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22)
    如果连一名普通的Omega都可以打败联盟的王牌机甲操纵师,那显然有问题。
    减震装置发出了可怜的脆响。
    隐约能够听见外面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夹杂着对方机甲操纵者的声音对对手最大的尊重,就是我会在战斗时全力以赴。哪怕对手再弱小,我也不会轻视对方。不过我会记得不要让对方被打的失去信心,机甲很有趣,我不愿意剥夺业余玩家的乐趣
    林池的额角抽疼。
    对面那小兔崽子怕是在知道坐在这台机甲里的人是自己以后,现场就会认输,然后能滚多远滚多远。
    还吹!
    狗Alpha!
    他不知道,还有比上了赛场发现自己不仅不能赢,而且还必须输给手下败将更恐怖的事情。
    而那件事情正在暗中发生着。
    观众席里,开心地看着自己的目的达成的李华窝在虚拟的包厢座椅里,已经开始盘算自己要怎么卖这款机甲的设计图纸了。
    他算准了这台机甲的潜在消费者群体,给林池的那一份台词就能很好地调动潜在群体对他的机甲产生兴趣。
    都是客观实际的流量。
    再往未来发展发展,那就是一片新天地!
    李华高兴地抱着自己的虚拟粉红熊猫蹭了蹭,小脸埋在毛茸茸里深吸了一口气。
    不行。
    他要矜持。
    未来的新锐Omega机甲设计师怎么可以这么沉不住气?
    只是有一点对不起林珲,要委屈他挨一顿打了。
    还没等李华从熊猫里抬起小脸,虚拟包厢里就响起了一声低沉的问候。
    你好,请问场上的粉红机甲里是我甜美的林吗?
    很好听的声音。
    完全符合李华对顶级A的定义,有点让人腿软耳朵怀孕的矜贵味道。
    但它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这是私人包厢!
    李华立刻抬起脸,警惕地看向出现在自己包厢里的两位Alpha。
    其中一位穿着联盟中枢院外交所的高级官员制服,俊美挺拔,只是眉眼间隐隐透着一股子让人不舒服的冷漠。
    而另外一位
    等李华的视线落到他身上的时候,那名Alpha已经优雅地坐在了华贵的单人沙发上,艳丽的眼角微扬,又挺又直的鼻梁下,嫣红的嘴角啜着耐人寻味的笑。
    白金色的长发随意地挽成马尾,两颊的碎发依然慵懒地垂落。
    他还穿了一身修身昂贵的暗银色西装,衬得修长如玉的指节宛如一座艺术品。
    不。
    其实这位Alpha本身就是艺术品。
    有点衣冠禽.兽、斯文败.类的味道,却又像海妖一般拥有着蛊惑他人疯狂地想要扒下他外衣的能力。
    李华抱着粉红熊猫直接精神恍惚在了那里。
    但紧接着他就嗅到了空气当中刻意压制的逸散Alpha信息素。
    冰冷血腥的味道里夹杂着心甘情愿的甜密,简直就是毒.药,被握在神明冷漠无情的掌心。
    更重要的是,这Alpha的味道该死的熟悉。
    你是谁?
    Alpha的目光始终追逐着场上的粉红,冰蓝色若琉璃的眼眸中盈满了愉悦的温柔。
    他在听见李华的问题时微微一笑,伸出手指向林池所在的机甲,另一只手懒洋洋地撑着冷白的脸颊。
    他的Alpha。
    作者有话要说:  【请给你的朋友李华写一封信,劝他快跑,这里有个疯A,擅长自绿。】
    第25章 掌中之物【万字修】
    以较快速度移动的粉红机甲正在场地当中反复绕线, 每次都几乎是惊险躲开了来自另外一架纯黑机甲的攻击。
    机甲行动规避操作的姿势非常业余。
    林池有一点心累。
    不是因为机甲的操作,而是因为他必须时刻警惕着自己的本能操作,避免暴露过高的机甲操纵水准, 连带着暴露自己的身份。
    笨拙地驾驶机甲只是伪装的一环。
    他还没有忘记自己得在这种糟糕的条件下, 尽可能地展示出这台粉红机甲的优秀性能。
    既然答应了别人, 林池就会尽量去完成诺言。
    因为星辰砂特殊涂层的缘故, 粉红猫咪机甲KO的形变抗性非常强大。
    在经过几次侧面硬接改装制式机甲的炮轰以后, 即使是场上最业余的观众也隐约开始察觉出不对劲。
    这台粉红机甲的防护
    就算是正规的制式机甲, 好像也不能扛这种
    每次都躲开,这Alpha的水平有点啊?
    但场上依然是非常稳健的单方面屠.杀。
    林池控制着自己的呼吸, 在每一次被对方机甲逼到极限时,都找寻到了特殊的误打误撞的躲闪角度, 力求用看似最普通的操作, 达到解除危机延长机甲展示时间的效果。
    尽管机甲KO的防御性能优异,可是在机甲战斗里被动挨打却是最没有效益的倾向选择。
    主要供应于太空战斗需要的机甲武器本身的宣判失败并不需要彻底的击穿打败。
    只需要将敌方机甲打到无法策应星舰, 甚至打到能源降低机动性下降,令机甲操作者开始恐惧无法平安降落回归就可以。
    能够跟星舰达成星甲同步也是目前的战争、太空冒险探索里非常关键的一部分。
    高防星舰配高机动性能机甲,低防星舰配备高防御性能机甲这样的基础理论已经成为了全星际人类的共识。
    在极限操作的同时, 林池还在仔细观察着操作台上的其他控制。
    除去普通的所有机甲都有的正常控制界面以外, 从边角上的格局也能看出这台机甲应该有两套控制操作系统。
    毕竟, 总不可能放着这么大的一片操作台, 就为了上下左右普通攻击。
    设计的效率性是机甲设计时评判一台机甲设计是否合格的重要因素。
    不过林池目前仍然未能找到机甲KO的猫猫眼睛部位镶嵌钻石的原因。
    在场面上机甲KO的局势依然在逐渐陷入彻底的下风。
    哪怕是联盟军方的王牌机甲操纵师, 对方的脸色也并不轻松。
    有那么几次林池都差点本能地用超越一名Omega身体承受上限的加速度进行变速闪避,但最终还是强行压了下来。
    暴露这种特殊容易引起怀疑。
    如果说目前的暴露风险是一, 那做出那种操作以后,暴露的概率就会提高到十。
    粉红色的萌猫机甲在场地里各种翻滚,即使是星辰砂的光滑坚固外表, 这个时候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好几道划痕焦印凹陷坑。
    这下就算是原本看起来只会卖萌的机甲,也变得凌然了起来。
    肃杀的氛围在Alpha之间迅速蔓延。
    Alpha的本性慕强,同样也钦佩顽强。
    更何况就算被打成翻壳乌龟,林池操作的一无是处的猫猫机甲,它都没有表现出一丝要崩溃认输的痕迹。
    这对一名专业的竞技场机甲玩家来说都是不容易的事情,物理真实的物理引擎导致了必然的驾驶眩晕。
    像KO这种不停被打到滞空翻滚的情况,哪怕是在星网上也会对操作者造成莫大的压力与困难,简直就像进了滚筒洗衣机的衣物视角,游戏体验极差。
    当第一位公共场地的观众忍不住开始为KO喊加油时,几乎所有附近的人都震惊地回望了他一眼。
    但伴随着第二位、第三位的出现,整片观众席就像是十个月未下一滴雨水连空气都干燥扭曲的枯草荒原落下了一粒火星,熊熊的烈焰裹挟着爆鸣燃起。
    终将燎原。
    没有输。
    决不认输。
    林池操作的机甲KO始终都没有被逼迫到极限,输掉这场展示比赛。
    倔强的猫猫始终飞奔在竞技场之上,身姿敏捷。
    哇这个Alpha真他妈的硬气啊?!
    干!何止啊!他对手的机甲是排行榜第九的玩家在操作!他能扛这么久破纪录了呀!
    狼狈不过是真Alpha就应该这样硬刚着不服输啊!草!
    猥琐发育!猥琐发育!不要浪!精辟!
    他有说他是Alpha吗?!我怎么感觉那个粉红机甲的操纵者更像Beta?
    去你们的!不要性别歧视啊!万一是Omega呢?!万一呢!
    观众席上忽然哄堂大笑起来,绝大部分AB相互对了一个眼神,他们都对此心知肚明。
    娇软精贵的Omega根本不会出现在机甲竞技场上,因为这违反了他们一贯得到的教育。
    那台改造后的制式机甲终于露出了獠牙。
    在又一次地打翻了表面蠢萌的粉红机甲以后,它采取了有害的超限操作,将加速度提升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与此同时,看着场地里的气氛被炒得差不多的林池,他也在思考怎么输得合情合理又不让自己跟机甲受损太多,尽量展现机甲本身的设计水准。
    要是让场外情绪被调动起来的观众知道了他现在在想的东西,大概会把林池叉出去撕掉。
    嘶
    是机甲配备的高能武器充能的声音。
    林池愕然地抬眸,就看见本应该属于星舰的小型轨道炮被对面的机甲扛了出来,黑漆漆的火包口直勾勾地对着他。
    即使有特殊材料星辰砂防护涂层的加持,机甲KO也绝对扛不住这种轨道火包的狂轰滥炸啊!
    一般人看不出来对面机甲的改造思路,但林池能从能量场防御罩、轨道火包之类的东西里看出非常明显的这机甲的设计师怕不是改了个星舰吧?!
    在场外私人包厢里观看场内展示性战斗的墨兰斯半倚在柔软紧绷的沙发上,冰蓝的眼眸里压抑着不断沉浮的混乱。
    他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那位时刻盯着他的联盟外交官,眉心微皱,拧着一股子凉薄的厌弃感。
    解释。
    那位外交官立刻低头解释:是这位Omega先主动报名了这种比赛的。按照联盟的规矩,我们不应该阻止的,这毕竟是他的自由意志。
    顿了顿口吻里多了一丝傲慢:这里是联盟,阁下。
    冰蓝宝石般的眼眸调转,墨兰斯的目光一沉。
    紧接着一声轻笑。
    那按照这个逻辑,你们是不是应该好好地把我送回帝国,嗯?
    李华哆嗦了一下,他还处在被标记林珲的猛A震惊的情绪里,这个时候听见对方跟联盟外交官的对话,终于回神。
    那个
    墨兰斯冷白修长的指尖轻轻地在沙发绷紧的座椅上敲击,发出极其细微的有序声响。
    他随意地扫了一眼出声的李华:这是你设计的机甲?
    李华抱紧粉红熊猫,不由自主地看向旁边联盟的外交官,在得到对方不耐烦的点头以后,才小心翼翼地回答到:是的。
    墨兰斯凝视着场中乱窜的猫猫机甲的目光忽然飘忽了一瞬,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扬起嘴角,格外愉悦地夸赞了一句:可爱。
    李华哆嗦了一下:
    别人可能不知道这个Alpha在想点什么,他做为精通Alpha本能恋爱心理学的优等生,可太他妈的清楚了。
    不过林珲确实很适合这种贴身的制服。
    穿上制服就有一种天生应该让人把它扒下来的错觉。
    李华在当初设计这套机甲制服套装的时候,就是冲着这一点去制造的卖点。
    当然,那些零零碎碎的设计,假尾巴的可以保护尾椎骨等脆弱的部位,全包式的脖颈等重点部位有软性支撑可以起到保护作用而不是单纯的卖萌。
    墨兰斯的眼眸低垂,流光调转。
    他问了第二个问题:这台机甲有附加的操作设计?
    李华愣住了。
    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就很危险的Alpha会用这种平和的语气来询问他这种接近机甲设计专业性的问题。
    你看得出来?
    墨兰斯懒懒地撑着脸颊,笑了笑:看得出来,只能看出一点点。
    说着,他随手调出了包厢内的拍卖品全息投影,食指一抬,直接指向了机甲外观上粉粉嫩嫩的猫耳朵:在驾驶舱里是看不见这个细节的,这里应该加装了两个附属动力推进器。
    李华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没错!
    那名外交官是知道李华Omega身份的,他并不认为这种没有经过系统教育的小甜O能设计出什么强大的机甲来,所以对于墨兰斯的问询,他没有进行阻止。
    没必要惹得这个疯A不高兴。
    场上的情况越来越一边倒。
    但墨兰斯表面上看起来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这令联盟派来监视他的那位Alpha不得不多想。
    难道林珲是这位疯A推出来的□□,其实他亲自潜入联盟还有另外的目的?
    难道
    要不然这要怎么解释墨兰斯这种明显控制欲过强的Alpha一点都不紧张自己的Omega,放任对方在赛场上可怜地挨打?
    想到这里联盟的那位外交官Alpha看向场中的眼神,就不由自主地多了一分同情。
    在他看来,Omega就应该温柔、安分,享受舒适精致的生活,好好生孩子,养孩子。
    而不是驾驶着机甲像疯子一样横冲直撞,斗勇争狠。
    墨兰斯慢悠悠地把玩着隐藏在西装袖子底下,冰冷圆润的限制器。
    限制器能够完全抑制大部分Alpha的暴力行为。
    但并不包括他。
    只不过他还有事情需要在联盟内探查清楚,暂时不能跟这群人撕破脸。
    也没必要撕破脸,反正他现在就算要首都星的卫星,联盟中枢院也会开个会,然后派一整个师的Alpha精英护送他过去。
    墨兰斯啜着嘲讽透彻的浅笑,放开限制器,冷不丁地冒出一句
    我不希望他的影像记录被广泛传播。
    那名Alpha外交官听见这句话的时候,自顾自的脑补思路直接被打断。