 多了一分属于小甜O的单纯。
    他凝视着墨兰斯的时候, 就好像在凝视着属于自己的一整片绚烂星河。
    美得让Alpha油然而生一种冲动。
    硬生生地想把整颗心都掏给他看。
    林
    林池闻声眼眸轻眨, 在传统Alpha印象里有点过分浓密修长卷翘的羽睫扇动, 成功地打断了墨兰斯的所有思绪。
    墨兰斯的脑海里只回荡着一句话。
    他在想:他的身上只穿了我的衣服。
    冰蓝色的眼眸直接凝固。
    墨兰斯隔了好几秒都没有动作。
    林池红着眼角,小心翼翼地低头, 将自己毫无遮挡的双腿从床下收回到了床上, 乖巧地跪坐成一团,扯着墨兰斯的衬衫边角不安地把自己缩起来, 好像这样就不会让墨兰斯为难似的。
    你陛下怎么啦?
    他的眼睛并没有在看墨兰斯,低低垂着, 像只挨批评委屈巴巴的小狸花猫儿。
    墨兰斯的视线直勾勾地落在林池的身上,尽管林池脸上带了伪装,但他很清楚这就是他认识的那个林池。
    两辈子本质上一模一样的林池。
    他曾经跟林池针锋相对, 了解他的几乎一切无关紧要的生活细节。绝大部分军部Alpha在训练以后都不会注重自己的体型,但林池会在意, 他会做额外的拉伸加训, 所以林池凭仪态,哪怕只是穿着常服走在军部里,都要比任何A都更加优美, 更有大佬的气质。
    后来他被迫回到六岁, 跟着林池生活了好多年。
    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年的时候,墨兰斯他终于忍不住了,他问林池到底为什么要做额外的拉伸加训。
    林池告诉他:一个人在远离故乡的地方, 要学会照顾好自己,努力过好自己的生活,这样才能让家人放心。
    墨兰斯其实去调查过林池的故乡,一颗偏离帝国繁荣星域的次等行星上的孤儿院,孤儿院里就是一群AB偶尔有O混杂的小孤儿,外加一名年纪一两百的院长。
    那颗行星以水晶葡萄闻名,有一年葡萄滞销的时候,林池用自己万年不上的官方个人号发了一条带货消息,差点没让疯狂又有钱有势被家里宠坏的帝国贵族Omega少爷小姐们把他的故乡整颗行星给买下来藏后花园里。
    但墨兰斯有一种直觉,林池所说的故乡很可能跟那颗行星没有太多的关系。
    因为林池自从考上帝都星的大学以后,就没有再回过那颗行星一趟,而他后来就算是行军例行巡边过那颗行星的时候也没有下过一次星舰,去那颗行星看看。
    墨兰斯这辈子认真地在林池的身边潜伏了二十余年,掌握了林池身上几乎所有的破绽。
    不过林池并不是那种很容易露出破绽的人,这么多年过去,墨兰斯依然无法破译林池刻意隐瞒的那一小部分事情,揪住林池的小尾巴,让他永远留下来,也安抚住自己的心。
    星舰的虚拟夕阳正好透过窗户照射进了墨兰斯的房间,暖暖的颜色,在林池略显纤细的脚.足果上晕染开来,宁静得像一幅画。
    这幅画还透着甜甜的味道,让人想到成熟丰.满的小橘子,一口咬下去也是甜甜的。
    事实上,墨兰斯甚至有一种荒谬的错觉。
    他觉得眼前的这个林池可能才更接近本质上的林池。
    那个只存在于帝国民众传闻里冷淡禁欲砍Alpha跟切布丁似的林指挥官,其实是个年轻的时候遇见难过的事会抱着假装无知小屁孩的墨兰斯贴脸大哭特哭,哭完以后擦干眼泪,顺便抢走墨兰斯的棒棒糖叼嘴里,开着机甲怼到星盗家门口疯狂干架的闷骚沙雕A。
    啧,那根棒棒糖还可能是从墨兰斯嘴里抢的。
    毕竟当年他们一个是平民出身毫无背景的军部Alpha,一个则是在流放边缘反复横跳的小皇太子,穷得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墨兰斯故意让林池抢的。
    要算上两辈子的年龄,他能做当年林池的爷爷。
    但他并不够信任林池,那些不属于那个年纪的小皇太子应该做的事情,他一点都不会让林池知道。
    两个人只能蹲在帝国的南垂星域,一个做大头兵,一个做监军的吉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